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高两境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高两境

大骊禺州,律宗寺庙,拂晓时分,中年文士吃过斋饭,用小火炉给自己煮了一大碗八宝粥,吃过粥,就去桌旁落座看书。

浮生又一日,开卷就窗光。

小沙弥又来叩窗提醒,“陈先生,山中云起了,要不要去看看?”

文士放下手中书籍,笑道:“好的,稍等。我换双靴子。”

因为接连下了三天大雨的缘故,山中尤其春寒料峭,中年文士穿着一身用来保暖的粗布棉衣,踩着一双麂皮靴子,手持登山杖。

先前给经常陪自己一起登高看云的小沙弥也打造了一条葛藤手杖,就地取材。山道上休歇时,停杖如住锡。

寺内云雾缭绕,一大一小,各持手杖,路过大殿附近的放生池,水波粼粼,鲫鲤纷纷聚拢桥边,水裔如故旧,识君拄杖声。

小沙弥在闲暇时自己也曾爬过几趟山,去山上独自看云,不知为何,过了半山腰就会觉得累,气喘吁吁,需要停步休歇很多次。

但是每次跟着这个穷酸却起居素净的中年文士一起登山,就会轻松很多,这让小沙弥百思不得其解,今晨一起走出寺庙侧门,他们沿着那条熟悉的山道渐次登高,小沙弥方才听说文士近期就要离开寺庙了,下次再来抄经,何时是何时,暂时也没想好,小沙弥就赶紧问出口了这个问题,再不问可就没机会了。

文士笑容温醇,手中青竹杖咄咄点地,嗓音轻缓,给出了答案,“体力还是你的体力,不增一丝不减一毫。我只是帮着你在登高途中,调整了呼吸,分配了气力,你的脚力就显得更好了。我只是进山次数多,熟能生巧,所以其实此举不涉神通,你不用想得太玄乎了。”

文士离去住处后,书桌上的宣纸,笔墨未干,中年文士今天所抄内容,却是两句出自达生篇的道家语。

“不开人之天,而开天之天。开天者德生,开人者贼生。”旁白处有朱批一句,“何谓道法自然”。

“复仇者不折镆干,虽有忮心不怨飘瓦。”但是那个“不”字,不知为何,却被文士用朱笔单独圈画起来。

————

玉宣国京城,长宁县。

一栋旧宅内,院内有架秋千,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鬼也不例外,薛如意今天又换了一身前朝宫装,身着锦绣衣,璎珞缀明珠。

佳人荡秋千,此画宜玉轴,悬之崿崿碧萝中。

薛如意坐在飘荡不已的秋千上,一双绣鞋高高低低,她看着院内某些不用搬去屋内躲雨的花草盆栽,没来由想起道士吴镝一句无心言语,小草,就是不开花的花。

前不久,摆摊道士还是搬出了那座闹鬼的凶宅,京城居不易,让他白白多出一大笔租金。

闹鬼是不假,凶宅是真心算不上,若是看惯了才子佳人艳本的读书人,凶宅?那叫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吧。

道士在长宁县别处街巷,租了栋老旧的小宅子,院内那些花花草草,就都留给女鬼薛如意打理了,她觉得顺眼的就留下,不喜欢的就低价售出,就当是支付租金了。那道士嘴上说得冠冕堂皇,贫道行走江湖,秉持一个宗旨,从不在钱字上边跌份儿。

作为临别赠礼,道士吴镝在屋内留下了一方藏书印,五字篆文,春风扇微和。

印章材质普通,是道士去河上打短工,帮富人凿冰赚钱,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石头,印章大是真的大,巴掌大小,方方正正,故而边款内容极多,刻了一整首靖节先生的拟古诗,底款“春风扇微和”一语就节选自诗中。印章的金石气什么的,薛如意没有看出来,倒是铭文诗中有一句“少时壮且厉,抚剑独行游”,别有用心的夫子自道么?让她觉得有些好笑,你一个花钱买身份的私箓道士,真当自己是背桃木剑斩妖除魔的龙虎山天师了,还抚剑远游呢。

若是早知道士要送给自己一方附庸风雅的藏书印,薛如意可能还是更喜欢吴镝某次早上喝粥时念叨的一句话。

我有宛丘平易法,可食白粥致神仙。

薛如意不得不承认,道士吴镝确实读过很多书,不然他也无法精通训诂句读,但是学问高不高,她表示存疑。

在这大雨停歇的暮色时分,薛如意独自荡着秋千,实在是百无聊赖,先前这种天气,道士冒雨出去摆摊是绝对不可能了,她便有些开心,让你搬出宅子去,挣着几个钱了?只是开心过后,她便又有些担心,道士出门在外,奔波劳碌,总归是不容易的,薛如意就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去道士那边看看,需不需要她接济几分,若说家底,她还是有一些的,只要他愿意开口,那她能帮就帮,毕竟是朋友。

