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求之不得大风流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求之不得大风流

人在山中行,风起松涛,若闻剑戟鸣,崖外鸟向鸟上飞,云从云中起。

黑衣小姑娘一路巡山来到崖畔,还跟着俩拖油瓶的周首席,米大剑仙。

落座,小米粒开始分发瓜子,哪怕不用开口言语,谁也不觉气氛尴尬。

陈平安嗑着瓜子,突然问了个古怪问题,“曾经之姜尚真成为今日之周首席,会不会有很大的遗憾?”

玉圭宗九弈峰的峰主,北俱芦洲的姜贼,藕花福地的春潮宫周肥,曾经在云窟福地大开杀戒的姜氏家主,书简湖真境宗内让野修刘老成都不敢有丝毫异心的姜宗主,神篆峰祖师堂内被摔椅子的姜尚真。

姜尚真要适应和融入落魄山,就等于是在迁就落魄山,就等于姜尚真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姜尚真,最麻烦的地方,在于落魄山上,聪明人的不在少数,姜尚真如果只是伪装,落魄山内外是两个人,就又等于是貌合神离,关系注定不长久。所以“修行做人皆随心所欲、从不被迫作取舍”的姜尚真,好像必须做一个二选一。

姜尚真笑得合不拢嘴,“先前在桐叶洲与崔宗主重逢,他也问过我类似的问题,不愧是先生学生,都有差不多的心思。”

陈平安问道:“当时你的答桉是什么?”

姜尚真笑道:“忘了。”

陈平安也不再追问,开始转移话题,“不忙着回桐叶洲吧?”

姜尚真点头道:“我可是上宗首席。”

小米粒望向米裕,伸手挡在嘴边,压低嗓音说道:“余米余米,周首席点你呢。”

本来还想装个傻的米裕,只好无奈道:“隐官大人,既然老聋儿来了,能不能让他当青萍剑宗的首席供奉啊,我愿意让贤!”

陈平安笑道:“别,如果再给老聋儿加副担子,他可能就要卷铺盖跑路了。”

米裕还不死心,“我去劝劝?”

陈平安没好气道:“你就当个人吧。”

米裕只得作罢。

姜尚真笑问道:“山主想好临别赠礼了?”

陈平安点头道:“恰好小有家底,人手一张符箓。”

米裕咳嗽一声。

陈平安回过神,失策了。

崔东山曾经说过一句很崔东山的话,大致意思是他这个学生,只是擅长摧毁人心,陈平安这个先生,却是擅长修补人心。

这句称赞,到底有几分诚心,陈平安并不去深究。

但是陈平安将崔东山这句话记得很牢,当成一句极有分量的提醒,甚至是敲打。

所以陈平安一直在们心自问,先生的言行,到底配不配得上自己学生的这句话。

这就很陈平安了。

大概这就是陈平安之所以是陈平安的缘由之一?

姜尚真问道:“听说山主急需金精铜钱?”

陈平安笑道:“暂时够用了。姜老宗主好不容易攒下的那点口碑名声,就别挥霍掉了。如今缺的,花钱都买不来,比较难办。”

姜尚真心领神会,是说那斩龙台材质的磨剑石。此物,对于剑修而言,真不嫌多。不是剑修的,也愿意珍藏,典型的无价无市。

剑修的飞剑数量,并不绝对与杀力高低、未来成就挂钩,在剑气长城,只有一把本命飞剑,就能凿穿蛮荒大阵的剑仙,万年以来,大有人在。但是世间没有任何一位剑修,会嫌弃自己多出一把飞剑。

拥有两把本命飞剑的剑修,数量不多,相较于一把的,数量已经呈现出断崖式的减少。

而多达三把飞剑的剑修,在剑气长城万年历史上,不能说是屈指可数,可如果给避暑行宫一张纸,怎么也是写不满名字的。

玉圭宗那个历史上最年轻的九弈峰峰主,少年邱植,他就有三把本命飞剑。

九个孩子当中瞧着最不起眼的姚小妍,她也有三把。

浩然三绝之一的剑术裴旻,更是有四把。

裴旻也是陈平安目前所知飞剑数量最多的剑修。

姜尚真说道:“剑修只有聊起这个,才会觉得只有一把本命飞剑,还剩下点好处了。”

米裕以心声问道:“隐官大人,我跟周首席大摇大摆返回桐叶洲,再偷摸走一趟龙嵴山?”

米大剑仙的画外音就是咱们偷偷砍下几块,先解决燃眉之急。

陈平安气笑道:“老子如今就是大骊国师,你给我偷摸个试试看?!”

