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八百六十五章 重提

第八百六十五章 重提

曳落河地界,就像被开辟出了一座崭新英灵殿,大水疯狂倾泻其中,再被其中磅礴剑气一搅,顿时云雾蒸腾。

附近的几条曳落河支流,河面水位瞬间就下跌,河床再次裸露出来,已经是第二次了,无数水裔精怪逃到岸上,疯狂迁徙,只求远离那个剑气冲天的巨大窟窿,无数青色剑气流溢而出,如大浪滔天,向四周扩散开来,一条曳落河主河道和附近十数条支流的广袤水域,先后死在地震与剑气洪流当中的水裔之属,尸横遍野,不计其数。

一剑之力,天塌地陷。

陈清都站在窟窿顶部的边缘地带,皱眉问道:“怎么回事?”

照理说,白泽不该这么…弱。

所谓的弱,当然只是相较于巅峰状态的托月山大祖。

如果白泽太弱,陈清都这倾力一剑,何必选择白泽。那不是埋汰白泽,是糟践自己。

至于白泽不躲不避,有意硬扛先后半剑。

大概也算一种万年之后的久别重逢,白泽对剑气长城和陈清都的最后礼敬。

而陈清都真正想要的递剑结果,是一定程度上阻拦和拖延白泽跻身十五境,晚个大几十年或是百来年的。

就像现在白泽的人身天地之内,犹有一道好似将大地切割开来的剑气沟壑,白泽想要跻身十五境,就得慢慢填补。

问题在于,似乎白泽根本没有这个意思?是不打算要那个十五境了?

有心一而再行事,先为托月山大祖让路,这次又要为初升再次让道?

还是更长远些,为那名义上的新蛮荒共主剑修斐然,早早腾出个位置?

陈清都揉了揉下巴,早知如此,岂不是递剑所向,换成初升更好些?

一道雪白虹光从窟窿底部掠出,最终白泽与陈清都相对而立,第一句话,竟然是“要不要来壶酒?”

陈清都摇摇头,“浩然天下无好酒。”

白泽环顾四周,满目疮痍,可怜一条曳落河,隐官和老大剑仙两次出手,接连两次殃及池鱼。

陈清都微笑道:“最少在我离开之前,你都别想着补救,曳落河藏污纳垢很多年了。”

万年以来,蛮荒天下攻伐剑气长城,曳落河和仙簪城在内的几个地方,都很起劲,次次不落,多少都会意思一下,之前哪怕仰止不去,也会有些小有道行的虾兵蟹将,去剑气长城那边耀武扬威。

不然老聋儿的牢笼之内,也不会有那条泥鳅“清秋”了,这头上五境妖族,曾是曳落河四凶之一。

白泽看着对岸的老大剑仙,有些伤感。

昔年曾是并肩作战的故友。万年以来,故人渐渐故去。

陈清都洒然笑道:“不用这么矫情,也对,当年就属你白泽最多愁善感,比人还人。”

白泽问道:“为何不跟随那位同去西方佛国,为自己留下一线生机?”

先前那个出现在城头的中年僧人,就是佛陀。

人死后的天地人三魂,各有皈依之地。

陆沉在跟随陈平安一同持符远游的途中,就曾泄露过天机,其中天魂去处,是谓天牢。地魂去处,是那阴冥之地的酆都鬼府。

天地生养万物,何以报天地?天地两魂便像是一种还债。唯有人魂,带着七魄,徘徊人间,此魂飞则七魄无,故而民间市井就有了那头七还魂的说法,祖荫庇护,也由此而来。修道之人所谓的拘魂拿魄,其实极难将三魂七魄全部拿下,尤其是天地两魂,更像是一份修士难以辨别的假象,雾花水月。

苦海沉沦,红尘万丈。为何修道一事,被视为以盗窃身份行悖逆之举?

修道之士,证道长生,修行种种长生久视之法,更何况还有诸多秘法传承的兵解转世,以及祖师堂点燃一盏续命灯,一桩桩一件件,都是被天道无形压胜的事情。

佛祖当时现身剑气长城,其中一事,就是想要见一见陈清都最后一缕地魂。

在白泽看来,如果陈清都自己愿意,极有可能可以凭此转世西方佛国。

陈清都嗤笑道:“怕死贪生,还当什么剑修。”

小人以身殉利,豪杰以身殉义,圣人以身殉道。

剑修当以身殉剑。缟素酬天下,戈船决死生!

既然心愿已了,飞升城已经在崭新天下站稳脚跟,就将未来的对与错,全都留给年轻人好了。

陈清都笑道:“万年之前撂挑子,万年之后再来补救,你这算不算脱裤子放屁?”

