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七百九十九章 登高望远

第七百九十九章 登高望远

那个山泽野修出身的冯雪涛,相较于泮水县城的青宫太保,要更果决,见那左右今天不像是会留情面的,立即就祭出了一门压箱底的攻伐神通。

这位道号青秘的飞升境大修士,眉心处蓦然金光灿灿,如开天眼,隐隐约约,就像大门开启,显露出一座小巧玲珑的帝王宫阙小天地,再从中走出一位蟒服白玉腰带的少年,金色眼眸,双手持铁锏,两支铁锏每次相互敲击,磕碰之下,就绽放出一条金色闪电,不断壮大,最终交织成网,好似一座道意无穷的雷池重现人间。

左右每递出一剑,就会在天地间留下一条清晰稳固的出剑轨迹,不可撼动。

所以天幕处,就像多出了十几条悬空停滞的丝线。

大概这就是最名副其实的划破长空。

冯雪涛其实已经施展了数种玄妙遁法,可是不知为何,左右总能精准找到他的真身所在,瞬间御剑而至。

而那位蟒服腰玉的少年,也就是冯雪涛的阳神身外身,名为“青秘”,铁锏所化雷鞭,一样可以自行寻觅左右,可惜那些雷法一接近左右,便要落个雷声大雨点小的下场。

并非那“青秘”是什么绣花枕头,而是这般声势等同于天劫的攻伐雷法,面对左右,才显得寻常。

换成任何一位仙人,早就焦头烂额了。

陈平安仰头眯眼,细看之下,每条雷电都蕴含着一长串的金色文字,仿佛就是一篇完整的雷部秘籍。

只是这么一个多看几眼的细微动静,天幕处的一条雷电长鞭,就好像一尊雷部神将,察觉到凡俗夫子的冒犯,迅猛劈砸而下,气势汹汹,往鹦鹉洲渡口附近的陈平安一冲而去。

陈平安脚尖轻轻一点,瞬间离地十数丈,伸出一只手掌,五指如钩,以手心挡住那条金色雷电,另外一手再拧转手腕,驾驭武夫罡气,不让那些雷电真意崩散流逝,最后抖了抖袖子,将凝为一粒金色雷电珠子丢入袖中。

等于是收下了一部雷法真箓的残篇,意思不大,聊胜于无,闲暇时争取多炼出几个字。

能够不损分毫雷法道意、全盘接纳下这条雷电长鞭的练气士,寻常飞升境都未必成,除非是龙虎山大天师和火龙真人这样的半步登天大修士。

山巅秘传的仙家宝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差一两句话,或是几个关键文字,说不定就会让修习之人误入歧途。

后来成为落魄山供奉的目盲老道士贾晟,撇开某个隐蔽身份不谈,就是因为修习一道残缺不全的旁门雷法,伤到了脏腑,继而导致双目失明。

嫩道人心中惴惴,显而易见,离开剑气长城之后,左右剑术,又有精进。

李槐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只闻其名、不见其面的左师伯。

一想到自己肚子里的那点浅薄学问,李槐就很心虚,总觉得自己见着了这位左师伯,估计要被骂死。

因为裴钱早年说过,左师伯学问高啊,当年她跟随大白鹅一起游历剑气长城,三生有幸,见着了学问比剑术更高的左大师伯,那一番学问考校,左师伯问得惊天地泣鬼神,亏得她死记硬背,才能够涉险过关,要知道左师伯一口气问了她几十个难题,她只回答了个七七八八。

所以李槐对这位师伯的最大印象,就是“喜欢逮住晚辈,问很多问题”。

嫩道人刚要言语,柳赤诚已经抢先一步,赞叹不已,“好个左前辈,剑术已通神。”

嫩道人说道:“前辈?柳道友,不至于吧。按照岁数,你可比左右大了不少。”

柳赤诚感叹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达者为师,如是而已。诚心诚意喊那位左先生一声前辈,是柳某人的肺腑之言。”

陈平安与嫩道人提醒道:“前辈。”

嫩道人疑惑不解,“作甚?”

是在装傻,心中大骂不已,他娘的,你师兄左右出剑,老子掺和什么,是帮忙啊?还是找砍?

在那剑气长城,宁肯骂阿良一百句,不与左右对视一眼,是傻子都知道的道理。

陈平安只得耐心解释道:“地上有一堆白捡的香火情,前辈就这么懒得弯腰?”

