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八百六十八章 干架

第八百六十八章 干架

(久违的小章节……)

蛮荒三月,玉钩已落人间。

蟾宫旧主赊月已经远在浩然,此轮明月沦为一处无主之地。

而曾经居中而悬的那轮“皓彩”明月,有一处死气沉沉的远古仙宫遗址,似乎曾经经历过一场术法通天的大战,占地广袤的府邸,昔年绵延不绝的数百座建筑,好像被一气呵成夷为平地,只剩地基。

哪怕是齐廷济在内的几位剑修出手拖月,废墟依旧没有丝毫异样,直到白泽在曳落河现身之后,才有了天翻地覆的巨大动静。

一只占据明月将近三分之一疆域的庞然蜘蛛,破土而出后,它瞬间化作人形,身形佝偻的老者容貌,再张嘴一吸,似乎将月色悉数吸入腹中,再一吐,就是一把长剑。

正是这位远古妖族剑修,先前突兀一剑将负责开路的宁姚劈落人间。

之后便是宁姚仗剑重返战场,一剑将它重新劈入明月深处的老巢当中。

它抬头瞥了眼那个凶悍无比的小婆娘,运转一门本命神通,查探虚实,有点不敢置信,不到一百岁的人族剑修?

这头远古大妖,忍不住用那古老言语,骂骂咧咧,破口大骂白泽做事情不地道。

心中惴惴,难不成万年之后的剑修,修行资质、剑道境界都这么可怕吗?

那自己醒来,又能如何?根本不顶事吧?

它再迅速散开心神,看了其余几个剑修,还好还好,虽然境界都高,不过相比那个杀气腾腾的小姑娘,年纪都算不小了。

岂不是要被围殴,它二话不说,施展出一道本命遁地术,直接从老巢穿过整个明月,然后举目远眺,大吃一惊,咦,蛮荒怎么少了一轮明月?

那就选择那个蟾宫好了。

一道白光瞬间牵连皓彩与蟾宫。

结果那位女子竟然不依不饶,几次剑光散开复聚拢,就直接御剑绕过半轮明月,剑光之快,不可理喻。

她拦住去路,问道:“要去哪里?”

既然双方都是剑修,只问一剑自然不够。

矮小老者眯眼笑道:“小姑娘脾气这么暴躁,小心找不到道侣。”

老者言语,与如今的蛮荒大雅言,差异不小,宁姚勉强听了个大概意思。

宁姚懒得废话,刚要递剑,她突然视线偏移,望向老者身后极远处。

是一个御风远游而来的家伙。

宁姚松了口气。

原来陈平安并未直接返回剑气长城,而是手持一张奔月符,先到了气象相对平稳的蟾宫明月,然后沿着那条好似在两月之间架起一座桥梁的蛛线,同时再次祭出一张奔月符,最终赶来这边。

陈平安当下脸色惨白,双手笼袖,就像一个大病尚未痊愈的病秧子,此刻站在在那条蛛线上,身形微微晃悠,微笑道:“就在这里,不用找。”

他望向那头飞升境巅峰的远古大妖,将一轮明月深处作为藏身之所,栖息养伤之地。

陈平安朝宁姚笑了笑,以心声说道:“不用担心我,你们只管继续拖月。”

宁姚点点头,毫不犹豫就返回先前道路那边,继续出剑不停,稳固那条开天道路。

先前她忍不住转头回望一眼。

宁姚发现陈平安就在看她。

可能是他心有灵犀。可能是一直在看她。

宁姚负责出剑开路,硬生生以剑气和剑意,维持那道连接蛮荒与青冥天下的大门。

此举类似当年老大剑仙的举城飞升。

齐廷济现出法相,将一身剑气笼罩明月千里疆域,就像一条绳索,在明月前方拖拽前行。

刑官豪素,置身于一轮明月中,祭出本命飞剑“婵娟”,银霜万里,与月色相融,同时递剑,一攻一守,共同阻断这轮皓彩与蛮荒天下的大道牵引。

陆芝位于最后方,祭出一把本命飞剑“抱朴”,外加陆掌教免费赠送的木盒八剑,就只管出剑劈砍明月,将其推动向前。

剑气长城的四位剑修,拖月之事,分工有序,各司其职。

豪素距离齐廷济相对最近,双方勉强能够以心声交流,问道:“要不要顺手宰掉这头远古大妖?”

