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七百二十九章 人生好像一直在陋巷徘徊

第七百二十九章 人生好像一直在陋巷徘徊

(晚了一个小时更新,抱歉抱歉。23000字。)

陈平安见过三位以剑客自居的剑修,最早的阿良,后来鬼蜮谷蒲禳,再就是身边这位大髯游侠。

刘叉带给陈平安的压力,要胜过那个当了多年邻居的龙君。

一方面是刘叉剑术剑意更高,龙君由于体魄不全,始终没有重返境界巅峰。

另外一方面,龙君终究是人族剑修,刘叉却是妖族,陈平安承载真名的缝衣之道,与刘叉存在着一种相互压胜的玄妙关系。

刘叉饶有兴致打量起这个白衣隐官,自己的开山大弟子弟子竹箧,在这个年轻人手上吃过亏。也好,省得不知天高地厚,以为剑气长城之外,浩然天下再无剑修。

陈平安纹丝不动,只是身上法袍重新变作鲜红色,问道:“飞升城如何了?”

刘叉取出一壶酒,仰头灌了一口,瞥了眼似有所动又心如止水的年轻人,反问道:“你还有本事顾得上别人?”

陈平安点头道:“确实心有余而力不足。”

一袭灰袍的龙君,方才已经被老大剑仙斩杀。

陈清都当年曾经说过,只要龙君胆敢越过城头往北一步,就会死。

事实如此。

可惜陈平安未能亲眼见到剑斩龙君那一幕。

只是陈平安不知那一截剑尖,到底是何物,来自龙君从未现世的某把佩剑?还是老大剑仙留在此地的某件遗物?依循先前那股天地异象,倒像是来自倒悬山遗址大门那边,只是谁会丢往剑气长城一截剑尖?若真是某样远游之物,为何剑仙张禄和蛮荒天下又不阻拦?

至于那团灰白的“破棉布”,与剑尖裹缠在一起,正是龙君身死的一种明证,那些灰袍残余,类似一位剑修或暴毙或兵解、然后被大神通剥离出来的本命飞剑。所以绝非什么法袍。

老大剑仙只是要他好好收起,用心炼化,却不是炼化为什么本命物,而是炼化为一把身外物的佩剑,炼化一截剑尖为长剑,炼化那团棉布为剑鞘,到时候应该会是一把不错的剑客佩剑。

陈平安换了个问题:“陆芝死了?”

心中默念,别死,千万别死。

剑气长城的剑仙,已经死了太多太多。好不容易离开剑气长城,陆芝他们这些于剑于家乡于天地都已问心无愧的远游前辈,都已经不该只是晚死几天。

无论是陆芝这位女子大剑仙本身的性情脾气,让陈平安心生佩服,还是涉及到剑气长城将来在数座天下的千秋大业,陈平安都希望陆芝能够活个几千年,哪怕陆芝就此在浩然天下开宗立派,与剑气长城和飞升城彻底脱离关系,都还是一桩大好事。一位开山祖师的行事风格,往往会决定了一座山头百年千年的门派风气。

以后若是还有有机会与陆芝重逢,陈平安第一句话就是说陆芝你确实倾国倾城,谁否认老子就干他娘。

刘叉说道:“没有,陆芝当下正在与仰止、袁首厮杀缠斗,不过你师兄就在战场附近,加上萧愻担任隐官的时候,就与陆芝关系不错,陆芝返回南婆娑洲问题不大。”

陈平安立即又问道:“扶摇洲?”

刘叉说道:“白也落入周先生的陷阱,仙剑太白已碎。不过蛮荒天下代价也不小,搭进去白莹和切韵。”

经此一役,接下来蛮荒天下的十四王座,新面孔会越来越多。

浩然天下那边,萧愻剑斩桐叶洲荀渊,曜甲打杀中土周神芝,白莹炼化金甲洲完颜老景,扶摇洲一位本土飞升境,重伤远遁,差点连跌两境,好不容易才保住个仙人身份,若非齐廷济出剑相救,就要被刻字城头了,如今已经躲去流霞洲一座下宗宗门的白瓷小洞天,闭关养伤。

陈平安似乎陷入沉思。

难怪,那截剑尖,是剑仙太白的一部分。

难怪龙君会掠过城头阻拦剑尖靠近自己。

只是白也为何要如此赠送此物?而且还是一把仙剑杀力最大的剑尖?