白泽说道:“你要护着剑修的香火不至于断绝,我一样放心不下蛮荒天下的存亡。”

言下之意,浩然天下想要攻占蛮荒,就得过白泽这一关。

白泽再不喜欢战争,也绝不会眼睁睁看着蛮荒天下覆灭。

陈清都笑道:“既不去追求十五境,偏偏又如此自信满满,记得印象中的白泽,不是那种喜欢说大话的,那么是你万年之前的合道十四境,大有学问了?”

白泽笑了笑,没说什么。

双方确实还没熟到那个如此开诚布公的份上。

当初高高在天的神灵陨落无数,旧天庭遗址成为一处既无法打碎、又极难占据的无主之地,此外几座天下刚有个雏形,只不过几位天下之主,其实早有定论了,比如三教祖师,就没什么可争的,唯独蛮荒天下,还有些变数,白泽,初升,一个是拥有绝对的威望和实力,一个是有心气,也有境界,都能够与后来的托月山大祖掰掰手腕。

只是白泽跟随大祖一起登山,帮忙取名托月山,还给那个孩子取了个真名,这就意味着白泽认可了大祖的天下共主身份。

老祖初升总不能去一挑二,何况蛮荒天下初定,初升不愿内讧,让其他天下有机可乘,也就彻底死了那条心,只是仍然不愿寄人篱下,就跑去开辟出了一座英灵殿,与托月山遥遥对峙。

其余一小撮在大战中受伤的巅峰大妖,为了养伤,陆陆续续陷入冬眠状态。

后来得以从冬眠中自行醒来者,凭借强横的肉身,极高的道法境界,无一例外,都成为了旧王座大妖,在英灵殿占据一席之地。

比如搬山老祖朱厌,还有荷花庵主,占据居中一轮明月“金镜”,将其炼化为修道场地。

黄鸾,开始收拢各色洞天福地遗迹、仙宫府邸,仰止醒来后,则一眼相中了那条被剑修观照一剑劈出的曳落河。

此外的那拨旧王座,刘叉,绯妃,其实相较于这拨上古大妖,都属于晚辈。

尤其是极为年轻的剑修刘叉,有点类似蛮荒天下剑道气运相中者。

等到刘叉被囚禁在功德林一处山水秘境之内,连同剑道在内的天下气运流转,无形中就转移到了斐然身上。

白泽为此还在离开浩然天下之前,专程去了趟功德林找刘叉。

文庙那边甚至只是让茅小冬一人象征性陪同前往,由此可见,对白泽确实放心得无以复加。

每天就是在那边钓鱼的大髯剑客,在前辈白泽可惜他的剑道成就在异乡止步之后,刘叉只说了一句话。

“让浩然天下少了个十拿九稳的十四境,其实我亏得不多。”

由此可见,刘叉笃定醇儒陈淳安这位亚圣一脉的顶梁柱,假若没有死在他的剑下,绝对可以跻身十四境,而且极快,未必比合道星河的符箓于玄更慢。

一旦肩挑日月的陈淳安成功合道十四境,对于蛮荒天下来说,后果不堪设想。

既是毋庸置疑的合道人和,又兼具合道天时之玄、地利之优,再加上陈淳安自身的儒家圣贤神通,这么一位十四境,战力相当可怕。

要知道当年在剑气长城的城头上,在董三更之前,陈淳安就曾拖拽过荷花庵主的那轮明月。

陈清都笑道:“换成我是那个小夫子,就说服至圣先师,如何都要联手做掉你,绝对不留后患。”

就像董三更的孙子,剑修董观瀑,陈清都其实很顺眼,对其剑道,还曾寄予厚望。

喜欢归喜欢,该杀还是得杀。

“那就不是礼圣了。”

白泽摇头道:“何况我也不是那么好杀的。”

白泽当年之所以愿意让道给托月山大祖,不是自认无望那个触手可及的十五境,而是一旦白泽当时就破境,对整座蛮荒天下的影响太大,最终形势演化,会与白泽心中的大道相悖。

白泽曾经寄希望于小夫子礼圣的规矩,能够让浩然人族和蛮荒妖族,合力打造出一个双方相安无事的太平盛世。

这就涉及到远古时代术法如雨落人间,妖族修炼的大道根本,因为比人族多出一个至为关键的炼形环节,在妖族和修士之间形成了一道门槛,阻拦下了大地之上无数妖族的开窍,这属于先天劣势,但是妖族修士一旦炼形成功,因为真身的坚韧程度,就会多出一个后天优势。

铅笔小说 23qb.com

<=14目录+书签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