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六百二十六章 新一任隐官

第六百二十六章 新一任隐官

这一场战事,极为急促短暂,规模之小,死人之快,简直就像是一场边军斥候的狭路相逢。

蛮荒天下并未立即展开下一轮攻势。

显而易见,诸多关键军帐,应该都没有预料到这个结果,意外太多,必须在既定的大框架之下,调整诸多策略的细节。

反而让出了战场上的仅剩三座山岳,居中那座大岳,是被左右与那仰止交手,彻底打碎的。

另外那座,则是被皑皑洲两位外乡剑仙以两条性命的代价,摧毁了山根水运,然后被陆芝硬生生以剑光砍裂。

剩下三座也已是残败不堪,其中一座山岳先前被隐官一脉的洛衫、竹庵剑仙摧破许多,这大概就是这两位叛变剑仙最后的战功了。

将来可能再见面的话,就是相互问剑,与昔年战友,同辈剑仙,分出生死。

那三座山头上,一些个侥幸没死的符箓一脉妖族修士,只能是束手待毙,就算逃得太远,有何意义。他们的命,早就与山岳存亡挂钩,也不乏有些凶性暴戾和那狠辣果决的,呼朋唤友,指挥调度,重新开启护山大阵,拼了一死,也要让剑气长城的剑仙多递出一剑是一剑。

剑仙赵个簃找到了程荃,联袂御剑去往一座山岳,赵个簃要为程荃护阵,尽量炼化山岳,帮着程荃化为己用。

“他娘的老子现在出城,都要觉得自己是个叛徒了!”

程荃御剑途中,悲愤欲绝,“狗日的竹庵,下贱的洛衫,你们今天之前,都是我愿意换命的朋友啊!赵个簃,你说,以后你是不是也会背后捅我一剑,要是会,给个爽快,等会儿到了山头那边,只求你出剑别再像是磨磨唧唧的娘们,让我死得快些。”

赵个簃破口大骂道:“宋彩云怎么会喜欢你这么个废物?!”

程荃黯然失色。

剑气长城这边赢得了这一阶段战事的胜利,但是城头之上,没有任何剑修会感到欣喜。

隐官大人竟然会叛出剑气长城,会带着洛衫竹庵两位剑仙,一起投身蛮荒天下。

隐官大人更是在先前的战场上,一拳重创了孤身陷阵、堪称无敌的左右!

除了剑心足够澄澈的那拨剑仙,几乎所有剑修的心头,尤其是年轻人,心头都有阴霾笼罩,挥之不去。

陈平安别好折扇在腰间,驾驭符舟去往茅屋那边。

那栋原本是风雪庙剑仙魏晋暂居的小茅屋内,左右坐在床边,被一拳洞穿打出个窟窿的腹部,以剑气弥补。

剑气生不出血肉白骨,因为这根本就是第二场凶险厮杀,师兄左右需要以剑气抵御隐官大人那一拳的后遗症。

不然对于一位炼剑本身就是淬炼体魄的上五境剑修而言,身体伤势再重,不至于让一旁董三更都觉得触目惊心,觉得十分不妙。

董三更守在门口,怒道:“陈清都,到底是怎么回事?!那隐官是鬼迷心窍了吗?!”

站在远处墙头那边的陈清都头也不转,说道:“你又不是瞎子,眼睛看到的,就是真相。”

董三更暴跳如雷,因为这位老剑仙,对隐官这个晚辈一直印象极好,觉得与自己是少有的同道中人。

而老剑仙那个最器重的孙子,曾被视为下一位刻字剑仙人选的董观瀑,早年与隐官更是十分投缘。

董三更已经看到了飘然落地收起符舟入袖的年轻人,依旧是气不过,继续与陈清都大声道:“那你方才就宰了她啊!”

陈清都冷笑道:“董观瀑投靠蛮荒天下,事迹败露,整个剑气长城都知道了,我知不知道?在你们闹大了之前,我宰了他没有?”

陈平安假装什么都没有听见。

当年剑仙齐聚城头之后,老大剑仙亲自出手一剑斩杀董观瀑,是陈平安亲眼所见。

只是那个时候,陈平安想事情还十分粗浅罢了,当时终究不曾真正理解剑气长城。

而最让陈平安觉得疑惑的一句话,是事后宁姚说那小董爷爷是个好人。

身为剑仙,董家子弟,背叛剑气长城,是真。好人,却也是真。

这笔账,怎么算?

