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九百六十四章 再见道士

第九百六十四章 再见道士

书上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但是不要怕,书上还说了,人生何处不相逢。(注1)

观礼客人,陆陆续续离开密雪峰,人数最多的那拨人,浩浩荡荡,乘坐那条刚刚被青萍剑宗得手的桐荫渡船,要去太平山。

除了太平山毫无悬念的新任山主黄庭,还有护山供奉于负山,记名供奉果然,弟子谈瀛洲,郑又乾。因为张山峰要继续游历桐叶洲,刚好可以跟打算去驱山渡那边看看的李宝瓶同行,裴钱就要跟着宝瓶姐姐一起,她们都是背竹箱、手持绿竹杖的远游装束,打算先去趟太平山,再去游历蒲山云草堂,如此一来,叶芸芸就干脆让檀溶和薛怀先回山门,她也要去太平山旧址那边看看,结果钟魁和庾谨也要跟着,钟魁当年还是大伏书院君子的时候,就与太平山本就极其熟稔,至于那个胖子,自有正当理由,要当护花使者……袁灵殿看这架势,这阵仗,小师弟是完全不用自己护道了。

袁灵殿就先行离开桐叶洲,却不是返回趴地峰,而且径直御风去往海上,通过归墟去往蛮荒天下,找师父火龙真人。

桐荫渡船缓缓升空,在穿过层层云海过后,倏忽远游,疾若青鸟。

一袭青衫,走在青衫渡,与眉心一粒红痣的白衣少年,商量着未来渡口的商铺设置,讨论要不要主动与世间包袱斋的祖师爷打声招呼,来这边落个脚。

两人身边跟着个黑衣小姑娘,手持绿竹杖,肩扛金扁担,斜靠棉布包,今天还背了一只青翠欲滴的崭新小书箱。

陈平安原本是打算陪着李宝瓶和裴钱同去太平山的,但是刚刚收到了一封密信,来自一位坐镇天幕的儒家圣贤,这让陈平安必须立即重返落魄山,而且还得喊上小陌一起。

至于暂时还停靠在青衫渡的风鸢渡船,下次南游,除了最南边的渝州驱山渡,就要多出一座仙家渡口停靠了,正是玉圭宗山门附近的碧城渡,毕竟云窟福地的黄鹤矶和砚溪山两地,按照约定,未来五百年的收益,都会落入青萍剑宗账房的钱袋子。

尤其是那座砚山,出产那种研制水龙砚的仙家石材,砚山极具规模,玉圭宗和姜氏匠人断断续续开采数千年,也远远没有耗竭迹象,崔东山会派出摸鱼儿、挑山工这类符箓傀儡,去摸个底,仔细勘探一番,确定石材储量,这种事情,光明正大,根本不用藏藏掖掖,一来师出有名,按照约定,五百年内的砚山,开采权都归青萍剑宗所有,再者归功于先生答应帮忙与董水井和大骊户部牵线搭桥,再加上云窟福地姜氏,有可能是四方势力,合伙做这桩砚台买卖,唯一的美中不足,是先生准备将所有收益与姜氏五五分账。

崔东山笑嘻嘻问道:“先生,你觉得刘幽州这个人咋样?”

陈平安不假思索道:“很好啊,有想法,有担当,为人还大方,也没有什么富家公子习气,听郁先生说,刘幽州还有一手丹青妙笔,尤其是他的书房里边,如今挂着一幅价值连城的传世名画,让我下次去皑皑洲刘氏做客,一定要欣赏欣赏。”

崔东山小心翼翼道:“我总觉得刘幽州看大师姐的眼神,有点那个啥。”

陈平安微笑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没什么。”

崔东山忍了又忍,还是没一个忍住,“那先生为啥在青萍峰那边,看着刘幽州的时候,笑得那么……不真诚,怪渗人的。”

陈平安双手笼袖,转头看着崔东山,用一种极其没有诚意的脸色和语气说道:“有吗?我觉得自己很和善啊。”

崔东山立即小鸡啄米起来,“和善,很和善,特别平易近人!”

陈平安难得叹了口气,伸出双手揉了揉脸,其实崔东山没说错,要不是刘幽州还算得体,否则就别怪自己这个皑皑洲刘氏的不记名客卿不那么客气了。

崔东山双手抱住后脑勺,可能先生自己还有没有意识到,在大弟子裴钱这边,只有两个人,李槐,曹晴朗,不管他们怎么跟裴钱相处,先生是半点不介意的,很放心,在裴钱这边,先生就像带着某种……亦师亦父……其实归根结底还是那种老父亲的微妙心态作祟了。

崔东山笑嘻嘻道:“右护法,背了新书箱,开心不开心。”

小米粒咧嘴笑哈哈,“开心开心。”

崔东山又问道:“负笈游学晓得不,哪有你这样背着书箱只在家门口晃荡的,你看看武林盟主和裴总舵主,都是出门远游才背竹箱的嘛。”

小米粒肩头一晃一晃,“个儿小官儿小,胆子碗口大,远游不得,近游近游。”

崔东山原本还要说话,想要调侃逗乐几句,结果就挨了先生一巴掌。

崔东山突然搓起手,满脸难为情道:“可能还要跟先生与上宗借用两个人。”

陈平安转头笑眯眯问道:“几个,没听清楚,再说一遍,二十?”

