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七百六十一章 老了江湖

第七百六十一章 老了江湖

周米粒竖起耳朵,等了会儿果真没动静了,都没敢转头,叹了口气,可怜兮兮望向陈灵均,压低嗓音道:“景清,我在做梦呢,肯定是我在山门口那边打盹睡迷糊了……”

陈平安之所以没有继续开口言语,是在按照那本丹书真迹上边记载的山水规矩,到了落魄山后,就立即捻出了一炷山水香,作为礼敬“送圣”三山九侯先生。当陈平安默默点燃香火之后,青烟袅袅,却没有就此飘散天地间,而是化作一团青色云雾,凝而不散,化作一座袖珍山岳,如同一座落魄山显化而出的山市,只不过宛如山市蜃楼一般的那座小小落魄山,唯有陈平安一人的青衫身形。

陈平安差不多跨越了半洲山河,等于是暂借一位飞升境大修士的神通,迅速赶到了落魄山,当下还能逗留一炷香功夫,之后重返渡船,再继续赶路北归返乡。当下陈平安,当然是真身至此,不过却是被一道玄之又玄的三山符箓拖拽而来。

依旧是青衣小童模样的陈灵均张大嘴巴,呆呆望向黑衣小姑娘身后的老爷,然后陈灵均觉得到底是小米粒做梦,还是自己做梦,其实两说呢,就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力道大了些,耳光震天响,打得自己一个翻转,屁股离开了石凳不说,还差点一个踉跄倒地。陈平安一步跨出,先伸手扶住陈灵均的肩膀,再一脚踹在他屁股上,让这个扬言“如今北岳地界,落魄山除外,谁是我一拳之敌”的大爷落座原位。

黑衣小姑娘揉了揉眼睛,蹦跳起身,都没敢也没舍得伸手轻轻一戳好人山主,怕是那做梦,然后她双臂环胸,紧紧皱起疏淡的两条眉毛,一点一点挪步,一边围绕着那个个儿高高的好人山主行走,小姑娘一边哭得稀里哗啦,一边眼眸又带着笑意,小心翼翼问道:“景清,是不是咱俩合力,天下更无敌,真让光阴长河倒流嘞,不对哩,好人山主以前可年轻,今儿瞅着个儿高了,年纪大了,是不是咱们脑袋后边没长眼睛,不小心走岔路了……”

陈平安弯腰按住小米粒的脑袋,笑道:“不是做梦,我是真回了,不过一炷香后,还要返回宝瓶洲中部稍稍偏南的一处无名山头,但是至多至多一个月,就可以和裴钱他们一起回家了。这不着急来看你们,就用上了一张新学符箓。”

周米粒一把抱住陈平安,哭喊道:“你带我一起啊,一起去一起回。”

陈平安有些无奈,揉了揉小姑娘的小脑袋,始终弯着腰,抬起头,挥挥手打招呼,笑道:“大家都辛苦了。”

大管家朱敛,掌律长命,北岳山君魏檗,都察觉到那份山水异样气象,联袂赶来竹楼这边一探究竟。

朱敛笑道:“公子更有男人味了,浩然天下的仙子女侠们,有眼福了。”

一袭雪白长袍的长命施了个万福,嫣然笑道:“长命见过主人。”

魏檗感慨万分,打趣道:“可算把你盼回来了,看来是小米粒功莫大焉。”

陈平安都没办法挪步,小米粒就跟当年在哑巴湖那边差不多,打定主意赖上了。

陈灵均终于回过神,立即一脸鼻涕一脸眼泪的,扯开嗓子喊了声老爷,跑向陈平安,结果给陈平安伸手按住脑袋,轻轻一拧,一巴掌拍回凳子,笑骂道:“好个走江,出息大了。”

陈灵均立即有些心虚,咳嗽几声,有些羡慕小米粒,用手指敲了敲石桌,一本正经道:“右护法大人,不像话了啊,我家老爷不是说了,一炷香功夫就要神仙远游,赶紧的,让我家老爷跟他们仨谈正事,哎呦喂,瞧瞧,这不是北岳山君魏大人嘛,是魏兄大驾光临啊,有失远迎,都没个酒水待客,失敬失敬了啊,唉,谁让暖树这丫头不在山上呢,我与魏兄又是不用讲究虚礼的情分……”

魏檗微笑点头。

陈灵均呵呵一笑,瞧把你能耐的,一个不比碗口大多少的北岳山君,在咱家落魄山,你一样是客人,晓不得知不道?以后那啥披云山那啥夜游宴,求大爷去都不稀罕。

老爷一回家,陈灵均腰杆子立马就铁骨铮铮了,见谁都不怵。

小米粒终于舍得松开手,蹦蹦跳跳,围着陈平安,一遍遍喊着好人山主。

哈,好人山主这趟回家,没有背个大箩筐唉,那也就没有一个陌生的小姑娘站在箩筐里边哩。

陈灵均立即站起身,用袖子使劲擦了擦石凳,还低头弯腰呵气吹灰尘,笑脸灿烂道:“老爷,这里这里,这儿坐……”

