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九百二十二章 与诸君借取千山万水(三)

第九百二十二章 与诸君借取千山万水(三)

(章节上传得晚了,抱歉抱歉。)

在小陌即将出剑之际,天地间响起一个幽幽声响,如簌簌叶落,透着一股浓重的枯寂意味,“真的是你。”

小陌静待下文,片刻之后,那个嗓音再次响起,“你们都回吧,见面也无补于事。”

小陌冷笑一声,再不与那位本就只是见过几面的道友废话,向前缓行,提了提手中长剑,“公子只管跟我前行便是,至多半炷香,就可以见到对方真身。”

小陌先将一把长剑钉入地面,整个空无一物的寂寥天地,随之变换颜色,就像一幅画卷,因为岁月悠久,呈现出泛黄色。

陈平安知道小陌这把剑的用途,是作为光阴长河的一座临时逆旅,不管那位道友再神通广大,如何术法诡谲,小陌总能凭着心神牵引,找到这座自己打造出来的光阴渡口,之后再次递剑,只需一线牵引两处,就不至于完全落空。小陌走出十数步后,再随手挥出一剑,这是明月皓彩一役之后,陈平安再次见到小陌出剑。

剑光并非笔直一线,而像一条随风飘荡的游丝,蔓延出去千余里。

小陌出剑不停,或倾斜或横竖,轻描淡写,但是剑光所蕴藉的剑气道韵,一次比一次气势磅礴。

这就是一位飞升境巅峰剑修的“随手”一剑。

此地小天地的规矩,确实有点古怪,小陌的剑光凝聚不散,但是在陈平安视野中,却失去了那些剑光的痕迹,就像被折叠、弯曲,仿佛已经循着一条条幽静岔路纷纷去往远方。

小陌以心声道:“公子,这些岔路类似梧桐的树根、叶脉。不过公子放心,道路数量多寡和小天地的疆域大小,终究都是有上限的。比这更怪的小天地,小陌也不是没有亲身领教过。”

陈平安点点头,不着急。

那个嗓音再次响起在两人耳畔,“既然是故友重逢,又何必兵戈相见。”

小陌单手持剑,冷笑道:“我倒要看看,道友这座小天地,能挨过几百几千剑。”

只要递剑不停,剑气和剑意不断积攒,剑光自然能够如锥破囊而出。

到时候再全部凝为一剑,才是真正的一场问剑。

世间精怪之属,修行不易,开窍不易,修行缓慢,这是公认的。这类山中道友,唯一的优势,就是没有天灾人祸的话,寿命极长,尤其是草木之流,一旦跻身了上五境,道龄尤其年长,但是真要论修道资质嘛,还真不是小陌妄自尊大,比起自己这些剑修,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就算我沉睡万年,给你凭空多出一万年的道龄,又如何?

你跟我客气,我就比你更客气。你跟我不客气,更好,我就以问剑作为答谢。

京城的老车夫,鬼仙庾谨,就都算客气人。

到了浩然天下,一直入乡随俗,所以伸手不打笑脸人,这让小陌实在是憋了很久。

小陌递出百余剑后,竟然能够以心意牵引其中一条剑光,如灵蛇翻滚起来,在其中一条道路上剧烈晃荡,剑光四溅,轰然炸开,如一条纤细星河瞬间崩碎。

那个嗓音沉默片刻,只得出声提醒道:“陈平安,你最好奉劝这位道友不要如此行事,若是被剑光伤了此地元气,只会连累整座桐叶洲的山水气运,更难恢复原貌。”

陈平安神色淡然道:“两害相权取其轻,总好过吃个闭门羹,连前辈的面都没见着,就灰溜溜打道回府。今天难题症结所在,不在我和小陌如何作为,只在你愿不愿意开门见客而已。你我心知肚明,你所谓的恢复如初,只是表面功夫,其实有很多的隐患,桐叶洲后人都是要为今人一一还债的,你是奉行天道,自然对此无所谓,昔年礼乐崩坏的诸多后遗症,是不影响你自身修行的,只要某个一的整体数量不变,前辈依旧算是功德圆满,有功于一洲天地,只等个三五百年,只等文庙和修士,以及各大山下王朝,当然还有我,重新补上各地山水,你就等于安然渡过这场天地大劫了,能够凭此重返圆满境界。但我却是以人道之法弥补一洲地缺,越往后拖延越麻烦,你与文庙的盟约又已结束,你今天是闭门不见,等你的境界修为,趋于飞升境圆满,无形中顶替、补缺了当年那位东海老观主留下的空位,成为某种虚无缥缈的一洲之主,别说我再来见你,到时候找到你,都是一件登天难事。”

