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三百八十七章 纸鸢起飞鸟散

第三百八十七章 纸鸢起飞鸟散

既然要在郡城逗留一天,陈平安就带着裴钱出去游玩,在一家纸鸢铺子,给裴钱买了青鸾国特产的木鹞,价格不菲,陈平安掏钱结账的时候,看得裴钱小心肝直疼,扯了扯陈平安的袖子,指了指铺子里边一大堆相对廉价的蝴蝶纸鸢,说其实它们也挺好看的。陈平安摸了摸裴钱的脑袋,笑着说这些银钱不用节省,日常开销一事,师父心里有数。

买木鹞之前,裴钱瞅得既欢喜又心疼,可买了之后就只有雀跃了,腰间刀剑错,手捧昂贵的木鹞,笑得嘴角能咧到耳后边去。

带着裴钱去了几处郡城游人必须要逛的风景名胜,城隍庙街,塔寺碑林,一座前朝宰相的古宅故居,一个上午就这么悠哉悠哉过去。

正午时分,陈平安带着裴钱下了小馆子吃午饭,物美价廉,就是有些辣,吃得裴钱满头大汗,汗水都糊了眼睛,仍是下筷如飞。

桌上三样菜肴没剩下多少的时候,汗如雨下的裴钱狠狠抹了把黝黑脸庞,突然发现陈平安已经放下筷子,笑望向自己,裴钱笑了笑,有些难为情,自个儿这吃相是有些糟糕,以后悠着点,不然出门在外行走江湖,会不小心给师父丢脸哩。

回到那座仙家客栈,陈平安帮她挑了个百花苑的空旷处,裴钱开始放飞纸鸢。

陈平安坐在凉亭里边的长椅上,看着飞奔的瘦小女孩,随风飘荡的纸鸢,小口喝着咫尺物中所剩不多的一壶桂花酿,心境安宁。

裴钱转头大声问道:“师父,你要不要来放纸鸢?”

陈平安摆摆手。

裴钱便继续撒腿飞奔。

百花苑园圃,多争奇斗艳,美不胜收。

崔东山带着隋右边走向凉亭这边,崔东山作揖行礼后,盘腿坐在长椅上,背靠朱漆亭柱,隋右边却没有落座,说道:“陈平安,我打算离开这里,提前去往桐叶洲的玉圭宗。”

陈平安没有感到意外,点头道:“路上小心。”

隋右边静等下文,只是陈平安说完这四个字后,好像就已经说完了所有言语。隋右边冷着脸,既不离开凉亭,也不开口说话,就这么气氛尴尬,与陈平安对峙。

陈平安看了眼崔东山,后者心中了然,以金色飞剑围绕凉亭画出一个大圈,隔绝出一座小天地胚子,以防客栈内外的窥探可能,终究不是名副其实的小天地,未必挡得住地仙之流的掌观山河,只不过如此一来,崔东山就会心生感应,随手打死青鸾国这么个小地方的狗屁金丹元婴,又有何难?可别把他崔大爷不当根葱。

陈平安这才说道:“隋右边,那我就说些大煞风景的务实话,不管你爱不爱听,你都听完,首先,痴心剑是借给你的,得还,还有那片斩龙台,一样要还钱的。第二,加入大骊王朝的谱牒籍贯一事,这是你我先前就定好的事情,不可反悔,所以在你离开宝瓶洲之前,还要让崔东山敲定,不可一走了之。第三,画卷我会留下,但是你一旦从纯粹武夫转为剑修练气士,金精铜钱能否继续让你从画卷走出,这件事情,你我都不确定,所以除了一路南下,务必小心,不可意气行事之外,到了玉圭宗,更要收一收你的脾气,作为剑修,练剑是修行,可修行不只有练剑。”

隋右边看了眼陈平安,缓缓点头。

崔东山抹了抹眼角,故作哽咽道:“感人肺腑,我若是稍稍有些良心的女子,便不走了。”

他转头望向亭子外边空中的纸鸢,“世人只道神仙好逍遥,我道只羡鸳鸯不羡仙啊。”

陈平安和隋右边都没理睬崔东山的插科打诨。

隋右边默不作声。

陈平安道:“路上盘缠准备好了没?当我没问,肯定没有,你们这一路就没有挣钱的营生,那我给你准备两只钱袋子好了,一袋子世俗金银,一袋子雪花钱,小暑钱我自己都没剩下几颗了,谷雨钱更是一颗都没,所以你此去南下桐叶洲,就没机会大手大脚,说不定一路上拣选仙家渡船和路线,都需要你自己多打打算盘,更住不得昂贵房间,省得走到一半就得步行远游,如此一来,容易横生枝节。”

陈平安突然改变主意,“你可以先去趟老龙城,找到范二,就说我答应你的,让他借钱给你。”

陈平安伸出一只手掌,“最多五颗谷雨钱,最多五颗!”

