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九百三十三章 吾为东道主(三)

第九百三十三章 吾为东道主(三)

院门外。

萧鸾战战兢兢陪在吴懿一旁,不晓得那个一身碧绿长袍的幂篱女子,是什么来头。

总不能是那个传说中的女子剑仙宁姚吧?可眼前女修,当下她也没佩剑或是背剑匣啊。

何况真是宁姚的话,何必如此遮掩面容。

宁姚离开五彩天下,现身大骊京城一事,已经在山水官场悄悄传开了,只是宝瓶洲似乎极有默契,没有任何一座山头,任何一封山水邸报,胆敢书写此事。

吴懿听过萧鸾的那番心声言语后,微微皱眉,没有半点家丑不可外扬的念头,直接说道:“我那弟弟,并未跟我说过此事。”

“寒食江的谱牒品秩,只是与红烛镇那边的玉液江相当,想要补缺铁符江,我弟弟就要跳两级了,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萧鸾,你怎么不直接谋划玉液江叶青竹的那个水神位置,就只是升一级,找陈山主就是了,他跟孙登先那么熟,这点面子肯定会给你的。”

萧鸾使劲摇头。此事绝对不可行的,万万不成。

你吴懿还是罪魁祸首呢!要不是当年你胁迫我去做那种没羞没臊的勾当,我萧鸾岂会不敢去找陈山主?

吴懿恍然大悟,嘿嘿而笑,“怨我,是得怨我这个强拉红线的媒人。”

萧鸾俏脸微红,咬了咬嘴唇。

吴懿说道:“坑是我挖的,那就我来填,我离开紫阳府之前,走一趟寒食江水府,看看他那边到底是怎么打算的,总之会我尽量帮你找个实缺,要么是帮你升一级,要么是个平调的肥缺,但是最后成或不成,我不做任何保证。一月之内,等我消息。”

萧鸾如释重负,与这位洞灵老祖诚心诚意道了一声谢,承诺事成之后,自己愿意鼎力推荐铁券河高酿升任白鹄江水神。

吴懿脸色微变,微微讶异,突然改了口风,问道:“如果我能够说服黄庭国皇帝,再与那大骊礼部谈妥,可以将紫阳府外边的数百里铁券河水域,全部划入你们白鹄江水府辖境,此外我还会与两个朝廷建言,顺势提升白鹄江神位一级,你愿不愿意?”

萧鸾眼睛一亮,有这等美事?!愿意,怎么可能不愿意?!

萧鸾小声问道:“只是高河神那边?”

吴懿不耐烦道:“我另有安排,肯定不会亏待了他。”

她心中冷笑,跟当年那场酒宴如出一辙,某人还是喜欢指手画脚,唯一的厉害之处,就是明明喧宾夺主了,却不会让人觉得得寸进尺。

只说这番运作,紫阳府这边是大大得利的,反正又不需要她吴懿去卖人情,其实都是落魄山那边,负责跟黄庭国和大骊礼部去谈此事。估计弯来绕去,还是那个与落魄山好像穿一条裤子的北岳魏大山君暗中出力?

如此一来,白鹄江等于兼并了铁券河,以后肯定会与紫阳府礼尚往来,而高酿同样是得了一份美差,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方才吴懿听陈平安泄露天机,大骊朝廷很快会下旨给藩属黄庭国,郓州那边会新多出一条朝廷封正立庙的大河,源头之水名为浯溪,高酿在铁券河这边卸任后,可以立即去那边赴任河神,重建祠庙塑金身,承受香火。紫阳府黄楮这厮运道不错嘛,先是自己一走,然后又等于多出两位各自提升一级的江水正神作为强力外援?

聊完了事情,吴懿看向那个看不出道行深浅的幂篱女子,问道:“道友是落魄山的谱牒修士?”

青同的清冷嗓音,从那幂篱薄纱如潺潺流水渗出,“不巧,我来自桐叶洲,就是个籍籍无名的小人物。”

离开紫阳府之前,陈平安作为回礼,赠送给吴懿一幅亲笔临帖。

至于那幅真迹,陈平安早就打算作为传家宝的,是当年从一位年轻县尉手中用酒换来的字帖之一。

陈平安甚至不舍得拿来“炼字”,一直珍藏在竹楼内。

字帖内容不多,就两句话,“若持我贴临水照,莫怕字字化蛟走。若持我贴夜间游,好教鬼神无遁形。”

