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七百八十三章 邀请

第七百八十三章 邀请

文庙周边四处仙家渡口,修士落脚地,分别是着泮水县城,鸳鸯渚,鳌头山,鹦鹉洲。

一位刚刚从南海归墟来到这边的长眉老者,就已经在鸳鸯渚那边钓上鱼了。

两艘仙家渡船几乎同时停靠在鳌头山附近的仙家渡口,分别来自玄密王朝和邵元王朝。

玄密王朝和邵元王朝,都跻身中土神洲十大王朝之列。

其中一条渡船,走下一位黑衣少年,王朝得水德眷顾,朝野上下,崇尚黑衣。

身材臃肿的胖乎乎老者,拿着一块玉把件,在往脸上蹭。

一位是玄密王朝的新帝,如今才十六岁。一位是流水的皇帝、铁打的太上皇,郁氏家主郁泮水。

老人身边跟着郁狷夫和郁清卿。

而邵元王朝那边,人数较多,除了正值壮年的皇帝陛下,还有国师晁朴,高冠博带,相貌儒雅,手捧一把雪白麈尾。得意弟子林君璧。还有那位写出一部《快哉亭棋谱》的溪庐先生,蒋龙骧。

邵元王朝的严氏老祖,身边跟着一位身姿丰腴的抚狸侍女,眉眼天然妩媚,嘴边一粒美人痣。

连同林君璧在内,金梦真,朱枚,严律,蒋观澄,这五位剑仙胚子,都曾跟随剑仙苦夏一起游历剑气长城。

蒋观澄是苦夏剑仙的嫡传弟子,家中有两位长辈,都曾是书院君子,出身亚圣一脉。

之所以“曾是”,因为都已战死在南婆娑洲战场。

而剑仙苦夏的师伯,是曾经的中土十人之一,老剑仙周神芝。

苦夏,周神芝,两位剑修,一样都已战死,一个死在剑气长城,一个死在扶摇洲,都死在了异乡。

严律,是家族老祖严格的玄孙。

朱枚再不是那少女姿容身段了,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她的一位叔祖,是流霞洲的书院山主,而且传闻朱枚年幼时,梦游烟支山,与那位地位尊崇的女子大山君,签订过一桩秘密契约,可谓福缘深厚。

很快鳌头山这边,就摆下了两盘棋局,一围棋一象棋,设下擂台。两位守擂主将,都是被各自长辈赶鸭子上架的年轻人,邵元王朝的林君璧,年轻候补十人之一的许白。

蒋龙骧和林君璧先下一局,旁观者众多,其中就有郁狷夫和郁清卿。

据说这位溪庐先生,此次跟随国师晁朴远游此地,是专程拜访白帝城郑居中而来。

只不过旁人都很确定,蒋龙骧绝对没资格见到那位魔道巨擘,极有可能,连那傅噤都请不动。

传闻“小白帝”傅噤的棋术,得了师父七八分真传。

亲手治印一方,“天下第四”。

不出意外,第一是郑居中,第二是在白帝城下出彩云谱的绣虎崔瀺,第四是傅噤,那么第三到底是谁,就成了一桩山上不大不小的悬案。

许白那边,亦是人头攒动,对局之人,是位纵横家高人。看客当中,有来自竹海洞天的纯青。

她曾经与这位许仙,一起游历宝瓶洲。

其实光是许白和纯青两人,宛如一双神仙璧人,就已经是一道绝美风景了。

在四处之外,又有几处相对秘密的下塌处,分别安置释道兵两教一家,以及此外诸子百家老祖师,再就是浩然天下那些品秩最高的山水神灵。北俱芦洲天君谢实,宝瓶洲神诰宗天君祁真在内,与其余几位同样出自白玉京三教的天君,就齐聚一堂,除此之外,还有清凉宗女子宗主贺小凉,师兄曹溶,以及那个不记名大师兄的仙槎,此人的化名,名气更大,顾清崧。

宝瓶洲神诰宗,其实是中土神洲青玄宗的下宗。青玄宗的降真飞鸾,冠绝浩然天下。

贺小凉此次赶赴此地,就是为了拜会曾经神诰宗的小师叔,如今青玄宗的掌书人,周礼。

但是这位昔年的小师叔,当下却不知所踪。

贺小凉只见到了天君祁真,以及曾经的同门高剑符。她与此人,早年是宝瓶洲公认的一对金童玉女,天作之合。

不料时隔多年,双方再次重逢,已经物是人非。

一位还只是元婴境的宗门嫡传,一位已经是仙人境的一宗之主。

祁真对离开神诰宗一脉的贺小凉,并无丝毫芥蒂,对于她能够在北俱芦洲建立宗门,更是欣慰不已。

所以这次见面,祁真还打趣贺小凉,此次有无见到那个徐铉。

在鹦鹉洲水畔,青玄宗道士周礼,与儒生李希圣,并肩而行,李希圣身后跟着少年瓷人,崔赐。

李希圣微笑道:“都跻身了年轻十人之一。”

周礼笑道:“去泮水县城,找郑居中下盘棋?”

