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雪光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雪光

山中连雨,草木最知春。

在那改名为折腰山的山脚酒肆,与自家山头一并改了名字的山神娘娘宋瘠,施展望气术,远眺玉宣国京城。她已经顾不上担心马氏的命途了,只是忧愁自己的折腰山毗邻京城,害怕被殃及,就是不知先前那一行人,会在京城内掀起多大的风浪,就怕这种动辄山崩地裂的神仙打架,双方一上手就不收手啊。那三个先前在此避雨歇脚的酒客,龙泉剑宗现任宗主刘羡阳,白帝城郑先生的嫡传顾璨,宝瓶洲四大宗师之一的裴钱,他们哪个不是以前自己想都不敢想的一洲拔尖人物,撇开身份、实力不谈,宋瘠毕竟是位女子山神,因此对那年纪轻轻却名动天下的裴宗师最是仰慕,若非今天玉宣国这场变故,她能在自己铺子喝酒,宋瘠得多开心?宋瘠幽幽叹息一声,倒是羡慕起附近那些水神同僚了,至少可以稍稍远避风波,她提了提裙角,露出一双绣鞋

,哀怨起那山中祠庙金身神像的“不长脚”了。就在此时,门口凭空现身一个庄稼汉模样的老人,吓得宋瘠就要当场跪地行礼,毕竟这位可是顶头上司的上司,双方神位品秩差了太多。来者正是一洲西岳山君

,如今该敬称为神君的佟文畅了,双手负后,率先跨过门槛,说道:“今日不谈公务,不必拘束,只是找个地方喝酒,你是主人我是客。”

宋瘠震惊之余,如释重负,立即愁眉舒展,有佟神君在此,她这小小山神的祠庙必然无忧了。京城内,顾璨施展缩地神通,一步离开了皇宫,径直来到钦天监附近,也没有给那位名义上的婢女打招呼,只是如游人一般,独自逛起了这边的街铺,在一间卖善本的书肆内随便翻检书籍,选了一本托名某某真人的神仙书,给掌柜放在了显眼的位置,市井坊间,这类书籍还是比较不畅销的,顾璨随手翻开一页,是说那山中仙人如何烹煮几种药膳的,按照这本书上的说法,仙家的山野清供,大有玄妙,食之神爽肉不肥,可让浊气转为轻灵,久而久之,食客便可以身轻如叶,健步如飞,跋山涉水如履平地……顾璨笑着摇摇头,炼气士入山修道,想要达到轻身举形这一层境界,哪有这么简单,不过书中有句批注倒是不俗,等于一语道破

了天机,古真炼仙丹,采药穷山川。有娇媚女子,姗姗然步入铺子,故意一个踉跄,腰肢拧转,倒向顾璨怀中,顾璨头也不抬,只是伸手抵住那女子的额头,再一推远。看得一旁卖书掌柜瞪大眼睛

,不曾想这位只看不买的客人,还是一位正人君子。换成自己,同样是伸手“搀扶”,慌乱之下,可保不准会按住那美人娇躯何处。

女子站直了身体,掩嘴娇笑道:“公子此行还算稳当?”

顾璨置若罔闻,只是与那掌柜问道:“铺子里有没有卖百剑仙印谱?”

掌柜一头雾水,好奇询问道:“是哪位金石大家编的?敢问是原钤本还是翻刻本?”顾璨笑了笑,放下手中书籍,带着顾灵验离开铺子,走在一条相对僻静的巷子里,粗略看过顾灵验此行的收成,一并收入囊中,给出一个不高不低的评价,“凑合

。”

顾灵验从袖中摸出一枚山鬼花钱形制的方寸物,笑嘻嘻邀功道:“还有这个。”

顾璨问道:“什么?”

顾灵验说道:“都是些古旧历书,不同年份的,还有些是跟历书相关的专业书籍,数算非我所长,我看着就头疼,便一股脑儿都装进了咫尺物。”顾璨分出一道神识,检阅花钱内的储藏,粗略扫了几眼,只从中取出一些薄薄的册子,好似掐尖一般,就将那件方寸物抛还给她,“其余的历书,都给钦天监还回

去。”自上古起,人间王朝就开始有了编订和颁发历书的定例,山上有些好事者,就喜欢搜集这个,珍藏不同王朝不同年份的历书。不过顾璨留下的,只是前人勘定、编纂的律历,还有一些附带的日躔月离表的校正,好像对历书并不感兴趣。见她满脸心有不甘的表情,顾璨与她大致解释了一下,“按照市井说法,如果搜集一甲

子的历书,就会家遭回禄。”

顾灵验眨眼,“什么意思?”

顾璨说道:“就是宅子容易走水,发生火灾。”

顾灵验问道:“真的假的?”

