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人间半部书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人间半部书

这趟落魄山霁色峰之行,老秀才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却没有跟陈平安说理由,相信这位关门弟子猜也猜到了。

这还是因为那场至圣先师的泮水论道,谈到了问天一事的相关学问,老秀才比较擅长这个,不管是与仿白玉京那位老先生问道,还是在天外给于玄传道,都显示出老秀才的学问功底,这才可以与礼圣告假,中途抽身半个时辰,走这趟落魄山。

最终很想留下多待几天的老秀才,就只是苦着脸与那些孩子们道个歉,再单独拉上陈平安走了一小段山路,快速言语,老人问了几个紧要问题,“此次闭关重返玉璞,有无把握?”

陈平安有一点好,极好,就是不会故意说些让人放心的善意谎言。

“有一定把握,先生不必担心这个,退一步说,学生自有兜底的手段。”

“那把夜游剑的淬炼之法,就没有跟白也请教请教?”

毕竟是四把仙剑之一“太白”的剑尖部分。

当时在城头的陈平安,身在蛮荒的斐然,邹子身边的刘材,游历五彩天下的赵繇,各得其一。

“一直没好意思开口询问此事,学生内心深处,总是习惯将白先生视为高不可攀的天边人。”

“那就暂时搁置此事,问还是要问的,走过路过莫要错过嘛,白也重返青冥天下之前,你一定要厚着脸皮询问此事。对了,先生好不容易将于老儿拐来落魄山做客,你有没有让这只铁公鸡生个蛋再走?”

“于老前辈半送半借了一千颗金精铜钱,大手笔。”

“这哪里够,这只是该有的题中之义罢了,只说道祖曾经在此留下颇多紫气,先到先得,白也可以,天君谢实亦可,只要是个道士,就都有机会,最终给于老儿半道截胡了那么大一份道缘,他也没点表示表示?”

说实话,这份堪称磅礴的道气,本就是道祖预留给道士于玄的那份,别人还真就未必抢得走。

但如果不是老秀才故意起了个话头,故意给了个台阶下,于玄这么个人精儿,哪里有脸皮来宝瓶洲这边顺势取走,毕竟文庙这边到底是怎么个态度,于玄还是要顾忌一二的。可既然暂时作为文庙话事人的文圣都这么说了,于玄自然乐得顺水推舟。

“既然于前辈没有多说此事,我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好了。”

“你这孩子,到底是脸皮薄了!与他讨要几部属于桃符山不传之秘的符箓秘本也好啊,只要你肯开口,他一定愿意给的。”

罢了罢了,回头自己去跟于老儿登门讨要,一山五宗门,大大小小的庆典能少了?

“先生,浩然天下一座道观,若是纯以‘道观’命名,违不违反文庙礼制?”

这就像一座山岳就叫“青山”,而非别称“翠微”来得更加招惹非议。在最讲究名正言顺的浩然天下,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首先就得过中土文庙这一关。

与人借钱,还人情债,都是难事。

老秀才捻须沉吟片刻,“只能说有的谈。礼圣那边还好说,亚圣未必肯点头,还有那三位文庙正副教主,先生估计要跟他们小吵一架才行。”

“那还是算了。犯不着为了给于前辈锦上添花,就让先生在文庙那边大动干戈。”

“白帝城那位郑先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了。”

“好事。”

难怪柳赤诚又开始招摇过市了。

“蛮荒那边?”

“暂时无大事,只说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文庙前不久确立了一个人数多达三百余人的智囊团,刻意增加了年轻人的比例,这座临时衙署,地址位于地脉渡口那座城内。诸子百家都有份,可以派遣一人参与其中,再多,那个人就得格外优秀了,才能担任军机郎,原定分出三个层级,元雱那小子说太多了,害大于利,所以就简略为内外两层幕僚机构,毕竟上下不太好听。”

说是诸子百家,其实是一个泛称,真正被文庙认可并且明确定义为“家”的学脉,大大小小,现存六十有二。

追本溯源,每一“家”,都曾是上古岁月里,对未来世道如何走向的一种殚精竭虑穷尽智力的艰苦探索。

“在这其中,许白那孩子就比较出彩了,不过还有三个年轻人,甚至要比许白更厉害,其中一个,你很熟悉,就是邵元王朝的新任国师林君璧。”

说到这里,老秀才叹了口气,可惜自己的关门弟子,只是托付夜游神君魏檗给了文庙那本册子。

陈平安问道:“大体上,是不是老人比较激进,想着早点打几场一锤定音的大胜仗,将先手优势扩大和稳定下来,反而是年轻人相对比较稳重,寻求步步推进之法,争取这场战事只有先手和中盘,或者说中盘就是收官?宗旨就是从头到尾,都契合‘可控’二字,不给蛮荒天下任何翻盘、甚至一点意外都不给他们的机会?”

