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三百五十三章 五千甲围山

第三百五十三章 五千甲围山

到最后,只有陈平安、裴钱和姚仙之三人看到了日照屏峰。

裴钱瞪大眼睛,趴在栏杆上,使劲瞧着那轮大日跃出东海,仿佛像是看见了一块大金饼,想要收入囊中。

姚仙之在短暂的惊艳和感慨之后,也就没多瞧什么,毕竟是领略过无数次,家乡边陲那的月涌大江和星垂平野,不比这日出景象逊色。这名天才少年有些讶异,怎么裴钱盯着旭日老半天了,眼睛不疼?陈平安轻轻一跳,坐在了悬崖畔的栏杆上,姚仙之早就想这么做了,只是昨晚先是有爷爷和近之姐姐在场,不敢造次,后来又有最敬佩的陈平安坐在石桌旁,仍是没好意思,这会儿陈平安带头做了,姚仙之赶紧跟上,陪着陈平安一起眺望东海,仿佛心境都跟着开阔起来,对之后的蜃景城生活,充满了憧憬和希望。

下山的时候,老将军满脸懊恼,埋怨陈平安不厚道,日出之前,也不与他打声招呼,错过那场壮丽景色,白白登山走了那么多冤枉路。陈平安不理会老小孩似的姚镇,姚近之一句“爷爷,昨晚破例准你喝酒,还不满足”,老将军立即消停了。

无论是姚镇,还是姚仙之,对陈平安最亲近的爷孙二人,知道马上就要与他道别。

离别在即,别有愁绪在心头。

只不过一老一小,是喝惯了沙场风沙的武人将种,些许离愁,且放心间便是了,以后总有再聚喝酒的机会,学那小娘子惺惺作态,反而可笑。

终于到了那座蜃景城外的桃叶渡口,姚家停了车马。

陈平安背着那个青竹书箱。

挎刀少女姚岭之,大大方方的,先与陈平安抱拳感谢道:“陈公子,我祝你北行之路,一帆风顺!更祝你武运鼎盛!”

陈平安笑着点头,提醒道:“武道修行,不可急躁,天赋越好,越不能只盯着破境二字,拳法讲究收放自如,想要身轻拳意重,就要打好底子,滴水穿石,石如大敌,这滴水就是你的武学真意了,岭之姑娘,只要沉得下心,你一定可以练出大成就的。”

姚岭之冷哼一声,眼眸却含着笑意,道:“年纪不比我大多些,却如此老气横秋!”

少女甩头就走。

姚镇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珍重”二字。那只篆刻有一篇圣贤文章的青竹笔筒,已经被老人小心放好,打定主意要当一件传家宝收藏起来。

姚仙之在昨天就死皮赖脸跟陈平安要了一幅字帖,奉若世间第一珍宝。今天少年也没多说什么,只说希望陈公子以后一定要来蜃景城。

头戴帷帽的姚近之出人意料,竟然说要单独跟陈平安走上一段桃叶渡。

姚仙之吹了一声口哨,给姚岭之一手肘打在腰部,疼得少年直冒冷汗。

姚近之眼尖,看到了陈平安腰间那块玉牌,跟之前略有不同,翻了一面。

在离开骑鹤城,到达桃叶渡之前,陈平安玉牌只以“祖师堂续香火”这一面示人。

今天却是“太平山修真我”六字古篆。

姚近之心思微动,深深望了眼这位从北晋国来到大泉京师的年轻人。

她说了些客套寒暄的言语,并不出奇的内容,只是又让人觉得感情真挚,文火慢炖,尤为动人。

不过陈平安领了情又不领情,此中味道,此间滋味,大概就只有两人各自心知肚明了。

姚近之最后拉家常一般,与陈平安随口说起了姚氏这辈人姓名中“之”的由来,原来是早年有个云游边境的算命先生,不幸遭遇了一场兵荒马乱,被爷爷姚镇所救,便为姚家算了一卦,其中就提及姚氏祖辈当中,出了一位了不得的人物,“之”字是那人的本命字,而且与姚镇的孙辈天生契合,只要人人有个之字,就可以沾一沾老祖宗的光,可以帮着藏风聚水,说不定就可以某个晚辈,靠着祖荫庇护,出息大到无法想象。姚镇也无多想,只当是一个好念想,便给姚近之这些孩子,在名字里都加了个“之”字,姚氏这一辈,二十几人,人人都有,别房旁支也不例外,姚镇并无偏心。

其中又以姚镇身边这三姚,最出彩。

陈平安听完之后,若有所悟。

姚近之最后对陈平安施了一个万福,婀娜多姿。

陈平安抱拳还礼,犹豫了一下,还是诚心诚意道:“近之姑娘,在蜃景城除了帮老将军出谋划策,提防各路小人之外,你也要注意自己的安全。说一句冒犯的话,以后万一遇上了姚姑娘自以为过不去的坎,不妨问问老将军,由他来做决定,不用事事放在心头,独自承受。”

