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九百八十四章 火符

第九百八十四章 火符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跟谢狗也好,白景也罢,其实都没什么可聊的,喝过一壶酒,陈平安临时起意,告辞一声,说要去一趟北岳山君府,貂帽少女就追着问她能不能回落魄山,总这么贬谪在外也不是个事,耽误小陌修行不是,他练剑资质本来就没有自己好,再这么耗着,她是吃喝拉撒随时随地都能练剑的,飞升境圆满只会更圆满,距离越拉越大,小陌就会更没面子,丢了面子,小陌就更不想看到她,唉,死要面子活受罪,男人啊。

陈平安听到这里,其实就没什么耐心陪着她絮叨了,只是看架势,谢狗好像已经打定主意,今儿没个说法,她就一路跟到披云山,陈平安只得站在行亭旁,让她给个能够说服自己的理由,谢狗就说自己回到山中,肯定比以前更加谨言慎行,每天学那骑龙巷左护法,夹起尾巴做人,要是山主不信,她就发个誓,用白泽老爷的名义发誓,能不当真?陈平安就问她骑龙巷压岁铺子的生意怎么办,和周俊臣合伙做买卖,才刚起了个头,就甩手不管了?谢狗就说肯定不会不管啊,隔三岔五就会去铺子那边,只是生意难做是真难做,只说福禄街和桃叶巷那边,如今已经专门派人负责堵她,跟她斗智斗勇……

陈平安没好气说道,有你这么做生意不地道的吗,正月里,就往人家大门上边贴告示,亏得你还有点底线,没往门神脸上贴,当是贴金呢,谢狗闻言委屈不已,说我都跟那些门神打过商量了,事先说好,我可没有用那啥请神降真、拘鬼押灵的山上手段,都是跟那些门神老爷们好好商量的,他们一个个都说没关系,老和气了。

陈平安无言以对,沉默片刻,看着那个皱着脸委屈巴巴的貂帽少女,只得说回吧回吧,到了落魄山,记得少说话,不然再被赶下山,谁都帮不了你。

随后陈平安施展缩地法,隐匿身形,在僻静处,然后走到披云山的山脚,作为一州北岳祠庙所在,来披云山敬香的善男信女数量众多,只是谁都知道披云山是魏檗的道场,却极少有人香客能够亲眼见到这尊传说中风姿卓绝的北岳山君。

谢狗总算得了一道山主法旨,如获大赦,心情不错,两颊酡红的少女,晃晃悠悠走向落魄山。

别的不说,在落魄山这边,陈平安放个屁都是香的,山上一大帮各显神通的马屁精,也难怪她会不合群。

貂帽少女完全忘记了方才离别时,自己一个劲儿抱拳嚷嚷着山主英明。

山门口这边,还挺热闹,仙尉和周米粒坐在桌旁喝茶,一旁趴着条骑龙巷左护法。

除此之外,难得岑鸳机也在练拳走桩间隙,在此闲坐片刻,还有从州城隍庙那边赶来的朱衣童子,不为点卯,就是想着来这边沾沾陈山主的仙气,不奢望聊天,远远看几眼就算满载而归。

而棋墩山的一条白花蛇,作为朱衣童子的赶路坐骑,也蜷缩在桌底,显得极为温顺。

都聚在这儿听仙尉道长侃大山呢。

仙尉瞥了眼那条土狗,一开始仙尉道长还觉得怪可怜的,将它当成了一条四处找东西吃的野狗,还曾专门从老厨子那边弄了些鸡肉鱼肉骨头。当时这条狗抬起头,仙尉竟然从对方眼睛里看出了极为复杂的感情,悲愤,嫌弃,郁闷,怜悯……

仙尉当时就震惊了,难道贫道是被一条土狗给鄙视了?

后来才知道,原来它就是鼎鼎大名的骑龙巷左护法。

误会,都是误会。好心,也是好心。

除此之外,还有一位刚刚游历至此的访客,是个秉拂背剑的中年道士,面白如玉,手持紫竹杖,腰悬葫芦瓢。

周米粒和仙尉都认得对方身份,因为先前各自见过对方一面,周米粒是在仙都山青衫渡那边,与那位自称道号纯阳的吕道长,聊得蛮好。

仙尉是因为先前吕喦拜访过一次落魄山,就在山门这边止步,当时就在桌边喝了一碗热茶,十分投缘,仙尉吹嘘自己的道法之高,不比这山头更低,还问纯阳道友怕不怕。吕喦笑而不言,仙尉开心不已,说自己吹牛呢。还曾邀请对方担任落魄山的客卿,自己愿意引荐一番,以他跟陈山主的关系,这种事情,不敢说一定成,但绝对不会一定不成。

