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八百七十五章 跌境

第八百七十五章 跌境

(凌晨一点之前还有个万字章节。)

陆沉大袖一卷,挥手造就出一座天地禁制,帮陈平安遮掩那份跌境的惨淡气象,以心声提醒道:“既然你早有谋划,远在天边的事情,反正想管也管不着,那就先不管了,还是先收拾眼前事为妙,马上回城头。”

半座剑气长城,是合道所在,能够帮助陈平安稳住道心和境界。

人身小天地之内的山河,一颗道心,如一叶扁舟,在惊涛骇浪中漂泊不定,那么合道所在的半座剑气长城,就是天底下最佳的压舱石。

陈平安点点头,沙哑开口道:“稍等片刻。”

陆沉问道:“为何不在城头那边跌境?最少不用这么吃疼。”

陈平安给出一个让陆沉无言以对的答案,“修士跌境,山河破碎,却能够裨益武道,按照李叔叔传授的法子,可以让我摸清楚更多由血肉筋骨形成的‘山川’脉络,也算一种打熬武夫体魄底子的手段。”

陆沉瞬间了然。

武夫气盛一层,学问极大。

走了一趟蛮荒天下,对于跌境极惨的陈平安而言,当然苦不能白吃。

当下两人身边还有个拖油瓶,它始终保持沉默,小心翼翼打量着这两位人族修士。

一个年纪轻轻的人族剑修,一个自称是前者身边的帮闲跟班。

一个跌境,一个升境。

这让它大为诧异,十四境修为,也能借人?

这比起见着个十四境修士,更让它心神震撼。

万年之后的人间,果然无奇不有。

通过那个存在赠予它的一份光阴画卷,以及几本类似《山海志》的书籍,它得知眼前此人是个道士。

在远古时代,天下练气士,无论人族还是妖族,都统称为道人。

不曾想如今分出了个僧道,好像被道士独占了个“道”字。

年轻道士头上所戴那顶莲花道冠,是白玉京三脉道士的身份象征之一。

陆沉也在观察那头飞升境剑修的远古大妖。

就几步路的距离,很担心对方不问青红皂白就给自己来上一剑。

这会儿的大妖,变作年轻面容,看着就是弱冠之龄的岁数,黄帽青鞋,一身麻布衣衫。

不过看上去没有丝毫戾气,反而挺像个负笈游学的浩然书生,还是那种家境比较穷酸的。

问题在于它像什么有屁用,它的的确确是个战力完全可以媲美蛮荒旧王座的远古大妖啊。

陆沉心声问道:“它也跟着登上城头?这家伙的本命神通,似乎可以操控心弦,我们都得悠着点。”

陈平安点头道:“让它跟着就是了。”

陈平安当然信不过它,但是信得过她。

修行路上,时时刻刻,习惯了将简单问题复杂化,思量复思量,多想再多想,看似吃力不讨好,其实就是为了有朝一日,面对所有一团乱麻的复杂局面,能够将复杂问题简单化,这就又是一种花果同时。

陆沉伸手搭住陈平安的胳膊,缩地山河,一同来到城头那边。

到了城头,陈平安踉跄坐地,盘腿坐在城头,双手搁放在膝盖上,重重吐出一口浊气,虽然形神惨淡,可是武夫血气之雄壮,还是让那头大妖刮目相看,体魄坚韧程度,不输妖族了,见那年轻人族掌心朝上,轻轻呼吸吐纳,运转五行之属本命物,面门七窍,雾气如条条白蛇,两袖之间,宛如青龙萦绕盘踞。

它点头赞许道:“好气象。”

不知怎么,来时路上,就已经学会了中土神洲的大雅言,以及宝瓶洲的大骊官话。

陆沉提醒道:“最好取出所有不曾大炼的身外物。”

陈平安深呼吸一口气,摘下背后那把夜游,一枚当了很多年酒壶的养剑葫。

再取出“行刑”“斩勘”两把君臣有别的狭刀。

一把拂尘,一套剑阵,珊瑚笔架。三件仙兵品秩的重宝。

看得那头飞升境妖族剑修眼皮直打颤。

不是远古神兵,就是后世铸造的仙兵。

陆沉就跟个絮絮叨叨的管家婆差不多,继续问道:“如何处置眼前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

陈平安可以放心当个甩手掌柜,陆沉可不放心身边杵着个飞升境巅峰剑修,如果只有自己在场,即便面对面吵架,都是无所谓的事情,可如果还要为陈平安护道,陆沉实在揪心。

陈平安显然没有就这么撂挑子的打算,不急于心神沉浸,转头问道:“有没有给自己取个化名?”