姚近之破天荒摘了帷帽,嫣然一笑,却不言不语,只是望着陈平安。

陈平安再次抱拳告别。

姚近之一位大家闺秀,竟也学这江湖人抱拳,她一双水润眼眸中满是异样光彩,朗声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陈平安只得跟着说道:“后会有期。”

姚近之未喝美酒,就已两颊桃红。

远处,朱敛笑眯眯道:“美人恩重难消受,秋波流转最留人啊。”

隋右边负剑而立,视而不见。

陈平安回到这边,裴钱斜挎包裹,手持行山杖,接下来一路,已经没车厢可以坐了,不过她跃跃欲试,走路怕什么,不然脚底板那些老茧不是白长了?

陈平安与姚家队伍挥手告别。

骑马的姚仙之屁股高高抬起,与陈平安使劲挥手。

陈平安一行人继续北上,轻声感慨道:“可惜没能下一场大雪,不然可以再爬一次照屏峰,看看蜃景城到底怎么个人间仙境。”

裴钱笑道:“那咱们等到下雪再走嘛?”

这两天她成天围在姚近之身边,一口一口神仙姐姐,竭力讨好那个她心底认为“不敢见人的漂亮娘们”,事后姚近之果然送了她一份临别礼物,装在一个玲珑多宝小木匣里头,其中就有几枚辛苦收集而来的前朝孤品压胜花钱,还有一枚造型古朴的木雕小灵芝,加上其它,零零散散十余件。裴钱一开始本想着拐骗个几两银子最好,陈平安不会拦着,她自个儿拿着还不重。结果姚近之给她出了这么大难题,裴钱反而不敢擅作主张,还是姚近之牵着裴钱的手,将多宝匣交给陈平安,解释里头都是奇巧却不贵重的物件,希望陈平安不要拒绝,陈平安本想婉拒,或是拣选其中一件就行了,只是姚近之坚持,陈平安只得帮裴钱收下,放在竹箱中,对此裴钱没有丝毫不悦,倒是视为天经地义的事情,挺大一木匣,重啊,放自己包裹里背着走去那啥天阙峰,不累死个人?

这会儿一边怂恿着陈平安去蜃景城等大雪,一边乐呵呵想着又有一场分别,说不定可以拿到她最眼馋的真金白银了!

陈平安笑道:“那把你留在蜃景城?”

裴钱颠了颠包裹,握紧行山杖,铁骨铮铮墙头草,大义凛然道:“我突然觉得吧,还是赶路要紧!”

陈平安对四人说道:“没有跟姚家讨要战马,我们只能步行去往天阙峰的仙家渡口。”

朱敛立即笑道:“多走走路,能养筋骨。”

————

桃叶渡河中有一艘乌蓬小船,距离姚家队伍极远,金顶观观主杜含灵,缓缓收起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掌,对身边的一位年轻女修说道:“去捎话给申国公,不要招惹陈平安了。此人是太平山祖师堂嫡传,杀了此人,别说是大泉王朝要遭殃,咱们金顶观都有灭门之祸。”

那名女修起身离去,一掠而去。

还留下一位继续为祖师煮茶的女修,到底是修道小成的仙家女子,肌肤胜雪。

这位元婴地仙寂静而坐,眼神淡漠道:“功亏一篑。”

由于数目极其稀少,陈平安腰间那块太平山的祖师堂玉牌,本就只在山上大一些的仙家府邸之间流传。

不过寻常地仙,无论是金丹还是元婴,肯定大多知晓内幕。

毕竟那个女冠黄庭,早年让好些门派吃足了苦头,只是这一甲子才没了动静,不知是在闭关破境,还是被祖师爷约束在太平山中。

这会儿去招惹那座太平山,比往常挑衅桐叶宗和玉圭宗还要失心疯。

杜含灵亦是不敢。

再者他本就只是与申国公府以及高适真幕后大佬,做了一桩锦上添花的小买卖,杀了最好,不杀陈平安,也没关系,不会妨碍他们金顶山的大局谋划。

只不过高适真那边可能就要跳脚骂娘了。

但是于他金顶观和杜含灵又算什么?

人间事小,帝王将相又能大到哪里去。

这位元婴地仙想了想,时势大乱,金顶观的一些棋子都已在各处落地生根,那他也该试试看再登高一步,不然当下的境界,仍是不够看。

至于高适真会不会丧心病狂地追杀那个年轻人,就与早早抽身离开的金顶观无关了。

“祖师爷,我要不要暗中提醒一声陈平安?”

铅笔小说 23qb.com

<=14目录+书签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