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总是拿事补人心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总是拿事补人心

一代江山,生就一朝人物,江山如画,人物更风流,迥出尘埃表。

别说是谢狗,就连掌律长命都无法理解,陈平安为何会紧张,先前就只有当徒弟、郭竹酒看出了这点。

当年在倒悬山春幡斋的那场议事,陈平安首次以剑气长城新任隐官身份现身,就没有半点紧张,从头到尾,可谓游刃有余。

福地再小,也是一座大道循环有序的完整天下。日月升落,草木枯荣,花开花谢,仙凡更换,幽明流转,都在此间天地。

何况陈平安是将莲藕福地视为一座家乡骊珠洞天看待的。

老观主在这里埋藏了许多脉络,尚未水落石出,在前方等着落魄山去探索和挖掘,走势好坏,全在落魄山,系于陈平安一身。

按照这位老观主的安排,藕花福地历史上所有来此砥砺道心、游戏红尘的谪仙人,都需要交给观道观一笔过路费,即是道心。

将练气士的道心汇总归为一,先集大成者,再散为一万,人间人物各有安排,于是这就了那些世道上的惊才绝艳之辈、鹤立鸡群之人,试图融会贯通百家之学的书生卢生,他教出来的弟子隋右边是如此,后来朱敛、丁婴也是如此,俞真意、种秋更是,如今年轻一辈的袁黄、乌江还是。

观道观就像一棵道树,大地山河与有灵众生都是枝叶花果,每一条树枝都是一条国祚、一户门户香火、一座江湖门派的脉络,花开即是众生之生、花落即是众生之死,那么在这棵道树上结出的果实,即是“道士”。

大局已定,还需商榷细节。

大木观,落花院。

身为秋气湖东道主的水君宫花,亲自煮茶待客。

相较于先前白玉广场的暗流涌动,此刻屋内氛围即便称不上主宾尽欢,也算如释重负了。

参与这第二场小规模议事成员,练气士有高君,道号灵符的孙琬琰,敬仰楼周姝真,狐国之主沛湘。

武夫只有钟倩,剑客曹逆,女子宗师贺蕲州。

此外就是四国君主和五岳山君,双方先前在道观主殿外的广场上,情形就有点意思了,山君皆已落座,国主都还站着。

比宋怀抱更能藏拙的北岳老山君,本名张羡山,成神之后化名吴穷,道号玉牒。

老山君打算用回本名了,只因为觉得吴穷这个化名,不够喜庆。

陈平安托着茶盏,笑问道:“四位皇帝陛下,关于五岳山君神职划分,你们有无异议?如果有异议,有无建议?”

言下之意,就是唐铁意魏衍你们几个可以否定,但是必须给出解决方案。

草原之主拓跋大泽说道:“没什么异议,大五岳本就不归我们管辖,如今他们几个神职清晰,分工明确,挺好的。”

东岳山君赵巨然问道:“人间城隍阁的规制如何设定?比如各级城隍爷是否需要有与辖境匹配的王侯公伯爵位?”

赵巨然对于权势并无贪恋,但是他却无比清楚,城隍庙若无实权,东岳管辖阴冥、鬼物一事,就是一纸空谈。

陈平安笑道:“赵山君,先前我就说了,这类具体事务,你们关起门来自己商量着办,我和落魄山今天不插手,明天也同样。”

赵巨然点点头。

陈平安说道:“唯有一事,我必须在今天就跟你们敲定下来,以后就尽量不作改动了。文武两庙,正殿主祀、配祀,还有两边偏殿,供奉两庑从祀先贤,这是固定的大框架,祭祀的日期和礼制规格,都有现成的可以照搬,这一点高掌门是内行。至于陪祀人选,当然还是你们自己选择。”

主掌武庙的北岳山君怀复开口问道:“建造在我山上的这座武庙祖庭,正殿主祀神主已定,陪享香火成员,肯定是清一色的绝世良将,只说两庑从祀,除了战功彪炳的各朝名将,还能不能将历代武学宗师放进去?允许他们单独占据一座偏殿?”

陈平安笑着点头道:“我觉得可行。”

掌管天下文运的郑凤洲笑问道:“陈先生,文庙陪祀圣贤,无论是传经释道的儒学宗师,或是行之有道的粹然醇儒,相信只要能够正礼仪扶纲常淑人心,改风易俗,裨益世道,就可以进入文庙陪祀。那么一位布衣之身,生前并无跻身仕途,不曾在朝廷担任重臣显宦,但是他们的道德文章却能遗泽后世,这些‘白身’文人,能否跻身文庙陪祀之列?”