周米粒也没落座,跑去拿起了绿竹杖和金色小扁担,站在好人山主一旁,陪着景清一起当门神。刚好三个空位,让给老厨子、长命姐姐和魏山君。

一袭青衫长褂,头别玉簪,身材修长,腰悬朱红酒壶,落在外人眼中,不是玉树临风是什么,落在自家人眼中,就更是神采飞扬了。

陈灵均和小米粒各自掏出一把瓜子,小米粒是好人山主这边一半,其余三人均摊剩余的瓜子,青衣小童是先给了老爷,再分给老厨子和掌律长命,在魏檗那边就没了,陈灵均还故意抖了抖袖子,空落落的,歉意道:“真是对不住魏兄了。”

魏檗继续微笑,暂且忍他一忍。

陈平安笑道:“渡船还在宝瓶洲中部偏南的一个山头悬停,除了我,船上还有在云窟福地凑巧遇上的裴钱,陪我一起回来的供奉周肥,以及我从剑气长城带回的九位剑仙胚子,孩子们年纪都不大,估计以后都先安置在拜剑台那边练剑修行,你们如果谁有想要收弟子的,自己挑去。嗯,周肥以后就是咱们落魄山的首席供奉了,不过一个月后霁色峰祖师堂议事的时候,你们尽量让此事稍微曲折一些,好事多磨嘛。”

“我离开剑气长城之后,是先到造化窟和桐叶洲,之所以没立即赶回落魄山,还来得晚,错过了很多事情,其中原因比较复杂,下次回山,我会与你们细聊此事。在桐叶洲来的路上,也有些不小的风波,比如姜尚真为了担任首席供奉,在大泉王朝蜃景城那边,差点与我和崔东山一起问剑裴旻,不用猜了,就是那个浩然三绝之一的剑术裴旻,所以说姜尚真为了这个‘板上钉钉’的首席二字,差点就真板上钉钉了。这都不给他个首席,说不过去。天底下没有这么送钱、还要送命的山上供奉。这件事,我事先跟你们通气,就当是我这个山主一言堂了。”

陈平安语速极快,神色轻松。

终于不用使用心声言语或是聚音成线了。

朱敛与魏檗相视一笑。姜尚真这样的供奉,天底下独一份,上哪找去?确实得好好珍惜。至于一言堂不一言堂的,山主说了算。

掌律长命笑眯起一双眼眸,能够重新见到隐官大人,她确实心情极好。

陈平安转头望向老厨子,“朱敛,所有当下在外不忙正事的,都召回落魄山,暂定一月之后的霁色峰议事,最好都在。至于具体的日子,你和魏山君挑个黄道吉日。”

朱敛笑着点头,“公子返山,就是最大的事。什么忙不忙的,公子不在家,咱们都是瞎忙,其实谁心里都没个着落。”

陈平安忍住笑,伸出大拇指,嘴上却说道:“狐国搬迁一事,做得不厚道了。”

朱敛立即点头道:“公子不在山上,咱们一个个的,做起事情来难免下手没个轻重,江湖道义讲得少了,公子这一回家,就可以正本清源了。”

陈平安视线偏移,望向愈发丰神玉朗的山君,“劳烦山君飞剑传信彩雀府米裕,再让咱们这位米大剑仙在披云山这边,先从北岳山水谱牒上边抹掉‘余米’这个名字,投靠落魄山,咱们落魄山马上要提升为宗字头,所以需要一位剑仙坐镇宗门。除了落魄山要提升为宗门,我还打算在桐叶洲北部地带,选址下宗,我个人建议曹晴朗担任下宗宗主,你们如有异议,当然可以再议,这件大事,我不会一言决之。”

陈平安瞥了眼那团从浓转淡的香火青烟“山市”,起身歉意道:“我得立即赶回去了,一个月后见。”

结果发现三人都有些神色玩味。

陈平安笑着给出答案:“别猜了,半吊子的玉璞境剑修,止境武夫气盛境。面对那位压境仙人的剑术裴旻,只有些许招架之力。”

陈灵均抹了一把辛酸泪,惋惜道:“低了,比预期低了。不像话太不像话,老爷教我好生失望,不比以前那么英明神武了……”

陈平安瞥了眼青衣小童。

陈灵均立即止住话头,叹了口气,垂头丧气道:“老爷要骂就骂吧,我晓得自己在北俱芦洲那趟走江,对不住老爷。”

陈平安却伸手按住陈灵均的脑袋,笑道:“你那趟走江,我听崔东山和裴钱都详细说过,做得比我想象中要好很多,就不多夸你什么了,省得翘尾巴,比咱们魏山君的披云山还高。”

陈灵均猛然抬头,嬉皮笑脸道:“老爷不是怕我跑路,先拿话诓我留在山上吧?”

陈平安面朝竹楼,深深看了一眼二楼,背对悬崖,后退几步,然后轻轻抱拳,无声道别,脚尖一点,身形后

铅笔小说 23qb.com

<=16目录+书签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