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九百七十四章 一家团圆

第九百七十四章 一家团圆

白玉京,最高处。

头戴莲花冠的年轻道士,趴在栏杆上,眯眼而笑,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静处闲看天下,落在下边五城十二楼的姐姐妹妹们眼中,好歹还能跟仙气儿沾点边。

陆沉望向一座高城宫阙,那边有人领了一道掌教法旨,刚刚动身,奉旨御风前来上清阁这边觐见陆沉,已经有仙君敏锐察觉到此人的“飞升”轨迹,颇为羡慕此人的际遇,毕竟能够登上上清阁俯瞰整个五城十二楼,是一种殊荣,表明已经进入了掌教法眼,大道可期。陆沉朝那道青色身影招招手,笑道:“杨小天君,这边这边。”

年轻道士轻轻落地,站在廊道中,毕恭毕敬,与陆沉打了个道门稽首,“灵宝城杨凝性,拜见陆掌教。”

陆沉笑眯眯,摆手道:“免礼免礼,说了多少遍,喊我一声师叔即可。既然你与陈平安是称兄道弟的好朋友,那就与我是至交好友了嘛,这里也没外人,客气给谁看,是不是这个理儿?”

这个杨凝性,出身北俱芦洲崇玄署云霄宫,通过五彩天下来到青冥天下,结果一步登天,才进白玉京,就成了余师兄的记名弟子,而灵宝城又是余师兄的证道之地,所以杨凝性如今就在灵宝城内修行,年纪轻轻的,辈分却高到不能再高了。

杨凝性依旧低头,“不敢。”

陆沉板起脸教训道:“师侄别这样,这样就无趣了,还是那个三番两次算计陈平安的黑衣书生,更可爱些啊。”

杨凝性抬起头,犹豫了一下,“不知陆掌教今日召见晚辈?”

陆沉笑道:“没什么你以为的正经事,就是想带你一起看看风景,尽一尽我这个师叔的职责。”

杨凝性虽然一头雾水,却也不敢继续多问。

陆沉伸出并拢双指,朝杨凝性眉心处屈指一弹,霎时间后者一双眼眸变成金黄色,只觉得头晕目眩的杨凝性,哪怕竭力压下道心涟漪与整座人身小天地的震动气象,仍是忍不住轻轻晃了晃脑袋,伸出手背抵住额头,再一手按住栏杆,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陆沉笑道:“别紧张,帮你暂时开了天眼,能够与白玉京借一点眼力,我看到什么,你就看到什么。”

果然如陆掌教所说,杨凝性发现自己当下所见就是“杨凝性”。

陆沉转过身,望向一处高楼,在白玉京有那“天边倚云栽碧桃”美誉,一群青鸾翱翔在云雾中,道官在林中,面如碧色。

陆沉要看天下风景,其实再简单不过,凭借自身境界和坐镇白玉京的地利,足可将天下人物、景象,尽收眼底,甚至是纤毫毕现,如同近在咫尺。可要具体到找某个人,精准找出对方的行踪,尤其是还是那些精通遮蔽天机的得道之人,不至于说是什么大海捞针,主动徒劳无功,却也相当不易,极其费劲了,而陆沉又是出了名的懒散,再者白玉京有座仰观楼,专门负责盯着一座天下山巅修士的动向,只不过也不是没有纰漏,天底下的障眼法委实是层出不穷,玄之又玄。

陆沉先是走了一趟骊珠洞天,在小镇那边摆摊十余年,前不久再走了一趟剑气长城和蛮荒天下,好像只是打个盹,外加一个眨眼功夫,青冥天下就愈发物是人非了。

之后杨凝性“跟随”陆沉的视线,快若箭矢,透过层层云海,如疾掠飞鸟俯瞰大地,看到了一洲版图的轮廓,然后是山河绵延如龙蛇蜿蜒,继而是一座龙运浓郁的雄伟城池,最终是一座皇家敕建的青梧观……

“天下,并州,青神王朝,青梧观。天下渐小人渐大。”

陆沉视线稍微偏移些许,微笑道:“那拨五陵少年就在这这边,金玉道场道种窟,以后你出门游历,这个地方是一定要去的,米贼王原箓,武夫戚鼓都是从这边走出去的。不过雅相姚清如今不在京城,去给朝歌、徐隽这双神仙道侣护关去了。青神王朝也是极少数建造寺庙的地方,其中藏着一个剑术很厉害的紫衣僧人,也就是如今名声鹊起的那个姜休,姜休剑术之高,完全可以跟你师父掰手腕,姜休此次现身,应运且顺势,大概是要为人间佛法与我们白玉京讨要一个说法。”

“这是汝州了,赤金王朝,鸦山。”

“这赤金王朝就因为有个‘林师’,有座鸦山,武运昌盛,冠绝天下。林江仙来我们青冥天下做客,也不知道想要求个什么。”

听到这里,杨凝性好奇问道:“陆掌教,这位林师,会不会是一位练气士?”

