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一千二十六章 文有第一武无第二

第一千二十六章 文有第一武无第二

泼墨峰之巅,曹天君抬头望天,问道:“师尊,于玄这是合道了?”

陆沉无需仰观天象便知结果,点头道:“成了。”

道家又多一十四境修士,幸甚至哉。

曹溶久久没有收回视线。

陆沉小声嘀咕一句,“老秀才就是好为人师,难怪偏爱关门弟子,在这件事上,陈平安最像他老秀才嘛。”

文圣一脉香火不盛,几个嫡传弟子当中,要说学问大,崔瀺和齐静春都不是一般的大,至于左右和君倩,就要相对逊色,而且都不太喜欢与人说道理,其中崔瀺只有几个所谓的入室弟子,屈指可数,远远算不得桃李不言下自成蹊,齐静春虽然当年在大骊王朝创办了山崖书院,并且跻身七十二书院之一,可是没过多久就去了骊珠洞天,当了个蒙馆先生,所以要说好为人师,确实还是陈平安最像老秀才。

山之高月出小,月之小何皎皎。

曹溶不由得感慨道:“文圣先生的护短,无人能出其右。”

身为陆沉嫡传弟子,曹溶与文圣一脉,其实关系相当不错,否则也不可能从崔瀺那边讨要一枚花押,事实上,当年山崖书院创立没多久,曹溶就去听过齐静春的讲课,受益匪浅,某次在灵飞观出关,静极思动,下山出海,游历那位澹澹夫人占据的渌水坑,期间也曾偶遇那位海上-访仙、满身淋漓剑气的左右,后者只是询问这位道门天君一句,是否知晓裴旻的去处,曹溶回答不知,左右点头致意,并无多余的寒暄言语,曹溶刚要开口询问为何寻找那位浩然三绝之一的裴前辈,转瞬间左右身形便已经远去千百里,剑气凌厉至极,如白虹贯日。

一场不期而遇的海上相逢,两位得道之士,结果双方所聊内容,竟然还没有超过十个字。

那会儿道号“青钟”的澹澹夫人,怯生生隐匿在远处,等到左右离去,才敢现身,她显然吃过那位剑修的苦头。

果然如传闻所言,文圣的二弟子,求学时脾气就不太好,练剑后脾气就更暴躁了。

陆沉说道:“人嘛,不爱其亲,岂能及物。”

曹溶小心翼翼问道:“师尊,那左右还能否返回浩然?”

陆沉蓦然提高嗓门,用斩钉截铁的语气,撂下三个字,“大哉问!”

曹溶一事错愕,静待下文。只是师尊不知为何,就像被施展了定身法一般,像个木头人呆立许久,曹溶便知道自己的问题注定不会有个确切答案了,转去询问一个更务实的疑惑,“于玄合道之后,与那岁除宫吴霜降,道法孰高孰低?”

毕竟这两位,都是新晋跻身十四境的修士。

十四境里边的“年轻一辈”,还要加上个剑气长城的叛徒,上任隐官萧愻。不过根据一些山巅的小道消息,萧愻与斩龙之人,虽然都是板上钉钉的十四境剑修,却并不“纯粹”。

陆沉抖了抖袖子,朝虚空处指指点点,好似沙场点兵,霎时间从一洲各山秘藏酒窖“搬来”十数种仙酿,陆沉让曹溶自己挑一壶,曹溶不喜饮酒,婉拒师尊好意,陆沉便随手挑了一壶云霞山耕云峰的春困酒,再挥了挥袖子,其余酒酿随之悉数物归原位,陆沉揭了泥封,低头嗅了嗅,不愧是好酒友亲手酿造的好酒,听说黄钟侯如今已是云霞山的新任山主了,可喜可贺,回头贫道得登门道贺去,微笑道:“道法高低?你是专指打架的本事强弱吧?”

曹溶点点头。

陆沉一手揉着下巴,一手晃着酒壶,面有难色,“这个得怎么说呢。”

合道大致有三,天时地利人和,符箓于玄走了条“天时”道路,吴霜降的合道路数,暂时云遮雾罩,不为人所知,白玉京那边,精通阴阳的道官们做过一些推衍,只因为吴霜降过于才学横溢,修道资质太好,白玉京道官就只能用一个最笨的法子了,穷算法,先排除地利,再一点一点排除天时,最后仍是给出了十几种可能性……

关键是在这期间,白玉京三掌教又帮了不少“倒忙”,让那拨道官本就堪称浩瀚繁重的工程量……至少翻倍。

练气士在十四境之下,杀力高低,还是很好判定的,灵气积蓄的深浅,气府的开辟,掌握的术法神通种类,法宝的数量,本命物的搭配,有无压箱底的杀手锏,深藏不露的绝活……大抵都是可以具体量化,做些纸面文章的。可是大修士一旦合道,步入十四境,就是一笔“糊涂账”了。