不过仙尉也没说记名客卿还是不记名,说话,得留点余地,不能学那陈灵均,说话结实,跟个糯米团似的,好吃是好吃,就是容易撑到,不如一碗白米粥,养胃。

吕喦这趟游历比较不赶路,将整个疆域广袤的古蜀地界逛了一遍,一些个至今尚未被大骊朝廷发现踪迹的龙宫遗址,道人也都去看了看,像道人这般境界的练气士,自然就只是访仙探幽了,俱是人去楼空的场景,满眼荒凉,人世变换,沧海桑田不过如此。

最后走了趟黄庭国,沿途游览了寒食江,在那座曹氏芝兰楼内看了几本传承有序的旧藏善本,翻看旧书如与故友重逢,天下古籍,总是这般分分合合,随后路过白鹄江,紫阳府,再从红烛镇那边沿着山路,过棋墩山,一路缓行,来到这座落魄山,先前道人看着热热闹闹的山门口,捻须点头而笑,一般仙府,不会出现这种画面。

修行一途,既有那么多个境界划分,人心就难免跟着起伏不定。

一个山上门派,很多修道之人都算修心有成,难,却也不算罕见,但是想要人心如一,简直就是个奇迹。

这趟登门,吕喦是有事相求,有一场红尘历练,需要陈山主帮忙护道。

这位护道人,对境界的要求不高。

何况还是至圣先师亲自举荐的陈平安。

听黑衣小姑娘说山主下山去小镇那边了。

其实是去骑龙巷那边查账。

小米粒认真问道:“纯阳仙长着急见山主么?”

若是有急事,她就只需要在心中默念三遍魏山君,就跟敲门一样,披云山那边的魏山君马上就能听着,那么只要在北岳地界,她就可以与好人山主立即说上话了。

吕喦微笑道:“不着急,贫道等着陈山主返回这边再一起登山好了。”

桌上除了茶水和瓜子,还有小米粒从棉布挎包里边取出的两袋子溪鱼干。

上次在青衫渡,小米粒舍不得拿出仅剩一袋子鱼干待客,这次右护法终于有机会补上了。

其实在那之后,周米粒就养成了一个习惯,每次出门,被小米粒昵称为“祖师堂”的棉布挎包里边,必须装有两袋以上的溪鱼干,以备不时之需。

谢狗如今很心宽。

见着了那个头别木簪的年轻道士,如今真名年景,道号仙尉,谢狗就彻底放心了。她的道理很简单,在一条街上不能先后捡着两粒银子嘛。在这骊珠洞天旧址,我还能碰着谁?昔年天下十豪之一的人间首个“道士”,都已经见着了,她不能再有这般“好运道”了吧?

北边的北俱芦洲,偌大一个洲,不也才只出了个趴地峰的火龙真人,能入她的法眼?

至于南边的桐叶洲,玉圭宗剑修韦滢?还是镇妖楼那棵梧桐树?或者是三山福地的那座万瑶宗?

结果等到谢狗临近山门口,她第一眼看到那个陌生面孔的中年道士,丹凤眼,三缕长髯……这个道士看着就像是个没有境界的!

竟然瞬间就让谢狗有一种如临大敌的压迫感, 万年之前,跟小陌处了那么久,都从无这种古怪感觉,可能就只有一次,小陌当年差点祭出全部本命飞剑,再就是她追到了落宝滩,那个碧霄洞主现身,奉劝她别过界,过了界,就别走了,留下便是,人过界留人,腿过界留腿,飞剑过界留下飞剑。

他娘的,谢狗至今想起这个臭牛鼻子老道,还是一肚子憋屈。

没理由啊。

这么点大的宝瓶洲,咋个这么藏龙卧虎嘛。

谢狗眯起眼,放慢脚步,那张不起眼的桌子,真有点龙潭虎穴的意思了。

瞧见身材消瘦的貂帽少女,朱衣童子站在桌上,双手叉腰,笑着招呼道:“小谢回了啊,我听仙尉说你这段时日,去骑龙巷赚私房钱去了。”

谢狗板着脸点点头,却与岑鸳机却是笑容灿烂道:“岑姐姐,休息呢。”

傻子好骗,所以谢狗对岑鸳机的印象是很好的,不像那个州城隍庙的香火小人儿,别看浑身冒傻气,其实是个人精儿。

瞧见个站起身的黑衣小姑娘,嗯,就是那个让白发童子嚷着要组成黑白双煞、结果没答应的落魄山护山供奉,洞府境的小水怪。

谢狗要是搁以前,就要伸手按住那个小姑娘的脑袋,摇晃几圈了,只是吃一堑长一智,这会儿笑眯眯道:“呦,是传说中的右护法大人啊,幸会幸会,我叫谢狗,是小陌未过门的媳妇。”

仙尉一口茶水喷出来,呛了一口,咳嗽不已,赶紧拿袖子擦拭桌面。

周米粒更是瞪大眼睛,啥,小陌先生都有道侣啦?!

谢狗最后才望向那个道士,“这位老人家,在哪里高就啊?”

铅笔小说 23qb.com

<=23目录+书签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