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六百七十七章 试试看

第六百七十七章 试试看

那头好似终日游手好闲的化外天魔,在得了陈清都的授意和许可后,总算卸去了所有压胜禁制,获得短暂的自由身,得以施展出真正的飞升境神通,天地万物,随心流转,几乎可以媲美“真相”。

老聋儿也得了老大剑仙的吩咐,打开牢狱遗址小天地的门禁,接纳来自剑气长城和蛮荒天下的武运馈赠,一时间武运如蛟龙成群,浩浩荡荡涌入古战场遗址。

溪涧之畔,刑官剑仙走出茅屋,来到石桌那边,伸手压住那本饲养有蠹虫的神仙书。

捣衣女子和浣纱小鬟,依旧重复着劳作。

杜山阴站在葡萄架下,透过苍翠欲滴的绿荫缝隙,望向那一幕,神色复杂。

随着刑官下压书籍,溪畔附近的小天地气象,归于寂静安详。

老聋儿站在牢狱入口处,捻须而笑:“天翻地覆慨而慷。”

被带来欣赏景象的少年幽郁心神摇曳,对年轻隐官又多了几分敬畏。

捻芯悄然现身,轻声说道:“那头化外天魔,竟然有此神通?”

老聋儿笑道:“你该不会真当它是个只会耍宝的小家伙吧?它的飞升境修为,只是在这边被大道压制太多,才显得有些花架子,它又忌惮着老大剑仙,不然单凭你那点境界和道心,早就沦为它的傀儡玩物了。缝衣手段,哪怕涉及魂魄不浅,还是不如化外天魔在人心最深处。”

捻芯问道:“它一直希望通过陈平安离开此地。”

老聋儿摇头道:“陈平安断然不会让它脱离禁地,只要没了老大剑仙的压制,陈平安就会是它最好的躯壳,就像被鸠仙占据,体魄神魂都换了个主人,到时候它只要往蛮荒天下流窜,天高地远,自由自在。关于此事,双方心知肚明,化外天魔在抽丝剥茧,不断熟悉陈平安的心路,陈平安则在秉持本心,反过来砥砺道心,平日里他们看似关系融洽,有说有笑,其实这场性命之争,比那练气士的大道之争差不了多少。你可能不太清楚,这些化外天魔立下的誓言,最是轻飘飘,毫无约束。”

老聋儿神色玩味,“有那陈平安的心境和皮囊打底子,说不得以后蛮荒天下,很快就要多出一位最新的王座大妖,托月山大祖,对此事一定乐见其成。剑气长城先后两位隐官,一起投靠了蛮荒天下,这就是大势所归。当着老大剑仙的面,我也要说句大逆不道的言语,我对此是很期待的,一个走向另外极端的‘陈平安’,还是陈平安,又不全是陈平安,获得了最纯粹的自由,此后修行,只求至大长生。捻芯,你觉得如何?”

捻芯说道:“我无所谓。”

捻芯补充了一句,“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可能会选择依附那个新的陈平安,一起去往蛮荒天下扎根,我说不定还有机会破境。”

老聋儿双指轻轻搓动胡须,笑呵呵道:“新的陈平安,缝衣人捻芯,加上我这个飞升境,咱仨若是在蛮荒天下联手,开宗立派,一定气象不俗,大有可为。”

老聋儿随即自嘲道:“这等天大美事,就只能想一想了。”

少年幽郁听得心惊胆战。

无法想象那位年轻隐官一旦投靠妖族,对于剑气长城和那座陌生的浩然天下,会是怎样的恐怖光景。

少年的内心深处,甚至觉得陈平安转投蛮荒天下,比前任隐官萧愻背叛剑气长城,后果更加严重。

捻芯好奇问道:“你如此袒露心扉,就不怕老大剑仙问责?”

老聋儿哈哈笑道:“我本就是妖族,何时遮掩过自己的大妖凶性了?陈平安问我若无禁忌会如何,我不也直说‘见之皆死’?”

捻芯看着天幕那边的恢弘景象,说道:“这不是一位金身境武夫破境该有的声势,哪怕陈平安得了最强二字,还是不合常理。”

老聋儿摇摇头,“那是你没见过曹慈的缘故,他与陈平安是同龄人,曹慈当初返回倒悬山,过门之时刚好破境,引发了两座大天地的极大动静。但是曹慈最终一份武运馈赠都没有收下,连累剑气长城六位剑仙,一起出剑退武运,还要外加倒悬山两位天君亲自出手。”

老聋儿瞥了眼天幕,“不过武道之上,陈平安距离曹慈,是越走越近了。其余天下武夫,大概只会与曹慈愈行愈远。”

这是一位飞升境大佬给予晚辈的一个极高评价了。

在陈平安第一次登城与曹慈相逢之时,两个年龄相仿的少年武夫,当时天下只知曹慈。

幽郁小心翼翼说道:“聋儿前辈,若是与那曹慈越来越近,岂不是证明隐官大人走得比曹慈更快些?”

