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九百六十三章 饮尽一杯酒

第九百六十三章 饮尽一杯酒

龙新浦愣愣看着那个虎头帽清秀少年,莫非,难道,竟然是?

一时间只觉得头晕目眩,天旋地转,绝对,肯定,必须不能是!

要知道即便是在青冥天下,崇拜、仰慕和神往那位那位人间最得意的道官,茫茫多,不计其数。

而龙新浦就是其中之一,何况这位龙师还有个道上朋友,更是将白也的数百诗篇“缝”在身上。

要是那家伙见着眼前这位,估计要当场失心疯,简直就是晴天霹雳,挨了一场雷劫。

龙新浦赶紧掏出一壶酒,仰头一饮而尽,缓缓,得缓缓。

当下来到菰蒲湖这边的,是孙道长,白也,晏琢。

因为方才老观主让那俩弟子,与春社那三位萍水相逢即是缘分的道友,好好相处,难得出门一趟,多聊几句,理由是多几个山上朋友,就在道观之外的天地间多几条路可走。

孙道长伸手挥了挥,啧啧称奇道:“别样靓妆,香艳流溢,扑鼻而来,都快可以羞杀蕊珠宫女愧见人了。”

晏琢听得头皮发麻。

老观主这话说得都快要“天下无笋”了。

眼前这位龙师,曾经当过永州数国的相国、首辅或是护国真人,而且是还是那种同时兼任,绝无分身乏术之忧虑。

大概在前个几百年,在一天之内都一并辞去了,再次开始了那种漂泊不定的浪荡生涯。在兵解山之外,开辟了大小道场十几个,听说最近一座,是在那密州的鸳河之畔,结庐三楹。

龙新浦满口浓重的永州乡音,唏嘘不已,“尚有一把铁琴,今在真州,未曾携来,不能为君奏矣。”

双方各说各的,鸡同鸭讲。

“又来喂鱼了?”

“可不能这么说,两顿下酒菜都有了。”

孙道长讥笑道:“本就是拾人唾余的勾当,还要招摇过市,装神弄鬼,丢人都丢到别座天下去了,一大把年纪,也不害臊。”

龙新浦微笑道:“话可不能这么说。在那边的某地,好歹是个玉璞境,怎么能算是装神弄鬼,再说了,要不是老观主一口一个陈小道友,我也不至于不辞辛苦远游一趟。”

孙道长瞥了眼龙新浦,“怎么受的伤?是自家宗门名字没取好的缘故,要挂了?兵解之前,需不需要贫道帮忙护道一程?”

龙新浦虽然喜欢在山下作妖,但是在山上的口碑,其实还凑合,勉强能算是广结善缘,朋友遍天下。

真要计较起来,一个练气士,能够让老观主离开蕲州,主动找上门,确实罕见。

龙新浦苦笑不已,也不计较老观主的调侃,“怪我自己,怨不得别人,太过托大了。”

“哦?怎么讲?”

孙道长笑问道:“是偷偷摸摸跟道老二干架啦?你当自己是宝鳞道友吗,哪怕是与真无敌问剑,能够次次立于不死之地。”

龙新浦自动忽略孙道长的那些怪话,问道:“此地适合聊天?”

孙道长点头道:“可以随便聊。”

龙新浦由衷赞叹道:“如今的老观主,真是让人羡慕。”

之后龙新浦没有任何隐瞒,不过老观主有意让晏琢无法听见此人心声。

原来先前这位大名鼎鼎的龙师,曾经循着蛛丝马迹,去闰月峰那边找辛苦“拜山头”。

不曾登山,也不需要登山,结果在山脚那边,做了万全准备的龙新浦,就只是说了四个字。

便直接伤及大道根本。

就当场呕出一大口鲜血来。如一团乱麻,丝丝缕缕紧密裹缠,颜色各异,紫色,黄色,赤色,青色。

直接跌了一境。

因为龙新浦的那句四字谶语,实在是太过大逆不道。

“大厦将倾。”

孙道长听过了龙新浦讲述的大致和过程,收起视线,很快恢复平常神色,讥笑道:“你们一个个的,还能不能讲一点宗师气度、前辈风范了?总不能逮住辛苦一人,就往死里薅羊毛吧,不地道了啊。”

要不是与那位闰月峰的辛苦小友一见如故,不然老观主还有个更形象生动的比喻。

你们当是排队逛窑子呢。

龙新浦眼神怪异,毕竟是继道祖、陆沉之后,第三个登上闰月峰的修道之人,就是眼前这位老观主。

孙道长一下子看穿对方的心思,没好气道:“贫道跟你们能一样?贫道当年那是即将离乡远游了,才去闰月峰那边与辛苦小友,道声离别。”

