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八百九十三章 下棋

第八百九十三章 下棋

梁国京城,冬日高照,一座皇帝敕建的崭新道观,若有游人步入其中,肯定会误以为是一座千年道观,这是国库用了将近百万两真金白银,堆出来的一份古色古香。

阳光洒落在一座宫殿的屋脊碧绿琉璃瓦上,戗脊上一排栩栩如生的脊兽,其中形似狮子的狻猊塑像,似乎摇头晃脑了一下。

咫尺之隔,昼夜有别。

屋顶就是白昼,檐下却是夜幕沉沉,昏暗中,有女子手提宫灯,缓步廊道中,纤纤玉手,白如月光。

她提灯在廊道中来回巡游,每次都会路过两扇朱红大门,一门之隔,别有洞天。

屋内,眉心一粒红痣的白衣少年,好似高高悬空太虚中,远远看着一位老道人,正是龙虎山当代外姓大天师,梁爽。

而此刻,位于梁国边境的那处山神祠庙门口,那位护国真人,其实还在与陈平安把臂言欢,聊得颇为投缘,台阶一旁同样还坐着个白衣少年,只是那边多出了个黄帽青鞋的小陌。

事实上,眼前老真人,才是龙虎山天师梁爽的真身。

崔东山叹了口气,一场仗打下来,白帝城郑居中除外,好像谁都不容易。

比如眼前这位老道人,出现了一种凡俗夫子都能肉眼可见的形神枯槁,头发稀疏,勉强挽髻戴金冠,老人骨瘦如柴,以至于身上那件本就宽大的紫色道袍,显得更加松垮。

梁爽双手叠放在腹部,两根拇指互抵,正在呼吸吐纳,用来稳固心神和温养枯朽肉身。

老真人背后犹有一尊缥缈不定的金身法相,却像一幅挂像,随风飘摇。

三者身形,大小悬殊,崔东山小如一粒芥子,真人大如一座山岳,法相巍峨如一颗星辰。

崔东山其实也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老真人。

老真人虽然看似昏睡,但是每一次呼吸吐纳之间,面门七窍皆有真气如瀑流泻,如条条白蛇挂壁,偶有道气流散,便化作一个紫色文字,仿佛在抄写一部经书,每次串联成句后,便重返七窍之内,如一条条已经奔流入海的江河,重新被仙人牵引倒流。一串串紫色文字虽然成句即退转,但是依旧在老真人身前的广袤虚空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宝箓道痕,光彩黯淡,字迹晦暗,崔东山遥望之,犹如月下观书。

天仙静坐生道气,虚室落笔转春风。

如果不是受伤颇重,这位外姓大天师不需要在此闭关,画地为牢,平时只能以阴神出窍远游。

崔东山这么个没心没肺的,亲眼见到这一幕,也有些感伤。

真人梁爽,道号太夷。

遥想当年,何等天姿飒爽,风神潇洒。

在山上都是个出了名的美男子。

只是这个顶替趴地峰火龙真人担任天师的梁爽,与那位人间最得意差不多,喜欢山人幽居,而且真要论辈分,比道龄之悠长,梁爽还要更高更长。

老真人光是跻身飞升境后,闭门谢客的岁月,就长达数千载,再加上梁爽修行路上,出手次数寥寥,以至于久而久之,浩然天下根本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号山巅人物了。

崔瀺在青年岁数,跟随老秀才在外游历,就曾拜访过梁爽,结果吃了个毫不留情的闭门羹,让老秀才至今耿耿于怀,人没见着也就罢了,酒都没喝成,岂有此理,太不像话。

老真人依旧闭目养神,却察觉到崔东山的心境起伏,淡然道:“各有天命,人生顺逆,何必伤感。”

然后老真人笑了笑,“之前还有几分怀疑,如今看来,确实不是曾经的绣虎崔瀺了。”

崔东山在这座老真人的心相小千世界中,盘腿而坐,问道:“有无小事,是晚辈可以帮上忙的?”

至于梁爽当下缝补大道一事,就免了。崔东山自认没那份通天本事。

老真人似乎已经“抄录”完了一部经书,道心愈发古井不波,睁眼说道:“无。”

这边双方有对话,那座山神祠庙门口亦有闲聊,那个紫衣道人与陈平安提及了当年刺杀一事,没有半点豪气,反而视为耻辱。

相较于眼前这个真身,祠庙那边的护国真人梁爽,好像凝聚了真身全部的七情六欲和喜怒哀乐,故而喜则大喜,悲则大悲,怒则震怒。

崔东山笑道:“一位至多只算半步跨入十四境大天地的修道之人,在已经是蛮荒地盘的桐叶洲,伤了一个十四境巅峰大修士不说,还能够从他手上逃脱,这要还不是壮举,怎么才能算是壮举。所以晚辈很好奇,前辈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梁爽淡然道:“尽人事听天命,唯此而已。”

