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六百零二章 年纪轻轻二掌柜

第六百零二章 年纪轻轻二掌柜

风清月朗,月坠日升,日夜更迭,所幸天地依旧有春风。

两位落魄山弟子,一宿没睡,就坐在墙头闲谈,也不知道两人哪来这么多话可以聊。所幸一位曾经差点跌境至谷底的练气士,如今又走在了去往山巅路上,而且不止步于半山腰,长生路远,登天路难,别人走,有人跑,还能够一骑绝尘,便是真正的天才。另外一位个儿高了些、皮肤不再那么黑炭的小姑娘,武道破境一事,更是宛如嗑瓜子,哪怕聊了一宿,依旧神采奕奕,没有丝毫疲惫。

崔东山起身站在墙头上,说那远古神灵高出人间所有山脉,手持长鞭,能够驱赶山岳搬迁万里。

又有神灵伸手一托,便有海上生明月的景象。

还有神灵孜孜不倦奔跑在天地之间,神灵并不显现金身,唯独肩扛大日,毫不遮掩,跑近了人间,便是中午大日高悬,跑远了,便是日落西山暮色沉沉的光景。

裴钱反正是左耳进右耳出,大白鹅在胡说八道嘞。又不是师父讲话,她听不听、记不记都无所谓的。所以裴钱其实挺喜欢跟大白鹅说话,大白鹅总有说不完的怪话、讲不完的故事,关键是听过就算,忘了也没关系。大白鹅可从不会督促她的课业,这一点就要比老厨子好多了,老厨子烦人得很,明知道她抄书勤勉,从不欠债,依旧每天询问,问嘛问,有那么多闲工夫,多炖一锅春笋咸肉、多烧一盘水芹香干不好吗。

裴钱一想到这个,便擦了擦口水,除了这些个拿手菜,还有那老厨子的油炸溪涧小鱼干,真是一绝。

这次出门远游之前,她就专程带着小米粒儿去溪涧走了一遍,抓了一大箩筐,然后裴钱在灶房那边盯着老厨子,让他用点心,必须发挥十二成的功力,这可是要带去剑气长城给师父的,若是滋味差了,不像话。结果朱敛就为了这份油炸小鱼干,差点没用上六步走桩外加猿猴拳架,才让裴钱满意。后来这些家乡吃食,一开始裴钱想要自己背在包裹里,一路亲自带去倒悬山,只是路途遥远,她担心放不住,一到了老龙城渡口,见着了风尘仆仆赶来的崔东山,第一件事就是让大白鹅将这份小小的心意,好好藏在咫尺物里边,为此与大白鹅做了笔买卖,那些金黄灿灿的鱼干,一成算是他的了,然后一路上,裴钱就变着法子,与崔东山吃光了属于他的那一成,嘎嘣脆,美味,种老夫子和曹小木头,好像都眼馋得不行,裴钱有次问老先生要不要尝一尝,老夫子脸皮薄,笑着说不用,那裴钱就当曹晴朗也一起不用了。

自家老厨子的厨艺真是没话说,她得诚心诚意,竖个大拇指。只是裴钱有些时候也会可怜老厨子,毕竟是岁数大了,长得老丑也是没法子的事情,棋术也不高,又不太会说好话,所以亏得有这一技之长,不然在人人有事要忙的落魄山,估计就得靠她帮着撑腰了。

可这种事情,做长久了,也不顶事,终究还是会给人看不起,就像师父说的,一个人没点真本事的话,那就不是穿了件新衣裳,戴了个高帽,就会让人高看一眼,就算别人当面夸你,背后也还只是当个笑话看,反而是那些庄稼汉、铺子掌柜、龙窑长工,靠本事挣钱过活,日子过得好或坏,到底不会让人戳脊梁骨。所以裴钱很担心老厨子走路太飘,学那长不大的陈灵均,担心老厨子会被邻近山头的修道神仙们一吹捧,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便将师父这番话原封不动照搬说给了朱敛听,当然了,裴钱牢记教诲,师父还说过,与人说理,不是自己有理即可,还要看风俗看氛围看时机,再看自己口气与心态,所以裴钱一琢磨,就喊上忠心耿耿的右护法,来了一手极其漂亮的敲山震虎,小米粒儿反正只管点头、虚心接受就行了,事后可以在她裴钱的功劳簿上又记一功。老厨子听完之后,感慨颇多,受益匪浅,说她长大了,裴钱便知道老厨子应该是听进去了,比较欣慰。

崔东山在小小墙头上,缓缓而行,是那六步走桩,裴钱觉得大白鹅走得不行,晃东摇西的,只是个华而不实的花架子,只不过大白鹅不与自己师父学拳,也就无所谓了,不然裴钱还真要念叨念叨他几句拳理。有些事情,既然做了,便马虎不得,不认真就真不行。

崔东山在狭窄墙头上来回走桩,自言自语道:“相传上古修道之人,能以精诚入梦见真灵。运转三光,日月周旋,心意所向,星斗所指,浩浩神光,忘机巧照百骸,双袖别有壶洞天,任我御风云海中,与天地共逍遥。此语当中有大意,万法归源,向我词中,且取一言,神仙自古不收钱。路上行人且向前,阳寿如朝露转瞬间,生死茫茫不登仙,唯有修真门户,大道家风,头顶上有神与仙,杳杳冥冥夜幕广无边,又有潜寐黄泉下,千秋万岁永不眠,中间有个半死不死人,长生闲余,且低头,为人间耕福田。”

裴钱问道:“我师父教你的?”

