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如龙走渎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如龙走渎

十万大山的边界,一老一少,御剑悬停,不敢越过雷池半步。

正是鬼鬼祟祟返乡一趟的老聋儿,以心声言语了几句,询问能否在前辈道场这里落个脚,斗胆商量个事。

结果那老瞎子根本不乐意搭理他。

这就很憋屈,主动登门拜访,吃了个无声无息的闭门羹。老聋儿又不敢冒冒然擅闯这处地界,只好在原地干瞪眼。

还是宁姚开口帮忙求情,老聋儿才能带着徒弟进入这片了无生气的枯寂地界,落在了那座宛如万山朝拜的孤峰之巅。

老聋儿的弟子幽郁,是剑气长城出身的剑修,即将结丹。破境速度委实不算慢了,毕竟是老大剑仙亲自塞给老聋儿的剑仙胚子。

宁姚出门待客,身边跟着个两颊酡红的貂帽少女,大大方方打着酒嗝。

昔年剑气长城,在老聋儿坐镇的那座牢狱内,除了“吃空饷”的刑官豪素,还有两位侍女模样的存在,长命和汲清,她们分别是世间金精铜钱和谷雨钱的祖钱化身,最后在老大剑仙的“撮合”下,豪素收了杜山阴当弟子,老聋儿则收了幽郁做徒弟。

宁姚想起一事,问道:“老聋儿,你叫什么名字?”

谢狗听到这种久别重逢的开场白,只觉得自己睡了一觉便错过的那座剑气长城,真是相亲相爱的风俗。

老聋儿却是不以为意的,咧嘴笑道:“宁姑娘不问,我都快忘记本名了,叫甘棠,有个老旧道号,‘龙声’。”

离乡太久,道场是蛮荒天下符禺山,名声不显,远不如仙簪城、大岳青山这些道场了。

战事结束,老大剑仙法外开恩,没有功劳只有苦劳的老聋儿便得了个自由身,这趟返乡,都没敢去道场那边看看,就怕被抓个正着,自个儿这辈子,确实够惨的了,一开始经不住昔年老友怂恿,自认剑术不弱了,就要跑去跟陈清都掰掰手腕,结果就是被剑气长城拉壮丁凑数,当了个牢头。如果好不容易脱困,再被初升或是斐然堵路,岂不是倒灶。何况身边还带着个拖油瓶,到底不自在,真要跟飞升境打起来,难免束手束脚,毕竟是老大剑仙塞给自己的弟子,若是在蛮荒天下丢了性命,老聋儿心里边愧疚,这倒不是什么矫情,在那剑气长城,他作为蛮荒妖族,却能够跻身巅峰十剑仙之列,这份殊荣,万年以来,独一份的。就冲这一点,老聋儿就得念陈清都的好。当然了,若是打得过陈清都,两说。

宁姚跟那位年轻隐官真是绝配,属于两种极端的为人处世。

一个在剑气长城土生土长的剑修,竟然不晓得自己的名字。一个外乡人,却连符禺山地界的风土人情都一清二楚。

幽郁跟杜山阴是同龄人,杜山阴一直不太服气陈平安,幽郁却是将年轻隐官视为那种可望不可即的人物,可惜这趟游历,跟着师父一路藏头藏尾,没能听见太多关于陈隐官的消息。

宁姚好奇问道:“这次来这边,是做什么?”

既然老聋儿已经重返故乡,何必再来这边自讨没趣。要说是一位浩然山巅修士依附蛮荒多年,回到家乡,估计都能被唾沫骂死,可是换成蛮荒天下,老聋儿这般的遭遇,说不得还是一桩美谈?毕竟老聋儿曾是剑气长城有资格参加城头议事的十位巅峰剑仙之一,而且他还是唯一的妖族剑修。

老聋儿笑道:“想找个安稳些的立足之地,不用算计来算计去,打打杀杀,好像成天将一颗脑袋拴裤腰带上。宁姑娘,你有没有什么建议?”

以前蛮荒气势汹汹攻伐浩然,自己必须待在剑气长城,如今浩然大摆阵仗反攻蛮荒,难不成还是一个处境?老聋儿觉得太亏。

宁姚心中了然,笑道:“你想要去五彩天下就直说。”

老聋儿就坡下驴,搓手道:“这敢情好。”

首选当然是那座天不管地不管的五彩天下了,等到下次开门,别座天下的练气士,不管什么身份、境界都可以去。

然后就是这十万大山了,唯一问题就是门槛高,毕竟那个老瞎子又不缺打手,桃亭到底是啥个下场,懂的都懂。

最次的选择,才是去南婆娑洲投靠齐廷济,在龙象剑宗那边混日子,估计没什么难度,但是老聋儿内心深处,并不是特别愿意给那位绰号“齐上路”的家伙当帮闲。所以如果有的选择,将齐廷济换成董三更是最好了,肯定聊得来。

宁姚问道:“就没想过去落魄山?”

