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水中青山花欲燃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水中青山花欲燃

小四州,雷泽湖。

梅峰岛上,梅花瘦如诗。

女冠杨倾散步其中,折了一枝梅花拎着,地上皆是水运凝聚而成的白云,最为神异的是这些大大小小的白云,自然形成花瓣状。

她身边就是两位湖主之一的雷雨,妖族出身,却能在这小四州站稳脚跟,一步步成长为“小四州”两位湖主之一,成为这座广袤雷泽湖的女主人。

先前她们就曾联袂去往天外,为那位成功合道星河的符箓于玄道贺。

雷雨笑道:“那个徐续缘,看你的眼神可不含蓄,怎么说,要不要结为正式道侣,还是来一段露水姻缘?”

杨倾笑着摇头,“你就别拉着我一起跳火坑了。”

雷雨撇撇嘴,“男女之事,本就是天经地义的阴阳大道,你们如此拘束,白白少去好多乐趣。”

杨倾默不作声,只是想着心事。

作为幽州弘农杨氏境界最高的道士,道号蜃楼的杨倾,她还是守山阁的副山主。

这让她很为难。

所以她只好离开道场,来这边躲清静了。

结果就碰到了那个自命风流子弟的徐续缘,让她还是不得清净。

最新天下十人,其实是十一人,只因为垫底两人并列第十,玄都观道号“空山”的王孙,闰月峰武夫辛苦。

在他们之前的九位,余斗是榜首,陆沉其次,然后才是道场位于明月皓彩中的碧霄洞主,刚刚将一座位于水底藕神祠圈为道场的女冠吾洲。这四位都是公认的十四境大修士。

蕲州玄都观当代观主孙怀中,武夫林江仙,岁除宫吴霜降,幽州地肺山华阳宫高孤,青神王朝雅相姚清。

据说吴霜降上次现身玄都观,就已经有了十四境修士气象,那么是否说明孙道长已经偷偷跻身了十四境?

武夫林师?是否已经跻身传说中的武道第十一境?排名只在吴霜降后一位的“巨岳”高孤?是否?

都是谜。

风卷云涌,雾里看花。

一个身材矮小的驼背老道,身穿一件雪白道袍,缩地山河,从自家道场现身此地梅花丛中,手里拎着一只古木材质的提盒。

此地位于梅峰山脚,名为龙尾陂。山巅那边叫做搁船尖。

雷雨背靠一棵枝干如虬的老梅树,双臂环胸,瞧着那个不速之客,她没什么好脸色,“王姓,你来做什么?”

身材矮小的老道士微微弯腰,将提盒轻轻放在脚边,说道:“贫道赶来这边劝你一句,别把小四州拽入天下乱局,不值当。”

雷雨嗤笑道:“一湖两半分,你管得着我?我也劝你一句,养鹅就养鹅,别多管闲事,小心内讧一场,更不划算。”

老人不理会雷雨的威胁,视线偏移,望向那位外乡女冠,继续自顾自说道:“也劝蜃楼道友一句,回去就劝弘农杨氏一句,百世之泽,来之不易,别意气用事,说没就没了。”

杨倾神色自若,点点头,“太夷道友的这句话,一定帮忙带到家族。”

雷雨冷笑道:“这就很奇怪了,你跟余掌教可没有任何私谊,如果没记错的话,你们之间好像还有点私怨?”

“有私怨。”

老道士点头道:“但是你都说了,是私怨。”

杨倾笑问道:“太夷道友,我比较好奇,你是这么想的?”

老道士直截了当说道:“很简单,我不觉得这座天下,谁能够顶替余掌教,既然谁都代替不了,那就别捣乱了。天下一乱,是会死人的,而且是死很多人。”

杨倾点头道:“明白了。”

雷雨嘿嘿笑道:“说的直白,我也听懂这句人话了。刚好我也有一件好奇事,既然你来了,问问你。”

老道士说道:“有问必答,知无不言。”

雷雨抬起一只手掌,抹了抹嘴,“你拿什么本事管我雷泽湖的家务事?”

“凭仗不少。”

老道士说道:“就凭贫道此生所学的火法,水法,土法,符法,雷法与剑法,尤其是一门看家本领,压胜法。”

雷雨故作惊讶,“姑奶奶才晓得你这个近邻,会的术法竟然这么多,那我就更奇怪了,你王姓咋个不去白玉京捞个掌教耍耍?”

