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九百八十九章 醉得不知人间第几天

第九百八十九章 醉得不知人间第几天

槐黄县城学塾那边,散学下课,天色还早,家境好的稚童,纷纷放起了纸鸢。

喝过茶水,聊了些山水见闻,陈平安带着邵云岩和酡颜夫人出门,闲逛落魄山。

行人走上青山头,白者是云碧是树,不知人间第几天。

不曾想邵云岩找了个由头,竟然不仗义地自己散步去了,这让与年轻隐官独处的酡颜夫人紧张万分。

陈平安与她一起走向山顶,手中多出好似一枚铜钱的彩色绳结,笑问道:“认识?”

酡颜夫人神色微变。

这彩色绳结,由百花福地众多花神,各自一缕精魄炼化而成。

与她没有直接关系,却有些渊源,酡颜夫人当年能够活着逃遁至倒悬山,百花福地的数位花神,暗中出力不少。

所以上次文庙议事,酡颜夫人与百花福地就极为亲切。

陈平安收起绳结,说道:“你这次陪着邵剑仙云游中土,可以帮我捎句话给百花福地,就说我下次拜访福地,会携带此物,至于归还一事,需要面议。”

酡颜夫人流露出讶异神色,年轻隐官算是白给自己一份人情?

像那山下王朝,给那些金榜题名的京城举子报喜?可都是有报酬拿的!

而且此物,惊喜之大,岂是一个读书人考中进士能比的,百花福地众多花神,人人有份,故而酡颜夫人完全能够想象,将来自己与邵敬岩在那百花福地,会是何等座上宾。不管陈平安与福地花主事后谈得如何,她酡颜夫人说不定都能在百花福地捞个客卿当当。作为梅树成精的上五境草木精魅,岂会对百花福地没有念想?这就像浩然本土妖族修士将铁树山视为圣地,山泽野修对白帝城心神往之是差不多的道理。

陈平安笑道:“这就当是你在南塘湖青梅观消耗一百多年道行的报酬了?”

酡颜夫人嫣然笑道:“没问题!”

天下草木花卉精魅,祖师堂其实就只有一座啊。

陈平安双手笼袖,走上山顶,“梅净,是叫这个名字,对吧?”

酡颜夫人神色微变,笑容牵强起来。

梅净是酡颜夫人在避暑行宫秘档上的真名,她的妖族真名。

要想在倒悬山,道老二那位大弟子的眼皮底下,开辟出一座梅花园子,她岂能不自报真名。

陈平安说道:“返回浩然天下,衣锦还乡,云游四方,作何感想?”

在倒悬山,酡颜夫人就只能扶持傀儡,担任梅花园子的幕后主人,都不敢离开园子。

如今却是当了龙象剑宗的记名供奉,公认是陆芝的好友,落魄山的记名客卿,如今与邵云岩作伴,浩然九洲何处不敢去。

酡颜夫人顿时心弦紧绷,反复思量,自从腾空一座梅花园子,交予剑气长城,与那头隐匿极深、化名“边境”的飞升境大妖,彻底划清界线,选择主动跟随陆芝,再一起重返浩然天下,在南婆娑洲齐廷济创建的龙象剑宗,担任供奉,前不久给雨龙宗担任客卿……怎么思量都没有半点越界之举啊,再说了,秋后算账葛藤禅,也不是这位年轻隐官的一贯作风,别的不说,陈平安做事情还是很爽利的。

陈平安说道:“人有心结树有疤,浩然天下,或者说浩然天下的练气士,尤其是谱牒修士,在你心中,就是一个疤。”

酡颜夫人小心翼翼说道:“我已经释然了,隐官大人不必担心我会在这边与谁不依不饶,继而给龙象剑宗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岁月悠悠,反正当年为难她的那拨练气士,也没剩下几个了。

陈平安说道:“不要跟这个世界达成和解,每一次所谓的和解,是自欺欺人,就是委屈,委屈永远是委屈,不会减少丝毫的。”

“只说我自己的一点见解,要小心翼翼,偷偷摸摸,悄悄拆解这个世界,首先就得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了解很多人会什么会说那样的话,做那样的事。其实这一点,酡颜夫人做得比以前好多了。贫时靠狠穷靠忍,至于等到下下人翻身变成上上人,会不会变本加厉报复这个世界,到底是一门心思报复曾经的恶意,还是报答当年的某些善意,或者两者兼有,人各有志吧,都可以理解。”

说到这里,陈平安笑道:“与我关系亲近与否,能否称之为朋友,你其实不必用丢几瓣橘子皮来试探,要不是暖树需要收拾屋子,而且暖树绝对不会让我代劳,我才懒得管你。”

酡颜夫人赧颜一笑,“隐官大人,是我画蛇添足了。”