嫩道人恍然,大笑一声,“有理有理。”

原来是来鹦鹉洲逛荡的不少修士,境界不够,胆量不小,不知轻重利害,看惯了山上一般热闹,不晓得山巅修士切磋道法的玄妙,尤其是那青秘道人的雷法,太过诡谲,长眼睛一般,竟然能够自行生发,轰砸一切睁眼窥探之人,如此一来,便有数十条雷电长鞭垂落而下。

嫩道人一个身形拔地而起,悬在鹦鹉洲岛屿上空,大袖挥动,将那些金色雷电一一打碎。

陈平安再次提醒道:“前辈救人过后,记得骂人,不用客气。”

嫩道人便顺势低头大骂道:“小娃儿们不知天高地厚,不想要一对招子了吗?!”

鹦鹉洲附近的道谢声,连绵不绝,一些对晚辈劝诫不及的护道人,竭尽全力,老修士们也能护住身边晚辈的性命,只是有人出手相助,当然更好,可以免去诸多道行消磨和法宝折损。

一时间众人唏嘘不已,不曾想这位横空出世的嫩道人,先前在那鸳鸯渚瞧着行事跋扈,何等气焰嚣张,竟还是个爱惜晚辈的世外高人?

果然人不可貌相。

陈平安又提醒道:“若有人邀请前辈登门做客,可以拣选两三个顺眼的,答复他们一个有空再说。”

嫩道人一掌遥遥打碎一条金色雷鞭,怒道:“这点人情世故,老子还需要你教?!”

陈平安呵呵笑道:“哪敢教前辈做事,教前辈做人还是可以的。”

跟这位蛮荒桃亭相处,就不能太顺着对方。

嫩道人瞥了眼那个看似远在天边、却能一剑近在眼前的左右,悻悻然御风返回原地。

柳赤诚轻声问道:“桃亭老哥,你觉得双方要打多久?”

至于胜负,毫无悬念。

嫩道人嗤笑一声,“不是飞升境大圆满,经不起左右几剑的。将左右视为大半个十四境剑修就是了。”

大半个十四境,听上去好像还没一位飞升境巅峰好听。

可事实上,别说大半个,哪怕只是半个十四境,就与一般飞升境拉开了一条天堑。

因为这意味着一位山巅大修士,到底有无登天的资质。

由于暂时性命无忧,那冯雪涛就有意无意瞥了眼鹦鹉洲那边的青衫剑仙。

不曾想青秘道人的这么一个分心,就平白无故多挨了一剑。

左右一剑横抹再竖切,使得那座雷池对半再对半。

先前在泮水县城打那青宫太保也好,当下在这天幕处打这冯雪涛也罢,左右还是留力不少,只以出海访仙时的剑术境界,与两位飞升境问剑,而且还没有倾力出手。

这等于是压境又压境了。

一来这两位飞升境的出手,顾忌重重,都太过担心被文庙问责,同样不敢全力施展神通。

再者左右也不清楚对方飞升境的底蕴深浅,不太愿意没出几剑,就不小心将对方砍个半死。

可如果是在海上,两说。不小心就不小心了。

说到底,浩然天下的某些飞升境,南光照、荆蒿之流,捉对厮杀的本事,确实是要逊色于蛮荒天下的飞升境大妖。

浩然天下的练气士,更多是为了境界,为了证道长生。

蛮荒天下那边,更加纯粹,境界我也要,长生不朽也要,但是说来说去,还是为了大道之上的打杀痛快。

同样是追求与天地同寿的那个结果,却是两条不同的修行道路了。

冯雪涛不愧是野修出身,心声言语道:“左剑仙要是一心杀人,就别怪方圆千里之地,术法流散如雨落人间,到时候殃及无辜,当然主要怨我,只是人死卵朝天,怨不着我,就只好怪左剑仙的咄咄逼人。”

左右说道:“你大可以试试看。”

冯雪涛一时语噎,差点没被这个左右气出内伤。

换成别人如此混不吝,冯雪涛还会认为是虚张声势。

可是眼前这位转去练剑的读书人,不可以常理揣度。

冯雪涛问道:“你到底为何要与我问剑一场?打架总需要理由吧?我与你,与你们文圣一脉,素无恩怨。”

左右说道:“看你不爽,算不算理由?”

冯雪涛脸色阴沉,“凭什么要我一定要置身战场?!老子在山上清净修行几千年,修心养性,也不曾妨碍浩然山下半点,你左右莫不是当自己是文庙教主了,管得这么宽?!”

左右皱眉说道:“最后与你废话一句,只有骨头硬的人,才有资格在我这边撂句硬话。”

这几个飞升境,修行本事不弱,给自己找借口的本事更强。

去了各洲战场,哪怕学不来周神芝,难不成学那算盘子

铅笔小说 23qb.com

<=26目录+书签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