李希圣摇摇头:“不急。”

一位没着急赶去渡口的紫衣老道人,在一处山下城池市井,对着一个孩子说道:“小娃儿,你资质不俗啊,是修道的好苗子,骨相当仙,下尸解起步,有望上尸解,若是运道再好些,前程更是不可估量啊,以后成了那地上真人,随便就竦身入云,浮游青云,潜行江海,天地无拘。”

那孩子一手一个烧饼,左一口右一口。

老道人说道:“吃过了饼,不如随我上山修行,定然可以延年久视,长在世间,寒暑不伤道本,鬼神众精莫敢犯,五兵百虫不近身。你爹娘呢,我去与他们说一声。”

那孩子只是啃着烧饼,就是不说话。

老道人微笑不言。

孩子抬起手,好像要递给老人半只烧饼。

老道人伸手去接,孩子立即缩手,转过头,蓦然喊道:“娘,这儿有个老骗子!”

天外。

左右与萧愻互换一剑。

左右最终坠落在剑气长城,萧愻却没能重返蛮荒天下,而是被左右一剑劈砍到了青冥天下。

左右蹲在半截城头上,单手拄剑,伤痕累累。

至于那个羊角辫小姑娘,骂骂咧咧,竟是给左右一剑剁掉了小腿,她悬停空中,拼接双腿。

左右抬起头。

见着了一个御风赶来的魁梧汉子,身边跟着个怯生生的小精怪。

汉子笑道:“左师兄。”

左右站起身,默不作声。

汉子无奈道:“大师兄。”

左右这才点点头。

城头不远处,是一位脚穿草鞋的木讷汉子。正是墨家当代钜子,他原本是要与刘十六一起去往中土文庙。

左右没有与那墨家钜子打招呼,听过了君倩的介绍后,对那小精怪微笑道:“你好,我叫左右,可以喊我左师伯。”

小精怪颤声道:“见过左师伯!”

心中有些雀跃,左师伯,脾气不差啊,好得很嘛。果然外界传闻,信不得。

左右问道:“小师弟呢?”

君倩摇摇头,“不晓得。”

左右正佩剑在腰侧,闻言后视线微挑,微皱眉头。

君倩无奈道:“这次文庙议事,总归是能见着面的。”

左右恼火道:“怎么当的师兄。”

君倩只得转移话题,“先生肯定在等咱们了,抓紧赶路。”

那个小精怪瞪大眼睛,左师伯对自己师父,有点凶啊。

邻近问津渡的泮水县城,老百姓们安居乐业不说,还是见惯了各路神仙的,就没太把此次渡口的熙熙攘攘当回事,反而是一些近水楼台的山上仙师,蜂拥而至,只不过按照文庙规矩,需要在泮水县城止步,不可继续北行了,不然就绕路去往其余三地。没谁敢造次,逾越规矩,谁都心知肚明,别说是什么飞升境,就算是一位十四境修士,到了这儿,也得按规矩行事。

但是规矩之内,反而行事没有太多忌讳,甚至可以说,比起浩然天下其它任何地方,都要宽松。

一时间,满大街的镜花水月,多是来自各个山头的仙子。酒楼,客栈,县城内各个书香门第的藏书楼,总之所有视野开阔的地方,都被外乡仙师包圆了。

对于各路仙子而言,最心心念念的,有四个男子。

分别是那柳七。

龙象剑宗的齐廷济。

“小白帝”傅噤。

大端王朝,曹慈。

为何?

这几位长得最好看啊。

倚红偎翠花间客,白衣卿相柳七郎。

喜好一袭白衣行走天下的傅噤,是那白帝城郑居中的大弟子。傅噤拥有一枚老祖宗养剑葫。这枚养剑葫,名字极怪,就一个字,“三”。温养出来的飞剑最为坚韧。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傅噤长得好看啊。至于本命飞剑是什么,养剑葫如何,都只是锦上添花。

齐廷济,来自剑气长城,听说生得极为俊美,见过的女子,都说齐剑仙一点都不老,至于剑术如何,更不用多说。

而那曹慈。最年轻,就已是拳高若神明。

铅笔小说 23qb.com

<=26目录+书签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