钤印有两方闲章,“幼蛟气壮”,“瘦龙神肥”。

吴懿得此字帖,虽非真迹,却也难得露出一个真诚笑脸,破例与年轻隐官施了个万福。

随后陈平安带着青同来到了宝瓶洲东南地界。

青鸾国,有一座占地约十余亩的河伯祠庙,庙祝生财有道,是个很有生意经的,墙壁题字,价格不一,得看“地段”。

而且题字之后,祠庙这边也会严加看管,好好保护起来,说是流传个几百年,肯定不成问题。

在第四进院落的抄手游廊中,墙壁上,除了狮子园柳老侍郎的墨宝,不远处的白墙上边,有三种字迹。

故地重游,陈平安双手负后,看着墙上的题字,眯眼而笑。

裴钱的题字,第一笔的一横,就歪斜了,认认真真写了四个字,“天地合气”。

最后写了句“裴钱与师父到此一游”。

看到那四个字后,青同难得主动生出几分心虚。

因为在一幅化境画卷中,陈平安与纯阳道人有过一番对话。

吕喦当时言语一句,“精神合太虚,道通天地外。气得五行妙,日月方寸间。”

好像刚好可以凑出“天地合气”四个字?

朱敛以草书写了一篇雄文,百余字,枯笔淡墨,一鼓作气,如龙蛇走飞。

陈平安则是规矩端正的楷书。

青同掀起幂篱一角,抬头看着墙壁上的那两个长句,心中默念一遍后,问道:“是你写的?”

陈平安点头道:“就是有感而发。”

青同说道:“这座河伯祠庙,定然受益不浅。”

陈平安没有去河伯祠庙主殿,只是在原地,从袖中摸出三炷水香,点燃后,烟雾缭绕,冉冉而起。

约莫是不愿意打搅此地河伯,陈平安有意隔绝出一座小天地,等到三炷香燃尽,这才带着青同离开祠庙。

双方隐匿身形,走在河畔,青同问道:“还要去几个地方?”

陈平安笑道:“又没消耗你的功德,就能跟着我一路游山玩水,都无需你盘缠开销一颗铜钱,还不知足?飞升境跨洲游历,一大堆的规矩。”

青同呵呵一笑,“倒也是。”

犹豫了一下,青同问道:“你为何一直不问我是否清楚剑修刘材的线索?”

陈平安摇头道:“这笔买卖,太不划算。”

青同疑惑道:“这算什么买卖?”

陈平安说道:“要么是好事,要么是坏事,好坏可能对半分。如果是好事,有数,可要是坏事,就要落入邹子的圈套,你说亏不亏?”

青同笑道:“还能这么算账?”

陈平安点头道:“是只能这么算账。”

青同亏得就是可以不挪窝,不然碰到同境修士,尤其是野修出身的飞升境,要苦头吃饱。

心起一念错,便觉百行非,防之当如渡海浮囊,勿容一针之罅漏。渡人就是渡己。

欲想万善全,始终两无愧,修之当如入云宝树,须假众木以撑持。入山便是出山。

陈平安微笑道:“有人曾经说过,一个人有两个年龄,一种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一种是活在别人的世界里,前者是虚岁,后者是周岁。”

青同皱眉道:“别说得这么玄乎,举个例子?”

陈平安说道:“那就远的近的各举一个例子,你青同,活了一万再加大几千年了吧,你觉得对自己人身之外的这个世界,了解得有邹子多吗?道心的宽度,长度,密度,显然都是比不过邹子的。再说我家的右护法好了,小米粒在哑巴湖待了那么多年,以后会在我们落魄山待更久,她的心思,比落魄山很多人都要单纯。”

有些人,如陈平安自己和学生崔东山,就像在自己人心上,凿出一口深不见底的水井或是水潭。

青同勉强承认这个说法,突然说道:“远与近两个例子,是不是顺序说错了?”

自己与陈平安近在眼前,而那个落魄山的右护法,可是远在天边。

陈平安笑了笑,“自己体会。”

青同随口问道:“‘有人’是谁?”

陈平安笑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青同便对那个名气不小的哑巴湖小水怪,愈发好奇了。

陈平安提醒道:“丑话说在前头,你跟我不客气,问题不大,我这个人脾气好,还不记仇。可以后你要是有机会见着小米粒,你敢跟我们家右护法不客气,都不用我出手的。”惹谁都别惹我们落魄山上的暖树和小米粒。

别跟我谈什么境界不境界的。

青同问道:“小水怪很有来头?”

陈平安憋着笑,脸色柔和几分,说道:“小米粒在我师兄左右那边,都很凶的,还带着君倩师兄一起巡山。请老观主喝过茶,请某位十

铅笔小说 23qb.com

<=14目录+书签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