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六百二十一章 学剑

第六百二十一章 学剑

当陈平安重返剑气长城后,选择了一处僻静墙头,负责守住长度约莫一里路的墙头。

一般而言,玉璞境剑仙之下,唯有元婴剑修才有此待遇,能够单独出剑,镇守一方,例如刚刚闭关破境成功的齐狩。

齐狩也一举成为剑气长城这场剑仙胚子大年份,所有同龄人当中,第一个跻身元婴境的剑修。

这是剑气长城的一条死规矩,亦是一种殊荣。

所以哪怕是宁姚,也需要与陈三秋他们配合出剑,庞元济和高野侯更不例外,只不过这几座天才齐聚的小山头,他们负责的城头宽度,比寻常元婴剑修更长,甚至可以与不少剑仙媲美。

陈平安之所以是例外,并且未曾引来非议,因为陈平安不算坏了规矩,他如今还不是剑修,只是一个养了几把飞剑的纯粹武夫。

加上陈平安自己愿意以身涉险,当那诱饵,主动吸引某些隐匿大妖的注意力,宁姚没说话,左右没说话,姚家老剑仙姚连云没说话,剑气长城其他剑仙,自然就更不会阻拦了。

凑巧陈平安和齐狩就成了邻居。

齐狩御剑不停,只是稍稍分心,瞥了眼陈平安,这家伙今天脸上倒是没有覆盖那些乱七八糟的面皮,穿了件自家青衫法袍,外边再加上一件衣坊法袍,将一把剑坊制式长剑横放在膝。当初斩杀离真,为陈平安立下大功的两件仙兵,暂时都没有现身。

如今才是攻守战初期,剑仙的众多本命飞剑,好似一线潮,位于战场最前方,阻滞蛮荒天下的妖族大军,然后才是那些漏网之鱼,需要地仙剑修们祭剑杀敌,在那之后,若还有妖族侥幸不死,往往是冲过了第二座剑阵,就要迎来一窝蜂的中五境剑修飞剑,劈头盖脸当头砸下,这本身就是一种剑气长城的演武练剑,从洞府境到龙门境剑修,这三境剑修,哪怕境界暂时不高,却会随着越来越熟悉战场,以及与本命飞剑越来越心意相通,所有出剑,自然而然,会越来越快。

齐狩转移视线,看了眼陈平安的出剑。

当时陈平安出城与离真一战,齐狩当时正在闭关,没有机会亲眼目睹,只能事后耳闻,哪怕是齐狩这般心傲气高的剑修,也承认那是件不大不小的遗憾事。

陈平安今天出剑,没有藏掖,四把飞剑齐出,好像临时抱佛脚,不知道与谁又学了一门障眼法,四把飞剑,只说样子,经常变幻不定,上五境和元婴境妖物,当然能够一眼两眼便看穿那些拙劣的障眼法,可只说对付战场上埋头前冲的妖族大军,已经足够了,被四把飞剑阻滞步伐后,很容易吃苦头,会被坑得比较惨。

还有点小讲究,冲到最前方的妖族,先死剑下,所以这使得许多妖物前冲依旧,只是不由自主放慢了脚步。

相较于陈平安的凝神专注,齐狩阻敌更加轻松,分心无碍自己战场的走势。

蛮荒天下的妖族大军,可谓死伤惨重,不过离着这座城头依旧很远,对于齐狩这种经历了三场大战的剑修而言,应对得十分游刃有余,再者齐狩本身拥有三把本命飞剑,飞鸢速度极快,单对单,有优势,心弦最适合持久战,最不怕妖族的破糙肉厚、体魄坚韧,至于那把最为玄妙的飞剑跳珠,更得了道家圣人的极佳谶语,“坐拥星河,雨落人间”,与那大剑仙岳青的本命飞剑“云雀在天”,以及姚连云那把可以造就出座座云海的本命飞剑“白云深处”,是一个路数,最能够大规模伤敌。

故而齐狩虽然才刚刚跻身元婴境,但是守住一小段城头,十分轻松。一般而言,整体剑修,无论是灵气沛然的剑仙,还是灵气相对淡薄的中五境剑修,都到了需要精打细算的时刻,才开始称得上战事险峻,到时候城头之上就会险象环生,不得不撤出城头之人,或是战死当场的剑修,就会越来越多。

无论是已经走上修道之路的妖族修士,还是尚未能够幻化人形的妖族畜生,只要运气不佳,或是胆敢更换前冲路线,闯入了齐狩的辖境地盘,一律以飞剑飞鸢将其虐杀。

齐狩以飞鸢杀敌,历来手段残忍,喜好剥削妖族血肉,将其白骨裸露,生不如死。

一些相对难缠的,就交由第二把飞剑心弦去对付,僵持越久,对方胜算越小,因为给了心弦蓄势的机会,这把飞剑,可以比飞鸢出剑更快,并且能够在战场上凭借小天地中细微的灵气运转,自行寻觅敌人的关键窍穴。