来到青冥天下后,即便是在道官颇为自负的灵宝城,只要聊起林江仙,也是敬重有加。

陆沉笑道:“只说这一世,林江仙不是练气士,就更不是剑修了,却是……一名剑客?”

“玄都观孙道长,之所以有那‘愧居林师之前”的说法,既是一种惺惺相惜,更非溢美之词,而是林江仙此人,确实能打,很能打!其余几座天下,连同浩然天下的那位女子武神裴杯,这三个天下第一,与林江仙的第一,意思是不一样的,青冥天下林师的第一,就真的只能是第一了,天下第二跟林江仙的差距,就像飞升境跟十五境那么大吧,张条霞与裴杯的差距,就远远没这么夸张。”

杨凝性疑惑道:“剑客?”

陆沉点点头:“因为有无长剑在手,就是两个林江仙。”

“只可惜青冥天下习武之人千千万,从没谁有资格让林江仙用剑罢了。”

“再瞧瞧这个幽州,这儿每次下雪总是格外大,今年也不例外,都快雪花大如拳了,那处古战场遗址,瞧见没,煞气重不重?都冲天而起了。若非地肺山华阳宫,联手弘农杨氏各有高人,镇守一方,不惜每千年消磨掉一位飞升境修士的道行,早就出现百万阴兵揭竿而起的动-乱了。据说前些年杨氏出了一个倾国倾城的绝代佳人,正值二八佳龄的大好岁数,你瞧瞧,水精帘下梳头,她这慵懒坐姿,美,真美,你再瞧瞧贴着春凳的那种饱满弧度……还有那条持境的胳膊多白啊,咦,怎么看不真切她的面容,弘农杨氏做事情真不地道,这是防贼呢!”

杨凝性到底做不来这等勾当,已经闭上眼睛,却发现根本没用,陆沉看到什么,他就一样可以看见。

“杨师侄,听师叔作为过来人的一句教诲,以后道法高了,这种勾当不要多做,太伤神,是修道大忌呢。”

“我们看看雍州,这是青冥天下版图最小的一个州,类似浩然天下的宝瓶洲,这是不是就很有意思了?这里曾是吾洲早年的道场所在,如今又多出个鱼符王朝,年轻女帝朱璇正在打造一座普天大醮,在那水中山脉之巅,建造有一座历史悠久的藕神祠,祠内供奉有一件镇国神兵,祠外一株老樟树,可以占卜四州吉凶。”

“这个朱璇,真是女子善变,她年少时还曾与贫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变,说长大以后就嫁给陆哥哥呢,如今确实出落得亭亭玉立了,结果翻脸不认账了,唉,莫不是好看的女子,都喜欢这么说话不算话吗?”

“永州,兵解山,有个太上祖师龙新浦,最喜欢散布歌谣、谶语,却一直喜欢玄都观的那个王孙,如此痴情,一点都不像个证道长生的练气士了。就是这个永州,曾是米贼一脉的发轫之地,不过那会儿的这拨授箓道官,可不会被贬低为什么米贼,声势最为鼎盛时,道官和那些若能按部就班、注定会授箓的候补道官,人数多达百万,这还只是台面上的,杨凝性,你知道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吗?”

翥州多羽客。

蕲州,玄都观。也是陆沉最常去的一个州,一座道观。

殷州,两京山和大潮宗,就这么联姻了。那位道号复勘的朝歌姐姐,真是良配啊,为他人作嫁衣裳到了这种地步,舍得一身道法不要,不惜让自己跌境不休,只为了那个可能性,让鬼修出身的道侣徐隽,能够有希望在十四境修士当中,率先占据一席之地。

大潮宗一处禁制重重的洞窟门口,姚清突然抬头,面带微笑,摇头示意,好像在提醒陆掌教就别偷窥此地了。

陆沉愣了愣,顿时气急败坏,跳脚大骂道:“天底下奇人异士那么多,难不成就只有贫道会吃饱了撑着嘛!”

幽州境内,有个踏雪无痕的紫衣僧人,正在大声吟唱,“草庵内谈玄玄,蒲团上讲道德,此外万事休提。”

好似被僧人察觉到了蛛丝马迹,转头微笑,遥遥望向白玉京那边,僧人随手一划,天地间剑光轰然炸开,将那道视线当场斩断。

陆沉啧啧称奇道:“师侄,瞧见没,姜休的剑术很厉害吧,是不是名不虚传?贫道看人的眼光,一向很准!你信不信姜休若是倾力出手,一条剑光可以直达白玉京?”

杨凝性无言以对。

一处僻静山头,白雪压青竹,有个俊秀青年离开了镇岳宫的烟霞洞,就挑选此地,正在吃一锅冬笋炖咸肉,桌边坐着两位女子,其中一位肌肤微黑,头别木钗,麻衣草鞋,另外一位就要更符合一般意义上的仙子姿容了,一身碧绿法袍,道气盎然。

陆沉笑

铅笔小说 23qb.com

<=26目录+书签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