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六百二十七章 算账整座天下

第六百二十七章 算账整座天下

蛮荒天下暂时还不清楚剑气长城之上,少了一位历史上战力最高的隐官大人,却又多出了一个历史上境界最低的新任隐官。

就算知道了,估计也只当一个天大的笑话看待。

事实上,哪怕是剑气长城这边,也没有太多人如何当真。尤其是剑仙,只觉得是老大剑仙又一个“无所谓”的举动。

新官上任三把火,陈平安落座后,不多不少,刚好做了三件事。

隐官一脉拥有两座私宅,都在城外,一名避暑,一名躲寒,所有百年之内存下的秘档,给搬到了走马道这边,层层叠叠,搁放在陈平安身后,堆积如山。

上一任隐官大人,既没有带走那块古篆“隐官”二字的玉牌,也没有毁去隐官一脉传承数千年的档案库房。

除了陈平安背后这座“靠山”,陈平安还让人搬来了一座仙家重宝,剑房。

人手两把剑坊专门为隐官一脉剑修铸造的传讯飞剑,在陈平安的要求之下,再让剑坊铸剑师篆刻上了每个人的名字。

陈平安,米裕,庞元济,董不得,顾见龙,王忻水,郭竹酒。林君璧,邓凉,宋高元,曹衮,玄参。

这就是剑气长城目前隐官一脉的全部剑修了。

只不过属于陈平安的那两把飞剑,都直接篆刻隐官二字,而非陈平安这个名字。

第三件事,则是陈平安与诸位“下属”剑修开门见山,说了一番再敞亮不过的言语,“诸位,连我在内,总计十二人,身在此处的剑修,大家都很聪明,应该心知肚明,我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境界不算高,剑术杀力,在当下的攻守战当中,完全就是不值一提,不过我们的脑子,还算好使,我们遇上事情,愿意多想一些,习惯成自然,寻常剑修的念头,打一个转儿的事情,我们可能已经转了好几个圈,这就叫熟能生巧,颁给在座各位隐官一脉的身份,就是对你们的最大认可,但是这不是一只铁饭碗,我们的每一个建议,尤其是每一次最终影响到整座剑阵的策略,会动辄牵扯到数以万计剑修的出剑,甚至是成百上千剑修、乃至于许多剑仙的身家性命,我的要求只有一点,大家一起殚精竭虑,尽你我所能去建言,如果被我发现有人在任何一个环节拖了后腿,脑子看似灵光实则不够用的,我会直接驱逐出隐官一脉。你们的面子再值钱,也比不上剑修的性命,比不上他们的本命飞剑更值钱。”

“所以这绝对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所以请你们做好心理准备,我们需要对每一个战死之人负责,更大的难题,在于那些生不如死的剑修,或是有那亲朋好友战死的,说不定都会对我们这十二人,对我们这些只会动嘴皮子的废物剑修,心存怨怼,他们恨我们,是人之常情,我们无法更改,但是我们自己,对此不可心生失望,一点都不许有,若是有人因此而怀恨在心,故意使坏,一旦被我察觉之后,我会让米裕剑仙递出一剑,直接斩杀,我不听辩解,我一旦怀疑谁,谁就要死。所以我最后只有一个问题,谁想要退出隐官一脉?现在退出还来得及。不然与其和我陈平安勾心斗角,比拼城府深浅,还不如干干净净,去那城头出剑杀妖,捞到一点战功是一点,绝对要好过在这里虚度光阴是个死,害人害己。”

其余十一位剑修,沉默不语,人人眼神坚定。

陈平安点头道:“很好,连君璧这样大道可期的少年剑修,都没有任何犹豫,敢将大道和性命一起押注在这里,我觉得人心可用。”

林君璧顿时如坐针毡。

陈平安这厮不会借机公报私仇吧?

陈平安眯起眼,视线游曳过一位位剑修的脸庞,缓缓道:“我们坐在这里,不再是修行,更不是炼剑,就只是做代替剑气长城,与蛮荒天下那些畜生做天底下最大的一笔买卖,我们要为剑气长城的数万剑修,做出一桩最一本万利的生意,要用己方最少的性命换取敌方最多的性命!诸位,这样的机会,我们此生再不会有了,任你们将来福缘深厚,得以大道登顶,成了仙人、飞升境,然后兵解转世,再有来生,也注定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任你们成为浩然天下的一宗之主,宗门之内剑修如云,你又能够调用几位剑仙,让其心甘情愿倾力出剑,慷慨赴死?!要珍惜当下,因为这是数座天下,万年以来,万年以后,也唯有你我十二人才能做成的一个壮举!”

