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一千零四十章 报道梅花消息

第一千零四十章 报道梅花消息

陈平安站在祖宅门外的巷子里,看了看两边的隔壁宅子。

小陌心中了然,问道:“公子,本命瓷碎片就藏在附近?”

陈平安点点头,笑道:“就是不知道在左手边还是右手边的宅子里边。”

藏得不错,真可谓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了。

洪州边境,那支队伍在一处驿站停下,因为是官员,有“公务在身”,驿站那边自有安排,按照规矩走就是了,按部就班,井井有条,十几号官吏有条不紊下榻于这座草泽驿。若是官场熟人入住,想要睡得好,驿站的官舍客房都是有讲究的,得按官职下榻,从上往下轮着来,如果人满了,想要插队之类的,肯定还是不成。不过想要吃得好,倒是没问题,比如驿丞可以自掏腰包,请厨子开小灶,做出一顿丰盛酒宴,这种事,不算违例。国之善法,不在一味严苛,必然合乎情理,一向是国师崔瀺反复强调的。

进了官舍屋内,皇帝宋和伸手抹过桌面,抬起手,并无灰尘,再去窗台那边,轻轻一抹,还是洁净无尘,笑道:“以前关老爷子当面质疑先生,说国师你大事管得好,这是本事,但是那些小事管得太多太细,就不妥了,信不过六部衙署?”

宋和拇指和食指轻轻搓动,“事实证明,当年先生那些反复推敲、一直作细微调整的‘小事’,先生管得很好,久久见功,越往后推移,越有后劲。”

绣虎崔瀺,除了大骊国师,其实还是宋和的授业恩师,在某种程度上,吴鸢跟皇帝陛下算是文脉相同的师兄弟。

只不过他们这一脉的同门,与文圣一脉并无关系就是了。

余勉压低嗓音,好奇问道:“陛下,你还没说,当年国师是怎么回答关老爷子的?”

宋和微笑道:“记得先生当时只是回答一句,‘我信得过你们的用心和初衷,信不过你们的手段和韧性’,就是这么一句,把咱们关老爷子噎得不行。”

驿站马厩旁,老车夫看着那个坐在栏杆上边的年轻道士。

老人倍感无力,刚要开口言语,头戴莲花冠的道士便做了个手指抹嘴的手势,示意对方别说话。

陆沉双手撑在栏杆上,笑道:“放一百个一千个心,贫道可不是找你叙旧的,找别人。”

老人犹豫了一下,有了个猜测。

陆沉立即伸出大拇指,再拱手摇晃起来,“前辈不愧是雷部斩勘司的头把交椅,晚辈佩服佩服。”

老人笑道:“陆掌教带走她是最好,就当是给那个姓陈的找点乐子,将来两个同乡人,在异乡重逢,仇家见面,分外眼红,就有趣了。”

陆沉在骊珠洞天摆算命摊十余年,相互间都不陌生。

可怜陆尾,还是个阴阳家的仙人境,处心积虑,算来算去,结果连自家老祖宗近在咫尺都算不到。

陆沉埋怨道:“说好了不聊天的,前辈怎么回事。”

老人爽朗笑道:“陆掌教是个顶好说话的人,不会计较这些。”

陆沉眼神幽怨道:“所以你们一个个就可劲儿欺负好说话的人,对吧。”

老人摇摇头,“小镇十年,山上练气士的弹指一挥间,我跟陆掌教可算好聚好散。她来了,不耽误陆掌教你们叙旧。”

老人离开此地。

一对父女,牵马而来。

陆沉挪了挪屁股,落在地上,与那对父女使劲招手,殷勤喊道:“这里这里。”

当然施展了些许障眼法,让自己瞧着不那么年轻,用阿良的说法,就是更有成熟男人的沧桑味道了!

朱河觉得那个满脸笑意的“中年道士”,瞧着有点眼熟。

道士赶忙比划了几下,最后作出摇晃签筒的手势,笑道:“记起来了么?我啊,在槐黄县城那条主街路边摆摊的那个。”

朱河满脸惊喜,笑道:“陆道长?!”

朱鹿其实一眼认出对方,她只是依旧假装不认得这个算命道士。

父女两个,当年在小镇先后都慕名前往摊子算命,只是各有不同,一个是想要知道自己女儿何时起运,一个是测算自己的姻缘。

陆沉笑道:“你是叫朱河对吧?朱兄,贫道有个朋友,托贫道问你个问题。”

朱河虽然有点犯迷糊,仍然爽朗笑道:“陆道长请说。”

陆沉微笑道:“他就是想知道一件事,当年离开小镇的那趟游学路上,你到底是怎么让陈平安觉得你是个高手的。我那朋友,说这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困惑他很多年了。”

朱河一头雾水。什么跟什么?自己怎么就是高手了,又跟这位陆道长的朋友,扯上了什么关系?