那个嗓音倒是没有否认此事,“不错。我很快就要闭关,作一番大道推演,为自己寻求跻身十四境的那条道路。”

显然是被陈平安说中了。

小陌却是第一次听说此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只觉得先前所谓的“道友”称呼,就是打自己的脸。

故而一瞬间就是递出数十剑,剑光如虹,整座泛黄天地顿时雪白一片。

陈平安缓缓走在小陌身后,停下脚步,抬脚踩了踩地面,低头笑道:“前辈德高望重,早年能够与礼圣成为盟友,为文庙建造出一座镇妖楼,晚辈是翻过文庙秘档的,知道前辈性情温和,与世无争,这也是晚辈愿意与前辈好好说话的根源所在,只是如今很快就要彻底恢复自由身,前辈总不能笃定我必须要做什么事,这可不仅仅是什么袖手旁观,而是过河拆桥了,如此为难一个道龄不足一甲子的晚辈,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晚辈?”

陈平安微笑道:“实在不行,我就请礼圣将半座剑气长城搬来此地。”

“我倒要看看,前辈到时候再想跻身十四境,还能不能见着我,还有无机会,与我当面问一个答应不答应。”

“我看难。”

那个嗓音有些恼火,急匆匆道:“文庙那边答应过我,大劫已过,那份盟约就等于自行销毁,就算是坐镇此地的陪祀圣贤,都不可妨碍我的修行。”

这个年轻人要当真如此行事,闭关找不到十四境道路还好,若是找到了那条大道,却等于被一堵墙头拦住道路,那才叫糟心。

而且一旦陷入这等尴尬境地,那么自己与这个年轻剑修,双方可就要生起一场名副其实的大道之争了,只要有一方还想要跻身十四境,就需要与对方不死不休。

你陈平安还是文圣一脉的关门弟子,还是那儒家门生吗?!

陈平安摇头道:“既然我代替不了文庙,文庙当然也代替不了我。”

拦阻我缝补一洲地缺者,就是与我问剑。

不是玩笑话,请务必当真。

那个嗓音顿时气急败坏道:“至圣先师曾经来过这里,亲口预祝我修行一路顺遂。”

陈平安面无表情道:“那么在这件事上,恐怕我要让至圣先师失望了。”

对方听闻此言,显然被震惊得无以复加,一时间无言以对。

文圣都不敢说这种话,一个敢违逆至圣先师的疯子!狗屁的读书人,斯文扫地,你们这些剑修,万年不改的臭脾气……

小陌会心一笑。

沉默许久,估计是在竭力平稳道心,那个嗓音再次开口,终于有几分示弱语气,“我信得过礼圣,信不过你。”

小陌眯起眼,沉声道:“我翻过黄历了,今天忌动土,入殓,作灶,栽种,安葬。宜出门,采伐,上梁,造屋,订盟。”

陈平安向前一步,轻拍小陌的胳膊,示意不着急递剑,与小陌并肩而立后,双手笼袖微笑道:“我也清楚前辈的处境,在这破败山河应运而生,顺势而起的一切生灵,对前辈而言,不单单是手心手背都是肉那么简单,天地是逆旅,大道所在,万物刍狗,从无忠臣乱贼、孝子孽子之别。”

那个嗓音继续说道:“准确说来,我是信不过行事只凭喜好、出剑百无忌讳的剑修。”

片刻之后,又补了一句,“我甚至愿意相信当年那个走入飞鹰堡的外乡游侠,也信不过来一个自剑气长城的末代隐官。”

陈平安笑道:“前辈要是早点这般以诚待人,也不至于跟一位万年故友闹掰了。”

“陈平安!你此刻杀心,比这个‘小陌’还要重。”

“那晚辈收一收。”

在陈平安和小陌眼前,出现了一条类似驿路的通道,两侧漆黑如夜幕,类似昔年剑气长城的两端,与某种太虚境界相互衔接。

陈平安回头看了一眼,白雾茫茫,已经失去了来时之路。

小陌皱眉不已,陈平安微笑道:“既来之则安之,就当是一场短暂游历。”

陈平安从袖中摸出一张金色材质的白驹过隙符,出自李希圣赠送的那本《丹书真迹》,别称“月符”,此符在书上比较靠后。

这张符箓悬停在肩膀一侧。

与此同时,在陈平安心湖天地中,则出现了一座用来精准计时的日晷,果然,内外两座天地,光阴流逝的速度相差悬殊。

瞥了眼白驹过隙符的燃烧速度,陈平安心里大致有数了,在这座天地内,可能过了一年光阴,外界桐叶洲才过去一天。

陈平安提醒道:

铅笔小说 23qb.com

<=26目录+书签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