齐狩看了眼远方战场上的遍地尸骸,当年第一次登城出剑,看到了同样的场景,在战场间隙,就忍不住问了一个问题,这些畜生为何不怕死。

有一位剑仙笑着给出答案,没有不怕死的,只不过蛮荒天下那边,命是最不值钱的,哪怕修士也一样,除非是成为了剑修,才可以改变命运,变得值点钱,没那么容易死在城头下边。

齐狩暂时都没有用上那把跳珠,暂时还没必要。

剑气长城与蛮荒天下的攻守战,关键从来不在某一位剑仙出剑的绝世风采,不在某头大妖惊世骇俗的真身、神通,历来就是一个磨字,就看谁能磨死谁,相互消磨的,蛮荒天下是那不计其数的性命,剑气长城则是每一位剑修的灵气积蓄,谁先撑不住,就是输。

上一个剑气长城的大年份,剑仙胚子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之所以差点满盘皆输,年轻天才死伤殆尽,就在于蛮荒天下几乎撑到了最后,也是那一场惨痛教训过后,赶赴倒悬山的跨洲渡船越来越多,剑气长城的纳兰家族、晏家开始崛起,与浩然天下的生意做得越来越大,大肆购买原本剑修不太瞧得上眼的灵丹妙药、符箓法宝,以防万一。

而靠着渡船走一趟倒悬山就可以一本万利的买卖,浩然天下九大洲,出现了一个个崭新的仙家豪阀势力,盆满钵盈,富得流油,其中就有为首的皑皑洲刘氏,此外还有扶摇洲的山水窟,北俱芦洲的琼林宗,宝瓶洲的老龙城,以及作为一个重要中转枢纽重地的雨龙宗,等等。

隔着一个陈平安,是一位皑皑洲的女子剑仙谢松花,去年冬末才到的剑气长城,一直名声不显,住在了城头与城池之间的剑仙遗留私宅,遂愿山房,因为刚来剑气长城,并无半点战功,就只是暂住。谢松花几乎从来不与外人打交道,许多热闹,也都不曾露面。

当下她祭出本命飞剑后的声势,只能说十分庸碌,飞剑不快不慢,剑光剑意皆寻常,好像就只是刚好是能够杀敌而已。

齐狩忍不住看了眼谢松花背后的那只竹制剑匣。

她应该是配合陈平安钓鱼的抄网人,据说只是位玉璞境,这让齐狩有些奇怪,只要妖族上钩,能够劳驾谢松花倾力出剑,咬钩的定然是一尾大鱼,谢松花即便是玉璞境瓶颈剑仙,当真不会连累陈平安反过来被大鱼拖竿而走?难道这个谢松花是那种极端追求一剑杀力的剑修?剑气长城历史上这样的奇怪剑仙,也有,只是不多,最擅长捉对厮杀,喜欢与人一剑分生死,一剑过后,对手只要不死,往往就要轮到自己身死道消,所以这样的剑仙,在剑气长城,往往命不长久。

从右到左,依次是齐狩,陈平安,谢松花,各守一地。

三人后方都没有替补剑修。

期间范大澈偷摸到这边一次,没敢多待,放下一壶酒就跑。

陈平安打开酒壶,小口饮酒,始终关注着战场上的妖物动静。

与齐狩近乎残忍的凌厉手法不太一样,陈平安尽量追求一击毙命,最少也该每出一剑,就可以伤其妖族肉身根本,或是让其行动不便,这也是无奈之事,与离真大战过后,连跌三境,原本其实还算相当不俗的灵气底蕴,比如水府,就已经不是靠着炼化水丹便能恢复巅峰,一旦不惜代价,运转灵气,涸泽而渔一般,只会加大水字印原本有机会修缮的裂缝,加速墙壁彩绘水神图的剥落速度,水字印下方的那口水府小池塘,也会渗漏。简单而言,若说之前水府可以容纳一斤水运,如今便只有三四两水运的容量,一旦剑意耗竭太多,心神憔悴,靠着作为压箱底手段的灵气,去支撑起一次次出剑,就只能陷入一个恶性循环,靠着后天丹药补充水府灵气,水运灵气流散极多,无异于挥霍无度,最终导致一颗颗价值连城的蜃泽水神宫水丹,暴殄天物。

这还不算最麻烦的事情。

大炼之后,松针、咳雷即便只是恨剑山仿剑,飞剑的锋锐程度是不缺的,只是少了飞剑那种得天独厚的本命神通,某种程度上来说,初一、十五也是如此,是不是剑修,是不是孕育而生的本命飞剑,天壤之别。旁边的齐狩不用多说,三把本命飞剑,陈平安都曾亲身领教过,就只说那顾见龙的那把砒-霜,因为是一把名副其实的本命飞剑,品秩极高,故而只要伤敌,往往就是杀敌,飞剑砒-霜一旦真正伤及对方身躯,剑意就能够浸透敌人窍穴气府,难缠至极。

只不过解决麻烦,本就是修行。

小心掌控着四座关键窍穴的灵气损耗,一边修补水府、山祠和木宅三处根基,每一处窍穴灵气即将消耗殆尽,例如水府,好似水落石出

铅笔小说 23qb.com

<=26目录+书签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