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六百七十一章 天寒加衣

第六百七十一章 天寒加衣

老大剑仙的茅屋,一年到头,几乎没有什么访客,但是三教圣人,却经常会有剑修拜访。

比如愁苗就经常与儒家圣人谈论经济之策,那些儒家礼圣、亚圣两脉的君子贤人,担任剑气长城的督战官、记录官,与愁苗剑仙也都不陌生。

庞元济早些年,则经常去与佛门圣人谈论佛法,了解那些禅门公案的大义所在。

不光是愁苗、庞元济这些天之骄子,寻常剑修,也愿意去城头两端,与圣人们闲聊几句。用阿良的话说,就是要多与圣人们沾沾仙佛气、浩然气,在其它天下,这些神通广大的大人物,可不是想见就能见的。

唯有坐镇天幕最高处的那位道家圣人,修的是个清净,故而访客相对最少,一般都是剑仙闲来无事,御剑而去,问些青冥天下的风土人情。

今天云海之上,老道人膝上横放麈尾,拂秽清暑,用以虚心。只是如今这拂子只剩白玉长柄了。

既是仙兵,更是本命物。

其余两教圣人,也是差不多的惨淡光景,三次造就金色长河,帮助剑气长城分割战场,不付出点代价,真当蛮荒天下那些王座大妖是饭桶不成。

老道人睁眼望去,阿良来了。

老道人只得强打起几分精神。

那家伙瞧着心情不佳,估计是在老大剑仙那边没讨到便宜。

阿良趴在云海上,轻轻一拳,将云海打出个小窟窿,刚好可以看见城池轮廓,然后掏出一大把不知何处捡来的寻常石子,一颗一颗轻轻丢下去,力道各异,皆是讲究。

正躺在廊道打盹的剑仙孙巨源,听见了屋脊上的石子敲击声。

一位正在对镜梳妆的女子剑修,也听见了一粒石子磕碰卷帘声。

一个正在院中练剑的玉笏街少年剑修,剑尖被石子一撞,吓了一大跳。

一座酒肆的酒桌上,一个正在唾沫四溅骂人的老剑修,酒碗里多出一颗石子,立即从骂人转为夸人,圆转如意,毫无凝滞。

老道人对此见怪不怪,早个百年,更过分的事情,多了去。

曾经有一对神仙眷侣,正值春宵一刻值千金,结果屋顶小有动静,瓦上涟漪微漾,下一刻是别处再有微妙动静,好似有人察觉自己行踪败露,立即远遁,男子大怒,披衣光脚,提剑而出,纵身一跃到了院墙之上,只发现一处宅院有着残余涟漪,男子提剑追上,不曾想那边,刚好也有道侣正要卿卿我我,男子一出门,见着了那个莫名其妙脑子抽筋的家伙,二话不说,先问候了对方的祖宗十八代,双方大打出手了一场。

当时云海之上,有个男人就像现在这样,撅屁股看热闹。

阿良拍了拍手掌,手掌一翻,抚平了云海。

老道人问了个一直很好奇的问题,“阿良,如贫道这般的修行中人也好,此处剑仙也罢,岁数大了,对于修行之外的世俗事,几无兴致,你是怎么做到的,能够一直这么……无聊?”

越是找寻见一条大道可走的修道之人,越是愿意潜心修道,何况心无旁骛修行神仙法,本就理所应当。

阿良后仰倒去,躺在云海上,翘起腿,“辛辛苦苦修道长生,长生之后,我们又能做什么呢。”

这是一个门槛极高的问题。

与寻常练气士不能聊这个,跟这里的本土剑仙更不能聊这个。

不过与老道人聊此事,还是有的聊。

毕竟这位道门高真,是青冥天下大掌教的首徒,还是白玉京一城之主。倒悬山那位大天君,辈分与之相当,但是道法修为,还是逊色一筹。

老道人笑道:“贫道命不久矣。”

阿良坐起身,向老道人抛出一件咫尺物,道家令牌样式,陈平安托付阿良帮着转交给老道人。

形状若长木镇纸,入手极轻,绘有日月星辰、古箓,篆刻有一行字:元帅有令,赐尺伐精,随心所指,山岳摧折,急急如律令。

老道人接过了令牌,掐指一算,点头道:“明白明白,应该应该。”

阿良笑道:“真能算出来?”

