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八百七十六章 各有渡口

第八百七十六章 各有渡口

(第二章更新有点晚了,14000字章节。)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

小姑娘赶紧放下金扁担和绿竹杖,伸手攥住斜挎棉布小包的绳子,一路飞奔到桌子那边,个儿真高啊,早知道就少跑两步了。

小米粒仰头问道:“客人如果只是路过口渴,十分着急赶路,桌上就有白水。如果愿意多歇一会儿,看看风景,可以喝茶,我这就去给客人烧一壶热水。”

一张小脸蛋,似乎很期待客人说不着急。

那人笑道:“不是特别着急赶路。”

因为在礼圣重返浩然之前,他都得留在落魄山附近。

小米粒立即笑容灿烂,“自家茶叶,么啥名气,不过先前有些跟先生一样路过此地的老道长,都说好喝嘞。客人稍等,先坐着,我这就去烧水煮茶。”

见那客人还站着,小米粒立即瞥了眼长条凳,笑着补了一句,“客人放心,虽说前边不久是下了一场大雨,不过我拿抹布和袖子仔细擦过了。”

桌凳不敢说纤尘不染,一定还算干净的。

落魄山右护法每隔小半个时辰,就跑去擦拭一番,能不干净?

男人笑道:“好的。”

黑衣小姑娘很快就返回,踮起脚尖,动作娴熟,手脚伶俐,递给客人一杯热茶。

男人双手接过茶杯,道了一声谢。

小米粒挠挠脸,笑容腼腆,轻轻摆手,告辞一声,返回山门另外那边的竹椅坐着,期间停步转身,与客人说有事就喊她。

男人喝着茶水,意态闲适,瞧着很有仙气啊。

瞧见了小姑娘的打量视线,男人笑着抬了抬茶碗。

小米粒笑了笑,有些难为情,很快转头,继续自个儿正襟危坐。

远处有个青衣小童,打了个酒嗝,见那小米粒坐在小板凳上,桌子那边,还坐着个陌生男子,穿得跟大白鹅似的。

陈灵均大摇大摆晃着袖子,远远喊道:“呦,小米粒,又来客人啦?”

小米粒答道:“哦,景清回山啦。”

陈灵均问道:“右护法要不要帮忙啊?”

小米粒咧嘴一笑,大手一挥,“哈,不用不用。”

等到渐渐靠近那张桌子,陈灵均就开始放慢脚步,两只袖子也不晃荡了。

见那男子,像是个读书人,读书人好啊,讲究一个君子动口不动手。

陈灵均站在桌旁,刚好挡在客人和小米粒之间。

陈灵均作揖道:“落魄山陈灵均,拜见先生,不知先生是来访友,还是纯粹路过赏景?”

男人微笑道:“不用客气,你与我师父是好友。”

陈灵均一头雾水,自己的江湖朋友实在太多,不知道这位是在说谁啊。

惴惴不安。

担心又是个趴地峰的年轻道士。

小道士自个儿的修行,估摸着是平时比较惫懒了,稀拉平常,境界不高。

可是扛不住人家的师父,是那北俱芦洲黑道两道的总瓢把子啊。

陈灵均继续笑问道:“先生是从红烛镇那边来的吧,可曾被一个行亭里边摆摊的屁大孩子拦路记名?”

男人继续答非所问:“我师父是北俱芦洲的陈浊流。”

陈灵均恍然大悟,他娘的,终于被陈大爷我碰到一个正常人了!

越看越像是陈浊流那家伙的弟子,读书人嘛,一身书卷气。

不过穷得叮当响的陈浊流很可以啊,约莫是被他收了个兜里有钱的徒弟?真是缺啥补啥。

陈灵均咳嗽几声,双袖一抖,坐在长凳上,“那就辈分各算,不用喊我世伯,你喊我一声景清道友即可,反正你师父不在这边,咱俩就以平辈相交。”

见那男人停下喝茶,笑容玩味。

陈灵均吃了颗定心丸,肯定陈浊流在山下骗了个富家子弟,都不晓得我辈山中道人,颜色常驻,岂能以容貌判断年龄?

难道是陈浊流这家伙不地道,在自己弟子这边,就从没提及过自己这么个好兄弟?他娘的,如果真是这样不讲究,下次碰面,看我怎么收拾他。

陈灵均突然灵光乍现,再次提心吊胆几分,试探性说道:“陈浊流收了个好弟子啊,我看老弟你境界不低?”

