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八百七十三章 刻字

第八百七十三章 刻字

陈平安站在那根将两轮明月牵线搭桥的蛛丝上,后撤一步,身形笔直坠落,去追那头主动撤离战场的远古大妖。

同时伸手一扯,将那根主人来不及收走的蛛丝收入袖中,反正有陆沉在,无后患之忧。

陈平安瞥了眼大门那边,一门之隔,就是青冥天下了,那边道气沛然,气象万千,似乎陆陆续续聚集起来一大拨的山巅道士。

白泽跟礼圣这对曾经并肩作战、且极其投缘的万年好友,结果万年之后,等到各自出手,皆毫不留情,为了那一轮即将搬徙出蛮荒天下的明月,一个拦阻四位剑修联袂拖月,一个就拦阻白泽的拦阻,双方打得天时大乱。

双方万年之前就已都是十四境大修士,又各自因为心中大道,主动选择放弃跻身十五境。

一尊白衣法相,古意苍茫,一尊儒衫法相,浩然正气。

礼圣儒衫上的每一条经纬丝线,就是一条浩然天下的“规矩。”

而细看之下,那“白泽法相”是由无数个妖族真名聚拢而成。

故而双方每一次法相崩碎,都是一场名副其实的天翻地覆,大道之争。

陆沉好不容易才找准一个稍纵即逝的机会,从袖中捻出一页道书,念念有词,随后丢掷一张紫气萦绕的自创符箓,通过那道衔接两座天下的大门,去往白玉京,给二师兄报喜,赶紧领着白玉京修士过来接引那轮明月,早早落袋为安,再立即关上大门,不然白泽一个发狠,直接将战场换到青冥天下,再一拳打碎那轮明月,后果不堪设想。

以白泽的境界修为,哪怕是在青冥天下,师兄余斗即便身穿法衣、手提仙剑,注定无法将其留下,一来礼圣到了青冥天下,大道压胜之重,无法想象,甚至要比至圣先师去往青冥天下还要夸张,再者陆沉最清楚师兄的脾气,是绝对不愿意与谁联手对敌的,尤其是白泽的合道方式,重伤不重伤的,没两样,只要被白泽返回蛮荒天下,以白泽的真身坚韧程度,加上白泽对天下众多道法的了解深度,相信很快就会恢复战力。

毕竟不是谁都能够指点绯妃水法的。

那个从月宫废墟地底深处长眠中醒来的枯瘦老人,在下坠途中,仅是几个呼吸功夫,就已经变成中年男子的容貌,并且还处于类似道家返璞归真的玄妙状态,不出意外,相信它很快就会易容为年轻姿态,而这种变化,并非障眼法使然,是一种不可阻挡的大道显化。

这位飞升境巅峰大妖,笔直一线,坠向大地。

不曾想被那个头戴莲花冠的家伙跟上了。

大妖手持长剑,绕在背后,心弦微动,只是迅速权衡一番利弊,还是放弃递剑砍人的冲动。

双方间隔不过十数丈,两道剑气虹光一同直直撞向蛮荒大地,动静之大,如雷鸣震动。

大妖以蛮荒古语问道:“就不帮帮那位小夫子?”

不料那个人族修士,竟是以无比纯熟的蛮荒古语微笑道:“你不也没帮白先生?”

已是青年模样的那头巅峰大妖,略微惊讶,“难道是我看走眼了,你其实不是人族?”

一个年纪轻轻的人族修士,谁会吃饱了撑着,跑去钻研蛮荒古语?

再者这个修士身上,确实存在着一丝虚无缥缈的熟悉气息。

见那人笑着不说话,这头远古大妖问道:“跟着我做什么?”

那人倒是实诚,“看能不能趁着你境界不稳,还没有真正重返巅峰,找机会做掉你。”

一网挂虚空,百亿杀气生。

最适宜那些占据地利的战场,只要在地底深处事先打造出一座老巢,只需“妨碍小虫飞”,对于自投罗网的人族中、下五境修士,和类似大骊铁骑的山下兵马而言,这头飞升境大妖,简直就是最可怕的阵师。

更何况这头远古大妖,还是一位承载着某条甚至数条远古剑道的巅峰剑修。

大妖哑然失笑。

如今的年轻修士,一个个的,境界都这么高,脾气都这么差,说话都这么直接吗?

眼前这位剑修,相较于先前几个,只说年龄一事,还要古怪,人身小天地的山河气象,以“周岁”年龄计算,明明不到五十岁,可如果按照光阴长河塑造出的某种年轮来算,眼前剑修,年纪依旧不大,但好歹约莫有个三百岁的修道岁月了,只是偶尔又显露出四五千岁的道龄。

看着那个双手笼袖的年轻剑修,大妖冷笑道:“别在这儿诈我,你要真有能耐,有五成把握,早就出剑了。”

陈平安微笑道:“那就试试看?”

