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一千一百章 剑可敌一人

第一千一百章 剑可敌一人

得道之士,剑仙人物,好似一语便可肃杀天地。

萧朴噤若寒蝉,她瞬间确定无疑,先前马府那场搏命厮杀,肯定不是他们估算的玉璞对玉璞,加上额外的武学对神通。

而是仙人对仙人。

关于陈平安与白玉京陆掌教借用境界、道法的代价,萧朴曾跟刘师兄各自有过估算,哪怕陈平安是一位止境武夫,她仍然觉得肯定会一口气跌境到洞府境,刘师兄却说陈平安的武夫体魄不同寻常,在那桐叶洲,是以最强二字、得武运跻身的止境气盛一层,那就有机会帮助陈平安止住一路下跌的颓势,跌到金丹就止步。

刘桃枝只得帮忙打圆场,解释道:“当初被崔瀺驱逐出境的洗冤人,只是我们西山剑隐一脉,与秦不疑和萧朴这一脉并无关系,她们在宝瓶洲的来去,不受大骊规矩约束。若非西山剑隐和樱桃青衣两脉,需要尊奉总堂命令,得有人轮流为程师伯护道,刘某也不会重新踏足宝瓶洲。”

陈平安笑着纠正道:“只是礼送出境,谈不上驱赶,崔师兄对西山剑隐一脉算是很客气了。”

萧朴性格耿直,最听不得这种阴阳怪气,她差点就要火上浇油一句,只剩下一洲半壁的大骊王朝,怎么管南边事?

刘桃枝先以心声提醒萧朴谨守道心,不可自误,他这才继续解释道:“萧朴当年由元婴闭关破境,过程极为凶险,她心魔显化,正是一位有前世宿缘的陈姓男子。后来某次刺杀,萧朴又被某位剑仙斩碎身躯,在那曲城地界,她终究还是未能逃离这场刀兵劫,才会沦为鬼物。所以今日遇见了陈剑仙,她就有些失态。”

心魔是姓陈的男子,斩却真身的还是陈姓剑仙,如今又要跟一个姓陈的打交道,滋味确实不好受。

被刘桃枝提及伤心旧事,青裙妇人冷哼一声。旧事是旧事,可对性格执拗的萧朴来说,一桩桩一件件,宛如眼前事。

萧朴随即神色萧索,市井狠话,总说一句此仇不报誓不为人,可她都是鬼物了,却依旧无法报仇。若说不共戴天,倒也不错。

她是鬼物,与那依旧是活人的仇人,幽明殊途,还是不假。可她如今依旧行走在光天化日之下,他却早已隐匿去了别地,萧朴几次越界,用功劳与总堂换取两三个消息,每每用阴德换取“路引”,可惜始终辛苦寻他不见,照此说来,确实是字面意思上的“不共戴天”了。

眼前陈平安走了一趟玉宣国,就已经大仇得报,她呢。人比人气死人,鬼比人,气死鬼吗。

陈平安说道:“修道之人和剑修陈平安可以理解,崔瀺师弟和大骊新任国师不接受。”

看了眼那位樱桃青衣一脉的萧朴。

连一国刑部尚书都拒绝了,你要我当个县令?邀请劝说不成,还要觉得不识趣,不给面子。到底是谁脸大?

一位女子鬼仙,萧朴还是出身樱桃青衣一脉的顶尖刺客,本该道心如铁,不动如山,不至于意志薄弱如一张纸,随风飘摇。

萧朴默不作声。只因为刘师兄以心声提醒,她要是再口无遮拦,刘桃枝就要搬出总堂规矩了。

其实还有两层原因,刘桃枝没有说出口。

眼前这位满身道气浓厚到几近自成天地境界的年轻剑仙,不可谓不精神强健至极,故而阳气粹然,炎炎如火,与气相随,势若走水,上行于目而为睛。

那么对鬼物而言,即便对方站着不动,就相当于一场问剑。他刘桃枝是仙人境,在道门养气一事下了苦功夫,可以淡然处之,萧朴只是玉璞境,就容易被陈平安的道气、心境牵着鼻子走。此时境地,颇为玄妙,鬼物萧朴见陈平安,如身不由己持镜对照,更玄妙所在,是“镜中人”的陈平安,似乎可以带动萧朴的心境,情难自禁,好似一副牵线傀儡。

再就是萧朴是洗冤人当中,与陈平安纠缠最多的一个,没有之一。

刘桃枝也好,秦不疑也罢,眼中所见陈平安,更多是年轻隐官,文圣弟子。所以见了面,可以清清爽爽,就事论事。

唯独萧朴却不是如此,她见过很多陈平安年轻时候的人事,故而她最难心平气和。当然,陈平安如今也还是年轻的。

不过刘桃枝相信陈平安已经想到这两个缘由了。说不说出口,没有差别。

刘桃枝说道:“萧朴这一脉的魁首位置空悬已久,数百年来萧朴忙前忙后,足迹行遍三洲,尤其是那场大战之中,她主动去往桐叶洲,是为积攒外功,好补缺位置。樱桃青衣一脉,在秦不疑卸任之后,始终未能出现一位德行兼备、道功皆高的服众人物,约莫百年前,总堂替樱桃青衣新立一条规矩,功劳最高者就任魁首,境界最高者出任掌律,此外道力最厚者担任传道人,负责找寻仙苗种子。”

陈平安点点头,若说公道自在人心,该得的功劳总不能不计较。

又看了眼萧朴。

这位青裙妇,既然是樱桃青衣一脉魁首的三位候选之一,其余两位候补的境界,高得有数?

