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三百七十一章 正月

第三百七十一章 正月

在李二到达老龙城后,老龙城形势就真正趋于明朗,虽然这位十境武夫只是在灰尘药铺露了一面,可称得上是一锤定音。

可能孙家在内的四大姓氏,犹然不知,但是接下来的事态发展,不过是按部就班四个字而已,老龙城的一张张算盘和一本本账本,会不断往北,距离已经驻扎在宝瓶洲中部的大骊宋氏铁骑,会越来越近。

对此,苻家,范家和灰尘药铺,三者之间,最先知道答案。

在李二离开这天,范家一行人就大摇大摆来拜年了,都是陈平安的熟人,范峻茂范二这双姐弟不说,还有桂花岛的桂姨,以及她的唯一嫡传弟子金粟,当初侍奉陈平安去往倒悬山的桂花小娘,最后是老金丹剑修马致,给陈平安喂剑一段时间。桂姨几乎不会登岸,桂花岛每年两次来往于老龙城和倒悬山,可连范家祠堂许多老人一辈子都没见过她一面。

那个在朱敛眼中,“读书功夫很深”的外乡老人,原本以为今天又是无趣的一天,连那位隋姓女子都要见不着,不曾想一下子见到了这么多女子,坐在药铺门口嗑瓜子的老人,只差没说自己是灰尘药铺的店伙计了,忙前忙后,十分殷勤。跨过铺子大门槛后,桂姨看了古怪老人一眼,老人刚好看她一眼,桂姨按下心中疑惑,微微一笑,老人心想这位夫人,虽然中人之姿,可是性情温柔,实在是寻常男子娶回家相夫教子的首选,难怪姜尚真只管生不管养的那个长子,要拿宗门的名头来压她,希望跟范家购买桂花岛这艘开辟出一条倒悬山成熟路线的跨洲渡船。

桂姨却没能看出老人的底细深浅,只是依稀觉得老者“身无垢,气轻灵,神饱满”,若如今暂时是地仙修为,以后必然是上五境的天资。

毕竟地仙之中,亦有高下,也分天壤。

陈平安一路小跑出来,迎接桂姨,对于这位长辈,陈平安一直心怀感恩,与桂姨的身份修为无关。

那次乘坐桂花岛去往倒悬山,途径蛟龙沟,遭了一场大劫难,陈平安进入过一刹那的空明境地,如佛家遍观众生心性,让陈平安有些措手不及,只觉得仿佛世间几乎皆是恶意,之后在小院消沉了一段时间,在那之后,想起桂花岛,唯有两抹暖意,一是帮陈平安画了三幅画的范家画师,再就是阅尽世间百态、始终心境祥和的桂姨。

范二装模作样去了趟郑大风住处,结果发现墙上没挂着那幅笔力精湛的人物画像。

陈平安和桂姨他们在外边大堂坐着闲聊。

屋内郑大风咳嗽一声,不动声色道:“养精蓄锐,修身养性嘛……以后这种缺德事,要少干。”

范二一开始觉得挺像范先生的口气,越听越不对劲,范二立即满脸恼火,后悔不已道:“也怪我那画师,擅自曲解了我的意思,我的本意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既然先生一心仰慕隋仙子的风采,我这做弟子的,总要做点什么,便与那画师说了隋仙子的神仙姿容,要他作一幅泼墨写意的画像……”

郑大风老怀欣慰,这名弟子算是出师了。

隋右边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口,满脸讥笑,“这位范家画师真是丹青圣手,只凭范公子的三言两语,就能画得如此传神。”

一直沉默寡言的金粟皱了皱眉头。

她虽然对范二没有男女情爱,可是范二终究是未来范家家主的“不二人选”,如今桂花岛其实就已经记在范二名下。这位负剑的女子武夫,按照陈平安的说法,是他的门客之一,说好听点是家族供奉客卿,说难听就是侍卫扈从。只不过如今老龙城风云变幻,桂姨叮嘱她要谨言慎行,虽然隋姓女子不敬范二,金粟心中有些不满,可仍然没有多说什么,今日拜年,没有她说话的份,这一点,金粟心知肚明,即便她是老龙城地仙之一“桂夫人”的唯一弟子。

金粟更多注意力,还是在那个陈平安身上。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大概就是说这个家伙了,不再是当年那个爱喝酒的少年郎,泥土气和少年稚气都已褪尽,取而代之,是一种……从容。

发髻别有一支白玉簪子,身穿一袭雪白长袍,腰别那只让人眼熟的朱红酒壶,个子高了不少,坐姿极正,与人言语时,喜欢与人对视,眼神中会带着一种毫无敷衍意味的真诚笑意。

然后金粟还发现了一块小黑炭杵在陈平安身边,这枯瘦小女孩一双眼睛极大,转的贼快,偷偷摸摸看她金粟,更看她的师父,桂夫人。

金粟对她展颜一笑。

裴钱便也对她咧嘴一笑。

在裴钱眼中,这些长得漂亮水灵的姐姐们,从姚近之到隋右边再到眼前这位,都是大大的钱袋子嘛,听郑大风说世间有种小玩意儿,叫搬财小鬼,是精魅鬼物之一,裴钱觉得挺像自己的。

