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三百四十三章 谨遵法旨

第三百四十三章 谨遵法旨

陈平安心中有些恼火,心想不该如此随心所欲,念头一起,就信马由缰,这趟三百里水路,就惹来这些水妖水鬼的觊觎,真要起了冲突,养剑葫还在肉身那边,之前在河上练习六步走桩,十分生涩,又出了几拳,更是软绵无力,阴神好似天生不擅武学拳法,一想到方才河底那对灯笼双眼,陈平安就有些后怕。

钟魁兴许是看穿了陈平安的心思,“阴神本就喜好夜游天地,你初次出窍神游,新生阴神别处不去,偏偏就来到这埋河水神庙,按照练气士的说法,这就有可能是可遇不可求的机缘了,仍是要小心应对,机缘一事,福祸不定,可不全是好事。”

陈平安问道:“那水神庙里头的庙祝,是不是修士?能发现我的阴神身份吗?”

钟魁没好气道:“就埋河娘娘那性子,隔三岔五就要去跟水妖打生打死,河里头又有这么多冤魂厉鬼,全部被那头水妖驱使,你觉得还摆放着她金身的水神庙,能没有高人坐镇?不然早给那头自封‘黄仙君’的水妖,连庙带小山一起吞入腹中了。”

陈平安汗颜道:“好像是这么回事。”

钟魁总算说了个好消息,“不过你放心,你这尊阴神,很虚,只要不进祠庙烧香,水神庙那边就没人看得出来。”

钟魁皱了皱眉头,绕着陈平安转了一圈,啧啧称奇,“陈平安,你是不是遭遇过两次大祸?一次极早,伤到了命数,一次就在几年前,断了长生桥?”

陈平安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一向谨小慎微的他,于是破例没有刻意隐瞒,“差不多是这样。”

既为此人身上的大伏书院君子头衔,更为钟魁称呼的“齐先生”。

钟魁揉着下巴,陷入沉思。

陈平安问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钟魁依然在打量着陈平安,缓缓道:“树有年轮,可观岁数。这人的魂魄,其实也差不多,只是人身小天地,天地大人身,人之皮囊血肉筋骨,就像在两者之间竖立了一堵墙。”

见陈平安一脸迷糊,钟魁举了个例子,“打个比方,浩然天下和青冥天下,修士想要相互查看,即便熟稔神人掌上观山河的神通,任你是十二境仙人的修为,都不管用了。可当你阴神显化后,魂魄就如水落石出,更加清晰,便能够让我看出许多端倪。”

钟魁突然笑道:“陈平安,你这个缝补匠当得有点辛苦了。”

碎的是本命瓷,在骊珠洞天中陈平安便抓不住任何福缘。断的是长生桥,一副身躯四面漏风漏雨,才需要练习撼山拳吊命。

钟魁说陈平安是个苦兮兮的缝补匠,可谓一语中的。

前有宝瓶洲贤人周矩,口诵诗篇,就能让敌人身处罡风,瞬间形销骨立,后有桐叶洲君子钟魁,更是深不可测,陈平安一时间对这些儒家书院,有了更复杂深刻的感受。

陈平安问道:“你要进庙烧头香?书院君子这么做,不会有问题?”

钟魁有些忍俊不禁,“如果被书院某些迂腐夫子晓得了,非议应该会有一些,只是无伤大雅,读书人没你想的那么死板。”

钟魁咦了一声,满脸促狭笑意,“好嘛,借你的光,我可以领教一下埋河水神娘娘的暴脾气了。”

钟魁嘴唇微动,两人四周的埋河水流如遇河中砥柱,绕行而过,同时泛起一阵淡淡的莹光,大伞遮蔽,华盖当头,遮掩了两人身形。

然后钟魁抓住陈平安手臂,“随我一起去看好戏。”

埋河变得浑浊不堪,汹涌跌宕,像是有一连串水下闷雷在河中炸开。

距离水神庙三四里,一段河流的底部,成了一处战场。

陈平安遥遥望去,有一个娇小身影,手持一物,每一次挥动,都在水中滑出一条绚烂的银色弧线,由于速度太快,银线不断累积,就像一幅凌乱的草书,充满了大写意风采。

那个身影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在漆黑黑底,像是点燃了一盏明灯,尤为瞩目。

女子个子很矮,显得娇小玲珑,相貌年轻,其实长得姿容平平,还有些娃娃脸,圆乎乎的,只是一身湛然金光,眼神凌厉,很有威势。

腰间挎长刀,背后负长剑,手里头还拎着一杆铁枪,极长,快有她两人高了。

刀鞘青紫色,以金丝缠绕了大半。

剑鞘与剑柄交界处,有五彩云霞蒸腾而出,景象瑰丽,想来那把鞘中长剑,定非凡品。

她在水中来去如风,毫无阻滞,快若奔雷,手中长枪,数次划破那头水中妖物的庞大身躯,鲜血四溅,使得埋河之水充满了血腥气味。

一次被水妖头颅撞在身上,给砸入河底,带起一阵轰隆隆声响,转瞬间身形暴起,就一枪刺透那巨妖的下颌,妖物的哀嚎震天响,疯狂扭转身躯,使得埋河开始掀起滔天巨浪,就连水神庙那边的老百姓都发现了异样,只是人人并无畏惧,踮脚翘首,纷纷开始远眺,当做了一桩新鲜事看待。

