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五百九十九章 阳春面上的葱花

第五百九十九章 阳春面上的葱花

卢穗站起身,兴许是清楚身边朋友的性子,起身之时,就握住了任珑璁的手,根本不给她坐在那儿装聋作哑的机会。

卢穗微笑道:“见过陈公子。”

陈平安笑道:“卢仙子喊我二掌柜就可以了。”

卢穗微微一笑,似乎眼中有话要讲却未说。

陈平安笑道:“那我也喊卢姑娘。”

在酒铺帮忙的张嘉贞已经跑来,只带酒碗不带酒。

卢穗帮着陈平安倒了一碗酒,举起酒碗,陈平安举起酒碗,双方并不磕碰酒碗,只是各自饮尽碗中酒。

任珑璁也跟着抿了口酒,仅此而已,然后与卢穗一起坐回长凳。

白首双手持筷,搅拌了一大坨阳春面,却没吃,啧啧称奇,然后斜眼看那姓刘的,学到没,学到没,这就是我家兄弟的能耐,里边全是学问,当然卢仙子也是极聪慧、得体的。白首甚至会觉得卢穗如果喜欢这个陈好人,那才般配,跑去喜欢姓刘的,就是一株仙家花卉丢菜圃里,山谷幽兰挪到了猪圈旁,怎么看怎么不合适,只是刚有这个念头,白首便摔了筷子,双手合十,满脸肃穆,在心中念念有词,宁姐姐,我错了我错了,卢穗配不上陈平安,配不上陈平安。

任珑璁先前与卢穗一起在大街尽头那边观战,然后遇到了齐景龙和白首,双方都仔细看过陈平安与郁狷夫的交手,如果不是陈平安最后说了那番“说重话需有大拳意”的言语,任珑璁甚至不会来铺子这边喝酒。

任珑璁其实更接受齐景龙这种修道之人,有道之人,对于这会儿坐在同一张酒桌上的陈平安,印象实在平平。倒不是瞧不起陈平安卖酒卖印章卖折扇,事实上,任珑璁有一次下山历练,险象环生,同行师门长辈和同辈尽死,她独自流落江湖,日子极苦,酒铺这边的老旧桌凳,非但不会厌恶,反而有些怀念当年那段煎熬岁月的摸爬滚打,可是陈平安身上,总是有一种让任珑璁觉得别扭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可能是陈平安太像剑气长城这边的人,反而没有浩然天下修道之人的气息,可能是那么多不同阵营、不同境界的观战剑修,都对这个二掌柜很不客气,而那种不客气,却是任珑璁自己,以及她许多师长根本无法想象的场景,甚至可能是明知自己求而不得的一种奇怪氛围。

只能说任珑璁对陈平安没意见,但是不会想成为什么朋友。

毕竟一开始脑海中的陈平安,那个能够让陆地蛟龙刘景龙视为挚友的年轻人,应该也是风度翩翩,浑身仙气的。

只可惜眼前这位二掌柜,除了穿着还算符合印象,其余的言行举止,太让任珑璁失望了。

至于陈平安如何看待她任珑璁,她根本无所谓。

其实原本一张酒桌位置足够,可卢穗和任珑璁还是坐在一起,好像关系要好的女子都是这般。关于此事,齐景龙是不去多想,陈平安是想不明白,白首是觉得真好,每次出门,可以有那机会多看一两位漂亮姐姐嘛。

卢穗聊了些关于郁狷夫的话题,都是关于那位女子武夫的好话。

陈平安一一听在耳中,没有不当回事。

第一,卢穗这般言语,哪怕传到城头那边,依旧不会得罪郁狷夫和苦夏剑仙。

第二,郁狷夫武学天赋越好,为人也不差,那么能够一拳未出便赢下第一场的陈平安,自然更好。

第三,卢穗所说,夹杂着一些有意无意的天机,春幡斋的消息,当然不会无中生有,以讹传讹。显而易见,双方作为齐景龙的朋友,卢穗更偏向于陈平安赢下第二场。

任珑璁不爱听这些,更多注意力,还是那些喝酒的剑修身上,这里是剑气长城的酒铺,所以她根本分不清楚到底谁的境界更高。

但是在家乡的浩然天下,哪怕是在风俗习气最接近剑气长城的北俱芦洲,无论是上桌喝酒,还是聚众议事,身份高低,境界如何,一眼便知。

结果这铺子这边倒好,生意太好,酒桌长凳不够用,还有愿意蹲路边喝酒的,但是任珑璁发现好像蹲那吭哧吭哧吃阳春面的剑修当中,先前有人打招呼,打趣了几句,所以分明是个元婴剑修!元婴剑修,哪怕是在剑修如云的北俱芦洲,很多吗?!然后你就给我蹲在连一条小板凳都没有的路边,跟个饿死鬼投胎似的?

在浩然天下任何一个大洲的山下世俗王朝,元婴剑修,哪个不是帝王君主的座上宾,恨不得端出一盘传说中的龙肝凤髓来?