老秀才爽朗大笑,“嘿,被你猜中了!”

陈平安好奇问道:“先生,其余两人?除了横渠书院山长元雱,还有一个是谁?”

老秀才捻须笑道:“是个出身杂家一脉的弟子,对于这场战事,他用了一个比喻。”

抬起手,一挥袖子,老秀才微笑道:“平推!容我浩然在甲子之内,以最小的战损获得最大战功,平推了蛮荒半壁江山。”

陈平安一愣,不由得赞叹道:“好手段,好气魄!”

要知道浩然天下在那场战事的中后期,在文庙的暗中调度之下,以十大王朝为首,开始不惜耗尽国库、不遗余力研发各种足可改变局部占据劣势的战争利器。比如大骊王朝就联手墨家打造出来了山岳渡船和那剑舟,但这还只是现身战场、效果得到验证的极小部分,因为蛮荒大军受阻于宝瓶洲中部、周密登天离去,妖族如潮水般倒退回蛮荒,故而浩然天下还有一大串杀手锏,依旧藏在“水底”,等到战场更换为蛮荒天下,想要知道这些武器的杀伤力,蛮荒本土妖族都得拿命来“看”。

老秀才欲言又止。

不愧是最善解人意的关门弟子,陈平安笑道:“我已经让柳勖给玄参曹衮他们捎去消息了,等柳勖一到全椒山,所有剑修就可以撤出那头地下矿脉。在那之后,他们几个愿不愿意进入文庙担任军机郎,出谋划策,我只能以朋友身份给个建议,不能强求。”

让避暑行宫一脉年轻剑修赶赴扶摇洲,再让那拨去过剑气长城的浩然剑仙为他们护道,陈平安是要担很大风险和责任的。

一旦出现了任何问题,那些年轻人身后的宗门,哪怕嘴上不说,心里都会有很大的疙瘩,毕竟玄参他们,哪个不是各自宗门未来祖师堂前几把交椅的候补人选?要资质有资质,要才智有才智,要品行有品行,就像曹晴朗之于落魄山。

老秀才笑着点头,“不强求,必须不强求。”

老秀才,你那关门弟子为何不来?!难道从今往后,年纪轻轻的,就这么躺在功劳簿上享福了吗?

敢当面这么问的,必然都是与老秀才关系熟稔的老朋友了。

文圣,陈山主会不会进入此城担任军机郎?

这么问的,数量更多,多是些朝气勃勃的年轻人,未必全是出于仰慕之情,也有些觉得天下事,终究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老秀才信誓旦旦道:“平安,你要是愿意去地脉渡口逛一逛,墨家钜子那边我来说,他敢给你吃闭门羹,我就堵他的门去!”

陈平安一想到这个就头疼,只得与先生含糊过去。

老秀才看了眼天色,说道:“得走了。”

白也以心声询问道:“我是在这边等陌生道友,还是去那边找他?”

老秀才笑问道:“你是要跟小陌先生,聊一聊剑术心得?”

白也说道:“见了面,话赶话。不投缘打过照面就行了。”

老秀才犹豫了一下,说道:“既然你想要回玄都观就赶紧回吧。”

白也果然雷厉风行,当真就跟君倩一起飞升去往天幕。

老秀才急得直跺脚,君倩以心声笑道:“先生,关于仙剑‘太白’,白也留了本册子在桌上,让小师弟自行翻阅。”

老秀才问道:“册子厚薄如何?”

君倩老老实实回答道:“不薄,也不厚。”

老秀才瞪眼道:“平安要你这师兄有何用,你给先生等着!”

君倩无奈道:“先生,真不能怨我,我劝过,白也不听,总不能按着他的虎头帽要他多写几个字吧。”

老秀才放缓语气说道:“君倩,到了那边少闯祸,先生不在身边,白玉京又是别家地盘,你悠着点。”

君倩嗯了一声。到了宝瓶洲那处天幕门口,白也扶了扶虎头帽,向韶州泮水那边作揖作别,君倩亦然。

今天霁色峰祖师堂这场议事,其实比较简单,除了确定山头归属一事,就是确定身份,比如谢狗担任落魄山次席供奉,小陌担任记名供奉,箜篌担任落魄山首任编谱官,由外门杂役弟子,转为内门谱牒修士。其实外门也好,内门也

铅笔小说 23qb.com

<=23目录+书签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