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七百三十四章 逢雪宿芙蓉山

第七百三十四章 逢雪宿芙蓉山

(上一章节的重光是笔误,会作修改。可能会改更早些的前文。)

飞升城内,捻芯第一次登门宁府。

刑官二把手,来见飞升城现任隐官。

宁姚站在斩龙崖旧址那边。

除了宁姚,演武场上还有一个腰系古砚背竹箱的少女,正带着一个天真可爱的雪白衣裳小女孩,一起飞奔,敲锣打鼓。

一个问我师父厉不厉害,怎么个厉害。一个答我爹就是厉害,天下无敌的厉害……

一个问等会儿我娘亲收拾你怎么办。一个答我才不怕磕头,锣鼓在手天下我有。

原本关系融洽相亲相爱的一大一小,突然说翻脸就翻脸,一个说你师父是我爹,所以我更亲近些。一个说我先认的师父你后认的爹,先来后到,你辈分还是要小些。所谓的翻脸,其实也就是各敲各的锣鼓,比拼谁的响声动静更大。

捻芯觉得真是为难宁姚了,有郭竹酒这么个家伙,再摊上这么个从天而降的“女儿”。

宁姚好像不太介意这份吵闹,与捻芯点头致意。

捻芯来到宁姚身边,说道:“那赵繇在郑大风那边喝过了酒,当下已经离开飞升城了,齐狩亲自相送出城,好像赵繇要去最西边,与守心寺僧人请教佛法。”

宁姚点头道:“估计是想兼修儒释道三教学问。”

大概是要走与齐先生一样的道路?

捻芯笑着不说话。

宁姚问道:“怎么了?”

捻芯说道:“我很好奇,为什么你当初独自游历数洲山河,偏偏会看中当时只是陋巷少年的陈平安。可以说说看吗?”

照理说,宁姚自幼就见识过剑气长城的种种剑仙风流,然后远游浩然天下,也该见识到不少年轻俊彦才对,书卷气,豪杰气,神仙气,肯定什么都见识过。

宁姚说道:“在你这边,他是怎么说的?”

捻芯摇头道:“陈平安从来不说这个。”

宁姚微微眯眼,有些笑意。

捻芯无奈,到底该说这对男女是神仙眷侣好呢,还是称之为狗男女好呢!哪怕捻芯这种对男女情爱半点无感的缝衣人,也觉得遭不住。

所以捻芯改口道:“我就是随口一问,你不用回答了。”

其实宁姚也没打算说什么。

两人一起散步,宁姚转头对郭竹酒提醒道:“你们玩归玩,不许离开这里。”

郭竹酒使劲点头道:“出了半点差池,我提头来见师娘!”

小女孩丢了锣鼓在地,双手叉腰问道:“谁的脑袋?”

郭竹酒斜眼小姑娘,以心声说道:“咱俩一伙的,你瞎拆什么台。”

宁姚不再理睬俩孩子的嬉戏打闹,捻芯这次破例现身宁府,肯定不是来闲聊的。

只是宁姚忍不住回头看了眼郭竹酒。

郭竹酒立即挺直腰杆。

宁姚当然知道郭竹酒为什么不太愿意待在她自己家中,一样的,当年宁姚其实比郭竹酒还要更过分,直接离家出走了。

郭竹酒哪怕回到家中,也多是在那花圃忙碌,细致打理那些她每次远游从外带回的奇花异草,再不会棍扫一大片、剑砍一大堆了,好像人一长大,就会不舍得。

每次陈平安远游归家,一样会次次去添土,从无例外,还是一样的道理。

捻芯以心声与宁姚说道:“当年在牢狱中,陈平安与一头化名‘霜降’的飞升境,做了一桩买卖,霜降从陈平安那边挣了一颗谷雨钱,买下了半个自由身,答应会帮你一次,所以你先前远游之时,我差点就要捻开那盏灯芯,放出这头来自青冥天下的化外天魔。”

宁姚问道:“差点?”

捻芯点头道:“郑大风找到我,让我不着急做此事。此人好像对神道一事,颇为熟悉内幕。”

宁姚不愿多说郑大风的根脚,对方身为落魄山看门人,那么就算半个自家人了,所以宁姚只是说道:“陈平安的家乡骊珠洞天,是天底下最深不见底的一个地方。你以后如果还与那里走出来的人打交道,早早习惯就好。”

捻芯笑道:“陈平安,郑大风,赵繇,我已经见过三个,确实都很古怪。”

宁姚说道:“关于这把仙剑‘天真’,你不用替我担心,我跻身飞升境之前,肯定会让她乖巧些,到时候再去与那‘独目者’对峙。除了那头化外天魔,可以暗中出手,我还会先与郑大风请教一些神道规矩。”

捻芯有些讶异,“我还以为你会拒绝外人的插手。”

宁姚摇摇头,“我又没觉得你们是外人。何况大道凶险,寻求助力,以防万一,没什么好难为情的。”

赵繇之流,才是外人。

明知道自己与陈平安的关系,还来单独见我,如果不是看在齐先生的份上,宁姚不介意将赵繇送出飞升城。

没有将那人一剑礼送出境,与宁姚当下心情不错,也有很大关系。那半座剑气长城还在,他还在。

捻芯说道:“那我将那盏灯芯留在宁府?”

