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六百七十二章 人生梦复梦

第六百七十二章 人生梦复梦

陈平安不是被捻芯的惊言怪语给吓到,而是这个缝衣人炙热且专注的眼神,让陈平安很不适应。

自己当包袱斋捡破烂的时候,在地上瞧见了钱财法宝,可能就是她这种眼神?

捻芯说道:“等你跻身远游境再说,我不想帮你收尸。”

至于这位年轻隐官能不能破境,用什么法子破境,捻芯无所谓。

陈平安点点头,缓行途中,已经自有打算。

捻芯飘然离去,转瞬即逝,果然不受任何拘束。

陈平安一口气抛出三个问题,“捻芯什么岁数,什么境界,什么根脚?”

老聋儿笑呵呵不说话。

陈平安说道:“我可以不对那水牢少年动手脚。”

老聋儿笑道:“身为读书人,怎可如此不讲究?”

陈平安置若罔闻,蹲下身,弯曲手指轻轻敲击道路,铿锵有金石声,再摊开手掌,以手心覆地。

不愧是一副远古神灵尸骸,大有古怪。

显而易见,老聋儿对那少年最为器重,押注最多。当然不排除有障眼法的可能,可最终能活下来的妖族,就只有三个,老聋儿又能障眼到哪里去。

陈平安在脑海中重新仔细检索了一番避暑行宫的隐秘档案,发现老聋儿选中的三人,隐晦处颇多,陈平安可以确定上任隐官萧愻,定然与老聋儿是有些交易的,隐官一脉才会帮忙遮掩了些关键消息。这些吃灰已久的陈年旧事,陈平安没打算去翻旧账,何况也未必翻得动,身边老聋儿,是飞升境,惹恼了老聋儿,后者只需要信守与老大剑仙的约定即可,说到底,老聋儿之所以愿意处处卖面子给自己,还是看在老大剑仙的份上,一块隐官玉牌,被一个连剑仙都不是的自己攥在手里,不济事。

不过理是这么个理,可其实生意还是能做的,毕竟陈平安与老聋儿,无冤无仇的,真要撕破了脸皮,年纪小的,官身大的,到底还是占便宜。

所以陈平安的生意路数很简单,就等于是直白告诉老聋儿,你在这里调教出三位弟子,已是剑气长城养虎为患,可既然这是老大剑仙的授意,不好更改,可在我这个隐官的眼皮子底下离开牢狱,更是避暑行宫的放虎归山,是可以运作的,三位弟子的活着离开,有很多种活法。

你老聋儿与老大剑仙的约定,与避暑行宫的最终决定,并不冲突。

大概是老聋儿在剑气长城给人拿捏惯了,虽然吃了点小亏,可好歹得了年轻隐官的承诺,所以也不恼。

事实上,关于三个弟子,老聋儿迟早都是要与这个年轻人说点敞亮话的,不然真不放心。

陈平安犹豫了一下,一掌重重拍在地面上,纹丝不动,难怪这一具被剑仙炼化为小天地牢笼的尸骸,能够困住那些大妖。

如今浩然天下的山水神祇,也都以金身不朽著称于世,只是谈不上修炼之法,一般都是被善男信女的香火,年复一年浸染熏陶,如那“贴金”。山水神灵的寿命,确实要比修道之人还要悠久。相传许多地仙修士,大道瓶颈不可破,为了强行续命,不惜以违禁秘术自我兵解,在那之前就已经勾结朝廷和地方官府,帮忙一起隐瞒儒家书院,在地方上偷偷建造淫祠,运气不好,熬不过形销骨立、魂飞魄散那两道关隘,自然万事皆休,若是运气好,侥幸撑过去,此后修行之路,从仙转神,得以享受人间香火。

魏檗应该是例外。

只是关于这位旧神水国山岳府君的许多隐秘事,陈平安从来不会过问,朱敛与郑大风更是老江湖,所以披云山与落魄山,心有灵犀,互有默契。

老聋儿终于开口说道:“捻芯如今估摸着七八百岁吧,跌跌撞撞熬到了上五境,资质是极好的,但是接连几次破境伤了元气,当下这个玉璞境,就只能靠偏门手段,加上神仙钱、法宝胡乱堆积出来的境界,她这辈子的大道高度,不出大意外,就止步于此了。捻芯没有明确的师承,多半是个捞着了偏门才登山的山泽野修,不然不至于如此坎坷。”

“不过她反正志不在登顶,在金甲洲大仇得报,她本来觉得死就死了,不曾想听到了不知真假的小道消息,白帝城城主对她有些兴趣,捻芯不想落得个生不如死,就逃到了倒悬山。本来是想偷渡去往蛮荒天下的,那边世道更乱,她那身本事,英雄便有了用武之地,真要瞎猫撞见死耗子,说不得也能破境。不曾想给一位剑仙截了下来,丢到了这里。”

“在这边,也没闲着,好些大妖的身躯皮囊,都是她拆解了送去丹坊,手法精妙,省去丹坊修士好多麻烦。”

许多内幕,老聋儿都是从那白发童子那边听来的。

老聋儿自己对这些七弯八拐的他人之故事,从来不上心,不知道,不会少几斤肉,知道了,不会多出一壶酒。

陈平安收了手,起身好奇说道:“白帝城城主会对一个缝衣人感兴趣?”

