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三百二十章 井口边的老道人

第三百二十章 井口边的老道人

潜入太子府第之前,皇后周姝真,或者说是敬仰楼楼主,又或者说是镜心斋死士,她身形隐匿于一处荫凉阴影中,望向南边城头的两人之战,感慨万分。

双方打得山崩地裂。

即便翻开敬仰楼中那些灰尘最厚的秘密档案,藕花福地,也已经有很多个甲子,不曾出现过如此惊天动地的捉对厮杀。

寥寥两人,打得却像是两军对垒,打出了黄沙万里和金戈铁马的气势。

南苑国开国皇帝魏羡,是无敌的,在那个时代没有对手,之后卢白象亦是如此,以一人之力,压得整个江湖无法喘息一甲子,女子剑仙隋右边,更是寂寞得只能御剑飞升,武疯子朱敛选择与世为敌,一人战九人,天下十人的榜上宗师,真被他杀了大半。

丁婴这一次,遇上了一个名叫陈平安的年轻谪仙人。

好似日月争辉,苍天在上。

所有人都只能伸长脖子看着,等待结果。

周姝真叹息一声,瞥了眼一座屋脊上的两位年轻男女,她没有一掠而去,径直找上他们,而是身形悄然飘落在一条廊道之中,姗姗而行,遇上婢女管事便身形绕过廊柱,贴在那些凡夫俗子的视线后方。

或是飘上横梁,如一根彩带在摇晃前行。她当下的身份,不适合出现在这座府邸。

她虽是当今南苑国皇后,却不是太子和二皇子的生母,甚至有关前皇后的病逝,一些个影影绰绰的宫中秘闻,都与周皇后都脱不开关系。

周姝真身影在府邸惊鸿一瞥,刚好能够让魏衍和樊莞尔发现,两人掠下屋脊,在花园见到了这位艳名远播的皇后娘娘。

樊莞尔有些好奇和担忧,因为不知周姝真为何要现身,而且是当着她的面,出现在太子魏衍身前。

这个周姝真,正是当年将樊莞尔找到、并且带去镜心斋的那位师姐,之后周姝真很快就顶替了一位镜心斋精心设置的秀女身份,顺利进入南苑国皇宫,一步步成为皇后。

周姝真无奈道:“形势紧急,来不及了。怪我这个师姐办事不利,也怪丁老魔出现得太巧。”

魏衍看了看“母后”,再看了看樊莞尔,心头雾霾沉沉。

他不介意自己与樊莞尔同舟共济,赢了魔教鸦儿扶持的那个弟弟,然后一步步走近那张龙椅,顺利登基,最后与佳人联手,谋求四国大一统,可如果说整个南苑国魏氏,早就都被镜心斋这些女人玩弄于手心,那么自己坐了龙椅穿了龙袍,意义何在?

周姝真却顾不得魏衍已成雏形的帝王心思,对樊莞尔开门见山道:“当年之所以被师父安排来到南苑国京师,除了这个皇后身份,师父还需要我办成一件事情,就是拿到那件青色衣裙,不早不晚,必须刚好在这次甲子之期的收官阶段,但是我不敢太靠近丁老魔,根本不敢露面

就怕惹恼了丁老魔。”

说到这里,她对樊莞尔歉意一笑,苦涩道:“所以师姐只好退而求其次,周肥下山之前,就扬言要将师妹你当做战利品,觊觎你的美色已久,于是我便让人故意泄露天机给春潮宫,说你对那件衣裙志在必得,周肥果然直接找上了金刚寺的云泥和尚,因为以周肥的性格,你一旦落入他手,只要师妹开口,不管周肥抢夺青色衣裙的初衷是什么,都愿意将那件裙子拿出来,赠予师妹。”

樊莞尔仍是一头雾水,“我得了那件衣裙又能如何?得了四大福缘之一,侥幸飞升?可是师姐之前不是说过,师父曾经留下叮嘱,不许我刻意追求飞升机缘吗?”

“只可惜现在那件衣裙,竟然被周肥随手送给了魔教鸦儿,事已至此……好在师父也曾预料过这种情况。”

周姝真郑重其事地掏出那把小铜镜,“师父便要我到时候,将它交给你。”

樊莞尔接过铜镜,翻来覆去,左右转动,看不出有半点异样。

周姝真摇头道:“我钻研了这么多年,一样看不出端倪,好像就只是一把普普通通的镜子。”

周姝真转头对魏衍笑道:“殿下,不用担心自己沦为我们镜心斋的傀儡,我们并无此意,也无支撑这份野心的实力,师父曾经说过,世间有丁婴,俞真意和种秋三人,就是三座跨不过去的大山,尤其是前两人在人间活着,镜心斋的一切谋划,只是小打小闹,于这座天下,并无任何真实意义。”