隋右边嘴角微微翘起,仍是不说话。

陈平安以为她是在讥讽自己的吝啬财迷,没好气道:“没得商量,撑死了就只能跟范二借五颗。”

隋右边点头道:“好。”

崔东山想了想,没有越俎代庖,替陈平安当那善财童子,小事上,他这个难逃钱袋子命运的可怜弟子,帮着自家先生大包大揽没关系,这种涉及生离死别的大事情上,还是交由先生自己处置吧。

不过两袋子钱还是在崔东山手中凭空出现,丢给隋右边,然后转头对陈平安笑道:“回头先生再还我。”

陈平安当然没有异议。

陈平安和隋右边,其实都是不太喜欢拖泥带水的性子,所以接下来就真没话说了。

隋右边转身走向凉亭,崔东山便撤去那座金色雷池的禁制,隋右边一直走下台阶,都没有转头,看得崔东山啧啧出声,真是个败家娘们外加狠心婆娘。

只是崔东山会心一笑,闭上眼睛,双手握拳,开始数数,默念一声一,就伸出一根手指。

隋右边离开凉亭后,找到了裴钱,裴钱赶紧收了纸鸢,跟隋右边聊了起来,又点头又摇头后,然后很快飞奔向凉亭,气喘吁吁道:“师父,隋姐姐说想要你送她一程,到了客栈门口就行,不用远送。”

崔东山刚好数到十,双拳变双掌,哈哈大笑,朝陈平安挤眉弄眼。

陈平安觉得这是人之常情,就快步跟上已经渐渐走远的隋右边。

陈平安跟上了隋右边后,两两无言,到了客栈门口那边,身后就是大门上两尊等人高的彩绘门神。

隋右边停下脚步,陈平安跟着停步。

隋右边没有望向陈平安,抬起头,望向蔚蓝澄净的天空,轻声道:“是不是从来只觉得我是累赘,所以我说要走,你觉得轻松不少。”

陈平安转头看着隋右边的侧脸,笑道:“别总把人想得那么糟糕。”

不可否认,隋右边是一位容颜极美的女子,尤其是当她偶尔不那么神色冰冷的时候,宛如昙花一现,会给人惊艳感觉。

不知道隋右边,会不会在江湖里遇上心仪的男子,在桐叶洲玉圭宗,会不会与谁成为神仙眷侣,多半是一位差不多惊才绝艳的年轻剑修?

陈平安挺好奇以后隋右边会看上哪位男子,也挺期待下次在宝瓶洲重逢,她与人并肩而立跟自己打招呼的模样。

一想到这些很难想象、又十分有趣的画面,陈平安便忍不住笑了起来。

隋右边转过头,奇怪问道:“你笑什么?”

陈平安没敢说出心里话,有些无礼轻薄了,隋右边脸皮子薄,气性又大,可别好好一场离别送行,结果挨了隋右边一两剑。

陈平安只是说道:“保重。”

隋右边大步离去,对陈平安撂下一句话,是一句嗓音轻柔的豪言壮语,“我会很快就成为上五境剑仙的。”

走到了大街尽头,隋右边转过头望去,已经没了陈平安的身影,唯有两尊彩绘门神。

隋右边有些笑意,就此离去。

————

就跟约好了似的,隋右边刚离开,卢白象也来请辞,说是要去逛一逛白水寺在内的青鸾国境内所有大寺庙,之后去庆山国、云霄国四处走走,大概几年后才能去陈平安的家乡龙泉郡。

陈平安在屋子里,瞥了眼崔东山,后者赶紧解释道:“与学生无关!若是学生撒谎,就用五雷正法劈死自己!”

卢白象笑道:“确实与崔先生无关,是我自己想要独自一人,像当年在藕花福地,尽情浏览大好山河,希望三年之内,除了跻身第七境之外,也可以达到远游境,能够像练气士那样御风远游,以便将山上的绝美风光一并看遍。在那之后,卢白象就会安分守己,老老实实以扈从身份跟随,给你效命,直到将来哪天静极思动,再去外边游历便是。”

陈平安前不久,刚将两袋子银钱和神仙钱还给崔东山,这会儿又得掏钱,气笑道:“说吧,要跟我借多少钱当盘缠?”

卢白象哈哈大笑,“无需一颗神仙钱,借些银子就行。”

不过陈平安仍是给了两袋子钱,交给卢白象,“一文钱难倒英雄汉,这袋子雪花钱还是拿着吧,以备不时之需。”

卢白象并未客气拒绝,接过了钱,突然自嘲道:“若是我一出门就死在外边,岂不是尴尬至极。”

陈平安笑道:“你很快就是七境武夫,又不是那种急躁性情,两者足以让你在宝瓶洲横行了。”

卢白象起身告辞,抱拳道:“那就

铅笔小说 23qb.com

<=16目录+书签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