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九百零四章 一人即半洲

第九百零四章 一人即半洲

小龙湫祖山,龙脉山脊形似一把如意。

古松下,司徒梦鲸好像断定陈平安会赶来此地,开始闭目养神,耐心等待那位年轻隐官的做客小龙湫。

黄庭有些无聊,就喊来令狐蕉鱼,来这边陪着自己唠嗑,只是有龙髯仙君这位太玄师伯祖在场,少女哪敢造次,不管黄庭问什么,只是点头或摇头,绝不敢打搅上宗祖师的清修。

作为下山修士,对于自家上宗大龙湫的种种奇闻异事,仙迹轶事,当然是耳熟能详,津津乐道。

关于这位龙髯仙君的故事,更是有说不完的故事,与昔年中土十人之一的老剑仙周神芝是好友,参加过竹海洞天的青神山酒宴,百花福地的一位命主花神是他的红颜知己,游历倒悬山,与那位手捧龙须拂尘、师祖是白玉京真无敌的道门高真,曾经有过“捉放亭雪夜论道”的美谈,下榻于倒悬山四座私宅之一的水精宫,传闻雨龙宗那位云签仙子颇为亲近。与皑皑洲那位自号“三十七峰主人”的飞升境大修士,更是忘年交,在修行之初,双方境界悬殊,就被老神仙昵称为“龙髯小友”……

直到司徒梦鲸运转灵气,循环一个小周天后睁开眼,神色和蔼望向那个少女,主动开口道:“拂暑,你愿不愿意随我去大龙湫,我那悬钟师弟,近期打算收徒,你要是愿意,我可以帮忙引荐。”

修士的山上道号,就如小字,长辈如此称呼,当然是一种认可和亲近。

令狐蕉鱼赶紧起身,少女当然不愿去大龙湫,只是她不敢照实说出心声,便有些局促不安。

司徒梦鲸笑着伸手虚按两下,“不用紧张,不愿去就不去。以后哪天要是想要去中土神洲游历了,可以事先飞剑传信大龙湫云岫府。”

云岫府,正是这位龙髯仙君的山中道场。

在少女身上,依稀可见某人的影子,似是而非。

令狐蕉鱼赶忙稽首致谢。

这位中土仙人突然起身道:“大龙湫修士司徒梦鲸,见过陈山主。”

一位青衫刀客在崖畔飘然而落,微笑道:“落魄山陈平安,见过龙髯仙君。”

身后还跟着一个黄帽青鞋的扈从,手中青竹杖轻轻点地。

司徒梦鲸是在前不久,才收到了一封来自大龙湫的山水邸报,出自山海宗之手。

桐叶洲实在太过闭塞了,以前是眼高于顶,觉得中土神洲之外无大洲,如今却是无心也无力关注天下大势。

看到邸报上边的内容,让一位仙人都要感到匪夷所思,不敢置信。

令狐蕉鱼跟着祖师一同站起身,有些犯迷糊,落魄山?陈山主?

怎么自己从未见过,也未听过,多半是自己孤陋寡闻了。

一张石桌,四条凳子。

暂为主人的龙髯仙君,黄庭姐姐,外加两位客人。

令狐蕉鱼就要挪步,将位置让给那个陈山主的随从。

只见手持绿竹杖的年轻男子,站在长褂布鞋的青衫刀客身后,这会儿朝她微笑道:“令狐姑娘坐着便是了。”

司徒梦鲸朝陈平安伸出一掌,一手扶袖,“请坐。”

陈平安落座后,笑问道:“不知龙髯仙君找我,是有什么吩咐?”

司徒梦鲸似笑非笑,不愧是被说成文圣一脉最像老秀才作风的读书人,脸皮不薄。

这位中土仙人,面容清癯,美髯,仿佛是一位隐居山林的清贫之士。

大龙湫在中土神洲,哪怕拥有两位仙人坐镇山头,每天都在财源广进,家底深厚,却依旧属于二流宗门,源于中土神洲版图之辽阔,超乎想象,其余八洲,一座宗门,能够拥有一位仙人,就已经是当之无愧的“顶尖”宗门仙府了,可是在中土神洲,二流宗门能否跻身一线,存在着一道难以逾越的天堑,山中有无飞升境!

司徒梦鲸不愿跟对方兜圈子,直截了当道:“相信陈山主对我们小龙湫已经十分熟悉了,先前我与黄庭所说之事,更是听得真切,敢问陈山主,何以教我?”