老聋儿点头道:“谁说不是呢。”

白衣阴神已经远游归窍,形神重新合一的陈平安重重坠落在地,双膝弯曲,低下头去,大口喘息。

这一刻,低头不语的青衫客,只觉得天大地大,无处不可去,任你是大剑仙,飞升境大妖,只要在我身前,与我为敌,我皆有双拳一剑,足可一战。

白发童子飘落在地,邀功道:“我可是卯足了劲,才折腾出这么大场面,隐官爷爷你一定要念情啊。”

这头化外天魔只见那年轻人保持原先姿势,不过微微抬起眼帘。

它收敛笑意,与陈平安对视。

陈平安缓缓挺直腰杆,动作略显凝滞,微笑道:“天下无不可商量之事。”

它撇撇嘴,双手抱住脑勺,“那就是没得谈喽?”

陈平安肩头一歪,一脚重重踩踏地面,这才稳住身形。

背脊微颤,手臂与眼帘处,更是有鲜血渗出。

化外天魔当然知道这是境界不稳的缘故,加上缝衣的关系,牵扯到了大道压胜,这会儿的年轻隐官,状态处于字面意思上的天人交战。

境界高者,离天更近,登高望远,自然对天地大道的运转有序,感触更深,承载更重。

练气士,跻身玉璞境的契机,在于合道二字,仙人境欲想破境跻身飞升境,大道根本,则在“认真”,认得一个真字。

陈平安蹒跚而行,缓缓徒步走向牢狱入口。

化外天魔性情多变,这会儿已经嬉皮笑脸跟在一旁,说着能够为隐官爷爷护道一程又一程,结下了两桩香火情,幸莫大焉。

陈平安一心两用,一边感受着远游境体魄的诸多玄妙,一边心神凝为芥子,巡狩人身小天地。

消受过捻芯的一场场缝衣之苦,再拿来与李二传授的拳理,相互佐证、勘验,陈平安敢说自己无论是以纯粹武夫的眼光,看待人身之“山水地理”,还是从练气士的角度,对待人身之“洞天福地”的理解,都已经远超常人。

至于五行之属本命物,已经凑出四件,只差最后一道关隘了。

欠缺最后一件火属之物。

化外天魔所说的那条溪涧,被它称为水中火,陈平安眼馋,却未心动,眼馋的,是那条溪涧的价值连城,世间任何包袱斋见到了都会多看几眼,不心动,是因为不愿夺人所好。当然这是比较好听的说法,直白点,就是没信心与刑官打交道。陈平安总觉得那位资历极老、境界极高的剑仙前辈,仿佛对自己似乎存在着一种天然的成见。那趟看似随便散心的登门拜访,让陈平安愈发笃定自己的直觉无误。

宁府那边,不是没有可以拿来大炼的火属之物,虽说那几件宁府珍藏之物,品秩不算太高,但是拼凑出五行齐聚的本命物,绰绰有余。

一个下五境练气士,别说是朝不保夕、有什么就炼化什么的山泽野修,就算是一等一的宗字头嫡传,都很难拥有陈平安当下这份本命物格局。

更何况陈平安还一直在孜孜不倦地添补家当,用以辅佐五行本命物,例如那得自山巅道观的青色地砖,得自离真的五雷法印、仿白玉京宝塔,以及剑仙幡子。其中五雷法印被陈平安炼化后,挂在了木宅大门上,当是市井坊间的驱邪宝镜使用。宝塔与幡子都搁在了山祠那边。

就连本名“小酆都”的初一,飞剑十五,再加上恨剑山两把剑仙仿剑,都被那颗小光头经常拿去耍,一并收入剑鞘。

四把飞剑首尾衔接,好似世间最为古怪的“一把长剑”。

唯有最早打造出来的水府,陈平安始终没有任何的锦上添花。

当年率先以水字印作为本命物,在老龙城云海之上,行炼化事,护道人是后来那成为南岳山君的范峻茂,成功打造出一座水府,有那绿衣童子帮忙打理水运、灵气,墙上壁画,水神朝拜图,多有点睛之笔,墙上诸位水神栩栩如生,衣带当风,宛如真灵活物,只是数次大战,陈平安境界起落不定,跌境不休,连累水府数次干涸,彩绘剥落,水塘枯竭,这本是修行大忌。

位于水字印之下的小水塘,有水运蛟龙盘踞其中,水字印水气倾泻如瀑,故而水塘类似一块龙湫之地,契合“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一语。

白发童子瞥了眼,一眼看穿陈平安的心神所在,随口说

铅笔小说 23qb.com

<=14目录+书签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