崔东山停下拳桩,以掌拍额,不想说话。

裴钱遗憾道:“不是师父说的,那就不咋的了。”

崔东山一个金鸡独立,伸出并拢双指,摆出一个别扭姿势,指向裴钱,“定!”

裴钱蓦然不动。

然后裴钱冷哼一声,双肩一震,拳罡流泻,好似打散了那门“仙家神通”,立即恢复了正常,裴钱双臂环胸,“雕虫小技,贻笑大方。”

崔东山故作惊讶,后退两步,颤声道:“你你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师出何门,为何小小年纪,竟然能破我神通?!”

裴钱白眼道:“这会儿又没外人,给谁看呢,咱俩省点气力好不好,差不多就得了。”

崔东山坐回裴钱身边,轻声说道:“想要水到渠成,不露痕迹,不得演练演练?就像咱们落魄山的看门绝学撼山拳,不打个几十万上百万遍,能出功夫?”

裴钱嗤笑道:“两回事。师父说了,出门在外,行走江湖,与人为善,诚字当头!”

裴钱一搬出她的师父,自己的先生,崔东山便没辙了,说多了,他容易挨揍。

只不过裴钱很快低声道:“回头俩夫子瞧不见咱们了,再好好练练。因为师父还说过,无论是山上还是江湖,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示敌以弱,可以帮着保命。示敌以强,可以省去麻烦。”

崔东山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落魄山别的不多,道理很多。

清晨时分,种秋和曹晴朗一老一小两位夫子,雷打不动,几乎同时各自打开窗户,按时默诵晨读圣贤书,正襟危坐,心神沉浸其中,裴钱转头望去,撇撇嘴,故作不屑。虽说她脸上不以为然,嘴上也从不说什么,可是心里边,还是有些羡慕那个曹木头,读书这一块,确实比自己稍稍更像些师父,不过多得有数便是了,她自己就算装也装得不像,与圣贤书籍上那些个文字,始终关系没那么好,每次都是自己跟个不讨喜的马屁精,每天敲门做客不受待见似的,它们也不晓得次次有个笑脸开门迎客,架子太大,贼气人。

只有偶尔几次,约莫先后三次,书上文字总算给她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了,用裴钱与周米粒私底下的言语说,就是那些墨块文字不再“战死了在书籍沙场上”,而是“从坟堆里蹦跳了出来,耀武扬威,吓死个人”。

周米粒听得一惊一乍,眉头皱得挤一堆,吓得不轻,裴钱便借了一张符箓给右护法贴额头上,周米粒当晚就将所有珍藏的演义小说,搬到了暖树屋子里,说是这些书真可怜,都没长脚,只好帮着它们挪个窝儿,把暖树给弄迷糊了,不过暖树也没多说什么,便帮着周米粒看管那些翻阅太多、磨损厉害的书籍。

大概就像师父私底下所说那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本书,有些人写了一辈子的书,喜欢翻开书给人看,然后满篇的岸然巍峨、高风明月、不为利动,却唯独无善良二字,但是又有些人,在自家书本上从来不写善良二字,却是满篇的善良,一翻开,就是草长莺飞、向阳花木,哪怕是隆冬酷暑时节,也有那霜雪打柿、柿子红通通的活泼景象。

与暖树相处久了,裴钱就觉得暖树的那本书上,好像也没有“拒绝”二字。

书上文字的三次异样,一次是与师父的游历途中,两次是裴钱在落魄山喂拳最辛苦时分,以棉布将一杆毛笔绑在胳膊上,咬牙抄书,浑浑噩噩,头脑发晕,半睡半醒之间,才会字如游鱼,排兵布阵一般。关于这件事,只与师父早早说过一次,当时还没到落魄山,师父没多说什么,裴钱也就懒得多想什么,认为大概所有用心做学问的读书人,都会有这样的境遇,自己才三次,若是说了给师父晓得,结果师父已经见怪不怪几千几万次了,还不得是作茧自缚,害她白白在师父那边吃板栗?板栗是不疼,可是丢面儿啊。所以裴钱打定主意,只要师父不主动问起这件瓜子小事,她就绝对不主动开口。

裴钱突然小声问道:“你如今啥境界了,那个曹木头疙瘩可难聊天,我上次见他每天只是读书,修行好像不太上心,便用心良苦,劝了他几句,说我,你,还有他,咱仨是一个辈分的吧,我是学拳练剑

铅笔小说 23qb.com

<=29目录+书签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