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六百九十八章 要问拳

第六百九十八章 要问拳

一行人走过了北俱芦洲东南部的金光峰和月华山,这是一对罕见的道侣山。

金光峰有那灵禽金背雁偶尔出没,只是极难寻觅踪迹,修士要想捕捉,更是难上加难。而月华山每逢初一十五的月圆之夜,常有一只大如山峰的雪白巨蛙,带着一大帮徒子徒孙们汲取月魄精华,所以又有打雷山的绰号。

按照他们三人的赶路法子,不但故意绕开仙家渡口,跋山涉水全靠走,李槐好像根本不着急去狮子峰,裴钱也不着急返回宝瓶洲。

用李槐私底下的话说,就是裴钱希望自己回家的时候,就可以见到师父了。

李槐不是不想早些去狮子峰山脚小镇见到爹娘,只是有些时候想一想裴钱的处境,就算了,一个字都不忍心多劝。

不忍心之外,关键还是不敢。裴钱不是李宝瓶,后者揍人还讲点道理,李槐可知道裴钱藏着好多的小账本,据说几乎人人都有,单独一本的那种。李槐总觉得自己的那本账簿,极有可能是最厚的一本。

韦太真不介意走得慢,但是她再见怪不怪,古怪还是一个接一个来。

例如裴钱专门拣选了一个天色晦暗的天气,登上森森怪石相对立的金光峰,就像她不是为了撞运气见那金背雁而来,反而是既想要登山游览山水,偏又不愿看到那些性情桀骜的金背雁,这还不算太奇怪,奇怪的是登山之后,在山顶露宿过夜,裴钱抄书之后走桩练拳,先前在骸骨滩奈何关集市,买了两本价格极便宜的披麻宗《放心集》和春露圃的《春露冬在》,裴钱经常拿出来翻阅,每次都会翻到《春露圃》一段关于玉莹崖和两位年轻剑仙的描述,便会有些笑意,好像心情不好的时候,光是看看那段篇幅不大的内容,就能为她解忧。

裴钱也会与李槐问些学问上的疑惑,李槐就得硬着头皮帮忙解答,只是裴钱每次得了李槐从圣贤书上照搬而来的答案,都不太满意就是了。

韦太真笃定他们会空手而归,一眼不见金背雁,毕竟这等山上灵禽只在大日照耀下,才会百年一遇。

不曾想夜幕沉沉,韦太真拣选一处假装神仙炼气,自告奋勇要守夜的李槐点燃篝火,闲来无事,拨弄着枯枝,随口说了一句有些笼中雀是关不住的,阳光就是它们的羽毛。

片刻之后,漆黑云海处便如天开眼,先是出现了一粒金色,愈来愈璀璨光明,然后拖拽出一条金色长线,好像就是奔着韦太真所在金光峰而来。

韦太真作为名义上的狮子峰金丹神仙,主人的同门师姐,前些年里,韦太真作为贴身丫鬟,跟随李柳此处游历。

韦太真身为宝镜山地界土生土长的山中精怪,其实成形已经殊为不易,此后破境更是奢望,可是遇到主人之后,韦太真几乎是以一年破一境的速度,一直到跻身金丹才止步,主人让她缓一缓,说是打破金丹瓶颈试图跻身元婴招来的天劫,帮忙拦下,没有问题,但是韦太真拥有八条尾巴之后,姿容气质,愈发天然,难免太过狐媚了些,担任端茶递水的侍女,容易让她弟弟读书分心。

她跟随主人李柳见识过太多的世面,只说那歇龙石捕鱼仙,就是一位玉璞境“行宫胥吏”,更有那座飞升境大妖坐镇的渌水坑,辛苦炼化之物,只是主人的一处昔年避暑之地而已,结果成了与她韦太真差不多的身份,宫装妇人与她韦太真一个小小金丹,言笑之间竟然还有些谄媚意思,还有那位中土神洲的白帝城城主……所以韦太真不至于畏惧一头境界不高的金背雁,主人在骸骨滩现身之前,早早给了韦太真攻伐、防御重宝各一件,用主人的话说,只要使用得当,韦太真可与剑修之外的元婴修士随便换命。只是主人弟弟的这张嘴,是不是太……其他山上仙师苦等几年十数年的辛苦所求,李槐一句莫名其妙的无聊话语,就能够招来一头金背雁的现身?

裴钱从睡梦中猛然清醒过来,比那韦太真更早察觉到异象,迅速背好竹箱,手持行山杖,瞥了眼那头气势汹汹的金背雁,立即让韦仙子帮忙带着李槐离开,说咱们这是占了人家的地盘,打架不占理,赶紧挪窝给人家腾地方。

韦太真不敢违逆裴钱,连忙御风带着李槐离开金光峰,至于裴钱,更干脆利落,后撤十数丈,面朝山崖一路狂奔,高高跃起,直接跳崖而走。

韦太真低头瞥了眼那个急急下坠的身影,六境武夫,既非金身体魄,更不是远游境,裴钱真没事吗?

