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八百一十章 教拳

第八百一十章 教拳

如果不是因为有桩生意要商量,陈平安不会去那桃花渡叨扰彩雀府修士,耽误她们炼制法袍,就是耽误落魄山挣钱,与谁过不去都别跟钱过不去。

彩雀府位于湖泽水国的水霄国境内,水霄国连同京城在内,州郡城池都建造在岛屿之上,彩雀府就位于巨湖大溪交汇处,溪水名为桃花水,桃花渡上空常年有白云悬停,围绕彩雀府所在青山,如戴有一顶雪白冠冕,山水相依,白云萦绕,开满桃花,风光绝美。

米裕曾经在此“修行”多年,听说还惹了一屁股的情债,算不算坏了落魄山的门风?

陈平安默默记账,回了落魄山就与米大剑仙好好聊聊。

山脚有座彩雀府自家经营的茶肆,其实生意一直冷清,因为茶水价格太贵,桃花渡的过路修士,更多还是选择游历桃林。

陈平安一行人落座后,他与彩雀府女修自报名号,女修听闻是落魄山的年轻山主亲临桃花渡,哪敢怠慢,立即以纸鸢传信祖师堂,毕竟彩雀府女修都心知肚明,宝瓶洲的那个落魄山,虽说开山立派没几年,却土财主得很呢。而且如今都是宗门了。

彩雀府能有今天的气象,就要归功于落魄山提供了那件“祖师”法袍,才得以开枝散叶,子孙满堂,凭借这只聚宝盆,都与大骊王朝搭上线做成了生意,使得彩雀府在短短二十年内,迅速崛起,跻身北俱芦洲一流山头,如果不是由于彩雀府按照祖例,一向只收女修,弟子人数不多,不然宗字头,都是可以争一争的。

掌律武峮很快就御风而来,见面就先与陈平安致歉一句,因为府主孙清带着嫡传弟子柳瑰宝,一起出门历练了。孙清美其名曰为弟子护道,不过是有理由多走一趟太徽剑宗罢了。

按照山上规矩,陈平安这样的一宗之主大驾光临,又是彩雀府的幕后财主,孙清是必须要在场的。

哪怕落魄山事先有无飞剑传信,终究还是彩雀府这边失了礼数。

落魄山的底蕴如何,彩雀府再清楚不过了,就俩字,无理。

孙清带着柳瑰宝观礼完毕,回了自家山头后,私下与武峮玩笑几句,咱们这儿,瞪大眼睛都找不着个地仙,在落魄山上,好嘛,好像些个元婴境,都是不敢大声说话的。好像只要不是个地仙,都不好意出门跟人招呼。

武峮当时只听孙清说了那场开宗仪式的观礼名单,就愣是半天没回过神,完全没有道理可讲的那种。

武峮见到了那位一袭雪白长袍、背长条剑匣的女子。

宁姚还是那么个说辞,“宁姚,剑修。”

武峮抱拳致礼,爽朗笑道:“彩雀府祖师堂掌律,武峮,止戈武,山君峮。”

等会儿!

剑修?宁姚?

总不会是剑气长城的那个宁姚吧!?

因为直到府主孙清参加那场观礼,才知道那个在彩雀府每天游手好闲的“余米”,竟然是一位玉璞境剑仙,而且在那落魄山,都当不成首席供奉。真名为米裕,来自剑气长城!其兄长米祜,更是一位战功卓著的大剑仙。

天底下有这么巧合的事情?陈平安确实了不起,只是武峮还真不信他能让宁姚跟随身边。

再说了,宁姚跟随飞升城去了第五座天下,有文庙规矩在那边,如何能够来到浩然天下?

仗剑飞升吗?

这就是浩然山巅宗门与二流仙家势力的差别了。何况彩雀府也无剑修,去过剑气长城。再加上浩然山水邸报禁绝多年,所以武峮到现在,还不知道眼前这个喝着茶水落魄山山主,曾经在那倒悬山春幡斋的官威,到底有多大。

只是武峮心存侥幸,万一真的是呢,试探性问道:“宁姑娘的家乡是?”

宁姚说道:“剑气长城。”

武峮瞬间满脸涨红。

北俱芦洲,是浩然天下九洲中与剑气长城关系最好的那个,没有之一。

所以这里的练气士,哪怕不是剑修,都对剑气长城了解颇多。

武峮亲自煮茶待客,心情激荡,久久无法平静,双手竟是有些不可抑制的颤抖。

茶叶是彩雀府后山特产,名为小玄壁,老茶树不过十二棵,由珍禽彩雀衔摘,秘法炒制成团,故而极为名贵。

武峮经常忍不住多瞥几眼那宁姚。

宁姚,真的是那个传说中的宁姚!