那头大妖立即蹲下身,轻声道:“不曾。”

陈平安想了想,建议道:“不如道号喜烛,喜欢之喜,灯烛之烛。道友意下如何?”

大妖点头道:“好名字。”

它似乎觉得不够诚意,还加了个说法,“幸甚。”

陈平安笑道:“不过我家乡那边,无论修士还是凡俗,想要落地生根,有户籍录档一说,你可以再给自己取个化名。”

这头大妖的真身,是一只蜘蛛。

而蜘蛛别称亲客、喜子。

所以在陈平安家乡小镇那边,就有一个代代相传口口相授的老说法,“蜘蛛集百事喜”。老人都以蜘蛛结网为喜事之兆,在家内见着了蛛网,不管有无蜘蛛在网中,屋舍主人,平时都不会清扫,只在年关时节,老人以扫帚将其轻轻卷起,再让家里孩子接过扫帚,送出门去,途中手捧扫帚的孩子,还需要说几句类似“谢旧喜,求添新喜”的言语,寓意辞旧迎新。

等到陈平安离乡远游,又发现浩然天下还有七夕习俗,女子穿新衣,在庭院摆上瓜果糕点,模样如有喜蛛结网,以及亲手制作的彩绣剪纸,焚香点烛之后,女子手执彩线,对着灯影,将线穿过针孔,以此与天乞巧。

如果说大剑仙张禄的真身天禄,是一种瑞兽,那么蜘蛛,就是一种能够预兆吉祥的喜虫。陈平安还在一些寺庙的壁画,以及一些文人字画上边,都发现了绘有蛛丝下垂、蜘蛛悬停的图案,美其名曰“喜从天降”。

要知道陈平安是个在青蚨坊铺子门槛那边,不等到一句“恭喜发财”就不肯挪步的人。

它笑道:“容我想想。”

在心湖开始内翻阅书籍,打算给自己找个文雅些的化名。

陆沉揉了揉眼睛,这位道友,竟然还有几分腼腆神色。

在那轮皓彩明月初次相逢,可不是这么个温和脾气。

它瞥了眼城头以南的广袤地界,想起了先前那场对话。

主人如果将你驱逐,你就将一身剑术归还给我。

主人?

那位至高之一的轻飘飘一句话,它就像早年被白泽按住脑袋往大地上砸出几百个大坑,再拖去明月中狠狠一丢,硬生生砸出一个“老巢”。

它的剑术,早年正是与那位持剑者苦苦求来的。

至于万年之后,白泽让它醒来便醒来,当然是登山修行之后,曾被白泽狠狠教训过。

它当时听到那个称呼后,立即恍然。再不敢多说一个字。

甚至因为担心多事,它主动以一种远古“封山”秘术,封锁了一切与“主人”这个词汇相关的遐想。

只为自己留下一道分量极重的心念,提醒自己不可忤逆此人,一个叫陈平安的人族修士。

所以陆沉说它擅长操控心弦,所言不虚,一语中的。

陈平安说道:“我们约法三章,跟我回了浩然天下,道友必须遵守。”

它正色道:“公子请说。”

在给自己找名字的间隙,也学会了不少浩然称呼。

“第一,跟我返乡之后,你不许对低于玉璞境的练气士出手,不管出于什么理由。”

它点点头,上五境之下的练气士,一切术法神通,所有攻伐法宝,哪怕是剑修的飞剑,就当是挠痒痒好了,计较个什么。

“第二,飞升境之下,玉璞、仙人两境修士,遇到冲突,你可以将其拘拿封禁,却不可以只凭喜好,擅自打杀。”

它还是没有异议。

大道凶险,小心为妙。

此次醒来,先是遇到了一大拨剑修不说,天上一轮明月,不对,是两轮明月,说没就没了,再低头一看,还要加上人间少去了一座托月山。

如今的浩然天下,实在太吓人了。

公子如此提醒,看似约束,实则好心,自己不能不知道好歹。

“最后,到了我家乡那边,你就当是入乡随俗了,少说多看,小心修行,好好做人。”

“在这三件事之外,我那落魄山,规矩不多,没有什么山水忌讳,除了境界一事,你还需遮掩,以至于你的妖族身份,其实不用刻意隐瞒。”

它点点头,“公子的提醒,我都记下了。”

铅笔小说 23qb.com

<=16目录+书签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