关键是这老剑修方才见着了那个陈平安,就是骂骂咧咧,说坑完了他辛苦积攒多年的媳妇本,又来坑他的棺材本是吧?

然后那个与卢穗闲聊的二掌柜,便与卢穗告罪一声,然后伸长脖子,对那个老剑修说了个滚字,然后冷笑着使了个眼色,结果堂堂元婴剑修,瞥见路边某位已经吃喝起来的男子背影,哎呦喂一声,说误会了误会了,只怪自己赌艺不精,二掌柜这种最讲良心的,哪里会坑人半颗铜钱,只会卖天底下最实惠的仙家酒酿。然后老人拎了酒掏了钱就跑,一边跑还一边朝地上吐唾沫,说二掌柜你良心掉地上了,快来捡,小心被狗叼走。酒铺那边一个个大声叫好,只觉得大快人心,有人一个冲动,便又多要了一壶酒。

任珑璁觉得这里的剑修,都很怪,没脸没皮,言行荒诞,不可理喻。

陈平安微微一笑,环顾四周。众人疑心重重,有人一说破,疑也不疑了,最少也会疑心骤减许多。

我这路数,你们能懂?

不过一想到要给这个老王八蛋再代笔一首诗词,便有些头疼,于是笑望向对面那个家伙,诚心问道:“景龙啊,你最近有没有吟诗作对的想法?我们可以切磋切磋。”

至于切磋过后,是给那老剑修,还是刻在印章、写在扇面上,你齐景龙管得着吗?

齐景龙微笑道:“不通文墨,毫无想法。我这半桶水,好在不晃荡。”

陈平安对白首说道:“以后劝你师父多读书。”

白首问道:“你当我傻吗?”

姓刘的已经足够多读书了,还要再多?就姓刘的那脾气,自己不得陪着看书?翩然峰是我白大剑仙练剑的地儿,以后就要因为是白首的练剑之地而享誉天下的,读什么书。茅屋里边那些姓刘的藏书,白首觉得自己哪怕只是随手翻一遍,这辈子估计都翻不完。

陈平安点头道:“不然?”

白首拿起筷子一戳,威胁道:“小心我这万物可作飞剑的剑仙神通!”

齐景龙会心一笑,只是言语却是在教训弟子,“饭桌上,不要学某些人。”

白首欢快吃着阳春面,味道不咋的,只能算凑合吧,但是反正不收钱,要多吃几碗。

卢穗笑眯起眼。

这会儿的齐景龙,让她尤为喜欢。

陈平安笑道:“我这铺子的阳春面,每人一碗,此外便要收钱了,白首大剑仙,是不是很开心?”

白首抬起头,含糊不清道:“你不是二掌柜吗?”

陈平安点头道:“规矩都是我订的。”

白首非但没有恼火,反而有些替自家兄弟伤心,一想到陈平安在那么大的宁府,然后只住米粒那么小的宅子,便轻声问道:“你这么辛苦挣钱,是不是给不起聘礼的缘故啊?实在不行的话,我硬着头皮与宁姐姐求个情,让宁姐姐先嫁了你再说嘛。聘礼没有的话,彩礼也就不送给你了。而且我觉得宁姐姐也不是那种在意聘礼的人,是你自己多想了。一个大老爷们没点钱就想娶媳妇,确实说不过去,可谁让宁姐姐自己不小心选了你。说真的,如果我们不是兄弟,我先认识了宁姐姐,我非要劝她一劝。唉,不说了,我难得喝酒,千言万语,反正都在碗里了,你随意,我干了。”

看着那个喝了一口酒就打哆嗦的少年,然后默默将酒碗放在桌上。

陈平安挠挠头,自己总不能真把这少年狗头拧下来吧,所以便有些怀念自己的开山大弟子。

————

剑仙陶文蹲在路边吃着阳春面,依旧是一脸打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愁苦神色。先前有酒桌的剑修想要给这位剑仙前辈挪位置,陶文摆摆手,独自拎了一壶最便宜的竹海洞天酒和一碟酱菜,蹲下没多久,刚觉得这酱菜是不是又咸了些,所幸很快就有少年端来一碗热腾腾的阳春面,那几粒鲜绿葱花,瞧着便可爱喜人,陶文都不舍得吃,每次筷子卷裹面条,都有意无意拨开葱花,让它们在比酒碗更小的小碗里多待会儿。

这次挣钱极多,光是分账后他陶文的收益,就得有个七八颗谷雨钱的样子。

因为几乎谁都没有想到二掌柜,能够一拳败敌。

最开始的陶文也不信,毕竟对方是郁狷夫,不是什么绣花枕头,纯粹武夫问拳切磋,相互打生打死,没个几十上百拳,说不过去,又不是很容易瞬间分胜负的剑修问剑,但是二掌柜言之凿凿,还保证若是自己无法一拳赢下,本次坐庄,陶大剑仙输

铅笔小说 23qb.com

<=14目录+书签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