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1190章 江湖寂寥一百年

第1190章 江湖寂寥一百年

第1190章 江湖寂寥一百年

南苑国京城名大梁,陈平安对京师风貌可谓了如指掌,就挑了一个生意兴隆的夜宵馆子,吃烤鱼。

京郊有条青芹河, 里边的青鱼极为肥美,烤鱼搭配大梁的莲花白,是一绝,因为价廉物美,达官显贵和贩夫走卒都好这一口,不过陈平安一下筷子,就知道是这条青鱼, 是那种从别地河塘运到青芹河泡几天澡的“过户鱼”, 只是也没说什么,瞥了眼如今的年轻掌柜,相貌跟当年掌柜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大概是老掌柜年纪大了,就把馆子和手艺都传给了儿子,烤鱼的秘制辣油和佐料配菜都是一样的,唯独少了一份滋味,叫厚道。当然也有可能馆子是小本经营,如今的青芹河鱼,已经是一道专属大梁城有钱人的河鲜美食了,那么如今路边这间小馆子多出的一味佐料,就叫生计。

先前是陈平安带路找到的小馆子,一张靠墙的空桌子,两条长凳, 刘羡阳先落座霸占了一条,坐在长凳中央,伸手拍桌, 问有无酒水。

顾璨当时就站在桌边,陈平安示意他坐里边, 顾璨坐下后,伸手将长凳靠近陈平安一端往外挪了挪,等到陈平安挪步,准备落座的时候,顾璨再将长凳放正。

以前坐在乡野田垄上,孩子的脑袋约莫与少年的肩头齐平,如今却是并肩而坐了。

陈平安端碗抿了一口酒,所幸土酿的莲花白还是原来滋味,问道:“顾璨,白帝城那边有没有收藏有望气一脉的灵书秘籍?”

顾璨说道:“有,而且数量很多,师父对望气一脉延伸出来的一系列旁门术法道脉,显然早就极为上心。从浩然九洲所有收集、搜刮而来的道书,白帝城设有专门的刻书局,自家就有一整套每十年翻新一次的目录、版本书籍,分出断代、通史和方志三大类别,书籍数量众多,堪比一个小国的秘书省藏书数量了。韩俏色、柳赤诚这样的祖师堂成员都有一份, 方便他们这些大修士按照自己的修行方向来挑选相关道书,我刚进入白帝城那会儿,虽然是城主亲传弟子,但按照白帝城的规矩,不是上五境就没办法进入祖师堂,我当时就跟韩俏色讨要了一串钥匙,方便去她书楼那边随时看书,曾经仔细翻过目录,私底下做过些不合规矩的摘抄,记得专门讲解各国钦天监历史渊源和望气术修行路数的书籍,就有两千三百多本。”

陈平安感叹道:“云海之上,又有书海。”

谁都知道中土神洲有座位于彩云间的白帝城,但其实关于白帝城的内幕,祖师堂成员具体有哪些,内部机构是如何设置的,道脉之间的关系,外界所知甚少。

每每说及那彩云缭绕的一片孤城,山上练气士总是点到即止,除了一杆大纛写奉饶天下先,三千年来屹立不倒,这就意味着始终无人能够在棋盘上赢过郑居中。不是好奇韩俏色立誓要学成十二种大道术法,如今是否学全,就是柳道醇的那座琉璃阁又添砖加瓦了,外出游历又与哪位山巅修士不对路了,惹了祸就往白帝城一躲,躲不过就换上那身扎眼的粉色道袍,与人自报名号。不然就是讨论作为郑居中开山大弟子的剑仙傅噤,腰悬一枚道祖手植葫芦藤结成的养剑葫,此人的剑术,多久能够达到剑术裴旻的高度,此生能否追上那个左右。

刘羡阳夹了一大筷子鱼肉嚼着,笑道:“答非所问,你们是不是跑题了。”

今夜闲聊,三人都是用家乡方言。

明知道顾璨是想要借机与陈平安多聊几句白帝城的风土人情,刘羡阳偏要拆台。按照当年小鼻涕虫的说法,刘羡阳这个人就是嘴贱,让他说不沾荤、不带点屎尿屁的正经话,刘羡阳就不会聊天。

顾璨说道:“我跻身玉璞境之后,有资格拥有一座书楼,花了点功夫,校检和整理一番,得出了一个结论,撇开各种数目繁多的版本,再刨开那些方志类的介绍文字,单取一本阐述望气术脉络学问的精校本,前提是每本之间重复内容不超过两成,这样的道书,白帝城大概有六十二本。”

刘羡阳啧啧道:“咬文嚼字,如此字斟句酌,顾璨,你现在很有精通训诂的朴学宗师风范啊,要我看,你来当个专门讲习小学的书院君子,绰绰有余。听说你有个绰号,狂徒?读书人狂一点好,以前在醇儒陈氏书院里边,有个讲习先生,专门注解陆掌教的内外篇,第一次给我们授业,老夫子就说天底下只有一个半的人,真正了解内外篇的精髓所在。”

陈平安没好气道:“能不能喝你的酒,我在跟顾璨聊正事。”

刘羡阳笑眯眯道:“你们俩要是能猜出这一个半是谁,我就乖乖闭嘴。”

顾璨说道:“一个是陆沉自己,半个是那老夫子?”