宁姚点头道:“随便。”

飞升城内外,自然无人胆敢以掌观山河神通窥探宁府。胆子不够,境界更不够。

捻芯取出那盏油灯,捻动灯芯过后,一位白发童子飘落在地,先是呆滞,然后蓦然作泫然欲泣状,一次次振臂高呼道:“隐官老祖,武功盖世,术法通天,剑仙风流,豪杰气概,英俊潇洒,一诺千金,算无遗策……”

宁姚瞥了眼那个满脸涨红咋咋呼呼的小个儿马屁精,对捻芯说道:“你还是带回去吧。”

捻芯笑道:“反正有两个了,也不差这么一个。”

那霜降见机不妙,立即乖巧万分,双手合掌,高高举过头顶,低下头朗声道:“小的愿为老祖道侣,效犬马之力!”

宁姚伸手揉了揉额头,转头问道:“在牢狱里边,就是这般德行?”

捻芯摇头道:“比这还要过分,反正陈平安乐在其中。”

宁姚点头道:“那就留下吧。”

好与霜降问些事情,用来打发光阴,不然总看那两本山水游记,也看不出花来,两部书上,一个藏藏掖掖,一个光明正大,如花似玉的女子倒是不少。

————

与那蜃景城遥遥对峙的照屏峰上,一位名为陈隐的青衫剑客,买下了所有整座山头的所有酒楼客栈。

经常在此独自饮酒,欣赏月落日出,日落月起。

而在大泉王朝一处名为桃叶渡的地方,周密乘坐一条乌蓬小舟,从袖中抖落出一个棉衣圆脸姑娘,让她以桃花水煮茶。

桃叶渡渡船,构造精致,船头雕刻有鹢首,因为大泉王朝曾是古泽国,百姓需要以鹢压胜兴风作浪的蛟龙水裔,此外中舱两侧打造有类似屏风的景窗,舱内颇大,可摆放不少书籍,后舱更是设有炉灶睡铺,赏景饮酒,煮茶吃饭,下棋抚琴,都没有问题,算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了。

而这条水渡的桃花水,鳜鱼,桃花扇,都曾是大泉王朝达官显贵和山上谱牒女修的心头爱。

在赊月煮茶之时,周密伸手掐诀,随便翻检一条光阴溪涧,翻转光阴如翻书页一般简单。

当化名陈隐的斐然现身桃叶渡口,周密便微微一笑,将心神沉浸其中,站在斐然所在那艘小舟之上,“昔年斐然”当然浑然不觉。

斐然约见之人,是桐叶洲金顶观观主杜含灵,一个元婴境,比较识时务。

渡船停靠岸边,斐然起身没有登岸,周密则站在小船尾端,双手负后,以望气之术,打量起杜含灵之外的一行人。

斐然显然没有想到杜含灵这么不讲究,竟然擅自带外人前来此地,不过那位元婴修士立即作揖赔罪,主动与眼前这位来自癸酉帐的使者,解释一番缘由。

桐叶洲北方地界,天阙峰青虎宫和金顶观,都是距离宗字头不远的大山头。只不过青虎宫早早搬迁去往宝瓶洲老龙城,金顶观却与那些逃难的流民洪水,逆流而下,杜含灵先是通过一位妖族剑修,与驻扎在旧南齐京城的戊子军帐搭上关系,然后通过戊子帐的牵线搭桥,让他与一个名叫陈隐的癸酉帐修士相约于桃叶渡。杜含灵大致了解过蛮荒天下的六十军帐,甲子帐为首,此外还有几个军帐比较惹人注意,比如甲申帐是个剑仙胚子扎堆的,年轻修士极多,个个身份通天。

癸亥帐负责海上铺路,己酉帐负责登岸后移山卸岭,开辟道路,各有一位王座大妖坐镇其中,分别是那精通水法的绯妃、擅长搬山的袁首。

还有那己未帐,领袖是那剑仙绶臣,还出了个年轻十人之一的赊月。至于癸酉帐,相对名声不显。

周密会心一笑,无巧不成书。看来眼前众人,与那位隐官大人皆是故交。

不单单是那个杜含灵道心出现一丝涟漪,此外好像一拨人,

铅笔小说 23qb.com

<=26目录+书签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