老道人点点头,“大概意思已经明了。”

阿良便再以心声告知详细细节,老道人一一记住,“回头贫道与倒悬山知会一声。”

这位道家老神仙,除了看家本领的算卦推演,还精通墨家思辨术,擅长佛家因明学。

老道人面有难色,“阿良,贫道有一个不情之请。”

阿良笑道:“小事小事。”

老道人起身,毕恭毕敬打了个稽首,礼数不小,阿良只好跟着起身抱拳还礼。

老道人环顾四周,不再刻意拘着云海之上的气机涟漪,感慨道:“毕竟几人得真鹿,不知终日梦为鱼。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

佛家圣人微笑道:“夜静水寒鱼不食,为何空欢喜。满船空载月明归,如何不欢喜。”

儒家圣人点头道:“尘中振衣,一样见华枝春满。泥里立足,不也是天心月圆。”

阿良故作了然,轻轻点头,然后绞尽脑汁,硬憋出一句,“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老大剑仙嗤笑道:“阿良你就给读书人留点脸吧。”

阿良大笑,老大剑仙咋个又表扬自己,就不知道自己是剑气长城脸皮最薄之人吗?

————

愁苗剑仙突然主动揽权在身,说隐官不在避暑行宫的这段时间,隐官一脉的大小事务,都由他愁苗全权处置。

避暑行宫所有剑修,都没有什么异议,愁苗剑仙值得信任,境界,品行,手段,都出类拔萃,是公认的隐官一脉第二把交椅,陈平安不在,就只能是愁苗来挑担子。

顾见龙和王忻水,曹衮和玄参,这四个被董不得敕封为隐官座下四大狗腿的家伙,难免有些忧心。

这些年的朝夕相处,还是习惯了隐官大人坐在那个位置上,无论战场形势如何险峻,哪怕陈平安不说话,也能让人心安几分。看架势,年轻隐官短期内不太会重返避暑行宫。

作为陈平安的嫡传弟子,郭竹酒反而只是与愁苗剑仙询问,她师父是不是又去偷偷斩杀飞升境大妖了。

愁苗只说不清楚。

他只知道陈平你去了老聋儿的牢狱那边。

愁苗还说要请客喝酒,不醉不归。

隐官一脉,除了已经率先返乡的林君璧,还有那个擅离职守的隐官大人,所有的剑修,都去了叠嶂的那座酒铺。

邓凉这拨外乡剑修心知肚明,愁苗剑仙这是将那场送别酒提前了,大战一起,剑修越来越少的隐官一脉,只会忙得愈发陀螺转,再想为他们四人喝酒送行就是奢望。

巧了。

宁姚,陈三秋,晏琢,董画符,范大澈,也在铺子那边喝酒。

其实除了董不得和郭竹酒,隐官一脉与那座小山头,双方剑修,没怎么打过交道。

见着了董不得,原本正在与邻座酒客高声言语的陈家大少,便半点不风流了,拘谨得像是个头次偷喝酒的少年郎。

董画符欲言又止,憋得厉害。

董不得瞥了眼那个想要仗义执言的弟弟,董画符只得乖乖闭嘴,再看那个差点把脸藏在酒碗里的陈三秋,便破天荒有些愧疚,今天酒钱,就不让陈三秋掏腰包了,还是让范大澈结账吧。

酣眠云霞间的米裕,枯坐城头上的吴承霈,喝酒至多微醺的庞元济,饮酒推墙的陈三秋,他们都是剑气长城出了名的美男子。

愁苗剑仙领衔的隐官一脉剑修落座后,酒铺氛围一时间有些诡异,少了许多喧哗。

一来愁苗名头不小,是剑气长城最年轻的上五境剑仙,战功彪炳,早早跟随阿良去往蛮荒天下腹地游历。

再者罗真意、徐凝这拨“捡钱”剑修,是出了名的不合群。他们在剑气长城,身份类似世俗王朝的边军斥候,隐约间高出寻常剑修一头。

而如今的隐官一脉,比剑气长城历史上任何一拨隐官剑修,都要权柄更重,更知晓内幕。

没有人喜欢自己的大小秘密,被写在纸上给人随便翻阅。

最后还有个关键原因,便是庞元济的存在。

上任隐官,也就是庞元济的师父,萧愻选择以一种最不光彩的方式离开剑气长城,还带走了两位剑仙,洛衫,竹庵。

萧愻留下了一个孤苦伶仃的庞元济,就好像她留下了那块隐官玉牌一样随意。

而庞元济出城厮杀的时候,次次有惊无险,作为一等一的天才,却无任何大妖刻意针对,更是让人不得不多想几分。

隐官一脉剑修人有点多,叠嶂便亲自帮忙拼了两张桌子。

两人一条长凳。

罗真意有意无意,看了眼那个宁姚。

宁姚心意微动,便看了罗真意一眼。

铅笔小说 23qb.com

<=16目录+书签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