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一千零九十章 家有良邻

第一千零九十章 家有良邻

顾璨和那个当国师的老金丹聊得不错,没架子,识趣,所以就投缘,有的聊,他们一起坐在大殿门槛上,没有半点剑拔弩张的敌对氛围。宫女果然拎来了御膳房精心准备的食物,她们只敢远远看了一眼不知何方神圣的儒衫青年,然后就脚步轻轻,无声无息,如猫走夜路般,低着头来到大殿门外这边,黄烈接过两只食盒,顾璨笑着与她们道了一声谢,老人说留在这边的食盒就不用管了,他自会处置,她们便又悄悄退下,老人只是吃了一块糕点就停手,理由是吃不得太甜的,粘牙。顾璨大口嚼着宫中美食,老人从身上抓出一只跳蚤,双指轻轻捻动,啪一声,好像从身上每揪出一只跳蚤,都是发了一句无言的牢骚。当了玉宣国国师数十年的黄烈,自顾自说他觉得当着官老爷们的面扪虱,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顾璨点头附和一句,是很雅致了。老人便问顾璨是不是龙泉剑宗的刘宗主,顾璨笑着摇头说不是,理由是刘宗主没自己这么好说话,他刘羡阳做事情一贯是顾头不顾腚的,换成是他,这座皇宫早就闹得不可开交了,比如先前刘羡阳就会直接去堵你和薛逄的门。黄烈便更吃不准眼前青年的身份,聊起刘宗主,语气如此随意?总不可能是披云山那位吧?绝无可能,难道是来自剑气长的米大剑仙?听说这位避暑行宫的隐官一脉玉璞剑修,来到浩然天下,如今已经是仙人境了,是不是说咱们浩然天下的水土,其实不比剑气长城差太多?顾璨好像猜出老人的心思,却还是没有着急自报家门。

玉宣国在宝瓶洲,就是个高不成低不就的小国,又因为是大骊王朝的藩属国之一,寄人篱下,黄烈这个国师头衔,也就是个空头摆设,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师,无非是被薛氏花钱请来撑场面的“金丹”二字而已,到底与绣花崔瀺之于大骊王朝宋氏,是截然不同的情况,不单单是双方境界高低,悬殊得好似一个天一个地,更因为国师崔瀺那是没事找事,黄烈是有事躲事,当然,黄烈对那头绣虎,还是打心眼敬佩的,道理很简单,在老人看来,没有大骊铁骑和国师崔瀺,百国林立的宝瓶洲,何止是国将不国,人不如鬼,毕竟太平盛世里的一条看门狗,都活得比乱世里的人更像个人。

约莫是觉得总这么相对闲坐,好像也不是个事儿,黄烈便找了个蹩脚话头,试探性问道:“道友是怎么跟陈山主认识的?”

顾璨却答非所问,“曾经年少无知,听某人讲过一个当时觉得很大很空的道理,他说当个打算盘、成天跟数字打交道的账房先生,未必真的很有意思,但是至少可以苦中作乐,小到盘算一个小门户的日????????????????常开销,大到研究一个山上门派、甚至是一个国家的度支记录,就可以发现很多很容易被人忽略掉的隐藏学问,只要有人钻研得足够深入和透彻,就可以透过云雾,渐渐看到一个国家的精神气,兴衰的轨迹,政策的有迹可循,就像桌上放着一本去掉所有修饰和虚假的真实账簿,账本上的每一条脉络,就是一条清晰的车轮轨迹,当我们愿意付出耐心,去竖耳倾听,就可以听清楚历史怎么到来、走向何方的雷声。”

黄烈稍微一思量,确是个闻所未闻的新颖说法,老人转头望向重重宫阙,感叹道:“想法当然很好,只是说来简单,做起来就难了,非大毅力大恒心大手腕,便做不成这桩壮举。这件事,门槛太高,一国境内,有几个人,能够接触到这些机密档案,随便翻阅一国户部衙门的账本?”

顾璨不置可否,一笑置之。

小镇泥瓶巷,西边落魄山,书简湖青峡岛,剑气长城的小酒铺和避暑行宫,再加上如今的桐叶洲青萍剑宗。

黄烈瞥了眼顾璨的儒衫装束,笑问道:“道友觉得不对?”

顾璨笑道:“至圣先师说过,‘士志于道’,后世圣贤再跟着补上了一些相对务实的道理。前辈却是在作一种结果的倒推,这件事自然就一下子变得登天之难了,容易让人将这件事看得太重,难免会视为畏途,心生胆怯,这就是难上加难。”

黄烈点点头,“道友此言不虚,受教了。”

顾璨说道:“容晚辈说句冒犯言语,老前辈当这个国师,好像当得有点名不副实了?”

