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九百四十七章 高处

第九百四十七章 高处

头戴莲花冠的年轻道士,走在白玉京最高处的栏杆上,双手笼袖,手心叠放,缓缓而行,低头望去,将那五城十二楼一一看遍。

好像多了些新面孔。

陆沉抬头望天,月光皎皎。

仙人磨砺飞天镜,两月并悬如朋字。

看着那轮崭新明月,收回视线,陆沉停步折返,继续沿着栏杆散步。

白玉京陆掌教的突兀现身,让闭关之外的青冥天下山巅修士,都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陆沉这厮,数千年来,行事不可谓不古怪,却极不张扬,每次外出游历往返于白玉京,历来都是悄无声息的。

难道是在浩然天下那边,偷鸡摸狗被抓了个现行,然后被礼圣关门打狗,不得不强行破开天地禁制,灰溜溜逃回白玉京?

余斗现身廊道中,皱眉问道:“怎么回事?”

陆沉在余师兄这边也从无讲究礼数的时候,依旧高高站在白玉栏杆上,笑道:“先走一趟皓彩明月,余师兄稍等片刻,可以喊几个人来这边,就算是帮我接风洗尘了。”

余斗说道:“喊谁?”

陆沉笑道:“比如青翠城姜云生,灵宝城庞鼎,紫气楼姜照磨,再允许他们各自带一人。”

在五彩天下被文庙发现、开辟和稳固天地之前,其余四座天下天时有异,差不多刚好是春夏秋冬,各占其一。

在山巅一小撮有心人眼中,这就像一座最为壮观恢弘的天时、地利、人和兼备的巨大法阵。

青冥天下白玉京,五城十二楼,其中五城,分别是青翠城,灵宝城,南华城,神霄城,玉枢城。

别称玉皇城的青翠城,是昔年大掌教寇名的道场,灵宝城是真无敌余斗的得道之地,只不过两位掌教早就卸任城主了。

唯有南华城,依旧是三掌教陆沉担任城主,第一副城主,是一位女冠,飞升境巅峰。其余两位副城主,都是仙人境。

城、楼副职,白玉京自古无定例,要不是余师兄拦着,陆沉恨不得为南华城再增添一大堆的副城主,每次议事,满座副城主,白玉京独一份啊。

而青翠城与十二楼中的琳琅楼和云水楼,年复一年,都保持过年的世俗。

紫气楼的旭日东升、紫气东来,青翠城内的函谷、渑池旧址,神霄城的千里桃林和仙家酒酿,云水楼那边的白云生处是仙乡,灵宝城的天风远送清磬声,玉枢城的浩荡五雷却被仙人熔作水,以及俗子道官梦中神游南华城等等,在青冥天下,都是极负盛名的。

而五城十二楼的悬空位置,并不固定,高度是有抬升或是下降的。

这就要看功德了。而城、楼位置的高低,又与气运厚薄、灵气多寡挂钩。

这本只有三位掌教才能翻阅和落笔的册子,被陆沉笑称为“解愁簿”和“工尺谱”。

就像青翠城和神霄城的两城位置,由于城主空悬已久,再加上两城道官外出不多,这些年就一直在下降。

哪怕青翠城是白玉京大掌教的昔年道场,也不能例外。

陆沉视线落在最多处,还是那座“玉京十二楼,峨峨倚青翠”的城池。

师兄昔年在青翠城传道天下,不拘身份,不设门槛,真正做到了有教无类。

不光是白玉京和十四州道官,可以前来青翠城听课,即便是那些不被白玉京认可为正统的旁门,甚至是歪门外道,也可以进入青翠城旁听。

其中三山九侯先生,就曾来秘密进入青翠城,旁听传道三天两夜之久。

被大掌教寇名看破身份,执晚辈礼,与这位“天下十豪”四候补之一的山上前辈,虚心请教符箓一道。

最终寇名创造出了“三山符”在内的数种大符。

作为陆沉五梦之一的白骨真人,就曾经与道号纯阳的吕喦,一起游历青翠城。

而吕喦从浩然天下游历青冥天下,除了纯阳真人生性喜好山水之外,兼顾修道。

因为青冥天下,与水运浓厚的浩然天下恰恰相反,青冥十四州,山运沛然,但是每州皆有大渎,约莫是那物以稀为贵,大渎公侯地位超然,无比尊崇,犹胜五岳山君。

余斗正要再问,陆沉已经拱手笑道:“有劳有劳,师弟去去就回。”

