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五百八十五章 请与我陈平安共饮酒

第五百八十五章 请与我陈平安共饮酒

宁姚见到了从城头返回的陈平安,没多说什么,老妪又给伤着了心,逮着纳兰夜行就是一阵老狗老狗大骂。

纳兰夜行也不顶嘴,做人得认命。

堂堂剑仙,委屈至此,也不多见。

老人独自喝闷酒去。

陈平安熟稔擦药养伤一事,宁府丹房宝库重地的钥匙,白嬷嬷早就给了。

去的路上,陈平安与宁姚和白嬷嬷说了郭竹酒被刺杀一事,前因后果都讲了一遍。

老妪念叨了一句,这帮阴损玩意,就喜欢欺负孩子,真是不得好死。

宁姚不太上心,小姑娘人没事,其余的,宁姚不愿多想,反正陈平安喜欢想事情,能者多劳。

有宁姚跟着未来姑爷,白炼霜也就不掺合,找个机会再去骂一骂纳兰老狗,先前小姐姑爷在场,她没骂尽兴。

陈平安熟门熟路,双臂血肉模糊,双手白骨裸露大半,依旧浑然不觉,拣选了三只瓷瓶,还要为自己涂抹各色膏药,三种色泽,有先后之别,包扎伤口的时候,还有心情打趣自己,“按照我们龙窑烧造瓷器的说法,这叫釉上三彩,不算什么金贵的釉色,历代大骊皇帝少有真正御用的,多是拿来封赏功臣,大骊先帝之前,老皇帝钟情于一种釉下青花加小斗彩,再加描金,那才叫一个漂亮,工序复杂,极难成器,就是艳俗了点,完整器物,我们都没机会见到了,我只在老瓷山见过次品碎片,确实很花俏,工艺复杂到几十座龙窑窑口,只有年轻时候的姚老头做得出来。”

陈平安一开始还怕宁姚会嫌烦这些鸡毛蒜皮,不曾想宁姚听得很专注,陈平安便多说了些龙窑生涯的趣事。

“当学徒那会儿,刘羡阳经常拉着我去老瓷山,到了那边,他就跟到了自家一样,拣拣选选,如数家珍,历朝历代的新老瓷器,前身是何种器物,该有什么款识,都跟他亲手烧造差不多,在大家都不是练气士的前提下,烧瓷这种事情,的确需要天赋。成了修道之人,再看人间琴棋书画,自然就变味了,一眼望去,瑕疵太多,纰漏无数,经不起细细推敲。好一个‘成为山上客,大梦我先觉,只道寻常’。”

“宋集薪他爹,就要清淡素雅许多,我们窑口那边专门为朝廷烧造大器,私底下我们这些学徒,将那些御用重器的很多特征,私底下取了泥鳅背、灯草根、猫儿须的说法,当时还猜天底下那个最有钱的皇帝老儿,晓不晓得这些说头。听说当今年轻天子,偏好又转入浓艳,不过比起他爷爷,还是很收敛了。”

宁姚笑道:“你怎么可以记住那么多事情,我就记不住。”

陈平安说道:“你怎么拐弯骂人呢?”

宁姚一头雾水,“我骂你什么了?”

陈平安说道:“难道你不是在埋怨我修行不专,破境太慢?”

宁姚弯曲手指,朝陈平安一条胳膊轻轻弹去,“自找的打。”

陈平安双手笼袖,赶紧转身躲开,“寻常女子,见着了这般惨状,早就哭得梨花带雨了,你倒好,还要雪上加霜。”

宁姚停下脚步,“哦?我害你受委屈了?”

陈平安神色自若,双脚并拢,蹦跳前行,摇头晃脑,自顾自说道:“我喜欢的宁姚,怎么可能是寻常女子。”

宁姚朝着前边陈平安就是一脚踹。

陈平安被一脚踹在屁股上,向前飘然倒去,以头点地,颠倒身形,潇洒站定,笑着转头,“我这天地桩,要不要学?”

宁姚缓缓前行,懒得搭理他。

陈平安站在原地,等待宁姚与自己并肩,才继续散步,轻声问道:“在你们之前的那拨天才,大致在五十在与百岁之间的那一小撮先天剑胚,很强?我只在叠嶂酒铺那边,见过其中一人,王宗屏,元婴瓶颈剑修,其余几个,都还不曾见过。”

宁姚没有着急回答问题,反而问道:“我们这一代剑修,天才辈出,是千年未有的大年份,这个你早就听说过了,约莫三十余人,两场大战之后,你知道还剩下几个吗?”