兴许对于这位老大剑仙而言,守住剑气长城,就真的只是守住剑气长城而已。

董三更压抑住心中怒火,与陈平安说了句你师兄死不了,然后这位董家老祖就直接离开此地。

陈平安没有走入茅屋,反而轻轻关上门。

见过了这种波澜壮阔、剑仙大妖皆可死的惨烈战争,就会愈发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见过了老大剑仙陈清都的种种选择,陈平安就会觉得书简湖的那场问心局,如果重新再走一遭,哪怕是与当年同样的修为境界,真的能够随心所欲。

陈平安没有在茅屋这边久留,去往宁姚他们那边。

宁姚看了眼晏啄,然后对陈平安摇摇头。

陈平安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

晏啄眼眶通红,双手握拳,撑在膝盖上。

家族首席供奉,仙人境剑仙李退密,死了。

这个老头子,曾是晏啄年少时最恨之人,因为许多脍炙人口的糟心言语,都是被最瞧不起他这位晏家大少的李退密亲口道出,才会被大肆渲染,使得当年的晏家小胖子沦为整个剑气长城的笑柄。不然以玄笏街晏家的地位和家底,以晏啄父亲、晏氏家主晏溟的脾气和城府,如果不是自家人率先发难,谁敢这么往死里糟践身为独苗的晏啄?

哪怕晏啄在后来的一场场大战中,靠着一次次搏命才得以脱胎换骨,成为真正的剑修,与宁姚陈三秋他们成为生死与共的朋友,可是身为家族供奉的李退密,依旧不愿正眼看他晏啄,晏啄低三下四,求了数次李退密教他剑术,李退密那些年只说自己一把老骨头,穷贱命,哪敢指点晏家大少剑术,这不是误人子弟嘛。

晏啄哪里想得到,等到李退密愿意传授自己剑术了,愿意板着脸、眼中却有些笑意,与自己说几句不是坏话就是天大好话的言语了,老人就这么死了,成了战场上第一个战死的大剑仙。

陈平安坐在晏啄身边,也没劝慰什么,这里是剑气长城,身边人是晏啄,那就不需要。

谁都可以熬过去。

至亲之人,死别一事,谁会陌生?除了已死的李退密,还有那暂时活着的吴承霈,陶文,周澄,等等,哪个不是如此?!

剑仙犹然如此不例外,更何谈那些剑修?以及那么多本命飞剑崩碎、个个生不如死的人?

老大剑仙最后那句话,也亏得只有自己听到。

因为言外之意太多,太大了。

比如当年那隐官大人明知董观瀑是叛徒,偏偏迟迟不定罪。

他陈清都并不会就此多说什么,拖着便拖着,董观瀑那个思虑极多的孩子,哪怕罪该当死,活着便活着,多活一天是一天。

如果不是你董三更剑术不够,积攒的战功不够,既无法震慑太象街和玄笏街那些大族剑仙,惹来众怒,又无法凭借战功护住一个叛徒孙子的性命,故而是董三更保不住董观瀑,才使得一群剑仙去往剑气长城兴师问罪,不然隐官一脉的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他陈清都就跟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你董家拘押不肖子孙董观瀑,或是至多丢往老聋儿那边的牢狱,仅此而已。

宁姚坐在陈平安身边,“还好吧?”

陈平安低声道:“很好。”

宁姚其实有很多的问题,只是太多了,反而不知道怎么开口。

陈平安柔声道:“什么都不用多想,都交给我去想。”

两人一起眺望南方。

晏啄突然问道:“有没有碍着你们俩?”

陈平安打开折扇,却是帮着宁姚扇风,笑眯眯道:“大家都自觉点。”

那个刚要一屁股坐在宁姚那边的董黑炭,停在那边,既不起身,也不落座,姿势清奇。

不曾想陈三秋坐在了晏啄身边,范大澈坐在了董画符身边,叠嶂又坐在了陈三秋旁边。

最后,所有人一起望向远方。

安安静静等待着下一场战事。

庞元济长久的呆滞无言。

被视为剑气长城下一代钦定隐官的年轻剑修,剑心晦暗,心死如灰。

一直待在庞元济身边的剑仙胚子高幼清,呆呆坐在一旁,欲言又止,始终不敢说话。

高野侯来到庞元济身边坐下,只说了两个字:“忍着。”

庞元济眼神恍惚。

高野侯沉默片刻,说道:“真想知道答案,就别这么消沉下去,反而要争取有朝一日,亲自问剑隐官,让她亲口告诉你答案!”

庞元济喃喃道:“你不是我,我也不是你,做不到的。”

高野侯嗤笑道:“那行,隐官一脉从今天起,就算真正断了香火。”

不曾想两人身后

铅笔小说 23qb.com

<=23目录+书签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