陈平安想了想,点头道:“非常之人,当有非常之遇。”

“只是这种破例,必须慎之又慎,不能过于频繁, 一旦给人滥竽充数的感觉,就会连累整座文庙失信于天下。”

“再就是容我多嘴一句,中岳和南岳,文武两庙建造之初,除了陪祀人选,必须精挑细选,做到每一位都能够服众,最好……控制数量,不着急凑齐三十六、七十二之数。”

北岳老山君抚须而笑,“总得留给后人一点念想。”

曹逆点头道:“本来圣贤豪杰,就是今不必不如古。”

老山君突然说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陈先生?”

陈平安点头说道:“至于各国建造钦天监一事,落魄山这边会同时给西岳宋山君和四国朝廷一份秘录档案,上边记载了几种望气术,不是所有炼气士都能够成为望气士的,寻找这类合适的修道胚子,可能需要诸君多费心思了。各国有了望气士,人间朝廷就可以尽可能多的监督天地异象和高人行踪,炼气士,身负武运的武学宗师,各路山水神灵,在望气士眼中,都是世间‘负气而行者’,只要望气士境界足够,辅以钦天监专门用作观天看地的仪器,后者稍有风吹草动,便会无所遁形,如此一来,朝廷就有了找人翻旧账、按旧例进行赏罚的本钱。”

唐铁意点点头,神色舒缓许多。

如果陈剑仙和落魄山,只是一味偏袒“山上”,大力扶持五岳神灵和修道之人,那他们几个穿龙袍的山下君主,此次议事,就只是被落魄山和湖山派拉过来当绿叶衬红花?

陈平安笑道:“炼气士当中,除了望气士这个‘家贼’可以掣肘炼气士,还有兵家修士,秘炼铸造出一种兵家甲丸,与剑仙剑丸一防一攻,互为矛盾,武夫手持甲丸,如披挂甲胄,就跟炼气士身穿法袍差不多。此外法家修士,在外界也被视为山上四大难缠鬼之一。所以唐国主你不必忧心,山上一家独大,朝廷势单力薄。这里头的学问和情形,相信以后会越来越复杂和繁琐,你们身为国主,家天下者,肯定可以做很多事情。”

松籁国的年轻皇帝,黄冕突然开口问道:“小子斗胆补上一问,在陈先生看来,人间世道好坏,归其根本,到底是操之于谁手?”

陈平安笑着反问道:“是想说玄之又玄的‘天下形势’,到底是由一小撮人牵着鼻子走,有他们这些极少数人一言决之,例如我陈平安和落魄山,高君和湖山派,或者是你和松籁国?抑或是被整个无形的世道推动向前,或是上坡或是走下坡路,总之所有人都被裹挟其中,所有人只能顺势而为?”

黄冕点头笑道:“还是陈先生说得更详细更准确些。”

陈平安说道:“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一时半会很难说清楚,但是先射箭再画靶子,肯定次次命中十环,属于辩论大忌,所以不妨立双靶射乱箭,还需要寻找足够多的正反论据,最后再来清点箭矢在两只靶子上边的数目多寡,等到哪天我心中有了某个确切答案,再与陛下详细说上一说。”

黄冕抱拳笑道:“我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高君忍不住开口问道:“陈山主,在浩然天下,按照文庙规矩,国君不可修行炼气,尤其不可跻身中五境,我们这边?”

陈平安抿了一口茶水,沉默片刻,坐在主位上,望向外边的院落,缓缓道:“这件事,就交由你们自己决定吧。”

浩然天下是有此例,但是青冥天下就没有这样的约束,一座福地“山中道气”浓郁且凝而不散,陈平安觉得不如静观其变。

唐铁意和黄冕神采奕奕,闻言都赶忙竭力压抑下心中惊喜,不让自己神色失态。

南苑国魏衍和金帐拓跋大泽对此倒是全然无所谓,他们都是纯粹武夫,无法炼气修道。

陈平安笑着解释道:“其实如果不是曹逆、周姝真你们打岔,我本来参加今天议事,打好腹稿的开场白内容,就不是那句‘处胜人之势’了,而是会换成另外一句内容,‘人间是你们的人间,我只是一个客人。’不过我估计真要这么说了,当时肯定没谁会相信,只当成一句口惠而实不至的场面话。”

老山君笑道:“陈先生说得不全对,末尾得加上一句,‘除了张山君。’”

宋怀抱从袖中掏出一把合拢折扇,抵住眉心,这个玉牒上人,除了真能“装穷”,还能说好话,脸皮比自己还厚。

曹逆微笑道:“此事是我理亏在先,缺了礼数,结果却是误打误撞促成好事,就当扯平,陈先生就不用与我问罪或是道谢了。”

陈平安却笑着摇头道:“按照某两位道德圣人的学问,你得先与我道歉

铅笔小说 23qb.com

<=16目录+书签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