朱鹿脸色阴沉。

她双臂环胸,下意识做出一种防御姿态,想要看看这个当年就让她印象不佳的算命先生,今天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在织造局内,朱河是名义上的二把手,仅次于李织造大人,朱河管着所官、总高手在内一大拨胥吏匠人,负责帮忙主官盯着大大小小的具体织造事务。如今的身份,有点类似当年家乡窑务督造署的辅官林正诚,所以朱河其实已经属于闲散的养老状态。

女儿朱鹿却是大不一样,一州境内所有的钱粮、吏治和士子结社活动等等,都会秘密记录在册,她手底下管着的那拨人员,属于名副其实的“吃皇粮”,却不通过户部,而织造局定时递交给京城御书房的那道密折,几乎都是出自她之手,织造官李宝箴只是负责润笔而已。

陆沉背靠着栏杆,笑望向他们。

年近花甲的朱河,在金身境打熬体魄多年,有望跻身远游境。朱鹿在今年刚刚成为六境武夫。

如果自己不出现,按照他们那个公子的安排和铺路,或者说既定的依循人生轨迹,等到朱河成为远游境宗师,就转任地方武官,也算是光宗耀祖了,当然如果只是依循朱河内心想法,朱河当然更愿意去南边,在大骊以外的某个小国,开山立派,收取弟子传授武学。至于朱鹿,会一步一步破境,然后有朝一日,她会老死在远游境这一层武道高度,她会怨天尤人,一直郁郁不得志。

她的人生道路上,前方始终存在着两个背影,一个是看似近在咫尺却永远求而不得的心上人,自家公子,李宝箴。

另外一个是遥不可及的青衫背影,是泥瓶巷的那个同龄人,仿佛永远穿着一双草鞋,肌肤黝黑,手持柴刀,永远是当年的那个泥腿子。

朱鹿被那个道士瞧得瘆得慌,毛骨悚然。

陆沉笑问道:“朱姑娘,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说法,‘朱陈一家,永不相背’?”

朱鹿绷着脸色,摇摇头。

陆沉微笑道:“这是青冥天下那边的成语,流传不广,只在一个叫幽州逐鹿郡的地方,路人皆知。所以你没听说过,很奇怪。”

朱河听得一团浆糊,陆道长是不是说错话了?

所以,很奇怪?结尾不该是“不奇怪”才对吗?

陆沉缓缓道:“论出身,起步早,其实你比起桃叶巷的长眉儿,龙泉剑宗已经是玉璞境剑修的谢灵,还有那个爷爷是小镇开喜事铺子、实则是天下定婚店共主蔡道煌的胡沣,比起很多很多的小镇同辈人,都要好,好很多。所以朱鹿,你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埋怨自己时运不济,怨天尤人,实则不然,大错特错。”

“因为某种程度上,你虽然出生于骊珠洞天,却是一个极有来历和背景的外乡人,因为你甚至都不需要什么靠山,你的靠山,就是你的前世,就是你自己。”

“你甚至要比贫道更早进入小镇,早早投胎到了福禄街李氏家族内,为的就是能够有朝一日,水到渠成,再顺水推舟,嗯,这个说法好,就是顺水推舟了,为你家大公子,李-希圣,护道一程。在这个过程里边,你会不断成长,登高极快,打个比方,马苦玄、刘羡阳他们几个,这些年破境有多快,你就只快不慢。”

陆沉竖起并拢双指,“贫道可以发誓,要是有一句假话,就天打雷劈!”

远处那个曾经坐镇雷部斩勘司的老车夫,实在是拿这个白玉京三掌教没辙。

其实在青冥天下那边,有个流传不广的成语,叫做“朱陈之好”,此外又衍生出一个比较生僻的说法,朱陈一家,永不相背。

因为要论出身,今天陆沉确实没有一句假话,哪怕在老车夫看来,朱鹿都是极好的“来头”,甚至可以说在小镇年轻一辈当中,只要撇开阮秀李柳、李-希圣这一小撮人不去谈,她就是当之无愧的佼佼者,确实要比桃叶巷谢灵、喜事铺子的胡沣他们更好,因为朱鹿属于半个骊珠洞天的“外乡人”。

至于机缘,也是早早给了她的。

哪怕是陈平安,可能如今还不清楚,老车夫跟封姨,还有陆尾这些老古董,闲暇时聊得最多的几个年轻人,朱鹿就是其中之一。

都在猜测她的来路,虽然云遮雾绕,但这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了,如果来头不大,岂会山水朦胧,让他们都觉得雾里看花?

只是因为她出生在福禄街李氏,先有那

铅笔小说 23qb.com

<=26目录+书签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