陈平安说道:“加上郭竹酒这些上过城头却未曾下城去南边的六人,三十二人,如今总计活下二十四人,战死八人,半数死于乱战,其中资质极好的章戎,更是被一位玉璞境大妖偷袭刺杀,章戎身边的护阵剑师救之不成,一同战死。”

宁姚看着陈平安,她似乎不太想说话了。反正你什么都知道,还问什么。好些事情,她都记不住,还没他清楚。

只是看着可怜兮兮的陈平安,宁姚这才继续说道:“我得修行,晚些再说。”

陈平安说道:“那我找纳兰爷爷喝酒去。”

宁姚加快步伐,“随你。”

原本不太想喝酒的陈平安,这会儿是真想喝酒了。

宁姚没有转身,说道:“少喝点。”

陈平安嘴上答应下来,其实方才没那么想喝酒的,突然又很想多喝点了。

到了纳兰夜行的宅院那边,老人唉声叹气,不是喝酒不解愁,而是那个老婆姨前脚刚走,骂了个狗血淋头。

纳兰夜行笑问道:“喝点?”

陈平安笑着点头,老人便倒了一碗酒,没敢倒满,毕竟未来姑爷还带着伤,怕那老婆姨又有骂人的由头。

陈平安双臂包扎如粽子,其实行动不便,只不过堂堂下五境修士,好歹还是学了术法的,心念微动,驾驭碗中酒水,扯动白碗到身前,学那陈三秋,低头咬住白碗,轻轻一提,稍稍歪斜酒碗,就是一口酒水下肚。

纳兰夜行笑了笑,这就是入乡随俗,很好。

陈平安埋怨道:“纳兰爷爷,怎么不是自家酒铺的竹海洞天酒。”

纳兰夜行笑道:“都是今年留下来的宁府库藏,你白嬷嬷每年初,就会给个喝酒的定数,马上就是年关了,家里边就没剩下几坛,明年就去帮衬你的生意,不用我说,咱们这位白嬷嬷就会去买许多珍藏起来。”

陈平安说道:“纳兰爷爷是不是有些好奇,为何我的剑气十八停,进展如此缓慢?”

纳兰夜行点头道:“照理说,不该如此缓慢才对。只不过陈公子不说,我也不便多问。”

陈平安解释道:“其中一座剑气途径的关隘气府,就像这桌上酒,曾有旧藏之物。”

纳兰夜行好奇道:“可是某位剑仙遗物、被公子哥暂且搁置起来的他人本命飞剑?”

陈平安摇头道:“是一缕剑气。”

纳兰夜行惊讶道:“一缕剑气?”

陈平安笑容灿烂,道:“是‘极小极小’的一缕剑气。再多,不宜多说。”

左右说过,有纳兰夜行在身边,言语无忌。

城中剑仙就算以掌管山河的神通窥探宁府,也会刻意避开纳兰夜行这位昔年的仙人境。

纳兰夜行心中震撼不已,却没有多问,抬起酒碗,“不说了,喝酒。”

陈平安在纳兰夜行这边,没那么多礼数,自己喝酒姿势不雅,心中也没个负担。

纳兰夜行当然更无所谓。自家姑爷,怎么瞧都是顺眼的。拳法高,学剑不慢,想法周全,人也俊朗,关键是还读过书,这在剑气长城可是稀罕事,与自家小姐,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也怪不得白炼霜那个老婆姨处处护短。

在一老一小喝着酒的时候。

宁姚也与白嬷嬷坐在一起,说着悄悄话。

老妪见着小姐,笑问道:“姑爷与自家师兄练剑,多吃点苦,是好事,不用太过心疼。可不是谁都能够让左右尽心传授剑术的。这些年,变着法子想要接近那位大剑仙的聪明蛋,听说多了去,左右心高气傲,从不理会。要我看,左右还真不是认了咱们姑爷的文圣弟子身份,而是实打实认了一位小师弟,才愿意如此。”

宁姚摇摇头,趴在桌上,“不是这个。”

老妪笑着不言语。

宁姚坐起身,“他会说很多好听的话。”

老妪问道:“小姐不喜欢?”

宁姚摇头道:“没有不喜欢。”

老妪又问:“小姐是担心他会喜欢别人。”

宁姚还是摇头,“不担心。”

老妪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是不是觉得他变得太多,然后同时觉得自己好像站在原地,生怕有一天,他就走在了自己前边,倒不是怕他境界登高什么的,就是担心两个人,越来越没话可聊?”

宁姚给说中了心事,又趴下去,怔怔出神,然后嗓音低低,道:“我从小就不喜欢说话,那个家伙,偏是个话痨子,好多话,我都不知道怎么接,会不会总有一天,他觉得我这个人闷得很,他当然还会喜欢我,可他就要不爱说话了。”

老妪笑得不行,只是没笑出声,问道:“为什么小姐不直接说这些?”

宁姚气道:“不想说。他那么聪明,每天就喜欢在那儿瞎琢磨,什么都想,会想不到吗?”

铅笔小说 23qb.com

<=16目录+书签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