陈平安摇摇头。

顾璨瞬间了然。

想必答案肯定更狂妄,撰写内外篇的陆沉自己都才算半个,开课讲学的老夫子反而是那“一个”。

刘羡阳哈哈笑道:“顾璨,我早就说了,要是比脑子灵光的程度,咱们俩加在一起都不如陈平安这个闷葫芦。”

顾璨说道:“你当年哪次这么说,我反驳了?我跟你吵的内容,只是我们两个谁更灵光。”

“你们继续聊,我识趣喝酒吃肉,不碍你们俩的眼就是了。”

刘羡阳端起白碗,晃了晃,酒水荡漾起涟漪,下筷夹起一块烤鱼肉,“此时此景,不得吟诗一首?谁来?”

顾璨翻了个白眼,刘羡阳你大爷的。

陈平安笑道:“昏昏思故乡,青鱼上箸时。小碗莲花白,醺醺驱万愁。”

刘羡阳咦了一声,“从哪里抄来的?”

陈平安微笑道:“诗名《月夜剑过大梁城携友吃鱼饮酒即兴而作》。”

刘羡阳问道:“真是你胡诌的?借我一用?”

陈平安笑道:“凭君自取。”

顾璨说道:“这六十几本书,我已经带在身上了,这次赶来福地这边,就是想要送给你们落魄山,算是补上建立宗门的贺礼。”

刘羡阳问道:“落魄山不还有下宗,你就不一并补上?”

顾璨斜眼道:“关你屁事,你补了?你刘羡阳要是给落魄山送过贺礼,一颗铜钱都算,我就敢马上起身,去馆子门口的巷子里脱裤子当街拉屎,而且每路过一人,我就自报名号一次。”

刘羡阳揉着下巴。

他们家乡那边有个说法,叫“有顾心”,与外界书面语所谓的踌躇不前,很不一样,说一个人很顾着亲近人,比如很把家,所以当老人说谁有顾心,是个货真价实的褒义词。在这一点,从小就心大到没边的刘羡阳,确实远远比不上泥瓶巷的小鼻涕虫。要论乡土情结,少年时就想要去外边和远方的刘羡阳,就更比不了恋家的陈平安了。

陈平安笑问道:“你和朱敛是不是早就勾搭上了?”

顾璨先看了眼陈平安的脸色,这才轻轻点头:“一些个想法,是我主动提出来的,朱先生是顺水推舟。”

原来当年顾璨带着马笃宜和曾掖一起返乡,在顾璨离家去往白帝城之前,朱敛按照自家公子的吩咐,到了龙州的州城顾家,将一只炭笼物归原主。朱敛将那只炭笼交给顾璨后,笑着说了一句聪明人之间都能听懂的话,大致意思是他朱敛其实很乐意下山,但是落魄山那边,家中琐碎事务多,就耽搁了。

顾璨闻弦知雅意,在朱敛离开州城返山,顾璨动身去往白帝城、乘坐仙家渡船途中,他很快就与朱敛有了一种极为隐蔽的书信往来,反正落魄山的那座简陋剑房,就一直是朱敛亲手管着的。朱敛也是凭借密信内容,才知道原来顾璨除了书简湖,甚至早就开始往正阳山和清风城许氏那边偷偷掺沙子了,因为当年顾璨手头筹码有限,加上做事比较谨慎,安插的那些间谍棋子,暂时都无法真正接触到两个势力的机密内幕,等到顾璨成为白帝城郑居中的亲传弟子,有此身份,接下来顾璨对那两个势力的渗透,很快就跨上了一个大台阶,效果显著,比如其中一颗被顾璨招徕的棋子,是一头姿容妍媚的中五境女子鬼物,顾璨送给她一部水法秘籍和数件足够支撑她一路修行到金丹境的珍稀灵器,她后来就与掌管正阳山谍报的水龙峰某位年轻剑仙偶遇,被后者金屋藏娇在一处正阳山藩属门派里边,类似侍妾身份。

此后她只需要做一件事,就是什么都不用做。

因为顾璨与她约定了一桩一锤子买卖,并且约定至少不用她卖命,至于什么时候需要她做某件事,耐心等他的消息就是了,可能是十年后,也可能是一百年,甚至她这辈子兴许都等不到那封密信了。其实顾璨当时承诺她按约行事不会丢掉性命的时候,她是将信将疑的,气态温和的儒衫青年就笑着与她说了两句话。

姑娘你不要占了便宜还卖乖,我送给出手的东西,按照以前书简湖的行情,都可以买你两条命了。

既然价格公道,何必非要捅破一层窗户纸,闹个你我双方都难堪,姑娘你连自欺欺人都不会么。

铅笔小说 23qb.com

<=29目录+书签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