崔东山干笑道:“那哪能啊,如今落魄山才几个谱牒成员,二十个,也太多了。”

上次落魄山建立宗门庆典,霁色峰祖师堂内敬香的,有四十三位霁色峰祖师堂谱牒成员。

这其中还得算上北俱芦洲披麻宗的杜文思、庞兰溪。而虞青章和贺乡亭这两个孩子,如今也脱离了霁色峰谱牒,跟随老剑修于樾远游别洲。

结果还是被崔东山一口气直接挖走了十几个。

如果不谈人数,只说这种比例,在整个浩然天下的历史上,确实是不常见的。

陈平安一脚踹过去,大白鹅立即一个横向蹦跳。

陈平安黑着脸,冷笑道:“先说说看,是哪两个。”

崔东山小心翼翼道:“泓下,云子。”

陈平安笑眯眯道:“老厨子要不要?”

崔东山羞赧道:“有的话,当然是最好了。”

陈平安一抬脚,崔东山就赶紧绕到小米粒一侧。

小米粒挠挠脸,提醒道:“小师兄,说好了啊,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可不能像老厨子说的那样,跟人借钱的时候装孙子,被人登门讨债了就摇身一变成祖宗。”

崔东山板着脸说道:“老厨子说话还是风趣。”

陈平安说道:“我马上要带着小陌回落魄山,小米粒就先留在这边,下次跟着风鸢渡船一起回家。”

小米粒绿竹杖轻敲地面,点头道:“得令!”

之后陈平安走去落宝滩那边找到小陌,再在青萍峰山门口那边,看过那幅楹联,一行人跨过牌坊楼,拾级而上,打算走一趟安置在密雪峰的长春-洞天,此地曾经做过陈平安的短暂道场,如此正式“闭关”,除去剑气长城牢狱的那座“行亭”,算是浩然天下这边的头一遭了,小洞天是崔东山从田婉手里拿来的,足可支撑一位修士证道飞升。

崔东山显然还是不死心,“先生,真不在长春-洞天里边闭关破境?”

扛着小锄头挖墙脚,挖来泓下和云子算个锤子,把先生都挖过来,那才算真本事。

陈平安摇头道:“意思不大,已经不是天地灵气多寡的事情了,可能等我重新跻身了玉璞境,再游历归来,才会重新走一趟长春-洞天。”

崔东山又问道:“等到先生返回宝瓶洲,那我可就要着手准备为柴芜正式传道一事了?”

陈平安点点头,“什么欲速则不达,什么拔苗助长,这些个道理,你比我更懂,就不跟你絮叨了,只说一句,尽量稳当些,即便没办法让柴芜一步登天,直接跻身玉璞境,至少要保证这场修行,绝对不伤及柴芜的大道根本,如果需要有人护关,就拉上米裕好了,还不够的话,我可以再喊来青同。”

崔东山笑道:“真心没这个必要,我还是比较有把握的,万无一失这种话,就只是不宜说出口罢了。”

思量片刻,崔东山继续问道:“这么个风水宝地,既然先生不愿意独占,闲着不用,就太暴殄天物了,除了柴芜,要不要再拉上孙春王,白玄? ”

柴芜当然是资质最好的那个。

此外孙春王和白玄,也是一等一的剑仙胚子。

其实孙春王的那把本命飞剑,在避暑行宫那边的品秩评定,是要比白玄低的,与于斜回和何辜的“飞来峰”和“破字令”,也有一定差距,但是没有谁会觉得孙春王的练剑资质,在九个剑仙胚子里边,不是最好的那个,所以如果没有的大意外,未来登山路上,能够勉强跟上孙春王脚步的,就只有白玄了。

没有废物飞剑,只有废物剑修。

可能这个说法,有点绝对。但是只要撇开那些个例,就是事实了。

当然,如果青萍剑宗追求利益最大化,就是让整座长春-洞天都交给柴芜一人修行。

说不定,一旦柴芜真的可以直接跻身玉璞境,她甚至都有可能成为剑气长城和浩然天下历史上,最年轻的仙人境……剑修!

其实这种事,在山上才是约定俗成的规矩,而且被无视事实证明唯有如此,才能获利最大,否

铅笔小说 23qb.com

<=23目录+书签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