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五百七十八章 文圣一脉师兄弟

第五百七十八章 文圣一脉师兄弟

庞元济缓缓走出,身上除了些没有刻意掸落的尘土,看不出太多异样。

陈平安与他相视一眼,庞元济点点头,与陈平安擦肩而过,走向先前酒肆,庞元济记起一事,大声道:“押我赢的,对不住了,今天在座各位的酒水钱……”

庞元济笑道:“跟我没半颗铜钱的关系,该付账付账,能赊账赊账,各凭本事。”

说到这里,庞元济捂住嘴巴,摊开手后,甩了甩,皆是鲜血。

到了酒肆那边,本土剑仙高魁已经递过去一只酒碗,南婆娑洲剑仙元青蜀笑着没说话。

庞元济无奈道:“让两位剑仙见笑了。”

高魁说道:“输了而已,没死就行。”

元青蜀点头道:“比齐狩好多了。”

庞元济转头望去,那一行人已经远去,晏琢祭出了一枚核雕,蓦然变出一驾豪奢马车,带着朋友一起离开大街。

宽敞车厢内,陈平安盘腿而坐,宁姚坐在一旁。

那把剑仙与陈平安心意相通,已经自行破空而去,返回宁府。

晏琢占地大,与陈三秋、董黑炭和叠嶂相对而坐。

气氛有些沉默。

陈平安开口问道:“宁府有那帮着白骨生肉的灵丹妙药吧?”

宁姚点点头。

晏胖子瞥了眼陈平安的那条胳膊,问道:“半点不疼吗?”

对于伤势,车厢内所有剑修,都不陌生,只说叠嶂,便曾经被妖族砍掉一条胳膊。

但是如陈平安这般,从头到尾,眉头都不皱一下的,不常见。

陈平安笑道:“还好。就是解决掉庞元济那把光阴飞剑,和齐狩跳珠飞剑的残余剑气,有些麻烦。”

宁姚说道:“少说话。”

陈平安便开始闭目养神。

到了宁府,白嬷嬷和纳兰夜行早已等在门口,瞧见了陈平安这副模样,哪怕是白炼霜这种熟稔打熬体魄之苦的山巅武夫,也有些于心不忍,纳兰夜行只说了一句话,两人飞剑残余剑气剑意,他就不帮着剥离出去了,留给陈公子自己抽丝剥茧,也算一桩不小的裨益。陈平安笑着点头,说有此打算。

老妪领着陈平安去宁府药库,抓药疗伤。

宁姚和四个朋友坐在斩龙崖的凉亭内。

晏胖子四人,除了董黑炭依旧没心没肺,坐在原地发呆,其余三人,大眼瞪小眼,千言万语,到了嘴边,也开不了口。

宁姚缓缓说道:“只分胜负,齐狩如果不托大,不想着赢得好看,一开始就选择全力祭出三飞剑,尤其是更用心驾驭跳珠剑阵,不给陈平安近身的机会,加上那把能够盯紧对手魂魄的心弦,陈平安会输。武夫和剑修,相互比拼一口纯粹真气的绵长,气府灵气的积蓄多寡,肯定是齐狩占优。”

“若分生死,陈平安和庞元济都会死。”

宁姚随后补充道:“可最后还是陈平安赢下这两场苦战,不是陈平安运气好,是他脑子比齐狩和庞元济更好。对于战场的天时地利人和,想的更多,想周全了,那么陈平安只要出拳出剑,够快,就能赢。不过这里边还有个大前提,陈平安接得住两人的飞剑,你们几个,就都不行。你们的剑修底子,比起庞元济和齐狩,差得有点远,所以你们跟这两人对战,不是厮杀,只是挣扎。说句难听的,你们敢在南边战场赴死,杀妖一事,并无半点怯懦,死则死矣,故而十分修为,往往能有十二分的剑意,出剑不凝滞,这很好,可惜如果让你们当中一人,去与庞元济、齐狩捉对厮杀,你们就要犯怵,为何?纯粹武夫有武胆一说,按照这个说法,就是你们的武胆太差。”

宁姚继续道:“对阵齐狩,战场形势发生改变的关键时刻,是齐狩刚刚祭出心弦的那一瞬间,陈平安当时给了齐狩一种错觉,那就是仓促对上心弦,陈平安的身形速度,止步于此,所以齐狩挨拳后,尤其是飞鸢始终离着一线,无法伤及陈平安,就明白,即便飞鸢能够再快上一线,其实一样无用,谁遛狗谁,一眼可见。只不过齐狩是在表皮,看似对敌潇洒,实则在一点一滴挥霍优势,陈平安就要更加隐蔽,环环相扣,就为了以第一拳开道后的第二拳,拳名神人擂鼓式,是一种我换伤你换命的拳法,也是陈平安最擅长的拳招。”

