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问拳问道问剑一起上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问拳问道问剑一起上

柳勖走出莲藕福地,涟漪微漾,来到一座庭院,伞开如花,悬在空中,缓缓旋转,柳勖现身“凉荫”中。

“门口”有个站得笔直的黑衣小姑娘,脑袋缓缓转动,扭转到最左边再往右移动视线,循环往复,美其名曰巡视。

一旁还有个白发童子,负责记录外人进出福地的准确时辰,这位落魄山编谱官,陪着斜挎棉布包的小姑娘一起当门神。

柳勖是到了落魄山,才知道此地名为集灵峰,但是落魄山祖师堂所在霁色峰是次峰,并非祖山。

因为山主和大管家朱敛,还有掌律祖师长命,如今都不在山上,所以福地的“开门钥匙”就交给了暖树保管,山中专门建造有一栋宅子,负责搁放梧桐伞,其实宅子这边除了一层障眼法,就没有打造什么山水禁制。

先在山门那边记录在册,这位骡马河当代家主说要找陈山主聊点事情,听说陈平安去了福地,原本柳勖就打算等着,粉裙女童询问着急不着急,柳勖说不是特别急,可以等。粉裙女童就让柳剑仙稍等片刻,跑去找到当时山中官最大的泉府账房韦文龙,经由韦文龙点头,暖树就打开了梧桐伞,才有了柳勖的这趟秋气湖之行,柳勖动身之前,掏出了一袋子谷雨钱,说是按规矩走,修士出入福地,会有灵气外泄,而且可能还会粘连气运一并带出福地,就跟登山衣沾云露一般,所以这笔钱就当是盘缠了。暖树只是摇头说不用,柳剑仙是自家山主老爷的好朋友,不必计较这个,若是山主事后知晓此事,定会怪罪自己待客不周的……当时白发童子只是咧嘴笑,隐官大人怪谁都怪不到暖树头上嘛。不过柳勖执意掏钱,说不然他就在外边等着陈平安返回山中,暖树拗不过这位神色严肃的骡马河柳氏剑仙,只得暂时收下那袋子神仙钱,入手很沉。

肯定不是雪花钱或是小暑钱了。

柳勖返回集灵峰,很快就告辞离去,婉拒了黑衣小姑娘一起送客下山,单独重返牛角渡,登上长春宫那条渡船继续南游。

不过临别之前,柳勖邀请“同乡”的小米粒有空就去骡马河柳氏做客,说自己家族那边都觉得哑巴湖酒水好喝,对能够在落魄山担任护山供奉的周护法很是仰慕,与有荣焉。

这可把小米粒高兴坏了,将棉布挎包里的小鱼干一股脑儿塞给柳剑仙,说带在路上当下酒菜,柳勖没有客气,说以前在酒铺,二掌柜就常说拿我家山上的小鱼干佐酒,独一份,滋味绝无仅有。

等到暖树将那只钱袋子交给韦账房,结果韦文龙一打开,才发现除了上边确是谷雨钱,下面竟然全部是价值连城的金精铜钱。

仔细清点一番,有三十六颗形制古朴的金精铜钱,与小镇当年的迎春钱、供养钱和压胜钱,还不太一样。

白发童子啧啧称奇,连连夸赞骡马河柳氏真有钱,柳剑仙真厚道,隐官老祖交朋友的本事,没的说!

貌似是一整套“北斗丛星三十六天罡”金精铜钱,一面铭文星名和一句吉语,底部雕刻有城池轮廓,一面雕刻天象星图和一位霞光缭绕的坐镇神将……看书驳杂如韦文龙,都不清楚这些金精铜钱的来历、铸造缘由,估计可以问一问当下正在别处府邸待客的崔东山,但是显而易见,这些品相极佳堪称“美品”的古旧金精铜钱,价格远在一般的金精铜钱之上。

先前柳勖在山门口那边,看到了一个神出鬼没的青衫中年人,与柳勖抱拳笑道:“落魄山首席供奉周肥,见过柳家主。”

本来一听说北俱芦洲骡马河有人来落魄山了,姜尚真就开始在大风兄弟的山脚宅子里边躲着不见人了,等到他翻开某本账簿仔细盘算一番,不对啊,我当年又不曾招惹任何一位骡马河柳氏女子,柳氏只是与近邻三郎庙袁氏关系好,自己堂堂正正做人,没理由躲着不敢见人。所以在这边守株待兔,等着柳勖现身。

柳勖停步抱拳还礼,“骡马河柳勖,见过姜老宗主。”

若非姜尚真在桐叶洲一役,无愧“剑仙”二字,让北俱芦洲山上对此人印象改观不少,柳勖还真不乐意停步打声招呼,否则按照家乡那边土话说,你有钱就有钱,境界高你的,我不粘牢你就是了。何况柳勖再不觉得人言可畏,终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实在是不愿沾一裤裆黄泥巴,毕竟要是被北俱芦洲晓得自己与姜尚真同桌喝过酒,骡马河柳氏的名声就算完蛋了。

所以当姜尚真说要给柳勖送一程至牛角渡,柳勖斩钉截铁拒绝了对方的好意。

只说如今北俱芦洲,每每提起年轻隐官,都小有遗憾,总有一种白璧微瑕的感觉,怎的让姜贼当了记名供奉。

不过很快就帮着年轻隐官找补理由,想必当年落魄山是真缺钱,才会被财大气粗的姜贼钻了空子,在那落魄山尸位素餐,有此可见,陈山主当年在家乡开山立派之初,是何等不容易,肯定是穷的揭不开锅了,只是姜贼那厮的脸皮也太厚了,连本带利赚了钱就可以滚蛋了啊,死皮赖脸留在山上,祸害陈隐官和落魄山的大好名声作甚?