顾璨说道:“有些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犯不着以身试法,验证真伪。”似乎心情不错,顾璨难得在她这边多说几句闲天,“若是遇到星变导致的洪涝灾害,各国朝廷就会‘请出’一整套甲子历书,行压胜之法。所以钦天监用来储藏各朝

历书的地方,就有了讲究,比如名称的某个字,一般都会是水字偏旁,例如渊,源,溯、津等。”

她小鸡啄米般点头不已。

顾璨突然问道:“这枚山鬼花钱,哪来的?”

顾灵验嫣然笑道:“蛮荒天下也有仙家渡口和市井坊间好不好,还不许我踩狗屎捡个漏啊。”

山鬼,是为了与正统山神区分开来。请道观开过光的山鬼花钱,被视为纯阳之物,既可镇宅,也能悬佩。

哪怕是在山上,这类花钱都颇受欢迎,因为没有请神容易送神难的顾虑,用以开炉镇库效果不错。

顾璨说道:“值点钱,好好留着。”

顾灵验问道:“公子还是没想好宗门选址?”

顾璨点点头,“不是小事,反正不急,多看几个地方好了。”

顾灵验笑道:“说到底,公子就是犹豫,举棋不定了。”

不惜与灵飞宫交恶,也要横插一脚,从青杏国朝廷手上,买下那处被说成是小书简湖的合欢山地界。

顾璨总不可能是嫌钱多烫手吧。

说到底,就是顾璨犹豫了,一个冲动,想要在将宗门选定在那合欢山地界,做点什么,好跟某人证明些什么。

只是理智又告诉他这种选择,属于不过脑子的白痴举动。

顾璨不愿意跟她聊这个,心思转移别地,自顾自笑了起来。

她好奇问道:“公子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顾璨笑道:“宝瓶洲这边还好,消息闭塞,知道事情不多。墙里开花墙外香,在别地,有些说法,很有意思,都觉得他是书香门第出身,自幼就饱腹诗书,理由很

好玩,‘君看百皕谱,岂是布衣语。’”

她掩嘴而笑,确实有趣。

顾璨继续说道:“即便了解他的大致出身,晓得他是泥腿子,也说是什么这就叫寒门生贵子、白屋出公卿,定然是‘陈君年少就慨然有立伟功于天地之志。’”

一想到这些溢美之词,顾璨就想笑。

她小心翼翼说道:“若非中土文庙刻意隐瞒,莫说是敬称‘陈君’,都有人尊称‘陈子’了吧?”

顾璨一笑置之。

“公子,有想过这辈子一定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吗?”

“只想过不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举个例子呗。”

“比如你这种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

“我的公子唉,中用不中用,你又没有试过。”

天上下雨地上流,床头打架床尾和,哈哈。

到了一处,见顾璨停步不前,顾灵验疑惑问道:“公子,这是?”

顾璨说道:“等个人,约好了在这边碰头。”

顾灵验愈发好奇,“皇宫里边藏着高人?”

顾璨说道:“没有那么多漏可捡。国师黄烈,金丹境,我拉拢他来当宗门的供奉,熟谙山上风气和官场规矩,他可以帮忙处理一些庶务。”

顾灵验问道:“需要?”

顾璨说道:“白帝城当然不需要,但是我这座宗门需要。”这是一处略沾仙气的京城名胜,名为月镜潭,养了各色鲤鱼,玉宣国京城百姓自古就有来此放生的习俗。水潭边构建一亭,亭额挂一古镜,楹联斑驳老旧得厉害,内容是那鱼虾鳖蛇不用避,此光只是照蛟龙。传言每逢明月夜,此地水面尤为皎洁明亮,波光粼粼,好像确实如楹联所说,并非虚言。方才顾璨没有走入凉亭,而是在附近的一处道观门口停步,夹杂于繁华闹市中,却是一处香火不旺的冷庙子,凡俗夫子路过就会错过的那种。顾灵验看着门脸儿很小的清净道观,此地门联也是怪的,一片精灵合有神,不知熔铸更何人。更像是半幅对联的文字……顾灵验瞬间了然,莫不是与那凉亭楹联才算合称一副对联?如此一来,顾灵验便对这名为“崇阳”的冷清小道观,高看了一眼半眼,可惜她不谙望气之术,看不出更多的门道,至于说什么嬉戏人间的高人在此隐居修道之类的,她是不当真的,

更不上心,一来观内灵气稀薄,再者什么叫得道高人?她自己就是资质极好的玉璞,里边难道有仙人坐镇,飞升在此炼丹不成?

她转头望去,来了个……不算年轻的金丹地仙。

是这座道观的主人?

顾璨笑问道:“交接完

铅笔小说 23qb.com

<=29目录+书签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