陈平安却答非所问,“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你们中土大龙湫,再加上这座下山,已经两百多年未有新玉璞了。”

如今大龙湫的玉璞境修士,只有一人,便是道号“悬钟”的那位大龙湫掌律,是宗主和司徒梦鲸的师弟。

此外,都是一些上了岁数的“老元婴”,比如下山的林蕙芷。

权清秋还算稍微好点,并且资质不俗,有望跻身上五境,相信这也是大龙湫宗主和祖师堂的为难之处。

以司徒梦鲸的性情,是肯定不会担任宗主的,那位悬钟掌律,天生脾气暴烈,更不宜继任宗主。

所以一旦宗主仙逝,哪天兵解离世了,大龙湫绵延传承三千年的香火,怎么办?一宗修士,何去何从?如何在中土立足?

总不能让一个元婴境修士担任宗主吧。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司徒梦鲸点点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陈平安笑道:“所幸再青黄不接,只要有龙髯仙君在,也要好过那些被摘掉宗字头的仙府,至多就是面子上有点过不去,会被外界笑话几句。”

宗门道统传承年月,又分周岁、虚岁之别,就看有无玉璞境。

文庙那边,会给出一个三百年期限。若是一座宗门在三百年内无玉璞,就要按例摘掉宗字头衔了。

只是大龙湫即便那位老宗主兵解了,有司徒梦鲸这位年轻仙人,和那师弟悬钟,如何都不至于沦落到计算“虚岁”的程度。

令狐蕉鱼其实一直在竖耳聆听,看似正襟危坐,目不斜视,其实她壮起胆子,以眼角余光偷偷打量了一眼身边的青衫客。

这位年纪轻轻的山主,笑意笑语,再加上末尾一句“被外界笑话几句”,真的挺……欠揍呢。

黄庭看着那个翘腿而坐的家伙,意态闲适,云淡风轻。

她感慨不已,如果说自己是福缘好,这家伙却是命硬。

当年在藕花福地,陈平安其实就那么点境界,却能仅凭一己之力,杀出重围。

不谈那个“天下无敌”的丁婴,只说周肥,陆舫,哪个是省油的灯。

其实黄庭在五彩天下,偷偷去游历过一趟飞升城,那里的剑修在酒桌上,只要提起那位剑气长城的末代隐官,都会态度鲜明,绝无位于中间的那种“无所谓”。

陈平安看着桌上棋局,随口说道:“所以如果龙髯仙君真要狠下心来清理门户,一下子拿掉两个小龙湫的元婴境,确实太过大伤元气了,亲者痛仇者快,一个不小心,甚至还会连累宗门丢掉这块别洲飞地,相信这也是龙髯仙君迟迟没有动手的理由吧,不当大龙湫山主,已经对历代祖师心怀愧疚了,如果再亲手毁掉下山基业,换成谁都要揪心。”

司徒梦鲸默不作声。

陈平安抬了抬袖子,探出一手,双指作捻子状,指尖凭空多出了一枚漆黑棋子,轻轻落子棋盘,刹那之间,棋盘之上,有那风卷残云的迹象,气象跌宕,牵连之前所有棋子一并震颤起来,宛如一座占地不大的洞天天地,有蛟龙走水,翻江倒海。

再更换一手,双指捻住一枚雪白棋子,再次落子棋盘,瞬间就又打消了先前的乱局气象,所有棋子趋于平稳,仿佛复归天清地明一般,陈平安自顾自说道:“好话总是会让人难受,听了让人倍感轻松的道理,往往不是道理。”

在功德林,陈平安没少翻书。此外,何况还有一个天下见识最为驳杂的熹平先生,可以随便问。

所以对那玉圭宗,桐叶宗,三山福地万瑶宗,作为小龙湫上山的大龙湫,可谓了如指掌,如数家珍。

许多大龙湫祖师堂里边,一些个相对年轻的供奉,他们都不知道的宗门秘闻,历代祖师爷们诸多不宜宣扬的功过得失,陈平安都一清二楚。

司徒梦鲸低头眯眼,凝视着桌上那局棋,缓缓道:“高妙好棋,就算师尊和韩绛树在场,续下此局,各自无解。”

司徒梦鲸抬起头,笑道:“陈山主不愧是崔国师的小师弟,同样精通弈棋一道。”

人生星宿,各有所值。天之生我,我辰安在?

今夜月明星稀,在这位年轻剑仙落子之后,身为仙人的司徒梦鲸,方才穷尽目力,也只能是依稀见到两道纤细“星光”,如获敕令,被接引而至,从天而降落人间,最终落在棋盘之上。

这就意味着陈平安的这两手精妙落子,不但冥冥之中契合大道“天意”,还顺便完全压胜了之前的整盘残局。

小陌站在自家公子身后,面无表情。

其实是某天在那密雪峰,崔宗主得知有这么个棋局之后,就掏出两罐棋子,让先生帮忙摆出棋谱,结果崔宗主扫了残局几眼,就收起所有桌上黑白棋子,重新一一落子,期间不断提走黑白棋子,宛如亲眼目睹了当年那场两位仙人的松下对弈,崔宗主一边落子提子,一边

铅笔小说 23qb.com

<=23目录+书签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