大妖没来由想起他的那个道侣,那小娘们,出剑真狠。

还是别试试看了。

没必要。

真正的缘由,还是那厮有意无意瞥了眼地面,好像看穿了自己的心思,一旦他双脚触及地面,就是结阵一座天地,天空地面,遍张罗网。

在自己的天地之内,再喊几个帮手,打个十四境修士,哪怕胜算不大,也要剥掉对方一层皮,比如与托月山知会一声……

他娘的,托月山怎么没了?

难道浩然天下已经打到了托月山?

环顾四周,看那人族的排兵布阵,根本不像啊。

这头大妖瞬间心凉了一截,迅速权衡利弊一番,还是先归拢昔年麾下那六洞妖魔精怪,吃饱喝足过后,恢复巅峰,才跟人问剑,更为稳妥。就是不知道万年之后,那帮徒子徒孙们,有无在蛮荒天下开枝散叶。

怎么自己这次被白泽唤醒之后,这么多意外?还有完没完了?

这头大妖神色颇为无奈,愈发下定决心,得拗着性子,收一收脾气,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直截了当道:“说吧,怎么才肯各走一边。”

脸面一事,真不算什么。

当年术法如雨落人间,大地之上,无论妖族人族,唯有得大机缘者,得以登山修行。

而它其实相较于白泽、初升这拨妖族修士,算是修行晚辈了,而且资质一般,因为练剑一事,是它与一位至高存在,匍匐在地,磕头苦苦求来的。

陆沉察觉到陈平安的心境变化,不得不提醒道:“你可别真打起来,礼圣在这边跟白泽打架,比较吃亏的。”

陈平安心声道:“有数。”

陆沉松了口气。

陈平安笑道:“我看你手里那把剑还不错。”

先前一轮皓彩的精粹月色,被这头巅峰大妖以秘法凝为一把长剑。

大妖绕后持剑之手,抖了个剑花,月光流溢,“早说,送你就是了。”

陈平安从袖中探出一手,不是去接剑,而是将背后那把夜游握在手中。

大妖点点头,有点意思。

之后双方便是倾力出剑,对砍一剑。

各自身形后退十数里,大妖手中长剑瞬间崩碎,化作一大片浓郁月光,月色如水银一般浓稠。

大妖身形消散,大地之上蓦然出现一个巨坑,从明月废墟重返人间的那位妖族“年轻剑修”微微屈膝,挺直腰杆,抬头望向那个并未追杀自己的人族剑修,似乎要好好记住那张脸庞。

陈平安一挥袖子,将那些月色收入囊中。

剑光一闪,去往剑气长城遗址。

当陈平安双脚踩踏在城头之上,陆沉一个后仰,躺在莲花道场之内,这位白玉京三掌教如释重负,贫道终于不用提心吊胆了。

何止是度日如年,简直是一天之内做完了千年事。

贺绶从天幕处落下身形,依旧遵循规矩,悬在城头之外,双脚不落地,老夫子小心翼翼取出那把古老神兵,都只敢将其虚握,而根本不敢攥住那把狭刀,贺绶轻轻推给那位风尘仆仆重返城头的年轻隐官,“这把刀,是老大剑仙一剑斩杀神灵‘行刑者’后遗落的兵刃,老大剑仙让我将此刀转交给你,算是你与宁剑仙的成亲贺礼。”

陆沉在那顶道冠内的莲花道场,伸长脖子,瞪大眼睛,仔细端详那把传说中的兵刃,这可是当之无愧的“神兵”,比起什么后世的有灵仙兵,品秩还要高出一筹,无需炼化,只要能够让这类兵器认主,就可以获得一种甚至是数种远古神通。

贺绶提醒道:“隐官要小心些,此刃极难掌控。”

从化外天魔那边换来的狭刀斩勘,曾是斩龙台行刑之物。

隔着一座剑气长城的城墙,两刃相邻,君臣有别。

那尊远古高位神灵,行刑者现世之时曾言,有幸见此锋刃者即不幸。

陈平安点点头,仍是毫不犹豫伸手握住无鞘长刀的刀柄,没有半点异样,十分温顺。

老夫子贺绶颇为惭愧,这把神灵锋刃,先前被陈清都握在手中,没有半点桀骜,也就罢了,不料年轻隐官接过手,还是这般……轻巧。

要知道这段暂时代管这把兵刃的时间,光是为了镇压那份粹然神性

铅笔小说 23qb.com

<=14目录+书签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