果不其然,金粟来得匆忙,身上没带压岁钱,更没想到会遇上这么个小丫头,可是桂夫人却早早准备好了一只绣工精美的小香囊,一看就不简单,香囊本身散发着丝丝缕缕的雪白灵气不说,里头还渗出星星点点的嫩绿色光彩,芬芳怡人。陈平安大致猜出是桂花岛那棵祖宗桂的本命桂叶,所以哪里敢收,裴钱如今察言观色的功夫不差,一看陈平安不太愿意收下这份压岁钱,也就只好跟着傻笑摇头。

桂夫人坚持要送见面礼给裴钱,陈平安拗不过,只得让裴钱收下,自然还是他代为保管,裴钱无需陈平安发话,双手毕恭毕敬收过香囊后,鞠躬致谢不说,还开始说起了讨巧的喜庆话,例如祝愿桂夫人福寿安康、永葆青春之类的,桂夫人听着挺受用,揉了揉裴钱的小脑袋,说你师父陈平安在桂花岛上已经有栋挂在他名下的宅院,渡船上还有座名为“蟾宫”的小别院,就干脆送给你好了。

裴钱瞪大眼睛,是真真切切给吓到了。咋的,天底下的夫人送礼物都是这般豪爽的,一见面就要送人宅子?难道天底下的女子都是岁数大一些,就变得越来越出手阔绰?

陈平安苦笑道:“桂姨,真不能收这栋宅子,不行。”

桂夫人瞪了一眼,“我送裴钱宅子,跟你有关系吗?”

陈平安咳嗽一声,“裴钱。”

裴钱立即挺直腰杆,稚声稚气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命不敢违也,不然就是不义不孝也。”

桂夫人觉得有趣,瞥了眼陈平安,笑问道:“你教的?”

陈平安无地自容,“大概是每天让她读书抄字,她从书上自学的吧?”

裴钱溜须拍马道:“是师父教得好!”

陈平安微笑着一板栗敲下去。

裴钱抱住脑袋,一脸委屈和茫然。

送了桂夫人一行人离开小巷,最后这一路,陈平安和金丹老剑修马致并肩而行,向这位范家供奉讨教了一些养剑之术、炼剑之法,马致自然坦诚以待。

正月初九。

老龙城有习俗,称为天公生,家家户户需要准备花烛、斋菜,在庭院天井、街巷拐角这些头顶没有遮掩的地方,拜天祈福。

可是灰尘药铺没有老龙城人氏,郑大风却做得比老龙城百姓还要讲究,连过年都没太在意的汉子,亲自备好花烛瓜果、自己做的斋菜,在后院天井内摆好了高低三张香桌,最后点燃三炷香,行三跪九拜之礼,这等规格,比起世俗王朝的君主祭天要小,比起寻常百姓的膜拜苍天,则要大不少。

赵氏阴神更是束手而立,神态恭谨,它没有烧香敬香,但是跪拜大礼,做得一丝不苟。

裴钱蹲在屋檐下看得津津有味,陈平安看了一眼就没有多瞧,其实这已经涉及到郑大风和阴神的秘密,只是郑大风自己都不遮掩,陈平安就当没看见好了。

去了柜台那边继续当临时掌柜兼任账房先生,陈平安已经准备妥当,很快就可以去云海上正式炼制那方水字印。

至于苻畦会拿出哪件半仙兵,值得期待。

说到底,这次是杜懋和桐叶宗连累了大骊皇帝,后者志在老龙城各方势力的北上,对于他陈平安和郑大风,不会主动招惹。

只是大骊王朝明显小看了一位飞升境大修士,违例离开山头需要付出的本钱,以及想要获得的报酬。所以大骊皇帝给再多的金精铜钱,陈平安收得只会嫌少不嫌多。

最早郑大风赠送的那袋子金精铜钱,已经悉数给金醴法袍“吃进了肚子”,法袍所绣居中团座金龙,它所衔那颗不知什么材质的“骊珠”,蕴含灵气越来越充沛,不但修复如新,而且这件法袍的品秩又有提高。按照赵姓阴神的说法,只要一直吃金精铜钱,这件金醴肯定可以成为一件半仙兵法袍。

陈平安却不太乐意,一方面是心疼来之不易的金精铜钱,另外则是郑大风早就说过,一旦跻身武夫炼神三境金身、远游、山巅之后,山上仙家的身外物,就会越来越鸡肋、甚至是沦为累赘。

正月初十。

老龙城又有乡俗名为“石不动”,还有老鼠嫁女的典故。

裴钱虽然很怕鬼怪,

铅笔小说 23qb.com

<=16目录+书签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