不是陈平安对捻芯或是缝衣人有成见,旁门歪道,世间学问多有野狐禅,修行之法有高下优劣之分,修道之人,却未必。

只是那位魔道巨擘,太过高出云海。身为公认的魔道中人,却能够享誉天下,陈平安早年私底下有过一些想法,其中就有以后游历中土神洲的时候,一定要亲眼去看看那座黄河洞天的倾泻之水,看一看白帝城的那杆“奉饶天下先”的旗招子。

崔瀺与之下出过彩云谱,即便崔东山每每提及那位城主,也难掩佩服。

齐先生也曾游历过大江之畔,那位城主还破天荒离开彩云间的白帝城,亲自邀请齐先生手谈一局。

这样一位眼光极好的魔道巨擘,由衷称呼一声前辈,陈平安是很愿意的,当然陈平安不觉得自己有资格见到那位城主。

老聋儿摇摇头,解释道:“隐官大人这就真是小觑了捻芯,她可不是什么普通的缝衣人,早年不过跻身金丹客,就有了玉璞境的手段,几种术法神通,一旦被她全力施展开来,能让着了道的玉璞境,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陈平安没来由想起了北俱芦洲的峡谷一役,设伏拦截自己的那拨割鹿山刺客。

那场看似实力悬殊的厮杀,只说凶险程度,在陈平安心中,却丝毫不逊色离真雨四等人的围杀。

老聋儿笑道:“不然单凭捻芯的元婴境修为,独自一人,就搞垮掉一座金甲洲的宗字头仙家?换成是隐官大人,也做不到吧?”

陈平安大感意外,有些不敢置信,问道:“一个元婴修士,单枪匹马就能够让一整座宗门覆灭?”

老聋儿云淡风轻道:“半年之内,上上下下七百人,连同整个祖师堂,全部死绝。挺大一座宗门,香火彻底断绝。”

陈平安眯起眼,“捻芯闯下这么大的祸事,怎么逃到的倒悬山?”

老聋儿摇摇头,“我管这些作甚。”

陈平安笑了起来,“也对,管这些作甚。不过有机会的话,要与捻芯前辈好好请教一番。”

老聋儿来了兴致,“隐官大人作为儒家门生,也有私仇?”

陈平安说道:“有那么几个。”

老聋儿笑道:“想来是他们烧香不够。”

陈平安不愿掰扯这个,皱眉问道:“那头化外天魔又是怎么回事?”

老聋儿摇头道:“说不得。不是买卖事,隐官大人就不要为难我了。”

陈平安转而问道:“一头化外天魔,为何珥青蛇,穿法袍,悬短剑?”

在陈平安眼中,那白发童子,根本与人无异,对方也没有施展什么障眼法。

老聋儿神色玩味,“喜欢摆阔不行啊。”

陈平安摇头道:“太不谨慎。”

老聋儿哑然失笑。

在这牢狱,谨慎给谁看?

陈平安没有继续刨根问底,换了个问题,“除了捻芯和化外天魔,前辈府上可还有客人?”

老聋儿点头道:“还有个嗜酒烂赌的伤心人。”

当然还很有钱。

老聋儿问道:“年轻隐官与我索要妖族的修道之法,是家乡那边有妖物,值得栽培?”

陈平安摇头道:“不是什么栽培,多一样自保之法总是好的。”

落魄山上,草木生长皆自然。

老聋儿招了招手,一头玉璞境大妖挪动庞然身躯,靠近剑光栅栏,老聋儿探出手臂,撕扯下一大块鲜血淋漓的肉,放入嘴中慢慢嚼着,好歹身边还有个年轻隐官,便伸手遮掩在嘴边,算是待客之道了。

一起走出牢狱,陈平安开始游历那座尸骸遍地的古战场,老聋儿作为东道主,只好作陪。

老聋儿问道:“隐官大人,剑气长城大战在即,咱俩就这么晃悠悠逛荡下去,就不想着早早收工,返回避暑行宫住持事务?”

陈平安眼帘低垂,“急不来。”

年轻人缓缓抬起视线,“其实也不太想去那边。”

铅笔小说 23qb.com

<=14目录+书签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