薛如意毕竟境界不低,中五境修为,若非鬼物身份,观海境修士都能找个地方开山立派了,再当个宝瓶洲小国君主的座上宾。

她施展神通,遮蔽身形,一路飘晃到道士吴镝最近落脚的宅子,因为与前任洪判官和阴阳司主官纪小蘋都是旧识,故而京师城隍庙那边对她一向是宽待几分的。到了这座寒酸小宅,她没有立即现身,心里有点不是滋味,送给她那么一大方藏书印,却住在这么小的地方,这让薛如意有些愧疚,该挽留的。

道士自称年轻时走江湖,曾经用了个“陈好人”的化名。

起先薛如意觉得这个说法比较有趣,比起一口一个吴道长,更好玩。道士脸皮再厚,听多了,不得心虚几分?

可事实证明,薛姑娘还是小觑了那位吴道长的脸皮。

毕竟按照某个公道说法,二掌柜是这么一号人物,他只需要登上城头往地上一趴,把脸贴地上,就能守住城头。

之前她与道士购买了一摞鬼画符,作为这桩买卖的报酬,道士传授给隔壁少年两桩术法,张侯如今已是柳筋境。

如此一来,科场失利的少年张侯,心中的那股郁郁不平之气,就随之淡了许多。

不过按照双方约定,道士吴镝让薛如意别泄露此事。一桩薛姑娘重金购买符箓、我随缘而走传授仙法的公道买卖而已,何必让隔壁那么个读书种子觉得欠了自己人情。

他又不会在此长久定居,害得少年想还又还不上,就是个心里的疙瘩了,没必要。

此外女鬼到底是听了劝,终于还是没有涉险行事,冒冒然越级烧符投牒鸾山的纠察司。

尤其是当薛如意得知一个天大消息后,更是暗自庆幸,只因为西岳甘州山,那尊高不可攀的山君佟文畅,刚刚得到中土文庙赐予的神号,“大纛”。薛如意是宫娥出身,当初还是女帝身边的提及人,对官场规矩,还是熟悉的,在这种整个大岳辖境都被喜庆氛围笼罩的关头,一头女鬼的投牒告状,像话?

薛如意继续隐匿身形,坐在小宅墙头上,发现厨房门外,蹲着一个不起眼的老汉,庄稼人模样。

她有些惊讶,吴道长摆摊算卦,都摆到宅子里边来了?

可问题是眼前老人的装束,也不像是个有钱的啊,麻衣草鞋,苦着张脸。

奇了怪了,你吴镝如今赚钱都这么昧良心了,连这种老实人的辛苦钱也骗?

看得出来,老汉不是什么练气士,就是个穷酸老翁。

吃饭的点,道士吴镝好像在灶房那边忙碌。

薛如意犹豫了一下,担心自己吓着这个凡俗老人,便飘向小宅外,推门而入,装模作样说上一句,吴道长,祝贺乔迁之喜。

吴镝在灶房内扯开嗓门喊了一句,是薛姑娘啊,稀客稀客,在堂屋随便坐,容贫道再忙碌片刻。

瞧见了那头女鬼,老人点头致意。

薛如意施了个万福,老人腰别一支碧玉材质的旱烟杆。兴许是唯一值钱的物件了。

道士吴镝打得就是它的主意?真是心黑啊。难道缺钱缺到这个份上了,连玉制烟杆这种东西连下得去手?

薛如意想了想,就用一种拐弯抹角的含蓄方式提醒老人,“老人家,这旱烟杆,是祖传的吧?”

老人点点头,“算是。”

薛如意便愈发于心不忍了,轻声说道:“既然是祖传的,就更别随便往外送了。若是与吴道长求签算卦,我帮你垫钱就是了,他还欠我些碎银子……”

老人笑了笑,没说话。

屋内道士系着围裙,拿着锅铲,气呼呼道:“薛姑娘,你怎么回事,断人钱财可是江湖大忌。再说了咱们俩好歹是朋友吧,哪有你这么拆台的道理。”

薛如意用上心声,没好气道:“老娘这是帮理不帮亲,吴道长你掉钱眼里了吧,连这种憨厚老人的祖传之物也骗?如今这天气,你就不怕挨雷劈啊?”

陈平安端了两只大碗走出灶房,热气腾腾,香味弥漫,碗上各自搁放着一双筷子,笑道:“骗什么骗,就是喊朋友登门,老佟,尝尝我的手艺。”

薛如意问道:“这是啥?”

陈平安笑道:“叫米羹,是我家乡那边的特色,穷地方才会有的美食。”

陈平安递给老人一碗,老人接过碗筷,低头划拉一口,点头道:“不错。此物颇能让人忆苦思甜。”

铅笔小说 23qb.com

<=14目录+书签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