萧朴看了眼他。

看穿了自己精心布置的山水禁制障眼法,认出了自己的真实容貌?可别是学那觊觎公孙泠泠已久的某位少年神童,不好身姿苗条的妙龄女子,偏喜欢上了年纪的丰腴妇人?难怪当年看不上有倾城美色的隋景澄?是路数不对?

陈平安面带微笑。

先是那高祝的“酒色过度”,再有青裙妇的“路数不对”,你们眼睛都长在屁股上啊。

约莫是觉得气氛太过凝重了,没必要把关系闹得如此僵,刘桃枝笑道:“既然与陈国师没有谈拢买卖,鄠州元朝仙也已到此崇阳观,之后师门事务就都交予萧朴处置,总堂那边也挑不出毛病。我乐得清闲,卸了担子,去别洲碰碰运气。说真的,陈国师,大骊宋氏帮忙落魄山挑选仙苗地材和练武奇才,未必强过我们。大骊朝廷终究是只能在宝瓶洲和桐叶洲找寻良材美玉,我们却是可在浩然八洲,为一位总堂太上客卿默默用功二十年,届时落魄山封山再开山,上宗谱牒修士人数比起下宗,估计只多不少……”

陈平安摆手笑道:“忙有忙的好处,懒有懒的清闲,刘前辈不必再劝。”

伸手不打笑脸人,礼多人不怪,陈平安思量片刻,说道:“西山剑隐一脉,此后不管是在此为师门长辈暗中护道,还是去往大骊鄠州之外的某地度人返山,光大门楣,都没有问题。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我会将此事与大骊朝廷报备录档。”

刘桃枝,萧朴,君卿二人皆是高士,我看待你们是明月清风的正人君子,你们可别当我和大骊朝廷是傻子。

刘桃枝闻弦知雅意,立即点头道:“若是因为某位修道天才,我们与大骊刑部粘杆郎起了冲突,西山剑隐一脉成员,都会主动退让一步,选取别地再择弟子。”

大概这就是礼尚往来,投桃报李。

察觉到陈平安再次游曳在身上的视线,萧朴只得跟上一句,“我还没当上樱桃青衣总舵魁首,不敢打包票说什么,但是我会与总堂寄信建言几句,遇见了大骊外出的刑部供奉和粘杆郎,主动退让就是了。只是此事成与不成,还需要总堂那边议事定夺,我说了不算。”

陈平安点头笑道:“一桩生意的起手,不在钱货,而是诚信。”

只是萧朴难免心中惴惴,不止一两次了,此人不看她脸庞,偏要看身段。

男子看女子,不看面容看胸脯,不重眉眼重腰臀,果真与那姜贼一般口味?

陈平安真正感兴趣的,当然不是萧朴所误会的这些有的没的。

而是这位青裙妇身上那件施展了多重术法禁制的法袍,好像是一件半仙兵起步、甚至有可能达到仙兵品秩的山上至宝。

而且陈平安越看越觉得眼熟,原来先前在合欢山地界,貌若稚童的真人程虔,他身上有件法衣,气象壮丽,是那金阙派代代相传的镇山之宝,传自天君曹溶某位弃徒,本身就是一本“无字道书”。可以帮助程虔打通幽明关隘,一定程度上无视阴阳相隔的禁制,穿过鬼门关,能够以阳间活人姿态,行走在黄泉路上,不过在阴间能走多远,估计还得看修士的功德多寡、道力强弱。

但是青裙妇身上这件,与程虔那件道门法衣又有些差异,不光是品秩更高那么简单,而在于有日月和金木水火土五星的七曜天象,有左旋、右旋之别。程虔身上道衣是左旋,青裙妇所穿法袍是右旋,这就对了。

真人程虔是个大活人,萧朴却是鬼物之属,需要恰好相反,才可颠倒阴阳,最终殊途同归,各自凭此行走冥府阴间道路。

刘桃枝以心声笑道:“萧朴,你我心声,比如现在,陈国师都是听得见的。至于心声之外的念头,能否一并被陈国师看破,我就不清楚了,不好确定。”

萧朴道心一震,脸色难看。她心中惊骇多于惊讶。

陈平安微笑道:“境界低微,只是我们相互间离得不远,近水楼台先得月,才勉强

铅笔小说 23qb.com

<=26目录+书签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