言语之际,身形化虹,蓦然腾空,去往那轮被剑修们搬迁而来的明月中。

明月之中,最新开辟出两处道场,其中一处莹然澄澈的白玉宫阙,是白玉京玉枢城某位德高望重的天仙,与二掌教余斗请求,获得许可,在此“结茅”修行,希冀着凭借此地粹然月华和远古道气,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一举破开仙人境瓶颈,行“拔宅”路数,证道飞升。

另外一处道场,就显得相对简陋,只是一处小宅子,正屋是那炼丹房,东西厢房用来住人。

檐下站着一位高大老道士,相貌清癯,长髯飘飘。

陆沉飘然落地,抖了抖袖子,瞧见了那位老道士,立即打了个道门稽首,满脸笑意道:“陆沉见过碧霄师叔。”

曾经的落宝滩碧霄洞洞主,东海观道观观主,按照陆沉这个称呼,师尊是道祖,老道士就是道祖的同辈师弟了。

老观主嗤笑一声,“师叔?是你小子自封的名号?”

讨巧又讨好。

陆沉哈哈笑道:“天底下,谁不想找个能打,愿意护短,又可以当靠山的师叔呢?”

西厢房内,走出刑官豪素,炼丹房那边,还有个斜背大葫芦的烧火小道童,正坐在小板凳上盯着那口青铜炉鼎的火候,虽然明知道那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陆老三来了,小道士仍是不敢擅离职守,只是竖起耳朵,希冀着与师尊的闲聊,莫要用那心声言语。

陆沉抱拳笑问道:“刑官大人何时动身去神霄城?”

用屁股想都知道,豪素真要去白玉京,只会在神霄城落脚,跟董画符那拨年轻剑修是一样的道理。

豪素说道:“随时都可以,陆掌教帮忙挑个黄道吉日?”

陆沉嘿了一声,“赶早不如赶巧,晚去终有一去,贫道觉得今天便不错。”

豪素点头道:“那就跟随陆掌教一起去往白玉京,神霄城那边,我可以担任客卿,只有一个要求,喝那桃浆仙酿,无需与库房报备。”

陆沉揉了揉下巴,“就只是客卿?会不会显得我们白玉京太小肚鸡肠了?虽说直接当那神霄城的头把交椅,是比较难了,但要说刑官大人屈尊,只是当个副城主,却是水到渠成的小事,贫道可以拍胸脯保证,就算撒泼打滚,豁出去一张脸皮不要了,也一定让刑官大人捞个副城主当当,再说了,如今神霄城城主之位空悬已久,两位副城主都是素来不喜理睬庶务的散淡老神仙,刑官大人当那名义上的二把手,其实也就是实际意义上的一把手了。”

豪素摇头道:“你们白玉京不同于剑气长城,身份大了,哪怕只是当过一段时日的神霄城城主而已,将来我还怎么出剑。”

老观主仔细打量了陆沉几眼,幸灾乐祸道:“十分凶险了。”

陆沉感叹道:“可不是,何止是‘十分凶险’,简直就是凶险万分,差一点,只差一点,就没法子来这边跟碧霄师叔叙旧了。”

老观主啧啧称奇道:“这都能被你逃过一劫?临时烧高香了吧?”

陆沉此行,说是命悬一线,半点不夸张。

豪素一头雾水。

老观主笑道:“先前你们走完一趟蛮荒,绣虎崔瀺,有过一场针对陆沉的埋伏,负责收网之人,正是棋子之一的师弟陈平安。”

豪素看了眼陆沉,这都笑得出来?

莫不是真如玄都观孙道长所说,一般的世外高人,遇事不语笑呵呵,那是深不可测,意味深长,至于陆老三嘛,那叫傻子傻笑。

豪素想了想,摇头道:“我虽然曾经对陈平安观感一般,但是相信陈平安做不出这种勾当。”

豪素随即说道:“可如果隐官当时开口,我肯定会与他们联手,毫不犹豫出剑。”

曾经。陈平安。隐官。

都是很有嚼头的说法。

老观主点点头。

豪素是个爽快人,可算纯粹剑修。

都说那冰炭不同炉,这个籍籍无名的末代刑官,却是肝肺冰雪,火热心肠。

要是不对自己的胃口,豪素也休想在此歇脚。

豪素若是生在万年之前,恐怕剑道成就会更高。

不过话说回来,以豪素的性情,在登天一役的战事中,难逃陨落命运。

老观主伸出一只手,掐指而算,霎时间指尖紫气缭绕,斗转星移,剑气虹光如丝线忽明忽暗,好个阴阳造化一掌中。

因为是一些既定之事,复盘而已,再加上陆沉急匆匆从浩然天下返回,并没有刻意抹去痕迹,而老道士本身就精通脉络学说,一下子就

铅笔小说 23qb.com

<=14目录+书签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