“辛苦小友”,“自家儿孙王原箓”,“那小鬼头”,以及最新的那个“陈小道友”。

都是孙道长对山上年轻晚辈们的一些昵称。

只是看在龙新浦跌境的份上,对他好一点,少说几句肺腑之言。

孙道长说道:“也就是道祖气量大,不然一根手指头碾死你。”

在青冥天下的山巅修士当中,关于这个簪花男子,兵解山的老祖师,流传着一个响当当的说法,“三跌两飞升”。

不是说与那雅相姚清一般,成功斩三尸斩出了什么尸解仙,而是曾经三次跌境,第一次是从仙人跌为玉璞,之后两次更是从飞升境跌境,结果又都被他重新跻身飞升境。

怪不得别人,要怨就怨他自己,江山易改禀性难移,一般不惹事,每次惹事都是大事。

“玉璞,仙人,玉璞,仙人,飞升,仙人,飞升,仙人。”

孙道长抬起左手,掰指头算了算,又抬起右手,“一只手都数不过来,不愧是永州龙师,跌境破境再跌境,闹着玩呢。”

龙新浦冷不丁冒出一番没头没脑的言语,“昔年不为五斗米折腰,如今可为六斗米低头。诸君听我姑妄言,请君珍惜歧路灯,为己抒发胸意,替人辩冤白谤,是第一天理。”

孙道长神色不悦,冷笑道:“就这么想去贫道的玄都观做客,安排你去扫茅厕如何,以后陆老三来了,你还能帮忙待客。”

晏琢佩服万分,这种话别人说了,听着就只是骂人,孙道长说出口,竟然……别有韵味。

龙新浦没来由说道:“当年文圣神像被搬出中土文庙,我是极力反对的。”

晏琢突然发现这家伙挨孙道长骂,不是没有理由的。

龙新浦这句话,显然是对那个虎头帽少年说的,是学孙道长,主动示好要赶早,不然等到那些年轻人变成了开宗立派的大修士,再想要跟后者套近乎,就太费工钱了,耗时耗力也未必讨好。

白也这一世的崛起,势不可挡,是瞎子都看得出来的既定事实,天时地利人和,都在“剑修白也”身上了。

罢了罢了,就当此人是真的白也好了。

白也闻言与之点头致意。

算是帮着老秀才领这个情了。

孙道长笑道:“你倒是能算一根葱。”

喜欢下山游历,到处乱逛,半点不闲着,不是散布谶语,就是编撰童谣。

据好事者猜测,两千年来永州在内三州之地的谶语、歌谣,半出其口。

用孙道长的话说,就是在别人家门口放了个屁,屁响如雷,也就那么回事,风吹就散,可要是在人家门口拉了一坨屎,就……结仇了。

孙道长问道:“接下来是准备去雍州?”

鱼符王朝那边的小丫头朱璇,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很对胃口,不枉贫道当年帮她暗中护道一场。

龙新浦也不遮掩什么,大大方方承认道:“那必须的,我素来是最喜欢凑热闹的,岂可错过那场普天大醮,那可是雍州好几百年都碰不着一场的盛事。”

既然道法不济,比不得陆沉、高孤之流,那么有些人事,仅仅作壁上观,是掐断手指头都算不出来的。

只能是先入局再上岸,才能有所收获。

“相信观主已经看不出来,我已经时日不多了,就想着最后见她一次,帮忙开个门,别拦着我去找她,至于到了里边,能不能见着她,就看我自己的能耐了,咋样,这个要求,总不过分吧?”

“不过分是不过分。”

然后就没了下文。

龙新浦无奈道:“这话说得没劲了,怎么都给句准话。”

孙道长突然满脸疑惑起来,“贫道就想不明白了,你和兵解山,都跟白玉京没啥仇怨,何况你们山头里边,如今还有个符泉,这孩子先天根骨雄健,修道资质那么好,否则也不会有那张风海第二、永州姚清的这类绰号, 当初玄都观也就是没争过你们,否则 符泉这孩子如今早就在玄都观修道了,你说你瞎蹦跶个什么,小胳膊细腿的,今天找到你的,亏得是贫道,哪天被真无敌撞见了,两根手指头随便一拧,还不得跟扯蚂蚱似的?”

兵解山那个当得起天才称号的年轻修士,名叫符泉,道号“玄蝉”,是当代兵解山山主的关门弟子。

铅笔小说 23qb.com

<=23目录+书签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