登天之前的文海周密,已是当之无愧的三教祖师之外第一人。

这头被称呼为通天老狐的蛮荒文海,在异乡天下,犹有一份不容小觑的造字之功。

就像离真曾经当面询问周密,数千年来,到底“合道”了多少头大妖。

仿佛周密的合道之法,就是吃,一直吃,而且一直吃不饱,光是蛮荒十四旧王座大妖,

在剑气长城,被董三更斩杀的荷花庵主,被阿良联手姚冲道打得跌境为元婴的黄鸾,在倒悬山遗址附近,被白也斩杀的曜甲,在桐叶洲的切韵……除此之外,周密早就剥离出一具阳神身外身,一步步崛起,最终成为那位高居枯骨王座之上的大妖白莹。

何况周密在这之前,早就用蛮荒天下的山巅方式,打杀再吃掉了同为十四境的陆法言,也就是切韵和斐然的师尊,最终阴神与之融合。至于金甲洲那个叛变的飞升境大修士完颜老景,估计就只能算是一小碟开胃菜了。

除此之外,天晓得周密秘密“合道”了多少头旧王座之外的蛮荒大妖?

崔东山抖了抖袖子,双指并拢,轻轻摇晃,显化出一枚印章。

梁爽看了眼,“好个‘饥不果腹老书虫’。”

手积书卷三百万,天寒地冻我自娱。他年饱餐神仙字,不枉此生作蠹鱼。

那是一枚普通材质的私人藏书印,据说是浩然贾生,在远游倒悬山途中,在家乡天下路边,随手拾取的一块山间玉石,雕琢为章,作为藏书印,随身携带多年。

梁爽叹息一声,“大千世界,万象森罗。囊括万殊,裁为一相。”

周密如何强大,不亲自打过,外人就会很难想象其中万一。

尤其别忘了一事,在文海周密还是浩然书生的时候,曾是一步登天,直接从柳筋境跻身的玉璞境。

而这位文弱书生昔年修道理由,竟然就只是为了能够“这一辈子”多读点书,才好施展抱负。

如今被周密留在人间的那个关门弟子,甲申帐木屐,后来的周清高,就一样是如此走捷径。

梁爽其实也有好奇事,“当年我尚未下山时,就从天籁那边听说了你的一些事情,比如其中一事,当了大骊国师的崔瀺,因为是以首徒身份叛出文脉,中土文庙禁绝了文圣学问,你被连累极多,所以你们就‘理所当然’地从仙人跌境了。跌境一事,可是障眼法?”

辈分高不高,年纪大不大,只需从梁爽喊龙虎山当代大天师为“天籁”便知道了。

一般人眼中的理所当然,却是老真人和赵天籁眼中的莫名其妙。

道理很简单,浩然山巅,居高望远,反而不敢低估绣虎的心智。

毕竟是一个只要自己愿意、便可以将文庙副教主视为囊中物的文圣首徒。

结果谁都没有想到,这么一位原本可以名垂青史的读书人,会沦为丧家犬,过街老鼠。

前者是说失去了文脉道统身份,后者是说当年绣虎的处境,欺师灭祖,离经叛道,在中土神洲,谁都能踩上几脚,朋友寥寥,好像只有皑皑洲刘聚宝,玄密王朝的郁泮水,还有那个山海宗,对绣虎还算心有同情。

“是也不是。”

崔东山笑道:“跌境是真,不过更大所求,还是自欺欺人,好瞒天过海。我也是很后来,才渐渐想明白了这件事,被崔瀺蒙在鼓里多年,因为因为这个老王八蛋,为了欺天瞒地,第一个骗的人,就是另外一个自己,是我崔东山。”

说到这里,崔东山开始骂骂咧咧。一想到当年自己傻了吧唧去骊珠洞天,跟齐静春斗智斗勇掰手腕,让如今的崔东山,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那会儿齐静春,看待那个踌躇满志、自认胜券在握的自己,是不是就像在看个天大笑话?还他娘的得辛苦憋住笑吧?

梁爽抬起一手,心算推衍,辅以掐诀,最终感叹道:“绣虎够狠。”

崔瀺对自己,对那个后来的小师弟,都是如此。

这般为人护道,独一份的。

崔瀺就像……只要陈平安落在我这个大师兄手上,都能够辛苦维持道心,不至于彻底崩溃,没有失心疯,那么天底下就没外人能够算计陈平安的道心了。

崔瀺当年跌境是真,却是刻意为之,山巅最高明的障眼法,就是

铅笔小说 23qb.com

<=26目录+书签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