老道士还是一板一眼说道:“当不了白玉京掌教,管一管小四州地界,想必还是绰绰有余的。”

雷雨眼神凌厉,挺直腰杆。既然如此,来都来了,那就干脆别走了。刚好可以掂量掂量这位太夷羽客的斤两。

杨倾笑道:“不如等到事到临头再做决定,在这之前,如太夷道友所说,我们就都别捣乱了。”

老道士点头道:“我这边没有问题,就看雷湖主的意思了。”

免得双方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杨倾不得不喧宾夺主,微笑道:“恕不送客。”

老道士提醒道:“蜃楼道友记得一定把话带到弘农杨氏。”

杨倾笑着点头。

老道士身形一闪而逝,但是留下了脚边的那只提盒。

雷雨确定对方已经离开雷泽湖地界之后,摇摇头,“这个老东西,英雄气短,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杨倾笑道:“你这个说法,自相矛盾了。”

雷雨冷哼一声,一脚踢碎那只三层木质提盒,食盒内美味佳肴瞬间散落满地,她气笑道:“这么点食物,老娘吃得饱?塞牙缝都不够。”

杨倾说道:“王姓的意思很简单,奉劝我们都别吃饱了撑着没事干,做事情要量力而行。”

雷雨默然,咬牙切齿。

杨倾说道:“不用后悔,就算我刚才愿意出手帮忙,我们还是留不住他的。”

她幽幽叹息一声。

像自家弘农杨氏,以及地肺山华阳宫,这样的家族和道场仙府,有很多。

只是大概如太夷王姓这般的道官,在白玉京之外,同样还有很多。

三位白玉京掌教,轮流掌管一座青冥天下百年光阴,手握生杀大权。

大掌教寇名,遇事待人,可杀可不杀,肯定不杀。不杀之外,寇名还要亲自教化,一同将功补过。

例如神霄城的上任城主,道号“拟古”的张可久,南华城副城主魏夫人的嫡传弟子,就都在此列。

二掌教余斗,可杀可不杀,必杀。

三掌教陆沉,杀不杀,只看心情。

雷雨突然有些惊讶和慌张,因为看到了好友竟然满脸泪水。

“杨倾,怎么哭了?”

杨倾回过神,愣了愣,伸出手指擦拭眼泪,自嘲道:“想起一些不太愉快的陈年旧事了。”

雷雨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因为她知道,杨倾当年之所以离开弘农杨氏,去守山阁开辟一座海山仙馆,就是为了能够远离那处睹物思人的伤心地。

杨倾的唯一心结,便是她的那个亲弟弟,姐弟是从小一起长大,关系极好,教书识字、为人处世这些事,都是杨倾这个姐姐在教,后来弟弟去往地肺山修道,也是她一路护送到华阳宫,他第一次出门历练,杨倾其实也是一路暗中护道,偶尔犯了些小错,当师父的高孤从来舍不得说句重话,都是杨倾当面或是寄信教训……大概这就是所谓的长姐如母吧。

杨倾神色幽幽道:“方才我心神失守,看到一幕模糊场景。”

雷雨径直问道:“是看到了未来事?”

杨倾犹豫了一下,“不好说。这里边很复杂,很难说清楚。”

雷雨咧嘴笑道:“无妨,只需说说看,你瞧见了什么?”

杨倾轻声道:“山花欲燃,流水若火。”

离开梅峰的老道士,没有去往道场峔山岛,而是返回那条心安江畔,老人在这里养了好些白鹅。

老道士蓦然瞪圆眼睛,怒道:“徐续缘,你个挨千刀的王八蛋,还老子白鹅来!”

片刻之后,老道士愈发生气,环顾四周,那个偷鹅贼早就跑得没影了,老人骂骂咧咧,急得直跺脚,“不当人子,不当人子,竟敢偷走不止一只,亲娘哎,三只,足足三只啊,好心传你一部丙本,就是这么报答传道人的,当初要是看在你小子相貌与她有几分相似,老子都不让你进门……果然不该去梅峰见那个娘们的,稍不留神就遭了家贼,悔不当初,悔不当初,三位道友,是我对不住你们了……”

青泥洞天,满觉陇路上,桂花落如雨。

一位相貌偏阴柔的浊世佳公子,一手攥着只大白鹅的脖子,另外一只手更是攥着两只。

青年笑容灿烂,大声喊道:“大姐,招呼二姐,今儿我亲自开灶生火,铁锅炖大鹅!”

洞天主人徐棉,她出现在他身边,无奈道:“续缘,你就这么给人当不记名弟子的?”

青年高高举起扑腾不已的白鹅,好像要凭此吓唬姐姐徐棉。

徐棉挥挥手,“打小就没个正行。”

许婴咛很快就从天壤福地赶来此地,瞧见这一幕,忍俊不禁,与徐棉不同,她

铅笔小说 23qb.com

<=16目录+书签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