宁姚说话的时候。

晏琢他们甚至都不会询问什么,就只是安静聆听。

宁姚正色道:“现在你们应该清楚了,与齐狩一战,从最早的时候,就是陈平安在为跟庞元济厮杀做铺垫,晏琢,你见过陈平安的方寸符,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为何在大街上两场厮杀,陈平安总计四次使用方寸符,为何对峙两人,方寸符的术法威势,云泥之别?很简单,天底下的同一种符箓,会有品秩不同的符纸材质、不同神意的符胆灵光,道理很简单,是一件谁都知道的事情,庞元济傻吗?半点不傻,庞元济到底有多聪明,整座剑气长城都明白,不然就不会有‘庞百家’的绰号。可为何仍是被陈平安算计,凭借方寸符扭转形势,奠定胜局?因为陈平安与齐狩一战,那两张普通材质的缩地符,是故意用给庞元济看的,最巧妙之处,在于第一场战事当中,方寸符出现了,却对胜负形势,裨益不大,我们人人都倾向于眼见为实,庞元济无形之中,就要掉以轻心。若只是如此,只在这方寸符上较劲,比拼脑子,庞元济其实会更加小心,但是陈平安还有更多的障眼法,有意让庞元济看到了他陈平安故意不给人看的两件事情,相较于方寸符,那才是大事,例如庞元济注意到陈平安的左手,始终未曾真正出拳,例如陈平安会不会藏着第四把飞剑。”

晏琢和陈三秋相视苦笑。

叠嶂听得脑袋都有些疼,尤其是当她试图静心凝气,去仔细复盘大街战事的所有细节后,才发现,原来那两场厮杀,陈平安花费了多少心思,设置了多少个陷阱,原来每一次出拳都各有所求。叠嶂突然意识到一件事,一开始他们四个听说陈平安要待到下一场城头大战,其实顾虑重重,会担心极有默契的队伍当中,多出一个陈平安,非但不会增加战力,反而会害得所有人都束手束脚,现在看来,是她把陈平安想得太简单了。

董画符还好,因为想的不多,这会儿正忧愁回了董家,自己该如何对付姐姐和娘亲。

宁姚沉默片刻,望向四个朋友,笑道:“其实陈平安一开始就知道黑炭和叠嶂切磋,还有你晏胖子的挑衅,是为了什么。他知道你们都是为他考虑,只不过当时你们都不相信他能够打赢三场,他就不好多说什么,但是我知道,他心里边,会领情,他从来就是这样的人。”

宁姚笑问道:“是不是放心之余,内心深处,会觉得陈平安其实很可怕?一个城府这么深的同龄人,如果想要玩死自己,好像只会被戏耍得团团转?会不会给他骗了还帮着数钱?”

陈三秋点头道:“确实有点。”

宁姚摇摇头,“不用,陈平安与谁相处,都有一条底线,那就是尊重。你是值得敬佩的剑仙,是强者,陈平安便诚心敬仰,你是修为不行、身世不好的弱者,陈平安也与你心平气和打交道。面对白嬷嬷和纳兰爷爷,在陈平安眼中,两位长辈最重要的身份,不是什么曾经的十境武夫,也不是昔年的仙人境剑修,而是我宁姚的家里长辈,是护着我长大的亲人,这就是陈平安最在意的先后顺序,不能错,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白嬷嬷和纳兰爷爷就算只是寻常的年迈老人,他陈平安一样会十分敬重和感恩。于你们而言,你们就是我宁姚的生死战友,是最要好的朋友,然后,才是你晏琢是晏家独苗,陈三秋是陈家嫡长房出身,叠嶂是开铺子会自己挣钱的好姑娘,董画符是不会说废话的董黑炭。”

宁姚不再说话。

远处走来一个陈平安。

换上了一身清爽青衫,是白嬷嬷翻出来的一件宁府旧藏法袍,陈平安双手都缩在袖子里,走上了斩龙崖,脸色微白,但是没有半点萎靡神色,他坐在宁姚身边,笑问道:“不会是聊我吧?”

董画符点头,正要说话,宁姚已经说道:“刚说你不讲废话?”

董画符便识趣闭嘴。

陈平安抬起左手,捻出两张缩地符,一张黄符材质,一张金色材质。

晏琢瞪大眼睛,却不是那符箓的关系,而是陈平安左臂的抬起,自然而然,哪里有先前大街上颓然下垂的惨淡样子。

陈平安收起两张符箓,坦诚笑道:“最后一拳,我没有尽全力,所以左手受伤不重,庞元济也有意思,是故意在大街坑底多待了会儿,才走出来,我们双方,既是都在做样子给人看,我也不想真的跟庞元济打生打死,因为我敢确定,庞元济一样有压箱底的手段,没有拿出来。所以是我得了便宜,庞元济这都愿意认输,是个很厚道的人。两场架,不是我真能仅凭修为,就可以胜过齐狩和庞元济,而是靠你们剑气长城的规矩,以及对他们心性的大致猜测,林林总总,加在一起,才

铅笔小说 23qb.com

<=16目录+书签19->