齐廷济摇头笑道:“既然隐官都没发话,就不节外生枝了。”

那头大妖手腕一拧,再绕到身后如背剑,嘿嘿笑道:“真要打起来,胜算嘛,自然是你们人多势众,更大一些,就是得小心谋划落空了。”

几位剑修合力搬徙明月一事,它是没什么想法的,白泽都不管,它还管个屁。

他娘的,老子酣睡万年,一朝醒来,先被个小姑娘吓了一大跳,再看了一场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打情骂俏?

先前在托月山那边,白玉京三掌教还提心吊胆呢,这会儿就又心声道:“诈他一诈!看谁虚张声势的本事更胜一筹!”

就在此时。

陆沉蓦然正色道:“要小心白泽!”

早知道就不该来这边凑热闹。

只是陆沉很快就又笑道:“好像不用小心了。”

亏得凑热闹来了,贫道颇有先见之明啊。

————

城头之上,魏晋正在炼化那数缕古老剑意。

曹峻美其名曰护道,实则是无心修行。

因为这位风雪庙神仙台的大剑仙,竟然跻身了一种境地。

以至于独独两位剑修附近,下起了一场没头没脑的鹅毛大雪。

曹峻闲来无事,就蹲在城头,堆了个高高的雪人,模样英俊极了,再堆了几头巴掌大小的旧王座大妖,从方寸物里边取出两双青竹筷子,帮着那位百年之内必定剑术卓绝的英俊剑客,腰间各自悬佩一剑,然后雪人双手持剑,分别抵住一头王座的脑袋,大概是在问它们怕不怕。

曹峻转头瞥了眼一旁如同老僧入定的魏晋。

一个四十岁的玉璞境剑仙。

之后在剑气长城以杀妖一事砥砺剑道,返乡之后,在甲子岁数,跻身的仙人境。

听说阿良曾经帮他点破元婴境瓶颈,左右在这边指点过剑术,老大剑仙丢了本剑谱,最终重返剑气长城,又得到了宗垣的数缕粹然剑意。

羡慕不羡慕?

自己都不认识阿良,左右曾经几剑碎过自己的道心,老大剑仙称赞了一句后生可畏,宗垣的粹然剑意不稀罕搭理自己。

无奈不无奈?

魏晋突然睁开眼睛,仰头望向天幕。

曹峻顺着魏晋的视线,抬头远眺,揉了揉眼睛。

视野中,一轮大月逐渐现出巨大轮廓,正在“缓缓”移动。

南边的整座蛮荒天下,估计又得再次共看一轮月了。

桐叶宗五位剑修,于心,王师子,李完用,杜俨,秦睡虎。他们先前离开剑气长城遗址后,就联袂远游,直奔日坠,拜访大骊宋长镜,以及玉圭宗韦滢。

所以错过了近距离目睹老大剑仙出剑的机会。

一行人只是在半路停步,回望北方城头那边的剑气如虹。

秦睡虎笑骂道:“先前是谁着急赶路的,站出来。”

哪怕隔得远,一行剑修依旧能够感受到那股气冲斗牛的浩大剑气。

李完用目眩神摇,长呼出一口气,使劲搓脸,“大概唯有这一剑,才当得起‘最纯粹’三字。”

杜俨眼神恍惚,喃喃道:“我们这辈子,练剑百年千年,哪怕更久,最后能够递出这么一剑吗?”

哪怕此生只有一剑都好啊。

王师子说道:“其实左先生的剑术,最接近老大剑仙。”

一提起左右,几个大老爷们,就不约而同望向唯一的女子。

于心置若罔闻。

其实在剑气长城那边,未能见到左先生,也不错。

于心不忍左右为难。

她继而自嘲,左先生岂会因为自己单相思的那点儿女情长,为难半点?

左先生,只会让浩然天下和蛮荒天下共为难吧。

陈三秋和叠嶂,跟随邵云岩和酡颜夫人,连同龙象剑宗十八剑子,一起御剑去往南边的渡口。

老大剑仙从剑气长城远游蛮荒之时,曾经故意放慢身形,低头望去,与陈三秋和叠嶂点头致意。

两个年轻晚辈……被迫抬头,然后只是惊鸿一瞥,就再不见老大剑仙的踪迹。

马苦玄揍完人之后,拍拍手,神清气爽。

最有意思的事情,是那位悲愤欲绝的老元婴,仰头望天,大声喊道:“贺夫子,难道就由着这厮肆意伤人吗?”

坐镇天幕的那位文庙陪祀圣贤,都没有用心声言语,直接开口说道:“我不在。”

马苦玄闻言大笑,不曾想这个有资格吃冷猪头肉的贺夫子,还挺风趣。

铅笔小说 23qb.com

<=23目录+书签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