裴钱这一跃出,就是五六十丈的极远距离,乍一看颇有武夫远游境的宗师风范了。

裴钱在砸向大地的途中,突然有些恼火自己的行事不老道,因为她想起师父教诲,行走江湖第一要务,是“问拳之前,先跌两境”。所以她现在是丢人现眼的武胆境瓶颈,那就该以四境武夫的架势,小心翼翼行走江湖,然后在某些“危险关头和情急之下”,最多不小心露出五境武夫的马脚,如此一来,再不得不与人问拳,她就等于白白占了一份先机。

所以裴钱有了个亡羊补牢的决断,从气定神闲,故意让自己呼吸紊乱几分,变成手脚乱挥,由于担心摔坏背后书箱,她只好最终以脸朝地,在月华山山脚处,砸出一个尘土飞扬的大坑。

一声声哎呦喂,开始蹦蹦跳跳,崴脚跑路。

其实裴钱在跑路途中,还是有些愧疚自己的拙劣伎俩,若是师父在旁,自己估计是要吃板栗了。

李槐双眼紧闭,汗流浃背, 腾云驾雾的感觉,真不咋的。

半炷香后,韦太真带着李槐缓缓落下身形,裴钱腿脚利索几分,掠上月华山附近一处山头的古树高枝,神色凝重,眺望金光峰方向,松了口气,与李槐他们低头说道:“没事了,对方脾气挺好,没有不依不饶跟上来。”

金光峰之巅,那头金背雁飘然落地后,金光一闪,变成了一位身姿婀娜的年轻女子,好似身穿一件金色羽衣,她有些眼神哀怨。怎么回事嘛,赶路匆忙了些,自己都故意敛着金丹修为的气势了,更没有半点杀意,只是像一位着急回家招待贵客的殷勤主人而已,哪里想到那伙人直接跑路了。在这北俱芦洲,可从没有金背雁主动伤人的传闻。

李槐双脚落地后,摇摇晃晃,擦着额头汗水,大为后怕,心有余悸道:“不当神仙了,打死不当了,每天飞来飞去,做人多不踏实。”

裴钱瞪了眼李槐,提醒他身边还有位餐霞饮露神仙中人的韦仙子。

李槐赶紧赔礼道歉。韦太真只得说没事,比李槐还心虚。

裴钱虽然恪守师门规矩,不对一切亲近人“多看几眼”,但是总觉得这个性情婉约的韦仙子,太怪了些,金丹地仙的境界,兴许是真,可真实身份嘛,悬乎。不过既然是李槐的家事,毕竟韦太真是李柳带到李槐身边的,裴钱就不去多管了。反正李槐这个二愣子,傻人有傻福呗。

过了金光峰,再去月华山,裴钱没敢上山了,在一个月圆夜,离着那座打雷山隔了几十里山路,果不其然,一大堆鸣鼓蛙盘踞山上,对着天上明月,打雷震天响。裴钱睁眼仔细望去,月华山本身,仿佛就是一座能够聚拢月色的风水宝地,犹有那粗细不一、丝丝缕缕的月魄,落在山上,被鸣鼓蛙们吞咽入腹。

此夜此景此山月色多,只是裴钱觉得到底不如自家好。

李槐轻声问道:“蛮荒天下,真有三轮月?”

裴钱点头道:“有的,三个大月饼高高挂,跟秀秀姐的糕点差不多,瞧着馋人。”

裴钱取出一本册子,以笔圈画了“月华山鸣鼓蛙”一栏,前边是金光峰金背雁,再下边,则是银屏国随驾城火神庙,此后还有类似槐黄国拂蝇酒、玉笏郡金铎寺、宝相国黄风谷哑巴湖、兵家鬼斧宫等等。

李槐凑过去瞥了几眼,裴钱倒是没拦着他偷看,李槐问道:“看样子,咱们离着小米粒的家乡不远了?”

裴钱合上书籍,放回书箱,点头道:“是不远了。”

李槐问道:“拂蝇酒是仙家酒酿?是要买一壶带回去,还是当礼物送人?”

裴钱笑道:“不是什么仙家酒水,是师父当年跟一位高人见了面,在一处市井酒楼喝的酒水,不贵,我可以多买几壶。”

师父曾经说过,关于人间功德一事,那位高人的一番长远谋划,让师父多体悟了几分。

月华山一处神仙洞府门口,一位身穿雪白衣裳的肥胖少年,笑问道:“金风姐姐,这就是那伙不知趣的家伙?其中一位,好像与咱们境界相当,气息收敛极好,只是瞧着狐媚狐媚的,观她一身气息极正,不像是山下拜月炼形的寻常狐魅,莫不是位证道悟真的仙门狐仙?”

来自金光峰的那位女子没好气道:“玉露道友,你若是对那狐媚子心动了,不妨出山试探一番。”

被女子称呼为“玉露”的肥胖少年摇头道:“山上炼师,手段多变,机关百出,说不得是故意诱骗我出山,好切断我与山根的牵连,伺机搬走月华山,给他们当做仙府后花园的赏景假山一般。我可不

铅笔小说 23qb.com

<=14目录+书签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