如今北俱芦洲大山头之间,都是有些猜测和说法的,无一例外,都坚信宁姚会是那座崭新天下的第一人。

关键宁姚是女子啊,武峮平时与府主、瑰宝她们喝酒饮茶,岂会不多聊几句宁姚?尤其是心高气傲的柳瑰宝,对宁姚更是仰慕。

但论剑修,绕不过宁姚。

就像浩然天下只要提及纯粹武夫,就肯定绕不开裴杯和曹慈这对师徒。

小米粒双手接过茶杯,道了一声谢,然后与身边的矮冬瓜小声分享心得:“慢点喝,可不能喝快了。”

白发童子一脸震惊,“喝茶还有这么个讲究门道?小米粒,你从哪本生僻书上看到的?”

小米粒双手持杯,低头抿了一口茶水,再轻轻点头,表示满意,滋味极好,然后转头笑呵呵道:“无师自通哈。”

陈平安手持茶杯,轻轻旋转,笑眯起眼,凉风习习,心情舒畅,茶肆水榭之外,湖水如镜,溪湖桃花无数,层层叠叠往山上去,花色有浅深,似娇艳女子匀深浅妆。

因为陈平安要跟人谈买卖,宁姚喝过了茶水,就与武峮告辞一声,让来过彩雀府的裴钱带路,她们要去天衣坊那边,欣赏那些彩雀府的“纺织娘”编织法袍。

宁姚在时,武峮一直紧张,宁姚离去,武峮心中又有不舍。

武峮心声问道:“陈山主,能不能问一下宁剑仙的境界?”

陈平安微笑道:“暂时飞升境。”

武峮给自己倒了满杯茶水,仰头一饮而尽。今儿在茶肆待客,亏大了,等到府主和瑰宝回山,自己就说与宁姚一起过喝茶?到底是差了点意思,远远不如与宁姚一起同桌喝过酒。

白发童子留下了,信誓旦旦说要助老祖一臂之力。

陈平安倒是没觉得她在胡吹。炼制法袍一事,吴霜降的这位道侣心魔,是一等一的行家里手。

陈平安开门见山道:“来这里之前,我参加了文庙议事,彩雀府的法袍,已经被文庙录档了,暂列候补名单,成了,就是一大笔生意。商家、术家和计然家修士,会继续考量此事。不管最终此事成与不成,落魄山和大骊都会收到文庙传信,希望未来某天,有机会与彩雀府道贺。”

陈平安拿出一本册子,是金翠城的炼制秘法的手抄本,道诀是蛮荒桃亭给的,在桌上轻轻推给武峮,笑道:“法袍品秩,可以继续完善提升了,回头彩雀府抓紧给出炼制法袍所需天材地宝的单子条目,越详细越好,我会帮忙在北俱芦洲各地搜寻合适的仙家山头。”

白发童子心声说道:“隐官老祖,我能不能瞅瞅啊?”

得到陈平安的许可后,起身垫脚,趴在桌上,才拿过那本册子,翻阅起来,然后抖了抖手腕,远处桃花溪水便有丝丝缕缕的精粹水运,凝聚为一支碧绿杆毛笔,又有几朵桃花掠过湖溪,飘落在桌上,毫尖轻点桃花,如同蘸墨,在那册子上“朱批”起来,蝇头小楷,这里一行道诀,那边几句建言,在书页空白处写得密密麻麻,很快就将一本册子的文字内容翻了一番。

这一幕,看得武峮心神大震。

仙人手笔,道气缥缈!

武峮忍不住心声询问道:“山主,这位前辈是?”

陈平安笑道:“落魄山新收的杂役子弟,先去骑龙巷那边看铺子,通过考验了,再录入霁色峰谱牒。”

武峮只当是这位前辈的身份不宜泄露,陈平安在与自己开玩笑。

白发童子抬起头,一双眼眸呈现出七彩焕然的琉璃色,前什么辈,臭娘们会不会说话。

陈平安双指弯曲,就是一板栗砸过去。

白发童子只得收敛那道巡狩心神的秘术,如果不是隐官老祖在这边,只会更加神不知鬼不觉,就把武峮的祖宗十八代都给查清楚,再次提笔蘸墨,桌上那桃花瓣的深红颜色,便浅淡几分,一边辛勤写字,一边与隐官老祖做买卖,“查漏补缺,得记一功。”

陈平安笑眯眯道:“之前你不小心说了个‘赔钱’,被记账了,是在裴钱那边功过相抵,还是各算各的?”

白发童子哀叹一声,选择功过相抵。

“这次文庙议事,你们北俱芦洲三郎庙的灵宝甲,还有老君巷法袍,都已经正式入选。”

陈平安与武峮大致聊了些议事内幕,比如渡船这边,按照文庙那边给出的方案,分出了极为详细的三六九等,比如巨大的山岳渡船,极具攻伐杀力的剑舟,速度极快的流霞舟,都已经被文庙正式采纳,很快浩然各地,就会动

铅笔小说 23qb.com

<=23目录+书签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