米裕看了眼姜尚真,监守自盗这种事,周首席不就做得行云流水。

姜尚真说道:“剑修每用掉一块磨剑石,世间就少一块斩龙台,确实难办。”

于玄有钱,有境界,有身份,有功德,有口碑……一位练气士该有的,令人羡慕的,于玄都有,而且还都比别人多。

即便方方面面阔绰如此,先前跟陈平安聊起斩龙台的买卖,老真人也很是为难,不敢有任何打包票,只能说帮忙在老朋友那边提一嘴,牵线搭桥。他们肯不肯卖,会以什么价格卖,都得看缘分。

大骊户部秘录的甲六山,小镇俗名龙嵴山。在此开山的,有四方势力,大骊宋氏,阮邛,宝瓶洲两位兵家祖庭风雪庙和真武山。

此山封禁将近三十年,关卡与阵法,层层叠叠,戒备森严,未经允许擅自入山者斩立决。

等到陈平安如今多出了一个大骊国师身份,当然可以自由出入。

不过大骊朝廷只负责帮忙开山,裸露出那片斩龙台,并不参与瓜分这些最纯粹的磨剑石。

本属于风雪庙与龙泉剑宗的斩龙台,其实已经是个空壳子。

巨大的付出,得到了丰厚的报酬,比如风雪庙祖师就秘密得到了一道远古剑术,凭此跻身仙人,同时这条剑脉,可以让剑????????????????修直指玉璞,能够让剑修在开府、结金丹、由元婴破境跻身玉璞境,在这三大修道关隘上,有如神助,架起长桥,小去诸多阻力。如此一来,所谓“直指”,名副其实。

而阮邛在见到“老剑条”之后,也得到了一门匪夷所思的铸剑术。在那之前开采的所有斩龙台,身为大骊宋氏皇家首席供奉的阮邛,只余下一小部分,留作家底,龙泉剑宗毕竟是一座剑道宗门,剩下大部分都送给了大骊朝廷,而大骊皇帝又转手送给了帮忙打造剑舟、山岳渡船的墨家,作为抵债,墨家钜子如今在蛮荒天下打造的那座城池,最重要的基础材料就是斩龙台。

故而如今“还没有败光祖业”的,就只剩下真武山了。

远古天庭有两座行刑台,其中一座就叫斩龙台,登天一役被打碎,坠落人间,最大的两块,就是骊珠洞天的龙嵴山,跟剑气长城宁府那座山顶构建凉亭的“小山”。

按照纯阳吕喦的说法,龙嵴山古称颇多,有真隐,天鼻,风车,寮灯等说法,山中曾经有一座洞天括苍洞,是古蜀地界最重要的一处风水宝地。

而宁姚当年曾经托付倒悬山看门人张禄,送给鹳雀客栈的陈平安一块形如长条板砚的斩龙台,其中一面铭刻“天真”。

想来就有“天鼻”“真隐”各取其一组词的用意。

等到陈平安听说了吕喦的泄露天机,就去问过宁姚,宁姚说当年送出此物,就是老大剑仙的意思。

只是陈清都那会儿在宁姚这边评价陈平安的说辞,不太中听。

老大剑仙说那穷酸小子,长得黑不熘秋,委实不俊,虽说一双眼睛还算炯炯有神,却也衬得他更黑了,模样丑是丑了点,但不管怎么说,少年武夫,能够万里迢迢跨海远游,在那蛟龙沟都差点把小命丢了,过倒悬山,就为了给宁丫头你送剑,见了面,喝了点小酒,就敢说喜欢你,追求心仪女子的不要脸,他那小子是得了精髓的,何况身上还有一股子韧劲,不差。既然他喜欢你,你也不讨厌他,怎么都该表示表示,我看那块斩龙石就挺好,他家乡就有此物,财迷已经晓得此物的金贵了,他如今还不是炼气士,更不是剑修,若是回乡路上,例如在那臭牛鼻子的藕花福地,小子侥幸重建了长生桥,他哪天缺了钱,为了破境,就舍得高价卖出、或是偷偷与谁典当此物,说明此人眼穷心不定,绝非良配。尤其以后万一成了剑修,被境界和炼剑所诱惑,偷偷消磨这方斩龙台,宁丫头也别被他的花言巧语所蒙蔽,这种男人,依旧要不得……

当时宁姚听得眉头直皱,只是等陈清都说完,才给出自己的想法和答桉。

我不愿如此试探他,他也不需要如此被试探。

如果说这些言语的,不是老大剑仙,宁姚就会换一个更直接的说法。

这是她在侮辱陈平安,也是宁姚作践了自己。

陈清都当时笑得不行,感慨一句,“情字不可敌,宁姚不例外。”

少年少女的相互喜欢,真是美好。

之后老大剑仙才说了一个宁姚愿意接受的理由,说此物暗藏一桩

铅笔小说 23qb.com

<=26目录+书签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