陆沉行为古怪,将一壶春困酒都倒出酒壶,碧绿酒液悬空不坠,凝为一条纤细水流,宛如一道袖珍沟渠,为月色所照。

陆沉缓缓道:“于老神仙既然能够在浩然天下这边,独占符箓二字,当然是一个极具杀力的飞升境,类似弈棋一道的最强手之一,不是一般庸手、弱手能够媲美。最重要的,还是符箓可以化身千万术法,飞剑,雷法,请神降真等等,都可以用符箓达成类似的效果,这是符箓独有的先天优势,所以于玄的飞升境,在任何一座天下,都是那种很能打的飞升境。”

“至于我们那位吴宫主,在十四境之下,也是走一条与于玄符箓相仿的道路,悄悄学了很多手段,而且样样都精通,不是那种杂而不精的半吊子,所以如果双方都是飞升境的时候,狭路相逢,一较高下,必须分出胜负生死的话,相信打起来会打得很好看,耗时长久,手段迭出,肯定精彩纷呈。”

曹溶闻言点头,山上有些经久不衰的说法,除了用来赞誉剑修的“一剑破万法”,亦有“符箓是天,涵盖一切”。

山上修行的大门类里边,剑修与符箓修士是很特殊的存在。

不同于下棋、书法,门槛不高,剑修符箓这两脉练气士,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

蓦然间,四周景色骤变,来到了一处山脚,而且是细雨朦胧的拂晓光景,曹溶也不觉得如何惊讶,道心不起丝毫涟漪,就当是陪着久别重逢的师尊一起赏景了,师徒双方,明明站立原地,纹丝不动,身形却快若登仙,曹溶环顾四周,猜测应当是一处形胜名山,天地之精华,仙山之灵气,道路两旁皆是古松,两人道袍被山色染成翠绿色,雨中隐约闻画眉、鸠声,此起彼伏。

山路间行者骑步相持,绳索相引,似乎有达官显贵手捧圣旨,入山访仙而来。

曹溶凭借沿途崖刻,发现此地是全椒山,见一古貌道士,在种花读书处结茅修行,对他们二人视而不见。

似是一位上古地仙,滞留人间,再等数纪,便可以凭借积累阴功,解形飞升,只余仙蜕在山中。

陆沉继续道:“只是合道之后,道之高低、宽窄,已经不可以常理揣度,比如在夜间,或是在天外厮杀,必然是合道星河的于玄占优,若是在人间在白昼,吴宫主一旦重拾兵家身份,杀红了眼,会很可怕的。一般来说,只要某一方不心存死志,十四境就很难彻底杀死十四境,所以万年以来,山上格局一直是铁打的十四境,流水的飞升境。”

“十四一境,算账法子,与前边所有境界都完全不同。”

“与你们这些门外汉,终究没办法说清楚门内的真正光景。”

就在曹溶即将“一脚登顶”时,景色又变,双方站在了一叶扁舟中。

岸边桃花千百树,红云一片,间有白桃数株,花开如少女可爱。

碧湖如新磨宝镜,春潦未涨,水势较为温婉,小舟似在

一幅山水手卷中行。

陆沉站在船头,手里多出一枝桃花,轻轻拧转,“等着吧,千年之内,十四境之间的厮杀,会越来越频繁。旧十四境的陨落,新十四境的纷纷崛起,都是大势所趋。”

“十四境修士,最为忌惮飞升境剑修。当然只是忌惮而已,不至于畏惧。仙人境剑修,可杀飞升境,不算太过稀奇。飞升境剑修,想要杀十四境,却是难如登天。但事有例外,比如先前在那艘夜航船之上,吴宫主面对一拨剑修的围杀,其中陈平安的合道剑气长城,宁姚的身负一座天下气运,都属于胡搅蛮缠的无理手,换成我在那条船上,也是不愿面对这种局面的,只说一个不小心,万一打着打着,就需要与老大剑仙对峙,挨上陈清都的一剑,搁谁谁不怕呢。”

这是曹溶第一次听闻这等秘事,只是不知吴霜降秘密潜入浩然天下,所求何事?总不能是为了试试看陈隐官、宁姚的分量吧?

还是说吴霜降要与陈平安和落魄山、宁姚和五彩天下飞升城联手,密谋共同对付白玉京?

远处一桥迤逦,湖面如一整块碧绿琉璃,小舟缓缓前行,泛起涟漪阵阵,若划琉璃立碎。

曹溶突然发现岸边桃林间,似有女子凝眸望向小舟这边,那女子身边站着一位神异出身的鹿角少年,眼神幽寂,双袖垂落,他们也分明看到了湖上小舟,双方对视一眼。

刹那之间,景象重新返回泼墨峰,陆沉笑道:“不过吴宫主当时愿意主动认输,自然还是他故意示弱了。他的夜航船之行,守株待兔,只是为了确定陈平安有无资格

铅笔小说 23qb.com

<=26目录+书签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