郭竹酒坐在案几后,眼神坚毅,猛然抱拳,却无言语。

董不得跟随其后,也是神采飞扬,高高抱拳。

林君璧,顾见龙,王忻水在内所有人,就连那剑仙米裕,也都一一抱拳。

尤其是那些个异乡的别洲年轻剑修,更是一位位心神激荡。

敢来剑气长城练剑之外乡人,尤其是大战之后还敢出剑不愿走的,剑修越是年轻,越是心高且纯粹!

陈平安说道:“不着急对剑气长城发号施令,我们先熟悉双方战场,你们先按照林君璧的既定方案,各司其职,半个时辰后,我另有决断。”

对于陈平安而言,林君璧的那个方案,实在太粗糙了,但这是林君璧临机应变的急智成果,已经无法苛求更多。只是半个时辰之后,或者说此后剑气长城,都是如此应对蛮荒天下那六十军帐的群策群力,陈平安不觉得自己这支隐官一脉,有半点胜算。

陈平安开始翻阅那些旧隐官一脉的秘档,翻书极快,手边还有十多本书页空白的册子,看到关键处,便会抄录一二,与此同时,眼角余光,时不时瞥一眼战场画卷,再打量几眼那十一人,观察他们的细微神色变化。

字迹娟秀的,是那竹庵剑仙的笔迹。

勾画凌厉,反而是那女子剑仙洛衫。

好一个见字如面。

内容清爽,干净,自然挑不出任何毛病。

哪怕三位剑仙叛出了剑气长城,但是如果只说这档案秘录一事,其实仍是可以说是尽心尽责。

极为精准的半个时辰后,陈平安手持合拢折扇,并未打开,只是轻轻提起,然后重重一磕桌面,说道:“继续盯着战场,分心听我言语即可,从现在起,每个人都要兼顾三事,第一件,是本职事务,所有人都必须牢牢盯死画卷。第二件,所有人开始提笔记录,方便他人传阅,一有需求,就可以直接与他人索要记录,作为参考。第三件事,是某些时刻的飞剑传讯各处。”

陈平安继续说道:“先从第三件事说起,隐官一脉的剑坊飞剑,速度极快。除了一些大的策略,由我亲自飞剑传讯全部剑修之外,其余一些细微剑阵的调整转变,你们各有任务,其中米裕、董不得、顾见龙负责飞剑传讯所有剑气长城的本土剑修,将整座剑气长城分出左、中、右三大地盘,郭竹酒、王忻水负责所有飞剑通知全部上五境剑仙。”

听到了这里,米裕皱了皱眉头。因为这似乎不合情理,照理而言,应该由他联系其余剑仙。

陈平安解释道:“米裕剑仙,若是剑仙与剑仙言语,境界修为的高低,在心中就是一道门槛,不够纯粹,容易节外生枝。战场上的诸多机会稍纵即逝,一个凝滞犹豫,说没就没了。这么讲,可以理解吗?”

米裕点了点头。

事实上这位隐官大人还算说得客气了,一些没讲的话,更是理由,比如他米裕在剑气长城其他剑仙心目中的糟糕印象。

相对而言,境界极低的郭竹酒和王忻水飞剑传讯剑仙,确实就是一种更加直来直往的公事公办,若是由他米裕这个出了名的花架子剑仙去发号施令,确实会有极多的剑仙根本不买账。

陈平安继续道:“以后若有这类疑惑,当面提问便是,能够说服我改变主意,那是最好。此外,庞元济负责联系旧隐官一脉的督战官、以及儒家门生的军功记录官,数量较少,所以庞元济再加上负责一个中土神洲的剑修,林君璧负责南婆娑洲的剑修,邓凉联系所有的北俱芦洲剑修,宋高元飞剑传信金甲洲,玄参负责流霞洲,曹衮负责皑皑洲。”

这些莫名其妙就成了隐官一脉的剑修,大多擅长心算、术算,精通弈棋,比如林君璧,玄参,都是名副其实的国手。

米裕还真就有问题便当面询问隐官大人了,“为何不是一洲剑修联系本洲剑修剑仙?岂不是更加没有凝滞?”

陈平安反问道:“邓凉他们这些个外乡剑修,跑来剑气长城这边,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拼命不说,这会儿又被拉来当了隐官一脉的剑修,做着这么吃力不讨好的勾当,还不许他们赚一点额外的香火情了?”

话说得很直接。

摆明了一副在商言商的架势。

林君璧会心一笑。

其余别洲剑修也有些赧颜,当然同时更多还是欣喜,对这位隐官大人,多了几分由衷感激。

若能活,谁愿死?若是能够不死,且活得问心无愧,那么多想一想未来的大道之路,天经地义。

米裕略作思量,想通其中关节,这位剑仙无奈一笑,抱

铅笔小说 23qb.com

<=26目录+书签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