黄烈爽朗笑道:“这算什么冒犯的话,直接说我不务正业得蹲茅坑不拉屎,都算句好话了。”

顾璨说道:“归根结底,还是玉宣国薛氏做不到真正的物尽其用,不懂如何用人做事。”

黄烈微笑道:“这种话,可不兴说啊。”

顾璨说道:“没事,账都算在我头上。”

黄烈叹了口气,“老话说得好,不聋不哑,不作家翁。”

顾璨点点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黄烈没来由唏嘘不已,“道家有道家的法门,佛家有佛家的修持,儒家有儒家的活法,你们儒家一定要把现实世界的框框架架,弄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想要让人不学也能用。文脉道统,薪火相传,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治学和难题,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托付斯文。故而庙堂内外的读书人,都愿意以托命之人自居。想必道友也是如此?”

顾璨笑道:“前辈想岔了,我不是什么正经读书人,讲礼数、守规矩对我而言,完全属于不得已而为之。”

黄烈问道:“吃过亏?”

顾璨点头道:“在这件事上,摔过跟头,吃过苦头,就跟着长了点记性。有人说过,天底下最笨的人,就是白吃苦头的人。”

黄烈笑而不言,活了一大把年纪,些许言外之意,还是听得懂的,先前顾璨所谓的“某人”,与当下的“有人”,肯定都是那位陈山主了。

紧接着顾璨说了句让老人摸不着头脑的言语,“两国决战岂止在沙场,两军对垒者岂止武夫。”

顾璨解释道:“可以将两国换成善与恶,把两军换成自己与他人。”

黄烈咂摸咂摸嘴,伸出掌心抵住下巴,“有点嚼头。”

黄烈笑问道:“道友,咱俩聊得不差吧,就不能透个底,说说是什么来头?”

顾璨合上食盒,拍拍手,微笑道:“我叫顾璨,跟陈平安是同乡,都住泥瓶巷。”

黄烈怔怔无言,如同挨了一记闷棍,心中震动不已,那个白帝城郑居中的嫡传弟子,狂徒顾璨,不是身在别洲忙着建功立业吗?

而且按照宝瓶洲山上的小道消息,不都说陈平安和顾璨,早就彻底闹掰了?好像当年在书简湖不欢而散,闹了个老死不相往来的惨淡结局?

所以后来落魄山一行人观礼正阳山,才会有剑仙刘羡阳,却无顾璨的身影。确实如此才对,一个身为文圣一脉的关门弟子,一个却是浩然魔道巨擘的嫡传,尿不到一个壶里去才对,道不同不相为谋,等到年少时积攒下来的香火情挥霍一空,双方肯定会渐行渐远渐无书了,按照常理,这么两号人物,各自修行登顶,将来道上相逢,没有互视仇寇,恐怕都算各自念旧了?

顾璨双手笼袖,眯眼笑问道:“听说是我,前辈倍感意外?”

老人也有模有样将双手插袖,只是很快就拿出双手,悻悻然道:“同样是揣手笼袖,你们做来,就有天潢贵胄的派头,我来做,就只能像个土老帽的庄稼汉。”

顾璨哈哈大笑起来。

顾璨说道:“黄烈,商量个事?”

黄烈竟是打了个寒颤,立即斩钉截铁道:“练气士杀皇帝,可是大忌里的大忌,如今文庙规矩重,是要被抓去书院吃牢饭的,不成,绝对不成!何况薛氏皇帝好歹是我的东家,这种忘恩负义的勾当,做不来!顾璨,你要铁了心在这边大开杀戒,我肯定改变不了任何结果,为此赔上一条烂命,说实话,我也不舍得,就只好硬着头皮拦上一拦,你大可以将我打得吐血再晕厥,求你出手别太重也别太轻,好让我于国师身份、于自己良心,都算有个稍微过得去的交待了!”

顾璨忍俊不禁,“前辈倒是快人快语。”

黄烈疑惑道:“难道不是这档子事?”

顾璨说道:“我又不是个傻子,以我目前的境界,远远不足以让我跟文庙的规矩掰手腕。我要跟你商量的事,是觉得……咱俩聊得不差,一见投缘,国师黄烈与其每年跟玉宣国薛氏领一笔紧巴巴的俸禄薪水,不如腾笼换鸟,换一处山头,得个崭新身份,挣神仙钱和修道破境,两不耽误。”

黄烈皱眉道:“什么山头,什么身份?”

总不会是让我一个身世清白的谱牒修士,跑去中土白帝城混口饭吃?更换师门谱牒,黄烈自认脸皮,还没有厚到这个程度。

再者外界都说白帝城的奇人异士,多如牛毛,他一个金丹修士进了白帝城,哪怕有顾璨的领路和铺垫,果真就能吃香喝辣,躺着享福了?在这玉宣国京城,别的不说,他黄烈至少每天可以睡个安稳觉吧。

顾璨站起身缓缓道:“邀请你去一座没有繁文缛节的新宗门,担任记名供奉,放心,是祖师堂有座位的那种实权供奉。可以跟你保证,不想做事,就可以很闲,想要做事,就会很忙,只看你

铅笔小说 23qb.com

<=16目录+书签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