在从不犯同样一个错误这件事上,陈灵均觉得自己还是很拿得出手的。

郑居中似笑非笑,说道:“不低,也不高,暂时与师父境界相同。”

稳当了!

陈灵均闻言爽朗大笑,朝对方竖起大拇指,“不错不错!”

郑居中微笑道:“飞龙在天,云雨阗阗。老剑刃涩,神彩犹生。雷雨时过,壁上暗吼阗阗声,与之相和。”

陈灵均听得嗯嗯嗯,一直在点头。

你这是跟我拽文呢?

不愧是陈浊流的徒弟。

陈灵均再无半点怀疑。

至于对方是怎么绕过了白玄和赵树下,给他偷摸到了这边来,反正山上有大白鹅,北边还有个魏山君,总是出不了半点纰漏的。

崔东山站在山道台阶顶部,眯眼看着山门口那个跟陈大爷唠嗑的家伙。

不得不佩服陈灵均的胆大命更大。

除了天上异象,其实龙州地界,地下竟然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埋伏,隐蔽至极。

一旦被文海周密得逞,后果不堪设想,落魄山仙人、止境之下皆死。

所幸都被郑居中收拾干净了,干净得就像那几条长板凳。

先前这位白帝城城主,明显是小心起见,力求万无一失,在出手拦阻那颗棋子之前,就已经使得落魄山和藩属山头光阴倒流。

唯独置身山中的郑居中,不被光阴溪涧所裹挟,但是他所有的言语、举止、神色,都是跟着光阴流水一同“倒退”,天衣无缝。

崔东山当然是选择站在这条河流当中原地不动了。

郑居中似乎在询问山上的崔东山一事。

你会不会觉得,其实光阴长河就是一直在倒流,只是我们皆不自知?

看似很好证明此事,就连稚童都可以做到,向前慢悠悠跨出一步不就行了?

可事实上,一旦真正深究此事,就连崔东山都不敢保证什么。近乎无解。

崔东山作揖道:“谢过郑先生仗义出手,这份大恩大德,无以回报。”

郑居中摇头。

仗义出手?不仗义。何况天底下从没有无以回报的恩德,不然就是一方施舍,一方忘恩。

少在这边装傻卖痴,即便你只是半个绣虎。

崔东山叹息一声,既然无法私了,就只好做买卖好了。

崔东山竖起两根手指,然后又加了一根手指。

白帝城在蛮荒天下建造下宗一事,落魄山愿意鼎力相助,比如招徕两到三位剑仙。

郑居中好似懒得让崔东山抖搂这些小机灵,直截了当说道:“先前在骑龙巷铺子那边,我跟你家先生谈妥买卖,你这个当学生的,就别画蛇添足了。”

崔东山有些无奈,其实早先第一眼瞧见压岁铺子的那副对联,是有怀疑的。

虽说是那位贾老神仙的亲笔无疑,可那副对联内容,怎么看都透着一股悬乎,傻子都看得出不对劲嘛。

所以当时崔东山笑得不行,抢了对联就往铺子外边跑,说是要给先生的师兄瞧瞧,把贾老神仙给吓得魂不守舍,所幸崔东山也就是吓唬吓唬贾老神仙,很快就丢还给了贾晟,说继续挂着好了。

其实崔东山当时已经将那对联从材质、文字、落款、钤印都给研究了一遍,的的确确,没有半点玄妙可言,就真的只是很普通的对联,更是贾老神仙的手书字迹无疑。

等到郑居中自己道破天机,崔东山才喟然长叹一声,真正明白了那个“会心处不远”的真实含义。

学问不在对联本身,而是距离对联“不远处”的贾晟身上。

同时提醒先生,只要会心想到此事,就距离白帝城郑居中不远了。

这说明郑居中极有可能,在他师父陈清流还是贾晟之时,郑居中就已经捷足先登了,就像与师父毗邻而居多年,郑居中以此观道,与斩龙之人学习剑术?

事实上,之前两个郑居中,确实都在蛮荒天下,只不过陈平安在草头铺子与“贾老神仙”曾经有过一番心声,只不过贾晟自身就像一位负责收寄信封之人,对于双方书信往来的内容,贾晟是毫不知情的。

郑居中则悄悄跟随韩俏色通过归墟,凭此瞒天过海重返浩然,再以“贾晟”作为一座山水渡口,跨海登岸,直接来到骑龙巷这边,至于为何多此一举,故意从“会心处不远”那边现身,不过是让事后复盘此事的崔东山,让这半个绣虎,好好想一想,白帝城彩云间一别,百余年过去了,

铅笔小说 23qb.com

<=26目录+书签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