颈项干瘪面黄肌瘦的老聋儿,皱着一张老脸,神色别扭至极,一咬牙,使劲摇头道:“不去不去,去不得去不得,我这妖族身份,过于敏感了,在咱们剑气长城,当然可以无所谓,要是去了宝瓶洲的落魄山,容易连累隐官大人白白挨骂。”

哪怕明知宁丫头是那年轻隐官的相好,老聋儿也不敢在这件事上说半句客气话。

那小子比齐廷济还城府深沉,心思重得不像个年轻人,与之相处,自己不得每天提心吊胆?何况那座落魄山明摆着是一处是非之地,他本就是躲着是非才想要离开蛮荒天下,哪有上杆子往火坑里跳的道理。跟陈平安无事闲聊,自然是有意思的,但是在这小子手底下当差就免了。天晓得有多少文庙圣贤、各方势力盯着那座落魄山和一位顶着隐官头衔的陈平安?自己要是去了,何来自在一说。可别躲被子里放个屁都被谁记录在册。

老瞎子双手负后走出茅屋,“别给脸不要脸。”

宁姚有些疑惑,本是随口一提,她记得之祠前辈跟陈平安可没什么香火情。

甘棠一时吃不准这位老十四境的心意。

谢狗唯恐天下不乱,在旁拱火道:“看架势听口气,这位老前辈是瞧不起咱们落魄山喽?”

甘棠看不出这个貂帽少女的????????????????道行深浅,疑惑道:“敢问道友是?”

谢狗板着脸说道:“我是山主新收的得力干将,霁色峰祖师堂位次靠前的记名供奉。”

老瞎子嗤笑道:“妖族身份算个屁,比如她叫白景,被白泽喊醒的那拨老家伙之一,谁敢非议陈平安半句?何况如今落魄山中,除了白景,还有那个当年跟碧霄洞主一起在落宝滩酿酒的蛮荒剑修,如今化名陌生。呵,要是再加上甘棠道友,岂不是满山豪杰共襄盛举,飞升遍地走?去一个妖族是骂,去两个是怕,去三个还不得是敬重落魄山?”

老瞎子一口一个妖族,亏得没有加上“畜生”二字后缀。

甘棠脸色微变,小心瞥了眼貂帽少女,乖乖,真是远古岁月里那个臭名昭著、喜好抢人道号的婆姨?

至于那个改名“陌生”的远古剑修,名气也不算小了,是个喜欢干架的主儿,关键是听闻这位前辈问剑,有个习惯,只挑自己打不过的,豪杰!

咋个都去了落魄山?

隐官大人拐人是一把好手啊。

老瞎子提醒道:“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就摆在眼前,过了这村儿就没这店了。嗯?”

甘棠立即改变主意,顺水推舟道:“去得去得,怎么去不得,想那落魄山既然是隐官大人的道场,又不是刀山火海,好事!”

前辈你都撂狠话了,我要是不去落魄山,就怕来得了十万大山却走不出,结果混得比桃亭还不如。

要说在那落魄山,真有白景和那啥陌生挡在前边,这件事还真就可以商量商量?只说有机会与他们俩请教请教剑术,这份大道裨益,估计就不是钱的事情了。老大剑仙曾经私底下送给他一部剑谱,只因为碍于妖族身份使然,老聋儿当年哪怕苦心钻研,依旧收益不多,白景和陌生却是正儿八经的妖族剑修,同道中的同道,在那落魄山中一起切磋道法剑术的话……确是好事!

老瞎子点点头,笑道:“宁丫头,让甘棠去落魄山当个护山供奉,就当是我提前送你的贺礼了。”

甘棠苦着脸,真是倒了大霉。就这么被卖了?当供奉跟当护身供奉,能是一回事?后者可是与道场山头气运相连的。

老瞎子问道:“甘棠道友,看面相听口气,似乎不太甘心?”

甘棠一听对方称呼自己为“道友”便瘆得慌。

老瞎子讥讽道:“好歹是个飞升境巅峰,带着个徒弟跟做贼似的,你也不臊得慌。”

甘棠毕恭毕敬道:“前辈教训的是。”

所幸宁姚笑道:“不用当护山供奉,落魄山那边不缺这个。前辈只需在那边待个八十来年,等到开门,就可以去五彩天下开宗立派了,当然前辈要是愿意的话,去飞升城捞一份只需挂名的闲差事,毫无问题,很欢迎。”

甘棠如释重负,唏嘘不已,“不去开宗立派,没啥意思,等在落魄山那边略尽绵薄之力,到时候辞了身份,卸了担子,就去五彩天下各地晃荡,当个与世无争的山野散仙就成,至多就是散心沿途挑挑拣拣,帮着幽郁这孩子多找几个师弟。”

老瞎子见宁姚跟甘亭双方已经谈定事情了,这才补了一句,“甘棠,你到了宝瓶洲那边,记得多留心我的徒弟。”

甘棠一头雾水。

铅笔小说 23qb.com

<=26目录+书签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