陈平安说道:“齐廷济有自己的野心,而且很大,他还是一个极端追求思路缜密、行事严谨的人,换句话说,就是个有强迫症的,有洁癖,只是他一直隐藏很好,以前在剑气长城管着一个家族,环境逼仄,由不得他流露天性,舒展手脚,如今变成了宗门,在南婆娑洲一家独大,所以这个特点会逐渐扩大、显露出来,何况你在齐廷济眼中,是有个标价的,这句话说得很难听,而且也有背后说人是非的嫌疑,但我不希望龙象剑宗,将来因为你,因为某件事,导致陆芝跟齐廷济翻脸,大好局面,付诸流水。不管别人怎么看,只说我,在某种意义上,是将婆娑洲的龙象剑宗和桐叶洲的青萍剑宗,都视为剑气长城的香火延续。”

“陆芝有自己的剑道追求,分心与人问剑,非她所愿,她不喜欢想太多,出手太重,容易不留余地。浩然天下从来委屈不了陆芝,但是陆芝就你这么个朋友,她一旦为你递剑,只会更重。文庙的规矩,陆芝是不太在意的,但是以后百年内,文庙约束大修士,只会越来越严格。这不是在危言耸听,就像我自己,因为某件谋划,先前就做好了上下两宗被文庙封山百年的心理准备,然后我自己还得被礼圣丢去跟刘叉作伴一甲子、百来年的样子,每天练练剑钓钓鱼。”

“邵云岩境界不够,虽是剑仙,却不擅长与人厮杀,况且他志不在剑道登顶,以前是,以后亦然。”

“要我说啊,我们邵剑仙才是活得很通透的人,醉后添杯不如无,渴时饮水甘如露。老来身健百无忧,且作人间长寿仙。就这么两个道理,一个如何为人处世,一个为何上山修道,都被他彻底想明白了,真正做好了。所以邵云岩也不合适为你出头。”

酡颜夫人听得愈发迷糊,陈平安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陈平安说道:“弯来绕去跟你说了这么一大通,说得简单点,其实就一句话,你最终能够依靠的,始终是你自己。”

敢情道理前后,正的反的,大的小的,都给你陈平安一个人说了去。

酡颜夫人听到这里,只觉得心都凉了,又添了个天大委屈不是?有你这么说理的?

陈平安微笑道:“我相信如今的梅净,所以将来遇到事情,找宗主齐廷济求助,未必讨喜,让陆芝出面解决,痛快是痛快,可毕竟很容易一发不可收拾,齐廷济哪怕愿意帮忙收拾那个烂摊子,不找陆芝说什么,但是你肯定就要被穿小鞋了。所以你就要靠自己了,比如写一封信寄给落魄山,跟我打声招呼,保证随叫随到。”

这样的口头承诺,陈平安只给过两位,挚友刘景龙,穗山神君周游,后者还是因为与自家先生的缘故,陈平安上次游历穗山,留下一句“但凭差遣”的承诺。

陈平安笑道:“即便我当时不在山中,或是甚至不在浩然天下,导致我无法第一时间赶到,我也会跟朱敛和崔东山事先打好招呼,将你的请求,作为上下两宗的优先解决之事。放心,我一定会让招惹你的人,或者宗门,知道什么叫自找麻烦。”

酡颜夫人怔怔出神,回过神后,默不作声,她只是仪态万方,与年轻隐官施了个万福。

一袭青衫凭栏而立。

酡颜夫人趴在栏杆那边,她无需任何妆容,天然妩媚,自是梅花晕胭脂。

好像双方不谈正事,就没什么可聊的了,一时间就有些沉默。

她突然转过头,问道:“陈平安,今天与我谈心,先取出彩色绳结,再报出我的真名,然后说出齐宗主、陆先生和邵云岩的各自心性,最后与我说明初衷,是不是也算一种对我的拆解?”

“别把一件好事,一句好话,说得这么怪。”

“对了,陈平安,你前边说的谋划,到底是谋划什么,后果这么严重?”

“将已经被文庙赦免的仰止骗出再砍死,再等着被礼圣抓去功德林关禁闭。”

“……”

————

远幕峰与黄湖山相邻,流云至此山如人缓缓登山再骤然奔袭下山,霎时间云海倾泻如瀑。

头一遭的稀罕事,陈平安亲自督造这座远幕峰的营建事宜,与朱敛一起推敲各个细节。

因为常年远游的缘故,使得连同祖山落魄山在内,几乎都是朱敛这个大管家在负责土木营造。

陈平安购买了许多大条青石板,打算将整座远幕峰山路都铺成青石路,两侧竖起

铅笔小说 23qb.com

<=14目录+书签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