还有一些言语,周姝真没有说出口,为尊者讳,不愿意在魏衍这个外人面前,多说师父童青青的事情。

童青青其实当年与弟子周姝真最后一次见面,还说了一些肺腑之言,“做了这么多,只是我怕死,所以我想要知道这个天下的每个角落,有哪些人做了什么事,我都要知道,那么我就可以避开所有危险。”

而且周姝真并不相信这是师父的真心话。

师父修为那么高,早早就是天下四大宗师之一,师父的习武天赋之高,外人不清楚,周姝真是知道的,仅次于大魔头丁婴!只要师父肯用心,天下前三,必然是囊中之物,何况师父身后又有整座镜心斋,又有四国朝野那么多死士谍子,怕什么呢?应该是这个天下,怕她童青青才对吧?

太子魏衍细细思量,并不相信,或者说并不全信。

樊莞尔手持铜镜,陷入沉思。

————

金刚寺的老僧人脱了袈裟,穿了一身世俗人的衣衫,有些不适,他去了皇宫那边,去跟皇帝陛下讨要那副白河寺的罗汉金身,入宫前,在宫门口那边等待君主召见的消息,双手合十,唱诵了一声阿弥陀佛。

入了宫后,皇帝陛下在御书房在亲自等着这位老僧,之前哪怕是南苑国皇帝,都不知道这位金刚寺的讲经僧,只是随着最后的榜单十人浮出水面,才知道这位籍籍无名的续灯僧,除了金刚寺的辈分,还有一身深不见底的佛门神通。

关于罗汉金身一事,魏氏皇帝没有任何犹豫,答应下来,任由曾经的云泥和尚拿走便是。

刚刚还俗的老和尚,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原本还想好了诸多说辞,比如他答应为南苑国魏氏效力三十年之类的。

臂圣程元山没有去跟弟子们汇合,那样一来,太过扎眼,很容易被人找到。

老人又不好带着一杆长枪随便逛荡,只得挑了一座石拱桥,在底下乘凉。

他打定主意,京城外的牯牛山第二声鼓响后,如果京城里边最少死了半数以上的榜上十人,他才会露面,否则宁肯错失此次飞升机会。

程元山无比希望,榜上宗师尽死绝。

至于这是否有违武道本心,程元山并不在乎,他只在乎结果,史书上千言万语,除了鲜血淋漓的成王败寇四个字,还有什么?

一直想要拿程元山练刀的唐铁意,没能找到臂圣,只好作罢,想了想,当下最大的变数,其实是自己的身份。

一旦被揭露,北晋国的大将军在南苑国京师闲逛,会很棘手。虽说北晋与南苑关系尚可,但是南苑国野心勃勃,早就流露出要一统天下的声势,唐铁意可不觉得自己会被客客气气礼送出境,要么归降魏氏,要么暴毙这座他国京城。

归降南苑,对个人前程而言,当然不是什么好事,可未必就是糟糕至极,毕竟南苑才是厉兵秣马的第一强国,但是唐铁意在北晋的所有根基,家族,妻妾,兵权,声望,就都成了泡影。南苑的文臣武将,对他一个外人,能够客气到哪里去?

唐铁意到底是艺高人胆大,而且比起迟暮臂圣,才不惑之年的北晋砥柱大将,显然气魄更盛,非但没有像程元山那样躲在僻静处,反而挑了一间热闹喧嚣的酒楼,要了壶好酒,听那说书人讲故事,迟暮老人的说书人,说着老掉牙的老故事,唐铁意倒是听得津津有味,觉得以后成了南苑之臣,似乎也不坏。

有朝一日,四国境内,皆言他唐铁意的戎马生涯。

唐铁意喝了口酒,眯起眼,有些心神往之。

周肥和陆舫还在那座街角酒肆喝着劣酒,等着城头之战的落幕。

随着丁老魔和俞真意的出手,原本已经离开局中的一个人物,就重新变得有趣起来。

镜心斋大宗师童青青。

先前身披青色衣裙的鸦儿好奇询问,周肥和陆舫不屑搭话,可是当鸦儿沉默下去,周肥却又笑了起来,主动说起了这个极有意思的谪仙人,周肥像是想通了什么,瞥了眼鸦儿,对周仕解释了一番童青青在别处的事迹。

簪花郎听说之后,只觉得荒诞不经。

一位是一往无前的女子剑修,一位是躲躲藏藏的镜心斋宗主。

两人心性天壤之别。

父亲周肥的家乡,有一个宗门叫太平山,山上一位女冠,天赋极高,运气极好,福缘深厚,羡煞旁人。

宝瓶洲有个叫神诰宗的地方,有个年轻她一辈的女子,两人有异曲同工之妙,所以被称为此人第二。

这位女冠天生古道热肠,

铅笔小说 23qb.com

<=16目录+书签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