矮小女子除了出手暴戾迅猛之外,还是一个喜欢打架时骂人的黑衣姑娘。

“孽畜你反了天!我不去找你的麻烦,已经算你祖坟冒青烟了……罢了,你本就是个没祖坟的孽畜。既然你有胆子来我庙前,我就要你留下几百斤肉在这里!”

“别以为你朝中有人,每年往蜃景城塞七八十万两银子,一直想要将我碧游府撤掉府君身份,我就怕了你,便是埋河水庙哪天真成了大泉淫祠,拼了金身不要又如何?说了要将你砍成十八截,就不会只将你跺成十七段!”

“孽畜,来来来,再吃我一枪!回头我要让府上做一碗爆炒鳝鱼面,味道极好!”

妖物体型巨大,呈现出金黄色,裸露无鳞片,那种滑腻,让人作呕。

它本是一座大泉著名湖泊中的妖物,世间物久成精,只是修行缓慢,虽有一份天大机缘早早到手,可六百多年勤恳修行后,依旧被拦在龙门境门槛外一百多年,后来有一位泛湖游历的高人指点,它便离开了湖中老巢,上了岸,历尽坎坷,从埋河源头开始往下走,模仿那蛟龙走江,破了瓶颈,得以跻身龙门境,若是一路给它畅通无阻地走水下去,到了埋河与江交汇处,再顺势以此入海,说不定就要成就金丹。

不曾想经过埋河水神庙时候,那个臭娘们竟然嫌弃它弄死了一些凡俗夫子,就说要替天行道,甚至不惜与它拼命,它那会儿刚刚跻身龙门境,气势正盛,并没有将她放在眼中,老巢所在的湖泊亦有水神坐镇,不过是它的应声虫而已,向它卑躬屈膝,每年还会向它纳贡。

从埋河水神庙外的河段,双方一直往上游杀去,那一场厮杀打得翻天覆地,最终水漫两岸三百里,所幸是那荒郊野岭的河段,才没有殃及百姓。

它在水中竟然不敌那位埋河水神,便只得退回埋河上游,休养生息了数十年,在龙门境稳固后,便可以幻化出人形,它以壮汉形象上岸,携带重宝,亲自去碧游府登门请罪,哪里知道那个脑子坏了的臭婆娘竟然二话不说,就开始动手,它那次也是凶性大发,双方法宝尽出,比起初次河中遭遇战,更为惨烈,碧游府都给淹没大半,毁坏无数,水神庙的河神金身都出现了裂缝,而它更没讨到好处,一件本命法宝和一件镇水重宝,一损一毁,惨败而退,之后这两百多年,它将那碧游府之战,视为奇耻大辱,哪怕种种经营谋划之后,道行暴涨,已经临近金丹门槛,可是始终没有幻化人身,它发誓只有这个疯婆娘金身崩坏、祠庙废弃之日,它才会大摇大摆上岸。

至于那一堆金身碎片,自然就是它的盘中餐了,说不定不用去往那条入海大江,就可以一举跻身金丹境!

只是正儿八经的水中厮杀,它还真不是这位埋河水神的对手,一次都没有占到过便宜。

打了两百多年的交道,好像那婆姨铁了心要将它拦阻在埋河上游,她也因为这种损人不利己的蠢事,哪怕年复一年,受着那么多人间香火,金身塑造得进展缓慢。

今夜它又毫无悬念地多吃了一场败仗,迅猛往上游撤退。

矮小女子见它打定主意,只要自己追杀不已,它就上岸祸害百姓,这才愤愤然收手。

那杆铁枪早已在大战中坠入河底,她收了刀剑入鞘,找到那件最趁手的兵器,骂骂咧咧,身形一闪而逝,返回碧游府。

钟魁这才和陈平安一起现身。

两人上岸去往山上水神庙。

来此等待开门烧香的百姓,竟然有将近千人之多,山脚停满了马车和驴骡,以至于庙外摆了许多夜宵摊子,加上方才上游河段的异象,人人兴奋不已。

钟魁陪着陈平安去看那些白玉碑文,一块块如雨后春笋。

多是大泉历代皇帝和地方官员的祈雨文,其中还有些类似罪己诏的内容,以及祈雨成功后的谢雨文,这些碑文陈平安看得快,一扫而过,钟魁早早去了碑林最前边,蹲在地上,看着一块磨损严重的古老石碑,碑文只

铅笔小说 23qb.com

<=26目录+书签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