蛮荒天下陆陆续续身死道消的王座大妖,荷花庵主,黄鸾,曜甲,白莹,切韵。

那位白也诗无敌的人间最得意,竟然会死?!战场为何会在西南扶摇洲,而不是距离中土神洲更近的金甲洲?中土文庙到底是怎么谋划的战事?不过也对,白也与文庙关系平平,儒家好像没资格对白也仗剑何处指手画脚。何况扶摇洲和金甲洲到底是怎么个具体形势,陈平安没那么本事未卜先知,只能通过城头刻字“周神芝”“完颜老景”来推演一二。

而刘叉说光是王座大妖就搭进去两个,加上刘叉尾随那一截仙剑太白的剑尖而至,是不是意味着那场堪称人间最巅峰的厮杀,是一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围杀?儒家文庙和中土神洲是否有应对之策?这个刘叉到底到底有无参与其中?还是周密运转神通,类似崔瀺的山水倒转,直接将刘叉送到此地?以便防止万一,早早斩杀自己了事?

疑问太多,没有答案,不知真相,因为线索实在太少。何况刘叉的言语,至多只能信七八分。

但是陈平安倒是很清楚一件事,蛮荒天下和甲子帐越想对半座城头斩草除根,就意味着浩然天下的大势越好,绝不至于糜烂不堪,至少南婆娑洲和家乡宝瓶洲如今肯定还据守稳固,否则半座剑气长城,加上他这么个地仙剑修,没必要让王座第三高位的刘叉亲自过来出剑。

陈平安被刘叉突兀一拳打碎山巅境的身躯魂魄。

刘叉并未出剑,单凭剑修体魄出拳而已,而且还单手拎着那只酒壶。

陈平安能挡却未挡,硬生生扛下一拳,然后在不远处聚拢身形,心中大为疑惑不解,不知刘叉此举用意何在,如此出拳的结果,跟那龙君昔年出剑的结果一样,根本杀不死与半座剑气长城合道的自己,甚至可以说与上任隐官萧愻出拳相似,陈平安如今最缺的,恰恰就是这种“武夫问拳在身”的淬炼体魄。

但是陈平安没有任何侥幸心理,更不敢贪求刘叉再出一拳。

刘叉喝了口酒,笑道:“难怪能熬过龙君的多次出剑,武夫体魄底子很好。”

多次出剑?他娘的龙君先后递出了一百七十九次!

陈平安问道:“飞升城如何了。”

同样的问题,忍不住多问。

刘叉答道:“飞升城在那崭新天下,不但已经站稳脚跟,目前还是五大势力当中,开疆拓土最多。”

陈平安如释重负。

随即叹了口气,刘叉如此有问必答,看来自己的处境不太妙啊。

自己一个哪里都去不得的小小地仙剑修,至于劳驾刘叉亲自出剑斩长城吗?

果不其然,刘叉笑道:“你问几个问题,我就递出几剑。所以你大可以多问几个,反正只要多于三剑,差别就都不大了。”

陈平安竟然还真就又问道:“周密是不是与托月山大祖有过一场约定,使得周密不但是幕后主谋,还会是蛮荒天下的战力最高者?”

刘叉笑了笑,没有言语。

陈平安说道:“搭进去白莹和切韵?半个才对吧,我第三问,刘先生问了不答,第二问,刘先生更过分,问了作假,所以递出一剑,意思意思得了。不然我要是再问下去,说不定刘先生还要欠我几剑。”

刘叉不再理睬陈平安,随意缩地山河,行走在这半座剑气长城的城头上。

陈平安就一直跟随这位昔年王座第三高位的剑客。

刘叉蹲下身,在一处城头伸手抵住城头,轻轻一按,很快就站起身,去往别处,刘叉与身边那位白衣隐官,随口说道:“就当是欠你两剑好了,只管出剑二十次,在那之后,我再出剑。”

刘叉言语之时,环顾四周,天地一变,剑气森严。

刘叉喝了口酒,笑道:“还真是不客气。”

刘叉丢了一壶酒,“行了,先前是故意吓唬你的,也是故意说给老瞎子听的,周密要我拿你当鱼饵,钓那老瞎子来此送死。”

刘叉已经被周密以“天下大义”晓之以情,加上托月山大祖的敕令“动之以理”,违心做事一次,就绝不会再次在剑气长城对一个年轻人出剑。但要是说剑斩一位十四境的老瞎子,刘叉不介意多出剑一次,只要老瞎子离开十万大山,刘叉会倾力出手。

酒壶并未坠地。反而行踪不定,倏忽出现在各处。

至于那个年轻隐官,更是不见身影。

刘叉笑了笑,这小子倒是谨慎得……好似周密了。

对面那座城头,离真站起身,一脸疑惑。

周密突然现身,笑道:“你应该感谢我,会让一条光阴长河稍稍偏离原先河床。”

离真叹了口气,“到头来,我才是那个傻子。”

周密摇头道:“我早年在托月山翻阅那本老黄历,一直坚信远古剑修当中,不管是已经战死还是存活下来的,观照都被低

铅笔小说 23qb.com

<=23目录+书签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