如今只要有访客来到落魄山,能够在山门口落座喝茶,或是上山喝酒的,落魄山这边都会赠送一枚昔年龙象剑宗铸造的剑符。

柳勖以心声说道:“劳烦姜老宗主与陈山主捎句话,那袋子神仙钱,是我柳勖的个人贺礼,之后落魄山与柳氏的买卖,另算。”

那袋金精铜钱,是骡马河柳氏得到了柳勖飞剑问询,火速飞剑回信一封,寄给柳勖的。

姜尚真点点头,“小事一桩,乐意效劳。”

郑大风坐在仙尉道长身边的一条竹椅上边,合上书籍,笑道:“一看就是个有故事的老男人。”

姜尚真点头道:“骡马河柳氏,足够写十几本江湖传奇了。”

郑大风惊讶道:“这家伙竟然是北俱芦洲骡马河柳氏的当代家主?”

一拍脑袋,郑大风啧啧称奇道:“想起来了,真是人不可貌相,不曾想写出那么一块无事牌的剑修,大才子啊,出门的时候竟然如此装束。”

姜尚真笑道:“所以才会与山主投缘。”

当时在大骊京城的那张酒桌上,陈平安将三颗金精铜钱放在桌上。

“柳勖,你有没有这种金精铜钱?骡马河柳氏肯不肯卖?”

“我手头没有,但是骡马河柳氏只要有库藏,就绝对肯卖。”

“不为难?”

“换成别人问这种问题,骡马河柳氏就不待客了。你走一个,自罚一碗。”

买卖归买卖,剑修与剑修。

在大白鹅的私宅内,崔东山拉着大师姐裴钱,正在待客符箓于玄。

君倩和白也好像副陪一般。这让老真人受宠若惊,这趟宝瓶洲落魄山之行,赚大发了。

浩然天下历史上,能够同时拥有正宗祖庭和上下两宗的仙府,寥寥无几。

于玄的桃符山,恰好就是其中之一。

老真人名义上是来找裴钱的,当年在金甲洲,看到裴钱在打扫战场,老真人对小姑娘印象相当不错,是个取财有道的本分人。

此外还有两个原因,来落魄山这边见一见同为客人的虎头帽少年,岁月悠悠,于玄与这位人间最得意,竟然一次正儿八经的闲聊都不曾有过,总得补上。再就是老真人想要见识见识那位自封“落魄山小龙王”的景清道友,之前在天外星河,老秀才大致说了一些青衣小童的丰功伟绩,这就让于玄很感兴趣了,多大胆,才敢当面称呼郑居中一声世侄。

陈灵均原本是不愿意跟着大白鹅一起招呼符箓于玄的,毕竟这位中土神洲德高望重的老真人,就在那本《路人集》的最前几页。

结果老真人点名要求景清道友一起小酌几杯,这让青衣小童当场傻眼,硬着头皮落座,坐姿那叫一个板板正正,于玄偶尔主动搭讪,回话的时候,陈灵均视线飘忽不定,绝对不与老真人对视,能用两个字说清楚一件事的,绝不说三个字。

这就让老真人难免心里边犯嘀咕了,难不成老夫在落魄山的风评不好?

不能够啊,记得裴钱当时离开战场,曾经诚心言语几句,说自己师父曾经亲口对她说了句“符箓于无双,杀人仙气玄”,这个评价,不低了吧?

以至于这些年自家三座宗门的山水邸报,都开始频繁借用、照抄这个说法了,据说外界也是极为认可的,觉得此说不俗,用在老真人身上,真是绝配。

于玄好奇问道:“崔宗主,那艘剑舟?”

崔东山打了个酒嗝,笑嘻嘻道:“是某个老王八蛋预留给我先生的贺礼,哈,被我这个学生给截胡了,正愁如何跟先生解释才能不挨板子呢。”

确实是绣虎送给小师弟陈平安的宗门贺礼,早就秘密将这艘“丙丁”剑舟从大骊军伍序列中抽离出来了。

先生的,就是学生的。上宗落魄山,毕竟不是剑道宗门,于是就这么被崔宗主给挖了墙角。

剑舟此物,功效与那座陪都大渎上空的仿白玉京截然不同,后者专杀大修士,前者却是昔年蛮荒军帐妖族在战场上的噩梦,只要剑舟预先确定了战场

铅笔小说 23qb.com

<=16目录+书签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